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0.感谢支持=3=
    ( )

    抱歉, 此为晋江文学网防盗章, 订阅低于40%补齐或等一天么啾。

    景志轩的唇上带着淡淡的烟草味和白酒味,明明都是刺鼻的味道,又是两者混在一起, 但是这种味道出现在景志轩的唇上, 苏沐就觉得好闻的不得了。

    本就有些醉意的苏沐耍赖似的‘愣住了’, 又有些‘震惊似’的张开嘴, 然后, 与景志轩的呼吸纠缠在一起, 齁的几近贪婪……

    景志轩敛着眉凝视着苏沐, 望进苏沐那双在灯光下流转闪烁着细小光点的眸子, 晦涩的眼底慢慢染起一层暖光,他有些宠溺的眯下眼睛探腰,掌心打开贴在苏沐的后背, 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

    可是, 电话那头的何文卓等不了了。

    “喂~喂~喂喂喂!!!沐沐,你在哪!!!”

    这次,何文卓无奈的捏着鼻子,发出大的有点尖锐刺耳的声音:“我听门口的服务员说你来厕所了, 怎么没见你,喂, 说话啊!!!能听见吗?!!”

    “我……”苏沐脚步猛地后撤, 背部因为被景志轩的大手罩住, 只有侧腰处碰触到一点点冰凉, 他小仓鼠一样勾着头,嗓子里发着一波颤音:“我……”

    何文轩不耐的咆哮:“喂,墨迹个蛋啊,厕所味很重耶,还有在噗噗的,尼玛,是不是你?”

    “我……”苏沐抿抿嘴,露出说谎时一贯的小动作:“那个,文卓,不好意思,我刚坐上车,我有点不舒服,就、就先打车回去了。”

    “我.操,我刚才不是说了吗,等接完电话就带你离开这儿去吃豪华大餐的嘛,你怎么自个儿走了,你特么的……”

    景志轩不耐的把电话挂断了。

    破坏他一个尚未加深的亲亲已经够触霉头的了,还特么嗷嗷个脊薄!

    “你怎么……”下意识质问的苏沐一看到景志轩的眼睛危险的眯起来,连忙缩了缩脖子:“我还……”

    景志轩把手机塞回苏沐的裤兜,大手随意放在他的胯骨处:“说,继续。”

    “我……”喝了酒又占了便宜的缘故,苏沐声音有点娇,很快他就意识到,指甲嵌进手心,语气僵硬道:“我该回去了。”

    “是吗,今晚,你确定要拒绝我?!”景志轩干笑一声,仍然握住苏沐腰的大手狠狠揉了两把,撑着苏沐的大长腿猛地一收。

    ‘噗咚!’

    苏沐猝不及防,一下子跌在地毯上,右手失措的摁上景志轩的高定皮鞋尖,光可鉴人的鞋面瞬间映出苏沐尖下巴的轮廓。

    皮鞋很干净,地毯很厚实,不疼,摔倒的姿势也蛮飘逸的,但摔倒后的跪姿……有种说不出的小羞耻。

    景志轩故意的,景志轩欺负他。π_π

    有一瞬间,景志轩的暴虐因子得到了满足。

    “啧,”他双手环胸,以绝对的帝王之姿,凤眼飞挑,冷漠的俯首匍匐在地的苏沐,声音戏谑:“金主大人,醉的不轻啊。”

    苏沐:“……”

    苏沐嘴唇颤抖又颤抖,然后扭过腰身握住冰冷的栏杆,正当准备借力站起来的时候,整个人突然被景志轩腾空抱起。

    猛然被悬在半空,苏沐脑袋一懵,整个人在景志轩的怀里僵硬了几秒,这才怯怯的瞄了眼沉默不语的景志轩。

    没敢看景志轩的眼神,只敢瞄着他刚毅的下巴,带着一毫米的胡渣,显得皮肤有点糙,但很男人,是那种刚阳味十足的性感!

    他都不会长,嘤嘤嘤~

    苏沐敛下眉目咬了咬唇,犹豫再犹豫,最终怯生生抬起发颤的手,把胳膊绕在景志轩的脖子上。

    一如当年。

    景志轩感受到苏沐把手绕到他的脖子上,还挪动了下把身体往他怀里凑了凑,这才转了个身,迈开脚步。

    两人的心脏,再一次离的这么近。

    苏沐闭上眼睛,贪婪的把耳朵贴在景志轩胸口,听他强壮有力的心跳。

    突然,景志轩的脚步停顿下来。

    苏沐身子再一次僵硬,吓的大气儿都不敢出。

    就在他心跳快要无法负荷的时候,景志轩开口,声音里带着几分戾气:“除了我,有没有让别的男人碰过你?”

