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6.感谢支持陪伴
    ( )

    抱歉, 此为晋江文学网防盗章, 订阅低于40%补齐或等一天么啾。

    某大兵:boss大人好可怕, 今天和boss隔了六米跑路,就能嗅到铺天盖地的杀气,嗷嗷嗷~

    某小将:boss大人好可怕, 今天开会, boss脸从头黑到尾, 每个人站起来发言他都让重复一遍, 这该是有多不满意, 呜呜呜~

    魏子城默默:明明大开杀戒干了个爽, boss大人却很、不、开、心。我掐指一算,大概也许估计是存粮没交够!

    魏子城又默默:嗯哼,以后记住了, 吐半截不如憋住!

    此时的景志轩, 坐在敞亮的总裁办公室,想苏沐想的又走了神, 盯着电脑荧屏的眼睛无聚焦,眼尾发了红。

    下面的小贱人又有耍骚的倾向。

    一天耍无数遍!!

    和苏沐分开后, 景志轩第一件事就是回公司开会, 冷静!

    第二件事就是派人去查何文卓, 情敌是首刃对象!

    第三件事是吩咐项目经理康宁加速收购苏方公司,他怕再等下去, 他会心软。

    景志轩派去的两个西装男, 花了三天的时间把何文卓底细摸了个透。

    何止人家老爹老公都查清楚了, 连人家现在在养窝窝准备生崽崽都一清二楚,就差没扒垃圾桶兜点儿中药渣渣回来做更深层研究了。

    第四天的时候,两个西装男准备把何文卓的事无巨细报个透,准备让自家老板对自己另眼相看,升职加薪。

    从此走上人生巅峰!

    谁知……

    今天,两人报告到第一句话就被boss大人抬手打断了,人家不听了。

    因为他们第一句话说的是何文卓有个开画廊的帅逼妻管严老公,叫黄耀权。

    双儿和双儿做对食的大有,双儿嫁了高富帅还跑着和双儿搞的,是真少见,毕竟都不是有大零件的人。>﹏<

    没错,这么一瞎折腾的景boss,其实当天晚上就想起来何文卓是苏沐曾提及过的同性别好闺蜜。

    不想起来,他当晚睡不着!

    这可不行啊,像狗一样跑了好几天就让说这么一句话,搁谁谁乐意啊!

    于是低个儿西装男被景志轩赶出去之前快嘴加了一句,说前天在画廊遇见了苏沐本人,苏沐长得特好看,苏沐被猥琐男握手揩油了,苏沐还在那儿接了猥琐男的春宫图活计blablabla。

    有点添油加醋。

    景志轩懵逼了整整十秒钟,接着就直接暴走了:谁特么让你们查苏沐了!我说了吗!

    两位西装男瑟瑟发抖:魏特助说……(您学生时代被一个叫苏沐的学长玩弄了,然后要查清楚人家的好闺蜜,伺机报复,所以想说出来苏沐被猥琐男揩油的事情让您乐呵乐呵。)

    景志轩抬手打断,怒:把苏沐给我请过来!把姓魏的给老子叫进来。

    两位西装男对着一点也不乐呵的景boss:……喳!

    两位西装男:Σ(°△°|||)︴

    讨好不成,差点滚回家吃自己。

    魏特助说了,苏沐当年把boss大人‘追到手玩了个遍,然后始乱终弃了’。

    既然是始乱终弃,boss大人又这么糙,请人家来人家会来?!

    可这老板又说了要用‘请’的,那怎么请,装黑社会?!

