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6.七
    ( )

    抱歉, 此为晋江文学网防盗章, 订阅低于40%补齐或等一天么啾。  苏沐嘴唇不由得颤动了一下,白色汁液从他嘴角微微渗出。

    没有把视线放在苏沐身上的何文卓却及时抽出一张面纸, 给苏沐擦了擦嘴角。

    何文卓放下面纸,用有史以来最真挚的目光对着苏沐:“m国风景很好的,小欣也很乖,陆齐明无论是外在条件,还是内在人品,都不可多得, 你考虑考虑。”

    何文卓停顿了一下, 像是犹豫之后才决定开口:“而且, 离开k城, 过全新的生活,对你来说, 再好不过。”

    苏沐眼底的深黯在何文卓的注视下渐渐消失,他缓缓弯起嘴角, 对何文卓笑道:“嗯,我会考虑的, 粑粑。”

    何文卓:“……”

    ***

    从何文卓家带回来的异国果子很好吃,苏影和贝贝把三斤多小白果干完才心满意足的爬上床。

    苏沐关上房灯,蹑手蹑脚的上床,轻柔的把刚睡着的小家伙往自己怀里带了带。

    苏影闷哼一声, 打了个饱嗝, 空气里瞬间弥漫着一股酸甜味。

    苏沐笑着弓腰亲亲苏影挺翘的小鼻尖和软软的粉唇, 一手揽在儿子后颈,一手罩上儿子圆滚滚的肚子,轻轻揉。

    贪吃鬼,吃的肚子像他当初怀他四个月的样子。≡3≡

    揉着揉着,苏影嘤咛了一声,扑进苏沐怀里,小脸小鼻子小嘴对着苏沐心窝蹭蹭蹭,蹭了一会才满足的在睡梦中叫了一声‘哥哥’进入沉沉睡梦。

    苏影勾起唇角低头亲了亲儿子的头顶软软的发,刚生下小宝贝的时候他怕臊,先教会了他喊哥哥。

    等小家伙懂事了,想听他叫声粑粑,都要等小家伙高兴的时候才行。

    夜已深了。

    苏沐仍旧睡不着,满脑子都是景志轩被何玉柔抱着手臂离去的场景。

    心酸、委屈、思念就一股脑的全涌了上来,压抑的无法呼吸。

    后半夜的时候,苏沐才幽幽想起何文卓说过的话和提起的人。

    陆齐明,苏沐见过三次,初次见面是三个月前在何文卓家,何文卓过生日那天。

    其实,在这之前,苏沐就听说过陆齐明这个名字,他是黄耀权的表兄。

    何文卓早有意给他和陆齐明拉红线,只是他不愿意见,对方也不热衷,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

