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现异象
    天刚蒙蒙亮,竹山县药铺的小童就从被窝里钻了出来。

    他搓着手,迅速套上棉袄棉裤,认认真真在屋子里打完了一套五禽戏,这才把窗户推开了一小道缝隙,眯着眼睛往外张望。

    外面的雪停了,好兆头。

    小童高兴地出了门,恰好遇到早起干活的厨娘。

    “哎,糖伢子,你怎么起来了?这大冷的天,快回炕上焐着。”葛大娘抱着柴火正准备进厨房,她笑着催促道,“早饭吃热粥,给你放个鸡蛋在里面,再加几块新打的年糕,保证你不会饿肚子。”

    药铺小童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脑袋,他的头发还没留起来,寒风一吹,有点儿冷。

    返回屋里找了顶帽子戴上,名叫糖伢子的小童又钻进了厨房里。

    “葛大娘,今儿第三天啦,墨大夫要回来了,我可不敢睡懒觉。”小童嘟着嘴,帮忙往灶膛里填柴火。

    葛大娘笑着捏了一把小童的脸,打趣道:“你要真怕墨大夫回来考你,这会儿就该捧着书本慌慌张张的背诵了。我看你呀,是急着表现,快回去吧,这里不用你忙活,再说墨大夫今天还不一定回来呢!”

    “啊?”小童愣住了。

    葛大娘看着外面,忧心忡忡地说:“今年的雪下个没完,天晴的时候没几日,墨大夫走的那天傍晚又开始落雪,现在院子里的积雪都有半人高,山里的雪怕是更大。”

    这要是被困在山里,就麻烦了。

    正说着,街上忽然传来了敲锣的声音,却是保甲挨家挨户的叫嚷。

    葛大娘出了厨房,小童看着灶膛,没过多久就看到葛大娘的男人,也就是药铺里的账房先生穿衣出了门,临走前葛大娘只来得及拿了几个冷馒头塞给丈夫。

    “葛大娘,出什么事了?”小童伸头张望。

    “哎,好几个村的房顶被雪压塌了,县衙叫人去帮忙救人呢!”

    小童吃了一惊,抬头看自家药铺的屋顶。

    葛大娘连忙说:“这儿不是乡下的木头屋子,都是石头砖头造的呢,老结实了。再说县城在山南,那鹅毛雪啊,都是北边吹过来的,咱们还有鸡毛山挡着呢。”

    小童却很伶俐,追问道:“保甲说出事的村子,在山南还是山北?”

    “那还要问,肯定是山南啊,这么大的雪,消息传到山这边来都不知道要过几天……哎呀,我的佛祖!”葛大娘也反应过来了,山南这边的村子房顶都撑不住,隔了一座山的北边村子现在会是什么情况?

    葛大娘急得念起了佛:“天灾**,阿弥陀佛……”

    话还没说完,大门又被敲响了,这次是小童跑过去开的门。

    门外是县衙的秦捕快,满身的雪,他拍了拍衣裳,急切地问:“墨大夫回来了吗?”

    小童摇摇头,表情却像是要哭了。

    秦捕快原本是来请墨大夫去救人,看到小童的模样,顿时也紧张起来。

    “墨大夫不会有事的。”小童低声说。

    秦捕快抹了一把脸,因为那边还急着救人,他也没法多耽搁,抬脚就要走。

    “秦叔等等,我也能救人的。”小童转头就想回去拿药箱。

    葛大娘连忙把这娃按住了,阻拦道,“糖伢子你就别乱跑了,你还没外面大街上的积雪高呢,要是跑丢了,墨大夫回来上哪找你去?”

    药铺小童瘪了瘪嘴,心里也知道自己帮不上忙,只能眼巴巴地看着秦捕快走远了。

    天阴沉沉的,那点儿光亮也不知道是乌云背后的日头,还是积雪反射出的亮光。

    葛大娘关了院门,一回头发现小童正盯着天空发呆,也忍不住跟着看了一眼——浓云密布,不像是放晴的样子。

    “糖伢子,你在看什么?”

    “爪子。”

    小童含含糊糊地说,葛大娘没有听清,因为怕灶膛的火熄了,她也没追问,直接进了厨房,只剩下小童满脸疑惑的盯着天空,他确定自己看到了什么,只是看不清。

    云后面,该不会躲着什么怪物吧?

    小童才八岁,平日里也听过很多神怪志异,这会儿没有被吓到,反而激起了好奇心,索性搬了一个小马扎,就坐在院子里看天。

    直到墨鲤回来的时候,他的小师弟还在傻乎乎的望天呢。

    是的,小师弟。

    糖伢子也是秦老先生带回来的娃,大名叫唐小糖,这孩子的父母是山里的穷苦百姓,因为得了伤寒,又拖了好些日子,即使是神医也救不回来,夫妻两个一前一后的撒手人寰,就留下一个刚懂事的娃。

    像这样父母双亡的孤儿,都是邻居亲戚挨个数,家里还有余粮的,就把孩子收养了,或者大家匀一口,让孩子吃个百家饭。

    竹山县的穷苦人多,可是这里民风淳朴,人心也善,连秦老先生都说这里是难得一见的好地方,颇有些世外桃源的味道。

    百姓安居乐业,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县衙吏治清明,既没有苛捐杂税、盘拿索要,也没有作威作福的乡绅宗老。

