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竟不知前日之事
    虽然孟戚的神情自然,眉峰叠起,一副为病症困扰的模样,但是墨鲤实在忍不住怀疑,这是不是个阴谋?否则怎会有这样的巧合?

    先说灵药,谁会在家里养灵药?养得活吗?

    没有足够的灵气,灵药会慢慢枯萎。

    ——孟戚的说辞,就像是知道墨鲤的喜好之后,专门设计的谎言。

    可是问题也在这里,墨鲤每次进山都很小心,连秦逯都不知道他在种人参养白狐,谁能知道他的爱好?再说胖鼠,它的存在对普通人来说本身就很匪夷所思,而且只出现了一次。

    如果这是个阴谋,能做到这些的只有游魂了。

    墨鲤后背发凉,他竭力让自己神情平淡,像是毫无触动,同时注意着孟戚的反应。

    ——这样处心积虑的手段,使出来却没有收获意料之中的效果,阴谋者或多或少,总会有些异常的。

    墨鲤这么想着,然而他没能从孟戚身上发现哪怕一丝的焦躁或不满。

    “……”

    算了,术业有专攻。

    如果要比勾心斗角智谋交锋,墨鲤自认不是对手,不过他是个大夫。处心积虑想要装病的人,只要他一号脉,都将无所遁形。

    “我从未遇到过这种病症,能不能治我也拿不准,容我号脉。”墨鲤说得淡然,其实对修炼内功的人来说,腕脉就是命门,被人扣住了,就相当于束手束脚。倘若遇到的这位名医同样是内家高手,那跟把命交出去也没什么两样了。

    墨鲤跟孟戚不过初识,还很陌生。

    对陌生人交付信任,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你用无锋刀,是秦逯的高徒,我相信玄葫神医收徒的眼光。”孟戚想了想,很快就做出了决定。

    尽管是求医心切,墨大夫还是感觉到了压力——此人好生狡猾,不说信任他,居然说信任秦老先生,在老师的声誉面前,他能反悔不看了吗?

    不能。

    墨鲤冷着脸,既然是送上门的病患,看看又何妨。

    于是漫天风雪里就出现了这样奇特的一幕,大夫顶着风雪号脉,别说桌椅连个棚子也没有。四周都是荒郊野岭,可谓非常不讲究了。

    墨大夫的手指刚搭上孟戚的腕脉,就被震离了一寸。

    墨鲤神情微变,好强横的内力,这是什么功法?

    内功一般都会偏向道家法门,讲究气息绵长,意在天地之间天道有常,是涓涓细流百汇成海。这样霸道的内劲,不怕自己经脉损伤吗?这种杀敌一千自伤八百的武功,按理说都是下乘之学,学了会短命。

    墨大夫放缓动作,再次试着探脉,然后他就愣住了。

    他不敢置信地抬头看孟戚,这一刻他终于明白了秦逯当年说的,无意间发现一个武学奇才是什么样的感受了。

    这是天生经脉强韧?

    奔流其中的内息宛如长江大河,不止如此,还意味着血肉之躯能爆发的力量也是常人的数倍。反过来说,古时力士能举鼎、能在闹市一拳打死发狂的马,正是因为他们天赋异禀,除了力气之外,从筋骨到肌肉都能承受重压与反震。

    当年秦逯遇到了墨鲤,顿时舍不得放手了,因为这样的天赋,不学武太可惜了。

    现在墨鲤遇到了孟戚,对方的天赋比他还要高,高出十倍,高到了让墨大夫都开始怀疑人生。

    凡人能够达到这样的程度吗?这么好的筋骨,到底是怎么生出来的?能不能认识一下令尊跟令堂?你们祖上出过天赋不凡的人吗,是父亲这边还是母亲这边?如果都没有,令尊跟令堂是多大年纪的时候有了你?当年他们住在哪里,是灵气充裕的洞天福地吗?

    墨鲤的思绪犹如野马,转眼就跑到了不知名的远方。

    孟戚眼睁睁地看着对方按着自己的手腕,神游太虚去了,半天都不回神。

    虽然他们习武之人不惧寒暑,可是他们就这么站在这里喝西北风,是不是有些不对?

    “……大夫?”

    “嗯?”

    墨鲤终于反应过来,他干咳一声,把那些念头全部丢到了脑后,开始认认真真的号脉。

    他的眉头慢慢皱起来,而且越皱越紧。

    孟戚确实有病,有部分细小的经脉堵塞,郁结严重,而且应该不是装的,因为那个位置非常棘手——

    “你头痛否?一天发作几次?”