    “……”苏沐吓的心脏一缩:“没有。”

    “女人呢?”

    “……没有。”

    “这种问题还用想?”

    “……真没有。”苏沐使劲低头藏起绯红的脸,不敢再往景志轩怀里靠,嚅嗫着唇轻声呢喃,“只有你。”

    只有你,三个字,明显取悦了景志轩,只见他危险挑高的眉梢缓缓放下来,表情变得柔和些许。

    “很好。”

    说着,景志轩把苏沐身子往下放了放。

    就在苏沐以为他要被放下而倍感失落的松开绕颈的手臂时,景志轩突然弓腰把头往下埋去……

    ‘嘶啦~’

    景志轩舔了舔牙齿,一脸高冷的抬起头直起腰昂首阔步,似不经意的解释:“你的拉链开了。”

    “……”苏沐身子一个瑟缩,这下子,哪哪都发了烫,面红耳赤的往景志轩怀里钻钻钻。

    苏沐心里酥酥酥,身子软软软。

    小花激动的哗哗哗~~~

    整个人懵懵懵~~~

    虽然景志轩说这话有点不讲道理,但是用这么‘xx’的方式给他拉裤链,苏沐做梦都不敢想。

    哗哗哗~~~

    景志轩突然又顿了步,低头瞪着怀里羞涩缩成一团的小人儿,冷冷开口道:“要是敢骗我,”

    “……”苏沐连忙收住哗哗哗,屏气凝神。

    景志轩恶狠狠:“我会让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苏沐听罢,讨好的把手臂重新绕上景恶霸的脖子,把脸贴在恶霸的胸口蹭了蹭。

    心里有点坏坏:你都已经下嘴了,还计较这些有用吗!

    景志轩微妙的勾起唇角和眉梢,重新抬步:“闭上眼睛。”

    没想到以前老拉着他挑战新姿势,随处玩野戦的小人儿,如今竟然会变得这么容易羞赧!?

    “嗯。”苏沐乖巧的闭上眼睛,把脸埋进景志轩火热的怀里。

    景志轩的胸膛硬邦邦,比以前还要结实三分,也更加灼人三分。

    不过,他喜欢。/w\

    这一次,苏沐往深处嗅,好像闻到些许的女人香水味,泛着甜味儿的心里,微微染上了一点点酸。

    景志轩是顺着五光十色的消防通梯抱着苏沐走到五楼的。

    大概几分钟后,苏沐听到景志轩与人交谈,应该是定房间。

    然后他又被景志轩从五楼抱进电梯里。

    不知道上升到几层的高度,很快,他就被景志轩放到了柔软的沙发上。

    一室静谧之后。

    被景志轩放开的苏沐轻颤睫毛睁开双眼,眸子刚被灯光刺了下,就被景志轩倾身压在沙发上,捏着下巴凶猛的捉住了唇。

    从景志轩唇上传达而来的炙热,仿佛如烈火般要把苏沐焚烧。

    苏沐头脑炸白,抖颤着唇没敢回应,紧张的抓住自己半褪的裤子,却摸到了冰冷冷的金属手机。

    手机!!!

    苏沐的眼神清明了一秒钟,接着飞快的摁着手机的右侧键点点点,把声音全部消除、消除、消除。

    今,谁都不能打扰他和景志轩的‘彻夜颠鸾倒凤’。

    亲儿子也不行!> <

    景志轩手指重重的敲着桌面:“嗯哼。”

    黎洛一屁.股坐到景志轩面前的桌沿上,压迫性的俯身盯着景志轩:“咦咦咦,你这是承认了?!”

    景志轩冷声道:“是啊,承认了,所以你可以滚了!”

    黎洛哼了一声妖妖娆娆的蹭蹭蹭挪到景志轩面前,伸出食指勾起景志轩的泛着青胡茬的下巴,邪气中带着魅惑:“那……boss大人,你喜欢我好不好?”

    景志轩举起双手,眼神撇向电脑屏慵懒道:“hi,dack,you see,not my pot。”(你看到了,不是我的锅。)

    景志轩电脑荧屏左上角的小视频窗上,一张英俊的混血脸已经几近扭曲,操着不甚圆滑的中文腔:“黎洛!你特么的活腻了!”

    耍骚的黎洛一听到这声怒吼,猛地从桌子上蹦下去:“我勒个大操,姓景的,你特么坑我!真特么乌龟王八蛋瘪孙子!”