    秦逯救过的人很多,小孩也多,可是最后他留下,只有墨鲤与唐小糖。

    墨鲤就不说了,聪敏好学,筋骨灵秀。

    至于糖伢子,小小年纪,就能认出十来种草药,很有这方面的天赋,只是没有学武的好筋骨。秦逯觉得这孩子长大之后,有点防身的本能也就够了,至于医术,孩子还小,先好好养着,也不急于一时。

    因为秦逯住在山里,唐小糖没有习武的天赋,不必在年纪小的时候去吃苦打熬筋骨,于是就跟着墨鲤,在县城药铺里学东西、帮把手。

    原本按照秦逯的习惯,学了他全部本事的,才能算是徒弟,学那么一项本领的,最多也就算个记名弟子。换了从前,唐小糖这样的,他都不会太过重视,更不会放在最亲近的学生身边,还让墨鲤去照顾。可是人嘛,年纪大了,牵挂就多,秦老先生没什么烦恼,唯一担心的就是墨鲤的病。

    虽说这妄症不影响什么,墨鲤自己也是岐黄圣手,但是万一呢!秦逯很怕自己死后,墨鲤的病情突然恶化,到时候谁来照顾、谁来医治自己的学生呢?

    唐小糖就是秦老先生的备用方子。

    秦逯的心思,墨鲤并不知道,反正这孩子也很省心,放着就放着吧。

    ——比起养孩子,墨鲤更关心山里的人参、狐狸、蛇。

    歧懋山没有妖怪,墨鲤想去别的地方找找,只不过现在不是出远门的时候,老师年纪大了,小师弟还没学出个样。书上有句古话,叫做父母在,不远游。

    唐小糖看到墨鲤进门,眨巴眨巴眼睛,紧跟着又看到墨鲤扶着的秦逯,顿时高兴地迎上去。

    “秦老先生,墨大夫!”

    因为没有正式拜师,唐小糖对两人的称呼跟外人是一样的。

    秦逯满脸疲倦,他已经有两天一夜没有合过眼,还是墨鲤竭力劝说,他想到自己身体确实不比从前,这才答应到学生家里歇息一下。

    唐小糖跑前跑后,又是端脸盆,又是拿毛巾,还跟在墨鲤后面转悠。

    “墨大夫,县衙那边的人说,山南的村子屋顶塌了。葛大叔一早就去帮忙了,葛大娘晌午的时候也被衙门叫去缝御寒的毡布……”

    “这事我已经知道了,过会儿就去。”墨鲤去厨房灶上取了热水,又拧了一条热毛巾递给秦逯。

    秦逯看着依旧精神奕奕,不见倦容的墨鲤,感慨地想,果然是年轻人。

    墨鲤跟秦逯的视线对上,先是愣了愣,然后挺起胸,笑着点头让老师宽心——他是妖,不是人,十天不睡都没事,老师是知道的。

    “山南的雪比山北小,灾情也没有那边严重,我一个人就可以了。”墨鲤从容地说。

    唐小糖看到墨鲤这就要走,急忙跳着脚说:“锅里还有粥,我去盛,墨大夫吃了再走吧!”说着也不等墨鲤回答,就冲进了厨房。

    秦逯神情凝重,看着墨鲤欲言又止。

    “老师?”墨鲤早就发现秦逯想对自己说什么,但是因为忙着救人,一直没说。

    “适之啊,你年纪轻,精力足,但也要爱惜自己。”秦老先生还是忍住了,刚才看到墨鲤的表情他就知道墨鲤的病又来了,他不能随便说话伤害墨鲤,只能用自己的方式劝一劝。

    ——什么异于常人的耐力精力,明明是因为武功高、内功强啊!

    “老师说的,适之记住了。”墨鲤知道秦逯是关心,他听话的应了,只是发愁道,“学生担心这雪要是再下,很多人都撑不过去。”

    “这贼老天。”秦逯下意识地抬头,作为一个饱学之士,上通天文,下知地理,这天象他自然也能看,当然知道这根本不是放晴的征兆,没准还有一场雪。

    寒风刮面,墨鲤忽然皱眉,因为他感觉到好像有什么东西从云里一闪而过。

    “……”

    师徒两人对视一眼,各自从对方目中的惊愕,确定了刚才不是错觉。

    “老师,会不会是什么东西在作祟?”墨鲤喃喃道,毕竟神怪志异里也有县官得罪了山神,导致该地大旱三年,或者妖怪因为无人供奉它,跑出来兴风作浪的。

    如果是妖怪的话,自己也是妖,为什么没有这样的能力?

    此念一生,墨鲤脑中顿时嗡地一响,只感觉到天旋地转,意识脱离了躯体不知道飘到了何处,心中空空落落,茫茫无前路,也看不到来途。

    “啪。”

    一声脆响,墨鲤眼前的雾气迅速消失,他的意识又回到了身体中。

    好险,形体差点溃散,墨大夫急忙把自己脸上浮起的鳞片抹掉了。

    秦逯却没有看到自己学生的问题,他仰着脖子,震惊地看着半空中,跟他做出同样动作的还有唐小糖,这孩子吓得手里的碗都摔了,也正是这个声音,把墨鲤的意识唤了回来。

    眼见老师跟师弟都傻呆呆地望天,墨鲤不由自主地跟着抬头。

    “……!!!”

    乌云翻滚,一条漆黑的巨龙出现在云间,头上有角,利爪微张,体态修长,栩栩如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