    “并无。”

    “……你百会穴附近的经脉有些问题,”墨大夫一边说,一边心塞地想,换了常人早就头痛欲裂了,偏偏这个病患身体异于常人。

    墨鲤根本不敢灌输灵气,他怕造成反效果,内力会护住经脉,现在要打通经脉,遇到的拦路虎也是内力。

    “你的病是走火入魔而起,旁人不能治,因为你的武功过高内力太强,针灸不好使,汤药也不好使。按理说,最稳妥的办法是请一位内力在你之上的高手,引导你打通经脉,但是我怀疑天下间并没有这样的高手。”

    墨鲤嘴角抽了抽,忍不住又说,“而且经脉不通只是诱因,就算打通了,也只能控制病情,避免变得更加严重,现在的病症是不会消失的。”

    “为何如此?”

    孟戚眼中终于有了一丝厉色,那凛然之态看得墨鲤下意识地一惊。

    看来薛令君没有说谎,墨鲤心想。

    不过这种威胁大夫的病患他可不买账,墨大夫收回了手,慢吞吞地说:“诱因如薪火,煮出锅中粥。撤去灶膛之火,粥就能立刻变回米吗?”

    “……”

    孟戚看着眼前的青年,不确定对方是在认真诊断,还是在调侃自己。

    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运气不好的,等到病除了根身体也毁了,这个道理他懂,可好好的话,为什么说得像生米煮成熟饭的民间谚语?

    “小秦大夫……”

    “我不姓秦。”墨鲤早有准备,张口就给自己改了个名,“我姓莫,你说你发作之后,就要杀人,而且杀的都是当年毁你房舍的锦衣卫。刚才那座宅院里的仆人,难不成都参与了此事?”

    “不错,只有坤七不在其中。”

    “……就是用暗器梨花针杀死员外,后来又自杀的人?”

    墨鲤想到那个干瘦汉子,顿时一阵纳闷。照理说这群人是为了前朝宝藏的事情来的,为什么会盯上唐小糖呢?干瘦汉子与员外在书房里交谈的时候,曾经说过一句声音极低的话,员外没有听清,却没有避过墨鲤的耳力。

    干瘦汉子认为秦逯隐居在竹山县,不是为了前朝宝藏,而是为了一个小娃。

    所以小糖怎么了?墨鲤百思不得其解。

    “那前朝宝藏,确有其事?”墨鲤追问。

    “我不知。”孟戚缓缓道,“我什么都不记得了,甚至忘记了自己的名字,可是像我这样的人,就算自己忘了,总还会有别人帮我记着的。莫大夫,你试过刚刚迈进客栈的门,忽然有人指着你大喊一声你的名字,随后晕厥过去吗?”

    “……”

    这就很可怕了,什么样的名声,能在前朝覆灭十五年之后还让人闻风丧胆?

    墨鲤简直怀疑孟戚在自我吹嘘,可是对方显然没有这个必要。

    “所以你自称孟戚,其实你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不是那位前朝国师?”墨鲤很快发现了这里面有问题。

    “不,我就是孟戚。”

    “理由?”

    墨大夫嘴里问,心中却想到老师说过,失去记忆的人内心也是有认知的,看到熟悉的东西,听到熟悉的名字时,都会很快接受。

    然而孟戚却道:“莫大夫为何有此问?你我初次见面,你不是脱口而出,就叫出了我的名字?”

    “……”

    不,这是吹嘘,哪怕他本人意识不到,也是吹嘘。

    墨鲤木然地想,他冲着孟戚摇了摇头:“尊驾的病情非常复杂,恕在下无能为力。”说完就走了,头也不回。

    “既然如此,我只能去竹山县,找玄葫神医……”

    不等孟戚说完,墨鲤就一个转身回来了,他盯着孟戚,压抑着怒意说:“我不能治的,老师也不能。”

    “我诚心求医,便是万分之一的可能,也不想错过。”

    孟戚说得轻描淡写,墨鲤却不敢让这样一个人到竹山县去,要是他非跟秦逯比试谁是天下第一高手怎么办?这人真是孟戚还好,假如不是,薛知县是见过孟国师的,他一否认,而此人不信,非要逼着秦逯跟薛知县承认他是孟戚怎么办?毕竟他的毛病是出在脑子里啊!

    “我可以试着给你治一治。”墨大夫咬牙切齿地说。

    孟戚居然劝道:“不要为难,我亦知这病棘手,若你勉强,我怎么过意得去。”

    “……”

    墨鲤按住袖中刀,他想,他要控制住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