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4.完结
    抱歉, 此为晋江文学网防盗章, 订阅低于40%要等一天哦么么啾。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景志轩仍是他那根会随时发疼的肋。

    此时的他的面容,一定非常狼狈。

    他不想让任何人见到他这副模样, 尤其是景志轩。

    他宁愿景志轩眼中的苏沐, 是轻浮浪荡的,是搔首弄姿的,是娇蛮任性的,甚至可以是厚颜无耻的,但绝对不要是现在这副窘迫惨淡的模样。

    他亦没有当年, 成为别人茶后饭余的谈资也在所不惜的勇气。

    他必须尽快找个无人境地,用冷水拍个脸、冲个头, 然后, 躲在墙角嚎啕大哭一场。

    狠狠的发泄!

    虽然分开多年, 这样的委屈受的有点莫名其妙。

    很莫名其妙!!

    苏沐跌跌撞撞的溜着墙边出了宴会厅。

    宴会厅门口,站了两名礼仪小姐,苏沐冷静两秒问了洗手间的方向, 便拐进走廊,扶着墙往东边走。

    腿有点软。

    但是离开后,他的呼吸终于顺畅了些。

    凌乱着脚步, 一直走到东边走廊的尽头, 无路可选的苏沐又向右拐了个弯,再次走到尽头, 也没有寻到洗手间。

    或许是在不经意间错过了吧。

    最终, 呈现在苏沐面前的, 是风吹细柳的小阳台。

    目光所及之处,夜色如墨,远处的灯光如披上纱绢般朦胧缥缈。

    或许,这里也不错。

    苏沐苦笑一声,踉踉跄跄的走到外阳台,当双手手心触碰上不锈钢栏杆支撑住身体,冰冷迅速刺入骨髓,苏沐发出舒服的叹息。

    “呼~”

    一阵风裹着湖面上氤氲的湿汽吹来,扑在苏沐的脸上身上,钻进他的薄衣里,使他禁不住打了个冷颤。

    身上染蕴的烟味,还有唇上的酒味,都似乎被吹淡了些。

    苏沐挺挺脊梁,又向前挪了挪,整个人趴在栏杆上,感受着更多的冷意,任由四月半发着新芽的柳枝随风拍打他的脸颊,他闭上眼睛努力平稳呼吸:似乎,对于目前他经历过的,也不算太坏,起码,他还有小影子。

    那是他和景志轩爱的结晶。

    呃……

    爱~爱。

    突然,苏沐的脊背一热,如有一把炙火把自己哄烤。

    就当他以为是幻觉的时候,他的耳朵尖也被柔软的东西烫了一下:“金主大人,选在这么雅致的地方放水,您好有情调。”

    “!!!”苏沐握在栏杆上的手指咯吱响起,精致的小脸溢出惊慌,但是,很快,他放松紧绷的脊背,嘴角勾起一抹苦笑:这是错觉。

    对,美好的错觉!

    正被众人阿谀奉承、莺莺燕燕勾搭的欢的景**oss,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

    “啧,金主大人,您可是在等小的为您服务?”

    景志轩讪笑一声,并不等苏沐回答,大手就顺着苏沐的腰线往下,摸索到苏沐长裤上的拉锁。

    苏沐,瘦了。

    瘦了,太多太多。

    ‘嘶啦’一声,随着拉链刺耳的金属声,苏沐这才慌觉不对,他如受惊的兔子一样,在景志轩怀里迅速转了半圈。

    然后,发红的水杏眼对上那张让他朝思暮想的脸。

    深爱之人太过耀眼,思念之痛越发清晰,更近的距离反而让他感觉虚无。

    苏沐抬起来的手,再也无法凝聚力量,推开这个在他身上制造过无数激荡的男人。

    这一静谧瞬间,苏沐五年来的思念,彻底奋涌出来。

    早已知了味的身体,在这一刻骤然瑟缩。

    哗~前面的小花不要脸的激涌了一下,苏沐慌乱的加紧两条修长美,面红如霞。

    一遇上景志轩,他果然还是五年前那个——骚浪贱!

    而面前这个人,就是他苏沐终其一生的毒,逃不掉的。

    “怎么,”景志轩微微勾起唇角,眯起眼睛,表情有些邪肆:“金主大人,是对我的服务不满意?”

    “不、不是,”苏沐的脑子还没反应过来,嘴巴已经慌不择言:“是这里……这里不行~”

    “啧,也对,这儿毕竟是公共场合,金主大人那里被人看到了可不妥。”景志轩挑眉睨了一眼苏沐身后的后花园,笑了笑,抚在栏杆上的左右手向里靠了靠,锢住苏沐窄腰,身子也覆了下来,脸庞停在苏沐的脸庞的一分米处,压低的声音带着刻意的挑逗味:“那您说,这里适合干嘛?嗯?”