    何文卓生日这天,苏沐早早带着儿子苏影拎着蛋糕去何文卓家为何文卓庆生了。

    而陆齐明是当天下午开完会直接从公司去学校接上儿子赴的约,当时他还穿着一身上班穿的黑色正装,精英范十足。

    这是两个人第一次见面。

    陆齐明在一家跨国公司担任高级工程设计师,三十五岁的年龄有着丰富的人生阅历,整个人由内至外散发着成熟睿智的魅力。

    此人为人处世也十分温文谦和,真诚又周到,面上始终带着儒雅的笑。

    同样是大帅哥,但是和景志轩给人的气场和感觉完全不同。

    苏沐对他的第一印象算是极好的。

    陆齐明的儿子叫陆欣,比苏影大三岁,是个双儿,和贝贝一样,长的精致漂亮,教育的乖巧懂事。

    陆欣的母亲自然也是个双儿。

    自第一代岢岚女子之后,只有苏沐这样的双儿和男人结合之后才能生出双儿。

    而且他们大多只能孕育出男孩和双儿,能够生育女孩的双儿只有百分之一。

    苏沐听何文卓提过,陆欣不满两周岁的时候,母亲就病逝了,在那之后陆齐明就带着儿子过单身汉的日子了,这一过就是五年。

    这么算来,陆齐明和他单身的时间差不多。

    自从见了面,苏沐明显感觉到陆齐明的热情。

    不过始于性格,陆齐明也只是在那之后给自己打打电话聊微信,一直处于不逾越,不激进,不放弃的态度。

    反正就是你慢慢飞,我慢慢追,和自己当年死皮赖脸追景志轩的撩法,真是没法比。

    想想自己那时候的浪样儿,苏沐莫名羞耻。

    第二次见面,是半月前何文卓以聚餐名义把俩人拉扯到一块的。

    野餐。

    这次,陆齐明表现出了追求者该有的殷勤和体贴,他把自己的家庭、工作、移民的打算一股脑给苏沐托了底,不过苏沐对他没想法,始终保持距离。

    倒是苏影和陆欣玩的难舍难分。

    临别时苏影还抱住陆欣一个劲儿的叫着‘欣哥哥’耍赖不撒手。

    这在苏沐的印象里,自家儿子第一次抱着除他以外的人撒娇。

    第三次是陆齐明十天前以游乐场门票为由成功约到了苏沐,一来苏沐拒绝的次数太多,二来这门票难求,他有想带儿子游玩的私心,所以就去了。

    游玩一天下来,苏沐自己都觉的他和陆齐明之间暧昧到爆!

    但是,说真,陆齐明始终没有给他任何压力。

    细想,其实何文卓说得对。

    无论是从外貌、经济、性格,还是家庭模式,陆齐明对他来说,都是很好的婚姻人选。

    选择一个适合过日子男人,生活的平凡宁静,是人到中年时,最渴望的人生态度。

    何况,苏影也需要这样一个强而有力的避风港湾。

    最重要的是,陆齐明准备移民,对苏沐来说,如果真的想要重新开始,离开k城是再好不过的选择。

    可是,他仍无法割舍与景志轩之间的情愫。

    虽然,多年来,他和景志轩之间的感情,都是他单方面的。

    但是,他舍不得。

    终究,再多的有利条件,也比不过这一个:可是。

    夜色由浅入深,又由深到浅。

    当天空渐渐破晓,微露出蛋白,大地如同笼罩着银灰色的轻纱一样朦朦胧胧的点亮一室的黑暗,苏沐终于闭上眼睛,回想着白天里他给景志轩系领带时,景志轩下巴线条柔和的那一瞬间。

    很有味道。

    苏沐收到一百九十万转账提醒的时候是早上八点十分。

    也是他把苏影送到幼儿园后回去的路上。

    查看到短信的时候,苏沐差点没栽倒,爷爷在世的时候,他卡上也没这么多钱过。

    第二条短信是mosuli公司发来的收款提示,所以,这很明显是景志轩命人打的钱。

    其实昨天和景志轩见面的情景,苏沐还觉得有几分不真实,这下子彻底懵了。

    对于要不要接景志轩的单子,他昨天根本就没想好,准确来说,只顾着嫉妒了。

    哎,以前处心积虑的接近景志轩,可是,如今机会送给他,他却骑虎难下。

    >﹏<

    苏沐浑浑噩噩回到家,石如水正在给贝贝整理奶瓶和零食。

    听到苏沐进门,石如水回头瞥他一眼,边给贝贝跨上小猫咪书包边道:“我要带贝贝去玫湖喂鱼,你去吗?”

    “不了。”苏沐换上家居拖:“我又接到一份case,接下来估计要忙碌一阵子了。”

    “恭喜。”石如水挑眉,眼底闪过一丝阴郁:“等九月份把贝贝送到学校,我也要出去找份正经工作。”

    苏沐一愣,脚步顿了下来:“你写网络小说不是挺挣钱的嘛。”

    “不行了,”石如水摇头道:“最近网站崛起一批学生仔,掀起一波校园文热风,我的霸道总裁文吃不消了,再在家里宅下去,我大概要带着贝贝喝西北风了。”

    苏沐略惊奇:“你是老手了,怎么可能,要不也写写校园文。”

    “呵呵。”垂眸掩去眼底的复杂,石如水轻笑道:“我总不能写两个初中生谈恋爱吧,算了,总闷在家里也不是个事儿,不出去溜溜,哪能给贝贝勾搭一个有劲儿的豪粑粑。”

    “……”苏沐:当着孩子的面儿这么说,好吗!?

