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3.靠近7
    ( )

    抱歉, 此为晋江文学网防盗章, 订阅低于40%补齐或等一天么啾。  两个学长外貌衣着平平, 都是西裤软衬衫, 看上去很低调, 不知道是混的低调, 还是性格低调。

    胖妹子估摸着得有一百八十磅的体重,妥妥的是外型低调,和苏沐打完招呼就又低头沉迷于手机二次元了。

    大概只有那个世界才能领悟到她的灵魂美。

    苏沐今天特意穿了一套浅灰色半休闲套装,稳重朴素, 咋一看, 倒是和景志轩的着装有几分般配。

    这么看来, 穿着上粉下绿像个撅屁.股开屏花孔雀的何文卓,算是这一桌唯一一颗会发亮的星星了。

    其实是骚的没边儿!>﹏<

    苏沐入席后, 何文卓递给他一杯橙汁, 炫耀道:“好位置吧,省的一会被灌酒。我今天可是瞒着黄扒衣出来的,要是醉醺醺的回去, 少不了一顿狠.操。”

    “咳咳~”苏沐猛咳了两声, 接过何文卓递来的餐巾纸,喉头滚动一下,强笑:“老黄真是画看得多了, 懒得拿正经眼光挑人了。”

    “喂!”何文卓一听, 竖起眉捏着苏沐的削瘦肩笑骂:“你特么就这么诽谤你的衣食父母啊, 大不孝!!!”

    “呵呵。”苏沐闷声一笑, 挑高一眉睨着何文卓:“话说,什么时候给我新case啊,豪粑粑,您家儿子和孙子可都快断粮了。”

    “没钱你不早说。”何文卓阔绰的拍拍胸脯子肉:“本粑粑还能饿死自家亲儿孙不成。”

    “……”苏沐别过头,即便和何文卓打着趣,他的脑子里仍然来回激荡着景志轩这个名字。

    “好了好了。”新上了一盘木须肉,热乎的冒着烟,何文卓给苏沐夹了块放到他面前的骨瓷餐盘里:“最近无论是大小公司还是家装,都流行北欧装修风,抽风艺术画大受欢迎,国画市场确实不如从前,不过你放心,我会让我家扒衣多关照你这边儿。”

    “嗯哼,谢了,野生粑粑。”苏沐低头拿起筷子,把木须肉夹起来放进嘴里嚼了嚼,这家菜的味道还不错。

    老黄,或者扒衣,都说的是何文卓的扯证男人,大名黄耀权,非常高端奢华土豪风。

    不过,据何文卓的话,黄耀权见了他,不扒他衣服,就证明他在光着。

    于是,黄耀权被何文卓不吝脑细胞,赐了个特接地气的昵称——黄扒衣。

    黄耀权干的是画行生意,苏沐这几年靠画画养儿糊口,于是,黄耀权的小傍家何文卓就成了苏沐的野生粑粑。

    认识多年,何文卓也是了解苏沐的,欠人情的事情逼不得已偶尔为之,但是欠钱的事情,是坚决不会干的。

    再怎么说,苏沐也豪门贵公子了二十多年,当年也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小清高的架子一旦端起来,总归是难放下的。

    一块木须肉,苏沐和着柳橙汁总算咽了下去。

    嗓子硌得难受,眼泪差点被逼出来。

    没人知道他此时此刻,手心脚心都是冷汗,手里的竹木筷都湿滑的夹不起第二块肉。

    景志轩就在苏沐的左手边,隔着何文卓和两张圆桌,一偏头应该就能看到那个他日思夜想的人。

    他甚至还能通过糟杂的‘合奏曲’听到江妹子操着吴语侬音对景总撒娇劝酒。

    真特么绿茶婊!

    心头翻滚着浓烈醋意,却连扭头看景志轩一眼的勇气,苏沐都没有。

    和当年骑在景志轩身上,拿着领带当小鞭,扭着小蛮腰抽打着景大帅哥吆喝着‘驾驾驾’的那个傲娇苏女王比,现在的他,简直是个怂逼。

    大怂逼!!!

    “话说,沐沐啊,”何文卓说着,放下筷子凑近苏沐,紧密的贴着苏沐咬耳朵:“你今天不就是为了见景贱人才来参加同学聚会的吗,要不要我陪你上前敬杯小酒。”

    “!!!”苏沐慌忙摇头:“不用,不用。”

    “啧啧,装什么臊啊,你当年为了撩他可都骚成t大的小名人儿了,”何文卓呵呵一声贱笑:“今个哥哥特意为你买了‘痴.汉.媚.情’,晚上给你补补~精~,嗯哼?”