    “我……”

    身为男人,苏沐下意识的想到那个‘不妥’是指那处不男不女的地方,觉得景志轩在挖苦他。

    想着想着又想到小沐沐和小小轩被景志轩握在一起那啥的场景,人家确实有资本挖苦他。

    qaq~

    苏沐顿然羞囧的满脸通红,脑袋嗡嗡的眨着雾气朦胧的杏眼,羞完,又用意识在那儿**的不知今夕是何年。

    妈的,没救了!!!

    景志轩脸上的笑容加深后,更加镇魂摄魄。

    他在苏沐脸上戏谑的轻啄几下,从他的右脸颊啄到他耳后根,每一次都是浅尝辄止,带着细小的‘啾啾’声:“那做这样的事情,合适吗?”

    “嗯……啊……”明明戏谑的成分占多数,但苏沐还是忍不住缩了脖子,心口动情的扑簌扑簌,卖力极了。

    呼吸憋闷的像是溺了水。

    “呵呵。”听到苏沐的‘回答’,感受苏沐迅速下滑的身体,景志轩抬起右腿顶到苏沐软哒哒的腿.间,把脚底垫在栏杆的镂空处,撑住苏沐纤细的身子。

    好轻。

    景志轩眼底闪过一丝令人捉摸不透的深沉,抬手握住苏沐的侧腰,皱眉掂量,记忆里,苏沐的腰可比现在圆润柔软的多:“那这样呢,也合适吗?”

    “唔……”那是敏.感.点,苏沐不自觉痉挛了一下,浑身像过电。

    其实景志轩一靠进来的时候,他整个人就成酥酥老婆饼了,不掉渣已经不错了。

    更别说被景志轩有意的熨烫着他上下挑.逗。

    这个人,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坏了。>_<

    ‘门前大桥下,游过一群鸭,快来快来数一数,二四六七八,嘎嘎,嘎嘎……’

    “呼……”

    听到犹如三百只鸭叫的音乐声,景志轩的唇稍稍离开苏沐的耳,苏沐喘息一声,慌乱的从裤兜里取出手机。

    手抖得差点没把手机给摔了。

    “谁?”景志轩居高临下,看着苏沐颤着手指摆弄手机。

    “是,是……”苏沐终于用指纹把手机解锁:“是文卓。”

    “奥~”景志轩夺过手机,用手机一角挑起苏沐的下巴,迫他与他四目相对,冷峻开口:“你和他,是什么关系?”

    “……”冰冷的不锈钢手机,却烫的苏沐脸色更红,呼吸又加重几分,略懵:“……朋友。”

    “那,”景志轩紧绷的眉宇这才微微舒展,他邪魅一笑:“回绝掉,嗯?”

    学生时代的景志轩就气势斐然,很能镇场子,而今居于高位,霸道起来,一个挑眉就让人瑟缩。

    还有着……要命的诱惑。

    帅哥就是帅哥,怎么样都好看。

    苏沐颤着睫毛的望着景志轩的眼睛,瞳仁时而涣散,时而聚拢,醉意夹着憨态,在幕色中十分撩人。

    “回!绝!掉!”

    景志轩眉梢挑的更高了,他不耐烦的又重复了一遍,看苏沐机械的点点头,这才滑开扩音键和接听键,把话筒怼到苏沐的淡色唇前。

    苏沐吓的缩回脖子,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后,这才窘迫的偏了偏脑袋,颤颤的把右耳朵凑上前听电话。

    他不知道景志轩打开了扩音。

    只是一个简单的动作,苏沐白腻的小脸正好对着阳台西北角的仿古落地灯。

    橘色灯光。

    暧昧的光晕薄薄的洒在苏沐的脸上,使他的脸上浮现出一层淡淡的妖娆粉,右眼尾的那颗浅显的泪痣一下子鲜明起来,看的景志轩怦然心动,血液沸腾。

    这颗浅咖色的小小的泪痣,会因为苏沐体温的变化而深浅不一,情浓的时候,变化最为明显。

    景志轩和苏沐在一起的时候,性子冷,而这颗泪痣所在之处,是他唯一会主动亲吻的位置。

    强压下的冷静在这一瞬间消失殆尽,景志轩咬牙:小畜生失控了!

    他摩挲在手机上的指腹暗搓搓的堵住话筒把手机拿远了些,有点魔怔的低下头……

    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仍然有些小,苏沐下意识的正过脸去追手机。

    然后追到了景志轩的唇。

    苏沐:Σ(°△°|||)︴

    景志轩:高冷jpg。

    时隔五年,他们,终于重逢了。

    这种重逢,再也不是苏沐午夜时分的梦幻。

    眼泪充盈眼眶的苏沐再不敢抬头。

    他把脸藏的像只鸵鸟,脑子里嗡嗡作响,耳朵里除了景志轩的呼吸声,仿佛什么也听不见了。

    景志轩!