    望着坐在玄关弯腰换鞋的石如水,苏沐眼底闪现一丝深沉。

    相处两年了,他怎么能听不出石如水故作轻松的言语背后隐藏的心酸。

    石如水是个孤儿,初中没毕业就踏入社会了,遇人不淑后自己带着个娃娃过活,在没学历没积蓄的情况下,再没有一份稳定收入,怎能不心慌。

    突然,苏沐想起他卡里的一百九十万,不由得攥紧手机,屈辱的同时竟也能从那条短信里感受到一种扭曲的心安。

    这就是金钱的魅力。

    有了这笔钱,他就能给苏影一个不一样的未来,不是吗?

    “放心,”苏沐走到石如水身边,拍拍他肩头,微笑:“一定都会好起来的,你垮了还有我呢,是不是干儿子。”

    贝贝很给面子的伸着小手求抱抱:“大粑粑,贝贝,要吃,小果果。”

    “哈哈,你个小鬼头。”苏沐抱起贝贝,把半边脸扭给他:“那你亲亲大粑粑,大粑粑给你买,好不好?”

    “啾~”贝贝亲完左边脸,苏沐又把右边脸转给他,小家伙很有眼色的又把口水抹到苏沐的右边脸上:“啾~买,小果果,喽。”

    “好了,你赶紧画画去吧。”石如水换好鞋子起身,从苏沐怀里接过儿子:“那我们走了。”

    贝贝的小手还对着苏沐挥舞着:“大粑粑,一起去。”

    “贝贝乖,”石如给儿子擦擦口水:“大粑粑要在家给贝贝挣果果钱,我们下次再和大粑粑一起去好不好?”

    “那……”贝贝歪头想了想:“贝贝,不吃,果果了。”

    小孩子的心真的很纯粹啊。

    “哈哈。”苏沐宠溺的刮了下贝贝的小鼻子:“贝贝乖,大粑粑要忙工作,下次带哥哥一起陪你去哦。”

    石如水最后拉开房门道:“对了,中午你做饭,菜我收拾好了,蒸米炒菜。”

    苏沐:“遵命,长官。”

    目送石如水父子出门,苏沐坐在沙发上抱着手机发了一会愣,然后在网上扒拉一会终于找到一家卖白凤果的卖家,看了看评论,捂着心脏花了一千八百块订了十斤。

    一千五的果子钱,三百的关税运费。

    坑爹。

    黄耀权真舍得。

    定了果子的苏沐又发了一会愣,这才揉揉额头,起身走到阳台外布置起画纸和颜料。

    这所小区已经建成二十年,都是半旧小低层,没有电梯,但以前的房子密度不大,阳光从早照到晚,环境也算安静。

    尤其在三楼这里,长了十几年的杨柳枝正好延伸上来,枝条随风妖妖娆娆的拍打着窗,很有生活气息。

    苏沐找到他之前接的‘春宫图’,用吸铁石固定在画架前的墙面。

    这是唯一一张正常点的照片,混血女人盘发带簪身穿汉式喜服,脸上妖娆之余,还带着新婚的甜蜜。

    沐浴在阳光之下,红的有些刺眼。

    画幅较大,苏沐暂时把高脚椅挪到了一边,站在画架前用铅笔勾勒整幅图的大结构。

    这个订单,合约上是一个月完成,本来时间是绰绰有余的,但如今苏沐又接了景志轩的case,虽然景志轩没有规定时间,但是让他每天到公司报道的话,这三副画就只能抽空赶工了。

    苏沐这天赶画赶到凌晨三点,石如水知道苏沐熬了夜,第二天早起做了饭。

    饭后,石如水主动提出送苏影,苏沐也没瞎客气,和石如水交代一声要出去采风,就进屋收拾画具了。

    采风是假,见老情人是真。

    马上就要见到景志轩了,苏沐的心在满怀期待的同时,还带着丝丝畏惧。

    陆齐明起身追上苏沐父子俩,握起苏影的小手包在手心,微妙的勾起唇,找孩子的话题和苏沐闲聊。

    很有‘一家三口’既视感。

    苏沐直到走到楼栋门口才发觉,尴尬的差点扔了儿子的手。

    这还不算什么,尤其是乘电梯到了陆齐明家,苏沐更傻眼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