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5.第一百五十五章
    抱歉,此为晋江文学网防盗章, 订阅低于40%要等一天哦么么啾。

    “嗯哼。”苏影把手机放在床上, 一脸高冷的出去了:“接完电话送我去学校, 不想和贝贝玩, 幼稚。”

    “……”苏沐诚惶诚恐的接过手机, 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十点多了, 下午再去学校,一会粑粑陪你玩哈。”

    “呵呵, 那哥哥你还是继续蹭吧。”→_→。

    “……”苏沐碰了一鼻子灰,最后冲儿子消失的门口恼羞成怒:“说多少遍了,在家里面,要叫我粑粑!!”

    随着苏影长大, 很多时候, 苏沐都能从小家伙身上看到景志轩的影子, 而且越来越甚。

    最近高冷的特别招小女生!

    这种感觉, 说不上好, 也说不上坏。

    只能说, 不愧是他男人强壮的小蝌蚪。> c <

    缅想的苏沐, 直到手机铃音歇气都没反应过来。

    看着何文卓的未接来电,苏沐又躺在床上夹着被子蹭了蹭, 才回拨过去。

    电话里, 何文卓除了询问他的身体, 还说帮他接了个case, 让他后天到店里和客户见面拿材料。

    何文卓昨晚给他打电话时手机正好没电, 所以对他挂电话一事并没有起疑。

    今早被景志轩深深疼爱了一把,又接到了半月以来的第一单,苏沐又蹭了蹭,嘤咛一声,悲喜参半的出了卧室。

    准备陪儿子打电动。

    虽然,大部分时候,儿子除了袭胸,都是带着嫌弃的眼神看他。

    想想,好像他家儿子就惦记摸.咪这一个接地气的点儿了。

    不过,自从昨晚,苏沐深深觉得,他的儿子其实随他,是块傲娇的小粘糕。

    ≧▽≦

    ***

    工笔画是国画的一种,笔触细腻,崇尚写实,主要分为山水、人物、花鸟三类,画起来花时间费功夫,价格自然也高。

    以苏沐这种小透明级别的,一副也要两千到八千不等。

    而且画风对家装十分挑剔。

    近年来简单欧美风装修大受欢迎,风格明亮简洁、华丽漂亮,关键是便宜!

    所以即便何文卓很做主,黄耀权很上心,苏沐能接得活计也大不如从前。

    还好,黄耀权把他的身价抬上去了。> <

    第三天,苏沐一早走小区后门把小霸王送到幼稚园大班,就匆匆赶到黄耀权在装饰市场开的金品阁。

    苏沐是挤地铁到的,从地铁站跑到金品阁的时候气喘吁吁,他前脚刚进门,雇主后脚就进店了。

    定画的是一对新婚夫妻,老夫少妻。

    女人是个混血,一头大波浪金卷发闪着耀眼的光芒,窄腰肥.臀火辣身材,衣着也十分飙血,她上半身穿黑色罩罩和透明丝质遮阳衫,下身是超短热裙,堪堪遮到腿.根,举手投足之间尽是风骚。

    男人脸皮很白,保养得益,但也有四十出头,身材倒还好,肥的匀称,个子一米七多,也不算矮,就是小眼睛有点色眯眯。

    多看两眼,有种民国汉奸的既视感。

    苏沐长得漂亮精致,那老男人怀里搂着美娇娘进门后,眼睛一直粘着苏沐乱打转,一点都不带遮掩的。

    没一会店里又进来两位西装革履的来客,老男人的司机也抱着卷画进来了。

    黄耀权对苏沐和那对夫妻相互做个介绍,便让何文卓带他们到接待室谈,又吩咐店员去倒水,接着就亲自过去招呼新客人了。

    老男人是个真土豪,也是个真流氓。

    司机把画往桌上一放,何文卓起身打开,瞬间傻眼了。

    这特么的是婚纱照!!!!!!!

    这特么的是纱照吧!!!!!!!

