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4.靠近8
    ( )

    抱歉,此为晋江文学网防盗章, 订阅低于40%补齐或等一天么啾。

    眯眼俯视苏沐, 这个人的眼睛依然干净湛亮, 不染世俗,气息依然纯粹酣甜,香意四溢, 在他怀里依旧是殷切顺从的模样,婉转迎合的姿态。

    这个人,无时无刻不在拼了命的勾引他!

    可是当年是谁给他的勇气,让他撩完人、窃了心就逃开呢!!!

    是谁!!!

    一时间, 景志轩因为这痛苦的回忆,爆发出了浓烈的恨意、兴奋、肆虐、蚕食、毁灭!

    还有无止境的占有!

    景志轩低头, 牙齿嵌进苏沐的肩头有点狠。

    他满脑子都在想着如何把身下这个人撕碎, 吞进胃里, 融进他的骨血里!

    苏沐疼的在他身下缩成一团, 但并未表现丝毫抗拒。

    从未承受过景志轩如此强烈深厚的情感,苏沐吃痛中竟也感受到了诡异的安心。

    他努力忽视肩头的痛感,颤颤巍巍的抬起手拥抱在景志轩的后背。

    像是无声的应允。

    很明显的讨好。

    景志轩瞳孔剧烈收缩, 他慢慢的松开牙齿,抬头看向苏沐的眼尾, 越发猩红, 咬住苏沐的耳垂用牙齿不轻不重的研磨, 声音邪魅的说了一句话。

    他说的是‘金主大人, 让不让~干’, 苏沐半天没反应过来,反应过来的一瞬间,差点哔了。

    “啊?呃……”苏沐下意识收紧那啥,感觉湿哒哒。

    简直要被自己浪死、浪死!

    景志轩闷哼一声,示威似的把身体的重量全部丢给他,又问:“怎么,金主大人,不愿意?”

    苏沐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羞窘的别过脸去,胳膊却抬起来绕到景志轩的脖子上语无伦次的偏着小脸邀请,“不,不是……”

    景恶霸明显被取悦,急不可耐的撕苏沐的衣服。

    苏沐瘦了。

    小身板越发显得单薄了,线条不若从前那般饱满,骨头味有点偏重,肋骨一根根清晰可见。

    景志轩的额骨没来由的跳疼了一下。

    不过……

    因大喘气而激烈起伏的某处好像……

    至于是哪里不对劲,景志轩一时说不清楚。

    景恶霸欣赏(心疼)了一会,就急不可耐的抱着人进了浴室。

    走进浴室,景志轩还不忘戏谑苏沐:“尿不?”

    “……”浪的都膨胀了,哪里还尿的出来,苏沐羞答答的钻进景志轩怀里闷声哼哼:“不……”

    景志轩沉笑一声,打开花洒,把苏沐托起来盘到自己腰上抵在瓷砖墙面上,热情似火的品尝起来。

    冷墙和刚上的冷水,把苏沐激的一颤一颤的。

    他锁住景志轩的两条腿,被亲的软哒哒的,无力滑下之后又被景志轩托上来。

    这样的景志轩,如果搁在五年前,他死也不敢撩。

    好可怕,像野兽。

    淋浴间是用半圆磨砂玻璃隔开的,空间不大,两个大男人挤在一起格外亲热。

    随着水声的哗哗哗,袅袅迷烟很快把这片小天地汇织成了旖旎天堂。

    苏沐身上开始有了暖意,他扬起脖子眯着眼睛哼哼哼,对面落地镜中景志轩拥抱他的姿势,就这样子猝不及防的映入眼底。

    景志轩的背很阔,是标准的倒三角,张扬的打在对面镜子上,古铜色的肌.肤线条刚毅,纠结的肌理块悍劲十足,无处不迸溅雄性魅力。

    扎眼的很。

    从这个角度,苏沐只能看到自己细白胳膊,柔弱无骨的攀着景志轩坚实的肩膀,随景志轩动作着,晃的十分妖孽。

    景志轩已然成熟,比学生时代更加高大精壮,一百九十公分的身高和一百六十斤的体重,使他的存在感很是斐然。

    而苏沐作为一个小双儿,体型和身高介于男女之间,又是比较清瘦的类型,和景志轩抱在一起,身型之间的差距明显的迥然。

    嘤嘤~~~

    此时野蛮粗狂和纤细羸弱纠缠在一起的视觉冲击力有点大,但却意外和谐,诱人无限遐思。

    苏沐有点怕,心脏缩成小小一团,大气都不敢喘。

    但更多的……

    还是期待。

    他痴着景野兽的宽肩阔背,止不住流下的一小串涎水眼看就要落在野兽的背上,连忙唆的向后钻进了景志轩的怀里。

    浪浪浪!!!