    于是,两个大男人一脑门头发通通往脑门后梳,又用啫喱膏摸的锃明发亮,连买好的早餐都没来及吃,就马不停蹄的赶往金品阁。

    金品阁。

    西装男到店里一说老板对画不满意,想要国画风,黄耀权见是大单子,立马推出苏沐,并把苏沐放在画廊的两幅展览画拿来狠夸一番。

    吹的很牛逼,画也确实好。

    西装男顺水推舟,以请苏沐到公司看位置选画的名义顺利请苏沐出山。

    西装男:摔死脑细胞想好的台词和准备好的后手,又全特么的喂了鱼。

    何文卓不在店里。

    昨晚他和黄耀权热情似火的折腾到大半夜,估计还没醒,要不已经打电话给黄耀权撒起床娇了。

    而且,何文卓最近在搞孕前准备,每天都要喝汤汤水水,黄耀权为了让老婆好生休养,自然不说。

    临近中午,苏沐就跟着两个西装男去了mosuil公司。

    虽然对方给了公司名片,但黄耀权还是叫了画廊小弟跟苏沐一起去。

    老婆专宠,要好生伺候。

    苏沐坐着对方开来的大奔,一路赶往东经圈。

    路上两个西装男坐前面不说话,画廊小弟比较欢脱,二十来岁正精力旺盛的年纪,刚开始还一脸不自在的趴在车窗上看人海装乖,后来遇到大堵车,就打开手机玩起了狼人杀。

    大概一个人玩不好意思,杀了一局后,就凑到苏沐身边教苏沐玩儿。

    苏沐看着小孩儿抱着手机特真诚的对着话筒说我不是狼,感觉超可爱。

    然后……

    小孩儿把预言家、巫师、猎人和村民一个个全部杀死了,玩了‘六天六夜’。

    >﹏<

    赢了游戏,小孩儿超开心,苏沐也跟着笑,最后,在小孩儿的指导下,小试了一把牛刀。

    系统给面子,给了苏沐一个猎人身份,苏沐学小孩诈身份说了句我是预言家,然后第一天就被大家票死了,拉了个陪葬的是女巫,被骂了。

    接着mosuil公司就到了。

    苏沐很好脾气的对着话筒留了个死亡宣言:“不就是个游戏吗,至于吗,真特么的一堆脑残!”

    然后气呼呼的把手机还给店小弟。

    店小弟:痛哭流涕的看着满屏飞来的臭鸡蛋!

    西装男:果然有甩过boss大人的酷拽狂范儿!

    下了车,苏沐抬头看看眼前高入云霄的56层恢弘大楼,铺满了碧蓝色的落地钢化玻璃窗,在阳光下金碧辉煌,熠熠发光。

    大厦正中,由上而下竖着公司的名字——mosuil。

    “毛素儿,猫索儿~”苏沐随口念了两下子,也不知道对不对,但总觉得这个名字有点儿耳熟。

    应该在哪里听过。

    或许是仰头太久,苏沐突然一阵心慌,有点背气。

    收回眩晕的目光,苏沐喘了一下,跟着西装男进了mosuil公司。

    进了公司,西装男边走边对苏沐解释,需要装修画的是顶层boss的办公室,boss不喜被打扰,只能带苏沐一人上去。

    苏沐表示理解,到了三楼,店小弟跟着低个子西装男去接待室了,他则跟着高个儿的到达55楼。

    苏沐坐的不是boss专用电梯,最高就是55楼,下了电梯之后,要爬一层楼梯才能到达56楼总裁办公室。

    苏沐默默:这家boss真装逼,幸亏自己不恐高!

    56楼很宽敞,就建了两间大办公室,西边是个透明落地玻璃办公室,里面坐着四名兢兢业业的金牌助理。

    西装男带着苏沐经过的时候,靠近门口的魏子城起身看着苏沐,勾起一抹贱笑,然后抬手摆了一下。

    有点骚。

    被放了行,西装男对苏沐做了个请的姿势。

    苏沐歪歪头,感觉刚才那个丑男有点眼熟。

    不过这么丑的脸,他一般不怎么往脑子里放。

    占地儿。

    东边办公室,一半落地玻璃,单向透视,从外面看不到里面的风景。

    一半是桃木雕花墙,中间用钢化磨砂玻璃和实木做的门,中西结合,看上去优雅气派。

    就是大厅有些空,站在这种逼调空间,苏沐有种不踏实的感觉。

    突然有点想家里的傲娇小宝贝了。> c <

    西装男带着苏沐快走到门口示意苏沐留步,自己走向前两步敲敲门。

    西装男声音恭敬道:“景总,人带来了。”

    紧接着,里面传来一声浑厚磁性的声音:“进。”

    就这么一个字,苏沐身子瞬间僵硬!!!