    苏沐见何文卓愣着,也起身去‘瞻仰’。

    只见下身军裤,上身就绕了根两指宽军绿色皮带子、带着大粗金项链的老男人搂着穿着大红半杯罩,波涛半掩,下身就三根粗绳,无数根细绳(丁裤网袜)的混血女人,这婚纱照拍的——

    太特么艺术!

    p图也很厉害。

    男人差点没p成目字脸八块肌,女人腿粗腰细大料,活脱脱像是从日漫里走出来的妖艳货。

    不过好在女人的颜值确实高,该不至于摧瞎眼球,只是这不伦不类的,而且还要画成工笔画,这他妈就有点迥异了……

    何文卓沉默的拿开第一幅图,看第二幅。

    第二幅画倒还像那么回事,是女人身穿汉式喜服,头戴玉瓒凤钗的古典照,尽管体态仪表尽显妖妖艳艳眉目勾勾搭搭,但总归算是好的。

    何文卓眉宇的皱痕微微舒展了些,看最后一幅画。

    最后一幅画还是女人的个人照,又是一张喷血jpg,女人金发乱舞,妖艳的趴在花丛中,身上除了可怜的几根小红绳就是三角网格,小腿上翘后踢……

    这种风格的,真特么的也就适合工笔画,要不还真难搞出那密密麻麻的骚网格格。

    骚网格格……

    网格格……

    格格……

    格……

    没有密集恐惧症的何文卓捏着画幅的手指紧巴巴的呼吸不畅的大喘气,眼神开始失焦。

    真特么晕!!!

    这画他不能让苏沐接。

    他知道,苏沐对画画是真的热爱。

    而且,苏沐的骨子里也是真清高。

    “那个,陆先生,”何文卓收起画卷,咳了一声:“很抱歉,苏先生比较擅长风景……”

    “陆夫人真是漂亮,无论古今中外哪种风格,都能驾驭的这么娴熟完美,真是令人大开眼界。”苏沐突然抬手握住何文卓的肩打断何文卓的话,赞誉道:“不过人物画难度较大,不知陆先生要的画幅大小和能够给出的价格是多少?”

    苏沐表面平静,其实,心已经高高悬起。

    他没钱了,除了给苏影攒的不能动的教育基金,他已经到了山穷水尽。

    现在家里最大开支是小影的学费,他幼儿园到高中都是在英豪贵族学校上的学,不想亏待自己的宝贝。

    接着就是房租,他目前租住的是中高档小区,单身双儿带着小娃,安全是首位,这个钱不能省。

    接着就是柴米油盐基本所需,他吃上面没亏待孩子,但也没带小影去旅过游买多少玩具,所以这些固定消费是没有节省余地的。

    如果他再接不到活计,真要去商场打工了。

    “哎吆,被苏先生夸得我都不好意思了。”女人娇滴滴抿嘴笑:“我们本想做油画的,但是黄老板推荐了苏先生的工笔画,我一看就喜欢上了。”

    女人说着,瞄了男人一眼:“黄老板也说了,说苏先生是画店里最好的工笔画师,每幅画的价格在六千到一万五之间,对吗?”

    “!!”苏沐微妙的咽咽口水:“呃……”

    “不对吧!”何文卓很快反应过来:“苏沐,你的画从去年开始,有低于过一万吗?”

    “……”苏沐掐了把手心肉,略谦虚道:“如果客户要的是小幅,也不赶时间的话,六千八千的也是可以接的,就是不知道,陆先生和陆太太要多大画幅?”

    苏沐心中万马奔腾:单子千万别黄了啊,画黄一点没关系啦!!m(_ _)m

    陆先生摩挲下巴,色眯眯:“美人,你说?”

    这声‘美人’是盯着苏沐说的,‘你说’是看向女人说的,骚的何文卓胃里翻酸水。

    何文卓:妈奈批,宰死你丫的!!!

    “还按原来咱俩商量的,一米高半米宽,你看行吗?”女人娇滴滴的贴抱着男人的手臂,见男人点头,这才对苏沐道:“我们做三副,你给优惠点,以后给先生介绍客户。”

    看来,女人只是打败了正宫,还尚未掌握财政大权。

    这一次,苏沐聪明的没递腔。

    何文卓娴熟的用赞美、托高、撑住这三步生意经和女人你来我往走几句,很快以三副共四万的价格拿下了单子。

    谈完后,何文卓当即吆喝店员拿来poss机,刷了陆流氓两万大洋。

    一般国画师都是按照画幅大小谈价格,其中固定的人物画像不能二次出手,卖家最低付二分之一定金。

    最高宰过七千每幅的苏沐,从客人刷卡开始就紧张地搓小手。

    总觉的自己搞了个传销,售卖一兜车尾气。

    _(:3」∠)_

    “操了!”何文卓一送走猥琐老夫和卖骚少妻,回头就冲黄耀权一声吼:“黄扒衣,你特么的给沐沐接的什么case,画春宫图啊!”