    “咳、咳咳。”苏沐顺瞬间红了脸掉了筷子,抱住何文卓的手臂深呼吸:“你小点儿声。还有,这个真不用。”

    “好像……”何文卓目光突然阴沉,勾起唇角冷冷哼:“确实不用了。”

    不远处。

    只见,景志轩帝王一般屏退身边团团围绕的狂蜂浪蝶,起身离席,端着酒杯朝这边健步走来。

    他穿着商务休闲裤的腿,显得特别修长,迈动的时候,徐徐带着风,有股子势不可挡的霸气。

    像移动的荷尔蒙,走几步就t了全场的雌性目光。

    苏沐随着何文卓的声音和目光,也偏头望过去,恍惚间对上景志轩的眼睛,呼吸瞬间被夺去。

    灵魂也为之颤抖。

    “苏沐学长,”景志轩嘴角噙着不羁的笑,缓下步时,步伐优雅高贵,就像是一只觅食的猎豹,慵懒之下是危险气息,走近:“好久不见。”

    “……”五年了,景志轩的眉宇长开了些,更添成熟,加上近一米九的身高和冷傲的气势,给人无形的压迫感,一时间,苏沐整个人都发了颤,有种虚飘的感觉。

    “或者,应该说,”景志轩唇角的弧度慢慢加深,弓身覆在低头不语的苏沐耳边,墨瞳闪过一丝玩味,沉声道:“金主大人,好久不见。”

    语气不善,带着苏沐熟悉又陌生的邪气,可是撩烫在他耳尖上的温度,甜蜜到缺氧。

    嗅到那股子沉稳而熟悉的气息,苏沐这才敢真的确定——他和景志轩再次重逢。

    一时间,眼泪弥了他的眼。

    “你哭了?”是景志轩深沉磁性的声音。很好听,像是天使的声音。

    “呜……”这下子,苏沐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就像决了堤,一下子喷涌出来。

    “!!!”饶是见惯了苏沐痴痴狂狂的景志轩也吓了一跳,他嘴角抽了下,抱住苏沐的腰把他带到客厅一角,边对跟在他后面要上菜的服务人员招招手,示意他们进门。

    “呜呜呜……”

    景志轩灼热的大手握住苏沐的后颈,把人摁在怀里,带着微茧的指腹在他后颈轻轻安抚。

    见两名服务员匆忙摆好餐盘,推着餐车出了门并关上房门,景志轩才稍稍松开苏沐。

    还未低头查看,苏沐就随着他的抽离,耍赖似的往他怀里钻。

    景志轩无奈的揽住苏沐的背,弯腰伸手勾到他膝下,抱起苏沐走到餐桌前。

    踢了下餐椅,坐下来,把苏沐置放在自己腿上。

    跨坐的姿势,面对面。

    以前,景志轩特别反感苏沐这么放恣浪荡的坐姿。

    现在,只有这么近的距离,他才觉得真实。

    以前苏沐就是个爱哭鬼,不管是真哭还是假哭,景志轩都忍不住心软,任他胡作非为。

    何况是现在,他的心早就在昨天见到苏沐的第一眼,柔软成了一汪温泉。

    虽然恨意还未消散。

    景志轩温柔的抬起苏沐的下巴,看他哭成花猫的小脸和哭红的眼睛,心头一紧:“肚子疼?”

    苏沐又嘤嘤两嗓子,这才猫着腰摇摇头,闭着的眼睛始终不敢睁开。

    景志轩凝眉:“不高兴我抱你?”

    “!!!”苏沐身子震颤了一下,忙不迟疑的摇摇头,细细的水痕无章法的在脸上蔓延。

    “娇气!”景志轩一边冷哼,一边抽面纸为苏沐擦眼泪:“不舒服的话,吃完饭我带你去医院。”

    “没……”苏沐哑着嗓子,小声呜咽:“想、想让你陪我吃饭。”

    “……”景志轩的心被毫无预警的撞了一下,他握在苏沐腰上的手有些麻木,许久才缓过劲儿:“那不许哭了,过去坐好,吃饭。”

    苏沐唯唯诺诺的从景志轩腿上跳下来,夹着大腿颤着小腿坐到了景志轩的对面。

    吃饭时,景志轩不说话。

    苏沐谨小慎微的夹了几筷子菜,倒是把面前的整碗粥喝光了。

    见苏沐放下筷子,景志轩站起来,望着低头端坐的苏沐,目光灼热声音清冷:“走吧,我送你回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