    这家boss不是装逼,是真逼!

    西装男一听boss大人发话连忙推开门,苏沐穿过门框看到了背着他站在大落地窗前的景志轩。

    对着阳光伫立的高大背影镶嵌着层层淡金色光晕,在一望无际的蓝天白云衬托中,高贵虚幻的像是一尊神祇。

    这个人太过耀眼,以至于这么多年,他再不曾见到一个比景志轩更能吸引他的男人。

    时间仿佛定格了一样,苏沐不知道有多少次午夜梦回就是这样一个画面。

    景志轩背对着他,吐着烟雾,他们明明离的很近,他也拼了命的追追追,却总也追不上。

    恍惚间,苏沐就这样在西装男一声‘请进’中,步入了景志轩的专属的冷色空间。

    直到房门被合上,偌大的总裁办公室只有他和他,苏沐依然沉浸在这些年周而复始的梦魇里。

    景志轩单手插在裤兜里,猛吸了一口烟,转过身。

    “金主大人,”景志轩吐出烟雾,隔着若隐若现的薄雾对上苏沐症愣的目光,俊美无俦的面容上带着生人勿进的桀骜和犀利,凌削薄唇微启:“真是好雅兴啊,听说您最近在接春宫图。”

    景志轩冷声道:“是啊,承认了,所以你可以滚了!”

    黎洛哼了一声妖妖娆娆的蹭蹭蹭挪到景志轩面前,伸出食指勾起景志轩的泛着青胡茬的下巴,邪气中带着魅惑:“那……boss大人,你喜欢我好不好?”

    景志轩举起双手,眼神撇向电脑屏慵懒道:“hi,dack,you see,not my pot。”(你看到了,不是我的锅。)

    景志轩电脑荧屏左上角的小视频窗上,一张英俊的混血脸已经几近扭曲,操着不甚圆滑的中文腔:“黎洛!你特么的活腻了!”

    耍骚的黎洛一听到这声怒吼,猛地从桌子上蹦下去:“我勒个大操,姓景的,你特么坑我!真特么乌龟王八蛋瘪孙子!”

    景志轩烦躁道:“睡美了滚出去玩儿,少特么在这儿烦我。”

    黎洛对着视频挥挥,恶毒的剜了景志轩一眼:“呵呵哒,你给老子等着!”

    荧屏上的英俊脸一慌,连忙大吼:“好好吃饭,宝贝!”

    景志轩无奈扶额,对人在厂区的黎轩道:“他一个吃货你还不放心,你那边什么时候完事!”

    英文名dack,中文名黎轩的黎轩拔下电脑上硬盘,在镜头前得意的晃晃,其实脸上也是久未休息的憔悴:“已经搞定了!我现在拿去让人更替!”

    “很好。”景志轩眉宇放松:“剩下的让子城安排吧,你休息一下。”

    “嗯!我现在就回公司。”黎轩垮着肩膀,揉揉眉心强打精神:“对了,姓景的,以后别再让我听到你骂洛洛。”

    “……”景志轩:“把人往作死了宠,真有你的!”

    黎轩呵呵:“宠坏了也是我的,管你什么事!而且,有你这么当哥的吗!”

    “那我真谢谢你!”景志轩冷笑反击:“黎洛在这儿住了两天,你用小视频监控我两天,真特么拿我当哥!”