    从没拿过一分钱回扣的黄老板又因为自己被怼了,苏沐一脸窘迫的拉住何文卓小声道:“文卓,有客户在呢。”

    “那个,”刚被店员告知刷了两万定金后又迅速一分不剩的转进了苏沐账户的黄老板一脸懵逼,妻管严的捋捋自家老婆凶悍的毛,大狼狗似的凑到老婆脑袋边上亲亲:“苏沐,你先坐会儿,陪卓卓说会话,我忙完就过去。”

    “嗯嗯,你先忙。”说完,苏沐就拖着何文卓进了刚才的小屋子。

    搞单生意转转账赔了手续费一百块,扎心!

    关键还被专宠闺蜜二十年的老婆骂了,超级扎心!

    黄老板心里很委屈,却还要笑脸招呼客人。

    两个看了一圈画的西装男从苏沐消失的背影处收回目光,微妙的对视一眼后,低个男豪爽的指着面前的三联图道:“老板,就这一套,买了!”

    “呜呜呜……”

    景志轩灼热的大手握住苏沐的后颈,把人摁在怀里,带着微茧的指腹在他后颈轻轻安抚。

    见两名服务员匆忙摆好餐盘,推着餐车出了门并关上房门,景志轩才稍稍松开苏沐。

    还未低头查看,苏沐就随着他的抽离,耍赖似的往他怀里钻。

    景志轩无奈的揽住苏沐的背,弯腰伸手勾到他膝下,抱起苏沐走到餐桌前。

    踢了下餐椅,坐下来,把苏沐置放在自己腿上。

    跨坐的姿势,面对面。

    以前,景志轩特别反感苏沐这么放恣浪荡的坐姿。

    现在,只有这么近的距离,他才觉得真实。

    以前苏沐就是个爱哭鬼,不管是真哭还是假哭,景志轩都忍不住心软,任他胡作非为。

    何况是现在,他的心早就在昨天见到苏沐的第一眼,柔软成了一汪温泉。

    虽然恨意还未消散。

    景志轩温柔的抬起苏沐的下巴,看他哭成花猫的小脸和哭红的眼睛,心头一紧:“肚子疼?”

    苏沐又嘤嘤两嗓子,这才猫着腰摇摇头,闭着的眼睛始终不敢睁开。

    景志轩凝眉:“不高兴我抱你?”

    “!!!”苏沐身子震颤了一下,忙不迟疑的摇摇头,细细的水痕无章法的在脸上蔓延。

    “娇气!”景志轩一边冷哼,一边抽面纸为苏沐擦眼泪:“不舒服的话,吃完饭我带你去医院。”

    “没……”苏沐哑着嗓子,小声呜咽:“想、想让你陪我吃饭。”

    “……”景志轩的心被毫无预警的撞了一下,他握在苏沐腰上的手有些麻木,许久才缓过劲儿:“那不许哭了,过去坐好,吃饭。”

    苏沐唯唯诺诺的从景志轩腿上跳下来,夹着大腿颤着小腿坐到了景志轩的对面。

    吃饭时,景志轩不说话。

    苏沐谨小慎微的夹了几筷子菜,倒是把面前的整碗粥喝光了。

    见苏沐放下筷子,景志轩站起来,望着低头端坐的苏沐,目光灼热声音清冷:“走吧,我送你回去。”

    出门的时候,苏沐有点小纠结。

    他昨晚被景志轩扔在地毯上的上衣和扔在浴室的染血的裤子,都是昨天新买的。

    假名牌,不贵,但对于如今生活拮据的他来说,不算很便宜。

    最终,苏沐肝疼的跟着景志轩出了房门。

    没有拿衣服。>﹏<

    肝疼疼疼。

    景志轩步出门,微妙的皱眉:苏沐昨天穿的衣服应该是他一直喜欢的牌子,价值不菲,就这么扔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