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5.十六
    ( )

    抱歉, 此为晋江文学网防盗章, 订阅低于40%补齐或等一天么啾。  “!!!”随着景志轩话落, 苏沐混沌的眼睛剧烈收缩了一下, 身体震颤的向后退了一步, 心头的热度迅速冷却。

    这一刻苏沐想的不是景志轩对他的语带轻蔑, 而是儿子小影,他第一次对景志轩发出刺猬般质问:“你、你调查我!”

    “怎么,”景志轩嗤笑一声, 也不解释, 眯着好看的丹凤眼,抬起脚步走到总裁桌前:“生气?”

    “……”生气吗?

    苏沐咬着嘴唇, 看着落座在皮椅上的景志轩。

    如果没有苏影, 他应该会感到高兴, 因为,这至少能证明, 景志轩多少在意他,他和景志轩还有拥抱亲热的机会,不是吗?

    望着苏沐小鹿乱撞的眼神, 景志轩想立马压着他狠怼的心情更浓烈几分,他暴躁的把烟叼在嘴里,用力扯扯领带。

    “过来,”景志轩吐出一口烟圈, 用下巴指了指办公室右侧靠墙沙发上的一片空地儿:“看看做多大的画幅, 几幅比较合适。”

    苏沐一听景志轩杀进主题, 心弦微微放松,看样子,他应该不知道小影的存在吧?

    突然想起昨天好像在金品阁见过那两位西装男,或者真的是巧合也说不定。

    苏沐顺着景志轩的目光把视线转移到那块空地儿,揣着小心脏向前走三步。

    其实说空地儿也不算,因为整个办公室包括天花板都烫了壁布,壁布是简单带条纹的棕灰色,条纹是深蓝。

    苏沐虽然很少出外谈单,但毕竟端这一行饭碗已有三年半,又是国画专业出身,对这方面足以信手拈来。

    他飞快环视一眼办公室为数不多的家具,都是实木重色家具,沉眉思忖了一下,很快得出结论。

    “总裁办公室代表着公司对外形象,正所谓好景好水世人共求,好字好画惠泽八方。”苏沐松开握紧的手心,先来句官腔,然后抬手对着沙发背景墙做测量辅助:“而且办公室是长久从事脑力工作的地方,山水画亦能愉悦身心,所以这里挂山水画比较合适。可以挂三副长约一米宽约七分米的三联图,或者和沙发长度10:7的单幅大背景图。”

    “嗯,不错,”景志轩叼着烟,目光始终烙在苏沐的侧颊上:“继续。”

    苏沐:“……”

    苏沐怯咪咪的看了一眼景志轩后,飞快的移开视线,脸上悄然爬上一层红晕,不知为何,总觉的坐下来的景志轩更加气势夺人:“当然,如果您不喜欢山水画,《八骏图》、《大鹏展翅》、《花开富贵》这一类的画,也很般配这里的装修风格,并都有着相当好的寓意,或者猛虎图也不错,和你的属相相合。”

    景志轩的薄唇微妙上挑,对这样‘认真端重’的苏沐,有那么点儿新奇。

    说完,苏沐赶紧咬了下唇,有些后悔:“不过,我想,以你的性格应该更喜欢简单大气的吧,像书法,我们店里有合作一位知名的书法老先生,如果你喜欢……”

    “不喜欢!”

    说着,景志轩猛然起身,一边抽着烟,一边大步往沙发的反方向走:“就按你说的,要一大幅猛虎图,跟我来,帮我看看客厅该怎么来。”

    苏沐一惊,然后看到景志轩走到金丝楠木屏风一侧,回头睨他:“跟上。”

    “……奥,好。”苏沐软着小短腿哒哒跟上。

    八扇屏风背后,一个檀木雕花的一米高,四五米宽的楼梯赫然映在眼前,景志轩站在阶梯口停顿下来,吐了一个烟圈。

    苏沐见景志轩停顿,脚步微颤了下,缓步走过去之后,在景志轩的示意下先步迈上阶梯。

    苏沐上了三阶后,听到景志轩的脚步声响起,瞬间慌了脚步,心跳错乱。

    被景志轩在下面盯着,骚撩过景志轩的苏沐怎么迈步都觉得自己一定扭的很浪。

    他迈步中一个上下夹紧,感觉又哗了一下。

    这次应该不是大姨妈造访了吧?!