    过了会。

    景志轩气息滚烫的咬住苏沐的耳朵调.情:“金主大人,这么给面子。”

    苏沐面红耳赤的拱到景志轩的颈窝闷哼,羞羞的心道:嗯呐,就只给你面子。

    然而……

    又过了会。

    景志轩皱眉松开苏沐,往下一看,差点没疯!

    景志轩上嘴猛烈,可是上手温柔。

    但……他支撑着两人重量的脚周,肆意的萦绕着被渲染了色彩的水。

    那妖艳的颜色还在顺着景志轩的腿蜿蜒而下,很快绘出一大片更加浓重的血色。

    触目惊心。

    “操!”

    真特么的太给面子了!!

    景志轩惊的虎躯一震,连忙抱着苏沐躲开水柱,暴躁的低头盯着苏沐色彩斑斓的裤子,那刺目的红瞬间把景志轩的愤怒驱涌到极致:“你特么的来事了,不早说!”

    “!!!”景志轩低吼的声音吓的苏沐瑟瑟发抖,他还未从激.情中抽离就懵懂的顺着景志轩的目光向下看。

    目光所及,让苏沐差点没晕过去,满身的热度瞬间冷却:“我……我不知道。”

    大姨妈来了?!

    这个时候,摔!

    难怪哗的那么欢洒,他以为真是自己存货太多,浪决堤了!

    呜呜呜!!

    剑拔弩张,却要硬生生的憋回去,强行忍耐让景志轩额头两侧的青筋突突直跳,他真有种把苏沐扑到地上活生生撕吃了咬碎了的冲动!!

    ……

    就是不能干.翻了!!!

    这个磨人的小妖精!!!

    苏沐把脸深埋在景志轩的颈间,努力锁住景志轩的窄腰,小腿还在哒哒颤,不用看也能感受到景志轩临界点的愤怒。

    景志轩的肺快要炸了!

    小轩轩气呼呼的撞了小沐沐一下。

    明显的惩罚!

    却是收着劲的,不敢太用力。

    但是,苏沐还是被撞疼了,委委屈屈的快哭了。

    他怂哒哒的攀住景志轩,带着一丝压抑不住的哽咽,软着嗓子讨好气红了眼的男人:“没……没事,…可以的……”

    不说还好,苏沐一开口,呜呜咽咽嘤嘤咛咛的像撒娇,景志轩额头青筋快速涌动,脸肌压制不住的扭曲!!

    他眯眼盯着苏沐头顶微颤的发,幽深的眸子闪着燎原之火狠狠挣扎了几秒,很快做出决定。

    当目光所及那指端刺目的红。

    欲对他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

    这个人虽然丢弃了他,但是……

    还是……

    这世间,他最想宝贝的人。

    喉头哆嗦了一下,景志轩叹了口气,强弓硬弩的身子瞬间软下来,像是刚结束一场球赛。

    输了。

    怕酒店的浴缸不干净,苏沐此时又是敏感期,过敏的东西又多,景志轩黑着脸,托抱着小妖精迅速打开暖气,挑高淋浴水温,扯过包住苏沐的小脑袋。

    真特么的是个稀罕玩意!!!

    景志轩腹诽着褪下苏沐黏在身上血迹斑驳的裤子,然后让苏沐的脚对着他的脚站在他脚面,用50°温水从头到尾给苏沐冲洗一下,最后给他洗掉磨人的小猫血。

    洗的气急攻心,悬崖勒马!

    一脑门的干干干!!!

