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日月交辉
    墨鲤弯下腰,小心翼翼地朝着这个白团子伸出手。

    指尖刚碰触到最外层的绒毛,粘在白鼠身上的水珠就全部挥发了,这滚圆的小东西立刻在墨大夫的鞋面上打了个滚,肚皮朝上,四爪惬意地搭在身侧。

    ——有灵性的动物,还能够在洞窟里生存,会自己修炼!

    终于找到同类的墨鲤心里欢喜,对这只白鼠越看越爱,想要拿出点吃的喂它,结果这次进山太急,他什么都没带。

    墨鲤试探着戳了一下白鼠的小肚子。

    软软的,暖呼呼。

    白鼠也不反抗,还用小爪子抱住了墨大夫的手指。

    灵力从墨鲤指尖流出,很快得到了回应,胖乎乎的白鼠身上的气息虽然与这座石窟格格不入,但是它毫无障碍地吞了墨鲤给予的这股灵力,甚至摇晃了两下墨鲤的手指,仿佛在要求更多。

    “你是从哪儿来的?”

    墨鲤没有再逗这只胖鼠,如果是同类,对方很有可能已经开了灵智。

    他猜测前几天,也是这只白鼠悄悄摸进了洞窟,撞倒了药篓,踩碎了冰面。结果自己被惊动之后跃出水面,吓到了这个小家伙。

    墨鲤摸了摸白鼠的细嫩爪子,既然是鼠类,应该也有钻地的本事。

    那天他查探了整座歧懋山,就没有想到往地底下找。

    再者,这小东西的气息也太微弱了。

    墨鲤忍不住把胖乎乎的白鼠捧到眼前,评估着它的实力,虽然都是妖怪,但是虎妖跟鼠妖有差距的。拿墨鲤自己来说,它的原身是一条鱼,十几年前,歧懋山暴雨不止,石窟被积水灌满,墨鳞鱼儿拼命游入潭底,却还是被声势浩大的洪水冲了出去。它一路挣扎着想要脱离,可是一条鱼能做什么,灵气又不能阻止洪水奔流,即使费力跃出水面,还是会被水流带走。

    当墨鲤抱住一截断木的时候,才发现自己下意识地化为了人形。

    浮木不大,只能承受得住孩子的体型。

    ——然后他就被秦老先生捡到了。

    那时候墨鲤连话都不会说,路也走不了,大字不识,更不知道人世间的种种危险。如果被人发现了真正的身份,后果不堪设想。

    “我的运气很好,看来你的运气也不错。”墨鲤伸手点了点胖乎乎的白鼠鼻尖,后者歪着脑袋瞅了他一眼,又把自己团成了一个球。

    “跟我回去?”墨鲤再次把球拨开,跟胖鼠商量。

    白鼠摇了摇头。

    墨大夫沉吟道:“也对,洞窟这里灵气更足。”

    可是他总觉得白鼠的气息与洞窟这里格格不入,即使这个柔软的团子躺在自己手心,墨鲤也有一种对方随时可能消失的错觉,联想到竹山县最近出现的异象,墨鲤试探着问:“你知道龙脉吗?”

    出人意料的是,白鼠居然点了点头。

    虽然以它毛团子似的体型,点头的动作远不如摇头来得明显。

    墨鲤心里一惊,他把白鼠托到跟自己视线齐平的地方:“你真的知道龙脉?歧懋山有龙脉?”

    胖鼠又肯定地点头。

    墨鲤忍不住压低了声音问:“那,龙脉在哪里?”

    胖鼠踩了踩墨鲤的掌心。

    “……”

    大概意识到了自己的体型不能充分表达出正确的意思,胖乎乎的白鼠翻了个身,抬起爪子指向地面。

    “在我们……脚底下?”墨鲤从未想过所谓的龙脉,竟然就藏在这座洞窟下方。

    想想也有道理,这是歧懋山灵气最为充裕的地方。

    白鼠一爪子挥向潭水,然后拉了一条长长的线,停在了洞口的方向。做完之后,它仍嫌不够,两只前爪宛如抱着松果一样,比划出了一个它能囊括的最大空间。

    “是灵泉潭?整座石窟?歧懋山?”

    墨鲤说到最后一个词时,胖鼠重重地点了下脑袋。

    墨大夫叹了口气,龙脉居然那么大,遍布整座歧懋山,真是最坏的情况。这么大的一座山,挪也挪不得,盖又盖不住,怎么才能护得住呢?

    李师爷说天灾**,会让龙脉现世,可是这座洞窟没有任何变化,他进山以来,一路也没有看到异常。难道龙脉是一种无形的东西,它的存在跟它的流逝都看不见摸不着?

    不应该啊。

    人类感觉不到,他是妖怪,竟然也发现不了?

    龙脉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存在?

    圆胖的白鼠看到墨鲤皱眉出神,它的小爪子动了动,悄悄地团了起来,然后整个身体忽然漂浮起来,直直地撞向了墨鲤的眉心。

    它的速度非常快,墨鲤反应过来时,白团子已经近在咫尺。

    墨鲤匆忙避开,正感到莫名,那白团子一击不中,居然形体溃散,化作一阵浓雾猛地裹住了墨鲤。

    “轰!”