    捂脸!!!

    难怪以前景志轩嫌弃他,他都快要鄙视自己了。

    好在也就那么几个装饰性阶梯,很快捱到上楼进了客厅,苏沐连忙指着客厅沙发背景墙,强装淡定:“景总,您说的是这里吗?”

    跟在苏沐后面的‘景总’差点把烟蒂捏碎,眼眸半眯,深不见底,声音从深喉里发出:“嗯。”

    没意识到危险气息的苏沐微微挪动脚步,环视了一下客厅风格。

    这里的硬装色调和办公室差不多,全屋灰加棕的条纹壁布,简约现代风,沉稳中带着禁欲感。

    但是挑高式的大落地窗使这里的光线比办公室明亮许多,家居也是原木的浅棕色,在明媚的阳光笼罩下撒发着些许暖意。

    景志轩的住处,比他想象的有人味。

    就是不知道这里,除了他还有谁来过,或者……

    苏沐上下牙齿对咬了一下,抬高下巴开口:“这里可以做三联图,居家之所适合色彩明快淡雅的画幅,能让人心情舒适,山水画清幽大气,花卉温馨贵气,不过这里是您的居所,还是以您的喜好优先。”

    “嗯,就三连图,荷花。”景志轩咬着牙把烟蒂扔到木地板上,用皮鞋尖狠狠的捻灭,“走,去最后一间房看看。”

    最爱画荷花金鱼图的苏沐心口微妙的热了一下下。

    他看着景志轩抬步离去的阔背,抿抿唇,小碎步又哒哒跟上。

    最后,跟着景志轩来到卧室门口。

    苏沐通过门框首先看到亚麻灰的整洁大床,不由得缩了缩脖子,迈进卧室的脚步有些迟缓。

    景志轩一脸烦躁的扯下脖子上的领带,扔到床上,领带在空中抛出一条优美弧线。

    在落到灰色大床正央的一瞬间,苏沐刚跨进门的右脚趔趄了一下,手啪的打在竹木房门。

    “咳,景,景总,”苏沐尴尬的站直身子,手仍然撑在门上,没有要走进卧室的意思:“卧室比较适合暖色调的画,尤其是床头……”

    “谁告诉你说是床头了!”景志轩回身,解着衬衣领口的纽扣,嘴角噙着笑:“嗯?”

    苏沐喉咙被烫了一下似的,低头沙哑着嗓子:“那,景、景总是指……”

    “我说的……”景志轩突然向前一把抓住苏沐的纤腰,天旋地转间,苏沐被高大强壮的景志轩压在大床右侧熨着深色壁布的墙面上,姿势扭曲的趴着:“是这里。”

    苏沐吃痛一下:“景总,你……啊……”

    景志轩一手钳制住苏沐两只手固定在他头顶,一手在苏沐后背隔着柔软的t恤慢慢游移,感受布料下的温热体温,嘴巴轻轻噬咬着苏沐敏感的后颈,声音戏谑:“你觉得这里适合挂什么样的画?”

    “啊!”苏沐痛呼一声,睫毛迅速被泪水打湿,不自觉的发出一串苏音:“唔……景总,这里,卧室的装饰画有风水之说,我,我还没有看清这个方位,请、请你……啊……”

    苏沐的话未完,整个人就在景志轩怀里转动了半圈,然后被景志轩握住腰身高高拎起来,面对面抵在墙上。

    一切发生的太快,苏沐因整个人悬空,腿在惊惶失措中扣住景志轩的窄腰。

    紧紧的。

    苏沐崩溃的把脸蹭到薄被里遮去大半,手下的床单绞成了百褶花。

    “肚子疼不?”挂断电话,景志轩点燃一支烟,随手扔了打火机,居高临下的望着苏沐:“用不用给你买药。”

    “不、不用。”偷瞄了一眼景小轩的暴怒之姿,苏沐委委屈屈的抿抿唇耷拉着脑袋,小脑袋藏的更深了,细瘦的身子瑟缩在被窝里轻颤,像只刚经历了一场风驰电掣的受惊的小奶猫。

    景志轩心头一悸,声音不自觉温软两分,伸手把被子拉低,掖在苏沐下巴下面,怕他呼吸不畅,话语放缓了些:“疼了就说!”