    景志轩忍住一热一热的鼻子,很是担忧自己喷股鼻血丢了老脸,洗完快速给苏沐擦擦擦,又扯了块浴巾包住,抱人出了浴室。

    把苏沐放在床上,盖好被子,裹住那诱人的原罪。

    景志轩边给苏沐倒了杯热茶递到他手里,边打电话给客房服务,让他们拿酒店里最好的卫生棉棒,又吩咐他们送上来一碗粥,加红糖。

    通话中,景志轩又冒着一身汗拿着遥控器调高了室内温度。

    景志轩如此仔细,苏沐感动的哗哗哗。

    哗哗哗~

    他从来没有这么痛恨大姨妈!!!

    亲儿子都置之不管了,却败给了生理期!

    气愤的在心里敲敲打打算日子,这个亲戚来去一向很准时,除了怀上小影宝贝的时候,按照日子推算应该是明天才来探亲才对的。

    算清日子后的苏沐,用最后一点力气撑起的肩膀瞬间倒塌了。

    突然感觉,全世界都在欺负他。

    qaq~

    双儿自身是产不了奶的。

    生育前后因激素上的刺激,小小包会发生些微变化。

    不过,也就跟飞机场的女人差不多。

    虽然有这方面缺失,但苏影不满一岁时,苏沐哄他入睡前也让他嘬。

    苏影满一周岁之后,苏沐就不让了。

    许是这种亲密记忆,苏影明里暗里总要捞.摸两下。

    平日里,苏沐也没太较真,偶尔一两次也就由着孩子了。

    但是……

    就算景志轩昨晚放过他,也不可能放的那么彻底,苏沐那里被苏影一碰,疼的暗嘘一声,咬着牙在苏影额头上飞快亲了亲,就颤着手握住苏影的小肥腰拉离了自己。

    真是上辈子欠这对父子的,哪疼往哪挠。>﹏<

    苏沐委屈的弓着腰忍着疼,生害被石如水看出端倪。

    “既然正爹舍得回来了。”石如水见腻歪父子抱够了,把手里解好扣子的小衣服扔到苏沐手边:“那我这后娘就可以收工下线了!”

    “不好意思啊,水水。”苏沐看着顶着一头鸡窝和两个熊猫眼的石如水歉意道:“你昨晚肯定没休息好吧。”

    石如水:“呵呵。”

    就算是顶着鸡窝头,石如水还是美的没边儿,精致五官是那种难勾难画的漂亮,咋一看比苏沐还诱人,一双娇妍妩媚的狐狸眼随着他翻出的大白眼,散发一屋子勾魂摄魄的骚味儿。

    “哥哥,闹人,羞羞。”石如水还没回答,两岁大的小屁孩石贝贝就颠颠爬到苏影面前,奶声奶气道:“羞羞~”

    小家伙的小脸蛋精致的像个艺术品,八分都随了石如水,做鬼脸也是漂亮的。

    “嘞……”还挂着眼泪珠子的苏影,飞快回头朝贝贝呲呲小虎牙。

    “糕糕,”贝贝一双水溜溜的大眼睛很快就转移到了苏影后背的糕点上:“大粑粑,贝贝,吃糕糕。”

    “哦。”苏沐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放开霸着他肩伸出恶魔小手的苏影,起身把手里的糕点递给石如水,拾起床上的小衣服准备给儿子穿。

    还有药。

    !!!

    “这是什么?”石如水接过苏沐手里的两个透明袋子,“药吗?酒后胃药……”

    “呃,不是,不是!”苏沐慌乱的夺过药袋子,一脸惊慌,说完又觉得不妥,忙改口:“呃,是的,昨晚喝了点酒,不舒服,就……”

    “奥。”石如水挑了下眉,拿给贝贝一块小蛋挞。

    苏沐把药袋子藏在身后,重重的吁了一口气,摸了摸苏影的小脸,起身道:“如水,那我去洗个澡换个衣服,一会我照顾他俩,你再睡会儿。”

    石如水扯过苏沐手中的衣服,给苏影穿,没抬头:“嗯。”

    真是亲爹!

    昨晚把儿子丢给他,自己跑去浪翻天的亲爹!!

    苏沐拿了家居服走进浴室。

    苏沐把身上的新衣服规规整整的放在洗衣机上,竟是他以前最喜欢的牌子,抚了一会细腻丝滑的面料,走到镜子前细细端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