    景志轩烦躁道:“睡美了滚出去玩儿,少特么在这儿烦我。”

    黎洛对着视频挥挥,恶毒的剜了景志轩一眼:“呵呵哒,你给老子等着!”

    荧屏上的英俊脸一慌,连忙大吼:“好好吃饭,宝贝!”

    景志轩无奈扶额,对人在厂区的黎轩道:“他一个吃货你还不放心,你那边什么时候完事!”

    英文名dack,中文名黎轩的黎轩拔下电脑上硬盘,在镜头前得意的晃晃,其实脸上也是久未休息的憔悴:“已经搞定了!我现在拿去让人更替!”

    “很好。”景志轩眉宇放松:“剩下的让子城安排吧,你休息一下。”

    “嗯!我现在就回公司。”黎轩垮着肩膀,揉揉眉心强打精神:“对了,姓景的,以后别再让我听到你骂洛洛。”

    “……”景志轩:“把人往作死了宠,真有你的!”

    黎轩呵呵:“宠坏了也是我的,管你什么事!而且,有你这么当哥的吗!”

    “那我真谢谢你!”景志轩冷笑反击:“黎洛在这儿住了两天,你用小视频监控我两天,真特么拿我当哥!”

    黎轩:“……”谁让你们是半路兄弟,还不是亲的……

    景志轩冷哼着就把视频窗关了,揉揉额头缓解一下一夜未眠的疲惫,手指便开始在键盘上飞速舞动,开写整顿方案。

    公司的新型机芯因为代码错误,导致公司上下人仰马翻的加了几天班,这两天他一共才休息三四个小时。

    不过,高技男黎轩终于把代码搞定,忙完今天,他明天先带苏沐去千許餐厅吃个饭,那里的菜品都是苏沐喜欢的……

    不知道以后,他会不会也忍不住把人往作死了的宠。

    景志轩勾起唇,连日里来眼中的阴霾一扫而空。

    顶楼花房里,上午十点多的阳光明媚的有些刺目。

    苏沐努力装出镇定的样子,一步一步走回花房,站在画架前看了一眼上面已经形态完整的画幅,眼泪止不住在眼眶里打转,视线都糊了。

    画幅上,那威武雄虎的眼神有些温软,不像是称霸森林的猛兽,苏沐端详了一会儿甩甩头捏起画笔,决定改一改……

    “嗨,小白兔,”酒足肉饱后的黎洛揉着鼓囊的肚皮晃晃悠悠的走进花房往苏沐身侧一站:“原来你是我家轩轩请来画画的呀,误会误会,嘿嘿~”

    “……”我家?苏沐手指一顿,差点把笔尖摁断:那这人算不算他半个雇主?苏沐讽刺一笑起身道:“你好,是的,我只是来这里作画的画家。”

    “奥,”黎洛挑高眉,瞧了一眼荷花池,嘴角扬起微妙的弧度:“不过轩轩明知道我喜欢荷花,怎么请人画个猛禽!”

    苏沐握着笔的指节咯吱一下:“这是总裁办公室装饰画,景总吩咐了,客厅让画您喜欢的荷花。”

    把加急文件写好命助理通知各个经销商之后,景志轩缓了一口气,端起面前的咖啡,边打开他前天命人安在花房的监控设备。

    一看吓一跳!

    连忙扔了咖啡杯移驾花房。

    “咯~”苏沐坐下后,黎洛撇撇嘴打了个饱嗝蹭坐到桌上,一双妖魅的桃花眼忽闪着狡黠的光:“对了,听说我家轩轩在t大读书时和一个小双儿好过,也是学国画的,据说也长得白净漂亮!”

    黎洛说完见苏沐作画的手颤抖了一下,倾身眯眼盯着苏沐:“啧啧啧,不会就是你吧!轩轩以前的眼光还真是……独特呢!”

    “……”苏沐表情凝固一瞬,接着猛地起身,俯视着洛轩,一字一顿道:“……您到底想说什么!”

    “没什么!”黎洛贱贱的耸耸肩,嘴角勾起得逞的笑,慵懒道:“只是没想到我家轩轩竟然还喜欢过一只小怪物!好奇!”

    “他没有喜欢过小怪物!”尖锐的笔尖猛地戳进拇指指腹,苏沐使尽浑身的力量:“而且小怪物怎么了!小怪物会生娃,你能吗!”

    三十年前,双儿屡被世人评判为怪物,却没想到,事到如今,他的性别还会被人拿来侮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