    “……”苏沐闪着泪光狠命摇头,讨好的低头用唇在景志轩还没来及离开的手背上蹭!

    更像只小奶猫了。

    景志轩的味道没有变,是记忆里的,不过阳刚味比当年更甚,体温也比当年更热。

    苏沐有点留恋,脖子往前伸伸,把微凉的脸蛋也贴了上去。

    其实,双儿有两朵小花,以前苏沐浪的匀,前面来事的时候,就洗白白另一朵,缠着景志轩走后门。

    但是现在……

    看着景志轩铁青的脸,苏沐吓的嘴唇都发了颤,被拒绝了一次之后,哪里还敢多说话。

    好怕景志轩撵他滚蛋!!

    只敢蹭蹭蹭。

    景志轩手背微颤了一下,牙齿咯吱一声,皱皱眉,转身进了浴室。

    苏沐的眼泪随着景志轩起身的动作差点溢出来。

    他肯定被景志轩更加嫌弃了!

    真想去死!

    死死死!!

    景志轩出来的时候扔了吸两口的烟,披了浴袍,拿着吹风机坐在床侧,“过来,吹头发。”

    “……”苏沐连忙往床边蹭了蹭,他最喜欢景志轩给自己吹头发了。

    不过,五年前,景志轩从来不会主动给自己吹头发。

    要撒娇。≡3≡

    景志轩坐在床侧,托起苏沐的后脑勺,把他的头挪放到腿上,翻弄着小猫微湿的毛,开始给苏沐吹头发。

    记忆里,苏沐可是娇气的很,来月事百分之五十要发烧,体温明明热的能煎荷包蛋,却总着嚷嚷着冷,老爱往他怀里拱,还发的一手好骚……

    有时候把他撩的狠了,就只好走后门。

    其实加上辅助和同样的温暖紧涩,他也可以很舒服的,但他看得出来,苏沐只是单纯的想耍赖让他抱,其实并不那么舒坦,尤其是前面还要放棉。

    小猫还有痛经的毛病。

    过了会,苏沐在景志轩温柔的撩发下,慢慢的放松了身体。

    知道景志轩没嫌弃自己,苏沐枕着景志轩坚实的大腿,看着景志轩线条刚毅的下巴,有些情动。

    一时间,仿佛又回到了五年前,他娇憨的勾起唇,对景志轩展现一抹微笑:“志轩,你可以……再亲亲我吗?”

    景志轩刚用烟压下去的邪火,又蹭的蹿了起来!

    操!

    再特么能禁.欲也不敌这只小妖精三番两次的勾引!

    景志轩发了狠的低头封住苏沐的唇:管他舒坦不舒坦,老子今晚要定了!

    苏沐骚的没边儿,景志轩一亲上他,他就张开嘴巴轻轻扣住人家的下嘴唇。

    太喜欢这个人了,苏沐的眼泪又忍不住激涌出来,下面跟着哗哗哗,他喘着气含糊表白:“志轩,我很想你……”很喜欢你,我给你生了个儿子,你知道吗?你会不会喜欢他?亦或者——我?

    景志轩的心被苏沐搞的忽上忽下,冲劲也在苏沐的呢喃中慢慢消失,亲亲变的柔软缠绵。

    苏小猫最后被景志轩亲的湿漉漉的,一直亲到因亲戚造反而难受的小肚肚,或许是因为染上了景志轩的气息,小猫卷缩的身子慢慢在柔和的灯光下舒展开来,熠熠绽彩。

    整个过程,苏沐都颤抖着睫毛喘着气儿,闭上眼睛不敢再睁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