    潭水翻涌,堆起一道高高的水柱。

    激射的水流甚至穿过了洞顶的缝隙,向外喷流。

    银色月光不断在水波中流转,紧跟是一道隐约的金华,随后越来越亮,金银两色光芒充盈了整座水潭,同时石窟震动,积雪纷纷融化。

    这只是一个开始,歧懋山方圆三百里开始出现轻微的摇晃。

    百姓们惊惶地逃出家门,嚷嚷着地龙翻身了。

    房毁人亡的惨剧并没有发生,摇晃虽然明显,但是幅度并不大,人站在地面上,只能感觉到脚板发麻,不由自主地跟着哆嗦。

    就这么摇晃了整整一刻钟,震动就停下来了。

    人们抱着头,战战兢兢地左右张望,发现房子还是房子,地面既没有裂开一道大缝,家里也没有摔碎的东西。

    只不过人人都被高处抖落的积雪撒了满头满身。

    也有特别倒霉的人,被碎冰砸伤了。

    秦逯把唐小糖护在怀里,脸色黑得像锅底,他遥望着歧懋山的方向,心里止不住的担忧。

    而歧懋山的石窟中,墨鲤的意识正陷入一片空茫的虚无,往上看是刺眼的亮光,往下看云雾翻滚,他看不到自己的身体,好像化身成了一股风,一抹云,就这样飘飘荡荡。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忽然看到云层下面有纵横交错的房舍坊市。

    远处有山,河水穿城而过。

    城中隐隐有些火光,墨鲤还想再看,“身体”却不由自主地飘向前方,入目是一座气势宏伟的宫城,红墙琉璃瓦,其形蜿蜒有致,依山而建,仿若长蛇。

    殿阁罗列,鳞次栉比。

    最中间的一处宫殿,延伸出去的长长檐角上,有十个模样各不相同的蹲兽。

    “这是……”墨鲤低低惊呼。

    老师教过,九为极数,这世上只有一个地方的屋顶有十个蹲兽。那便是坐北朝南,称孤道寡的帝王召开朝会,受四方拜谒,天下臣服的万和殿。

    虽然如今天下大乱,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扯面大旗登基称帝,但是想要建造出这么大的一座城市,这样规模宏大的宫殿,却不是有钱就能做到的。

    所以这里必然是太京咸阳。

    咸阳是数朝王都,又名太京,因为每朝每代都喜欢给王都皇城改个叫法,导致记载十分混乱,而且这样改来改去,写书著学提到京城时总是很麻烦,动不动就犯忌讳,于是就有了太京这个别称。

    好端端的,怎么会忽然到了太京?

    墨鲤很是茫然,这时一股强盛无比的气息笼罩了整座京城,而他深陷其中,无力挣脱。墨鲤本能地抬头,原本刺眼的金光忽然变得温和了许多,他看见一条庞然大物盘踞在太京上空,万和殿的房梁只能抵得上它一块鳞片。

    龙,金色的龙。

    墨鲤失控地张大了嘴,因为他感觉到巨龙身上的气息,与刚才蹲在他掌心的小胖鼠一模一样。

    “你是谁?”

    “……”

    金龙缓缓俯头,它的身躯过于庞大,眼睛就像漆黑的夜里忽然亮起的两个太阳。

    墨鲤神情怪异,他感到“自己”被龙捧在了爪上,金龙轻轻地吹了一口气,墨鲤瞬间感到天旋地转,再出现时自己好像就有了身体。

    他莫名其妙地抬起了爪子。

    等等,哪里来的爪子?

    墨鲤低头看“自己”,随后就呆住了。

    他有着细细长长的躯体,鳞片乌黑发亮,腹生利爪,脸侧似乎还有长长的胡须在飘动。

    ——怎么看也不像是蛇,更不是蜥蜴。

    墨鲤木然地抬头,在金龙耀眼的瞳孔里看到了“自己”的倒影。

    一条袖珍小黑龙,瘦弱得让人怀疑它营养不良。

    不过这感觉怎么那么熟悉呢,好像之前发生过类似的事情——墨鲤忽然想到了那只胖乎乎的白鼠,不就这样蹲在自己手心里,软软的,看起来无害又乖巧。

    被骗了。

    墨鲤面无表情,金龙抬起另外一只爪子,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墨鲤。

    “来找我。”声音仿佛天边的闷雷,伴随着无数回音。

    “为什么?”

    墨鲤想,他为什么要跟一条欺骗自己的龙说话。

    “你是龙脉,我也是龙脉,保护好你自己。”金龙侧过头,用爪子将墨鲤轻轻一推。

    “等等,你说什么?”

    墨鲤震惊,他本能地追问,可是这股狂风将他卷得上下颠簸,等到能睁开眼睛的时候,入目正是在金光银辉中翻涌的灵泉潭。

    “轰。”

    水流落回潭中,飞溅的水珠洒了墨鲤一身,他后退数步,直接靠上了洞壁,大口喘息。

    洞里没有龙,没有胖鼠,那股奇怪的气息消失得一干二净。

    墨鲤抹了一把脸,他很快发现自己的身体从未离开过石窟,刚才的景象,只不过是自己意识所见,就像他偶尔会用灵力查探歧懋山一样。

    龙脉、太京……

    金龙、黑龙……

    墨鲤茫然地坐倒在地,所以自己不是妖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