    黎轩:“……”谁让你们是半路兄弟,还不是亲的……

    景志轩冷哼着就把视频窗关了,揉揉额头缓解一下一夜未眠的疲惫,手指便开始在键盘上飞速舞动,开写整顿方案。

    公司的新型机芯因为代码错误,导致公司上下人仰马翻的加了几天班,这两天他一共才休息三四个小时。

    不过,高技男黎轩终于把代码搞定,忙完今天,他明天先带苏沐去千許餐厅吃个饭,那里的菜品都是苏沐喜欢的……

    不知道以后,他会不会也忍不住把人往作死了的宠。

    景志轩勾起唇,连日里来眼中的阴霾一扫而空。

    顶楼花房里,上午十点多的阳光明媚的有些刺目。

    苏沐努力装出镇定的样子,一步一步走回花房,站在画架前看了一眼上面已经形态完整的画幅,眼泪止不住在眼眶里打转,视线都糊了。

    画幅上,那威武雄虎的眼神有些温软,不像是称霸森林的猛兽,苏沐端详了一会儿甩甩头捏起画笔,决定改一改……

    “嗨,小白兔,”酒足肉饱后的黎洛揉着鼓囊的肚皮晃晃悠悠的走进花房往苏沐身侧一站:“原来你是我家轩轩请来画画的呀,误会误会,嘿嘿~”

    “……”我家?苏沐手指一顿,差点把笔尖摁断:那这人算不算他半个雇主?苏沐讽刺一笑起身道:“你好,是的,我只是来这里作画的画家。”

    “奥,”黎洛挑高眉,瞧了一眼荷花池,嘴角扬起微妙的弧度:“不过轩轩明知道我喜欢荷花,怎么请人画个猛禽!”

    苏沐握着笔的指节咯吱一下:“这是总裁办公室装饰画,景总吩咐了,客厅让画您喜欢的荷花。”

    把加急文件写好命助理通知各个经销商之后,景志轩缓了一口气,端起面前的咖啡,边打开他前天命人安在花房的监控设备。

    一看吓一跳!

    连忙扔了咖啡杯移驾花房。

    “咯~”苏沐坐下后,黎洛撇撇嘴打了个饱嗝蹭坐到桌上,一双妖魅的桃花眼忽闪着狡黠的光:“对了,听说我家轩轩在t大读书时和一个小双儿好过,也是学国画的,据说也长得白净漂亮!”

    黎洛说完见苏沐作画的手颤抖了一下,倾身眯眼盯着苏沐:“啧啧啧,不会就是你吧!轩轩以前的眼光还真是……独特呢!”

    “……”苏沐表情凝固一瞬,接着猛地起身,俯视着洛轩,一字一顿道:“……您到底想说什么!”

    “没什么!”黎洛贱贱的耸耸肩,嘴角勾起得逞的笑,慵懒道:“只是没想到我家轩轩竟然还喜欢过一只小怪物!好奇!”

    “他没有喜欢过小怪物!”尖锐的笔尖猛地戳进拇指指腹,苏沐使尽浑身的力量:“而且小怪物怎么了!小怪物会生娃,你能吗!”

    三十年前,双儿屡被世人评判为怪物,却没想到,事到如今,他的性别还会被人拿来侮辱!

    景志轩一踏进花房就听到苏沐竭嘶底里的声音,他心头一震,怒吼着大步走来:“黎洛!!!”

    黎洛连受两次惊吓,连忙护住腹中的胎儿从桌子上跳下来:我的妈的,不是个软柿子啊,真是吓死宝宝了。

    紧接着就看到了踏进花房的黎轩。

    黎洛偷瞄了眼景志轩杀人的目光,连忙对着黎轩颤唇嘤咛:“轩哥哥……”

    背过身的苏沐听到黎洛这一声软腻的‘轩哥哥’,心头又被刀尖刮了一下,手中的笔尖脆声断裂后,笔杆掉落,笔尖刺进苏沐的指腹,他的眼泪也随之夺眶而出。

    “洛洛!”黎轩一听黎洛这柔儿音就知道他闯了祸,直接打断他快走走来:“跟哥哥回去!”

    “不要!”黎洛耍赖的后退两步绕着花园小径躲,“不要跟你回去!我要在留在这儿。”

    黎轩:“闭嘴!”

    苏沐发出微小的抽泣,黎轩抱歉的对站在苏沐身后的景志轩打个手势,忙去追自家已有三月身孕的‘小怪物’。

    景志轩此时面色凌厉,凤眼阴鸷,若非黎洛有孕在身,黎轩真怀疑黎洛会挨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