    景志轩!

    景志轩!

    满脑子的景志轩!

    这是他最爱的男人,他儿子的父亲!

    自从五年前他踹他的小蝌蚪跑了路,他从没敢奢望过,他和景志轩还有重逢的一天。

    就在苏沐心乱如麻的时候,只听景志轩轻笑一声,迅速直起腰杆,“怎么,学长不欢迎我?”

    景志轩低沉的声音没有一丝起伏,可是眼里的温度迅速下降。

    “……”何文卓抬手拍在苏沐的右肩,边起身对着景志轩扯着嘴皮漫不经心的笑:“哈喽啊景学弟,好久不见,真是越长越俊了,听说不久前凯旋回归整家不小的公司,fierce!牛逼!恭喜了!”呵呵→_→

    景志轩挑高眉梢朝何文卓举举酒杯,毫不谦逊:“谢了,何学长。”

    再次听到景志轩的声音,瘫软在座位上的苏沐,这才张皇失措的扶着桌沿撑站起来,因为脚软,身子不由得趔趄,还是何文卓眼疾手快的撑了他一把。

    苏沐心中一暖,努力挺直脊梁。

    景志轩迅速伸出的左手,在这一刻握成拳,不着痕迹的收了回去。

    他强迫自己忽略何文卓扶在苏沐腰间的那只手,握了握手心抬起右手中的酒杯,目光打在苏沐的脸上。

    他瘦了,腰肢比当年更窄。

    其实,苏沐的脸依旧低垂着,仿佛要低进尘埃里,微长的发遮着额头,居高临下的景志轩连他的额眉都看不见。

    有意思,他的学长什么时候变得这般低调了。

    还有明显不过的寡淡疏离!

    这和当年那个追着他狠追猛打的厚脸皮比起来,一点都——

    不!可!爱!

    景志轩眯起眼睛,越发烦躁,语气不禁冷硬三分:“学长,我来给你敬杯酒,不会不给面子吧。”

    “不,不……”

    苏沐语无伦次的抖着手在裤缝上胡乱抓一把,咬咬一口小白牙,颤着下巴缓缓抬头,最终,眼睛打在比他高出一头的景志轩的下巴上,弯起眉眼和嘴角。

    送上一个轻轻柔柔的笑容。

    “!!!”

    景志轩瞳孔猛缩一下,这才看到苏沐光洁亮丽的额头,弧线温柔的柳叶眉,还有他纤长卷翘的睫毛,再往下……

    是苏沐的裹着一层水汽的眸子,在耀眼的顶灯下泛着忽明忽灭的阴郁华丽。

    景志轩的心窝也跟着猛缩了一下。

    送了笑容的苏沐,深深的嗅了两口属于景志轩的特有的气息,回身抓起桌面上的酒杯,卷在手心紧握了一下,继而抬头看向景志轩。

    没有人知道,他此时需要多大的勇气,才没让自己一头栽下去。

    或许,他会栽到景志轩的怀里,然后再被他一把推开。

    一如当年,他追他时的情形。

    “景、景学弟,”苏沐的眼眶热了热,他望进景志轩幽深的瞳仁里,那里的深度仿佛要吸走他的灵魂:“我敬你。”

    苏沐说着举起手中的u型酒杯,不等景志轩和何文卓反应,闭上眼睛一个仰头把二两白酒尽数倒进胃里。

    **滚烫。

    “!!”景志轩眼底闪过一丝令人战栗的寒芒,唇角的线变得冷硬,却并未出手阻拦,只是看着苏沐因扬头而拉开的优美颈线,眸光顺着他唇角溢出的一滴酒延伸进他的v型衣领。

    清冽之光随之浑浊。

    “我.操!”何文卓慢半拍的夺下苏沐手中的酒杯,奈何酒杯已空空,“你特么的不想活了,空腹喝白酒,能耐啊!”

    “哼~”景志轩用只有何文卓和苏沐两人听到的声音冷哼了一声,然后举起手中的酒杯,一口干了。

    他的土豪金主,还是一如既往的病娇。

    苏沐没理会何文卓的咆哮,抬头仰望景志轩下酒时律动的喉结,一脸痴态。

    他的心跳速度跟着景志轩下酒的速度不断攀升,还可耻的有了生.理反应。

    这是身体对景志轩最忠实的记忆。

    还好,一个小芽芽,撑不出什么大轮廓。

    苏沐软哒哒的腰身悄喵喵向后弓,他的男人,无论干什么,都帅的招人。

    虽然,那个男人看他的目光是一贯的清冷无情。

    而他,果然还是很爱很爱面前这个人,分开五年,感情不减反增。

    景志轩喝完酒,用拇指和食指捏着空酒杯递到苏沐面前左右转动半圈。

    这是他干酒之后的习惯。

    “!!”苏沐慌乱的收回目光低下头,嚅嗫着嘴唇还没来及说什么,就看到那双纯手工定制的牛皮鞋在光可鉴人的地板上旋转。

    然后,景志轩毫不犹豫的转身……

    景志轩一离开,苏沐眼前一空,身体瞬间瘫软。

    无力的就像是被景志轩狠狠.干了一顿,可是,不是。

    而且,就连空气仿佛都随着景志轩的离开而被抽走了,苏沐大喘着气胸口却还是闷闷的,他扶着椅把手,望着景志轩越走来越远的背影,眼里的痛楚溃不成军。

    “呵呵,”何文卓哼笑两声,拉着苏沐的胳膊扶他坐下,“妈奈批,比早些年还能装逼。”

    景志轩微怔了下身子,苏沐慌张的收回目光,握住何文卓的手腕:“别,别说了。”

    “嗯哼,不说了不说了,人家当穷小子的时候就天天曲项向天歌,别说现在成了大老板,不拽才怪!”何文卓没落座,直接拿过苏沐面前的小瓷碗,给他盛了一碗西湖牛肉羹,放在他面前才坐下:“赶紧喝,压压酒,胃里难受不?”

    “……”苏沐茫然的摇了摇头,拿起面前的调羹,舀了一勺麻木的送进嘴里。

    食不知味。

    再温热的粥,也暖不了他寒流肆窜的身体。

    此时此刻,他的心,就像是被什么撕裂了一般,痛的几欲失去直觉。

    喝完这碗粥,和何文卓说一声就离开吧。

    “沐沐,”苏沐对景志轩的感情,同窗了几年的何文卓如何不知,他看着埋头不语的苏沐忧心道:“沐沐,你……没事吧。”

    “……”苏沐又摇了摇头,整个人恍恍惚惚。

    “沐沐,你别这样,要不喝完这碗粥,咱们就走,我带你去吃……”何文卓的话没说完,他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是黄扒衣的专用来电铃音。

    何文卓操了一声掏手机:“干他娘的,查你妹的岗!”

    说着何文卓拍拍苏沐的肩膀,起身道:“我先去接电话,回来咱就走。”

    “……嗯。”苏沐声如蚊蚁。

    “喂,”何文卓捂着手机嘴巴对着话筒小跑步,声音柔的差点溢出水:“老公……”

    何文卓一离开,苏沐的眼泪就滴落进西湖牛肉羹里。

    没有声音,但是溅起了一个小小漩涡,荡的苏沐心口越发的疼了。

    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

    是思之噬骨、求而不得、不可进却又退无可退的爱恋,是多种伤与痛交杂在一起汇织而成的煎熬。

    苏沐喝不得酒,认识的他的人都知道,包括景志轩。

    一是皮肤过敏,二是一沾上头。

    还好,自从生了苏影经历一遭鬼门关,他的体质发生了些许改变,皮肤不会像从前那样娇嫩了。

    喝了几勺牛肉羹,大概酒劲儿上了头,苏沐感觉脑袋瓜子越来越大、越来越沉,情绪也越发难以控制,眼前的盘子勺子都变得虚飘起来。

    意识逐渐因醉与疼而被抽离。

    “景学长,听说您这次回国经营了一家跨国大公司,好厉害啊,不知道我这学经贸专业的,有没有福分被您收留啊。”嘤嘤嘤~

    “当然,”景志轩的声音,是不同于刚才的温文儒雅:“这是我的名片,随时欢迎。”

    “哎吆,景学弟,人家也要嘛。”又是一声嗲到头发根儿的女音:“你可不能偏心啊。”

    “哈哈,怎么能少得了柳学姐的……”

    不远处,那些‘打情骂俏’的‘污言秽语’声传来,更是刺激的苏沐手脚发颤,很想上去扯着那些矫揉造作的贱女人们的长发干一架!

    ……却只能任由心生生被钝刀子挖去一大片。

    鲜血淋漓。

    曾经,景志轩被一个学姐拉着告白,苏沐直接冲过去扯着景志轩的衣领,把他拽到宿舍后面的小竹林,牛逼哄哄的把景志轩怼到墙上,狂亲……

    那一次,他们在那个随时可能有人经过的小竹林里热情似火的纠缠在一起。

    景志轩很有力气,他刚在景志轩脖子上狠狠咬出一个标记,就被景志轩整个托起来反怼在墙上,两条修长美被景志轩高高架到肩头占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