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0.第一百四十章
    即便石如水百般劝说, 大忠犬高天祎还是过了一个小时才起身走出卧室。

    出了卧室,高天祎才知道乔振风来了,一米八多的大个子直挺挺跪在客厅进门口,想不注意都难。

    乔振风是七年前跟在他身边的保镖, 和郭子一样都是一等一的好身手。

    他是原高启天贴身保镖乔仲生的儿子,乔仲生在二十年前那场枪击案中中了两枪,其中一枪是为当时只有十岁的高天祎挡下的,折了一条胳膊一个肾。

    虽然这是乔仲生作为保镖的本职, 但是成年后,高天祎还是给了乔仲生唯一的儿子乔振风k城市中心一栋价值连城的五十层办公楼。

    七年前, 高天祎离开k城去往京城时, 乔仲生重病,在k城天辰医院长期住院化疗, 他为了让乔振风守孝道, 便让他留在了k城。

    不过,他带石如水到京城不足半年,宁伊伊便在影城与人结了怨, 拍了场夜戏后被人堵截。

    虽然宁伊伊日常带两个保镖和一个助理,但是宁家到底是生意人, 对方有意找麻烦, 宁家的保镖当即便成了酒囊饭袋。

    幸好对方准备动宁伊伊的时候, 有一个大剧组收工后经过, 宁伊伊才幸免于难。

    宁伊伊第二天到京城找他哭诉的时候, 他给留在k城的乔振风打了一通电话, 命他带上两个保镖,暂且护宁伊伊周全,并同时调查幕后主使。

    之后两年,随着乔仲生离世,宁伊伊成为炽手可热的当红新星,乔振风便在不知不觉中成了宁伊伊的贴身保镖,一直到如今。

    若非乔振风今日跪在这里,高天祎这种向来不爱操闲心的人,大概还猜不透乔振风的心思。

    看了一眼站在乔振风身后欲言又止的郭子,高天祎迈着大长腿走到茶几前,不待他弯腰,立在沙发边的洪毅边拿起桌面上的香烟和火机,替他点燃。

    一声打火机开关的声音后,高天祎开口:“起来吧,有什么话直说无妨!”

    “祎哥。”乔振风跪在原地没有动,声音却不亢不卑:“宁伊伊……昨晚也中药了。”

    高天祎吐了一口烟,眯眼望着从他口中溢出的烟雾淡淡道:“嗯,然后呢?”

    “我……”乔振风面色羞红:“我和她发生了关系。”

    说完,乔振风颤着唇又慌忙道:“祎哥,对不起。”

    高天祎嗤笑,转过身子,隔着沙发目光清冷的看着乔振风,反问:“你上一个婊子,和我有什么关系!”

    “祎哥……”显然,乔振风对高天祎这么说宁伊伊很是不满,但是他握紧的拳头很快消隐下去,表情变得很受伤:“伊伊她……她一直很爱您,从未做过出格的事,新闻的事情是有人故意抹黑,我当时就在场,这次也是……”

    高天祎懒得听乔振风的解释:“直说吧,你跪在这里想求个什么!”

    “我……”乔振风脸上的表情凝固了一瞬,双肩猛然塌陷下来,身子随之晃了晃,神色废然的低下头:“我不知道……”

    “不知道?”乔振风的模样看上去有些可怜,高天祎不想咄咄逼人:“怎么,你把宁伊伊上了,宁江那老贼就这么轻易放过你了?!”

    “伊伊下药的事宁江并不知道,据说是大夫人教唆的。”乔振风的语气没了刚才的浑厚,他沙哑着嗓子回话:“下的药是西域**绝,伊伊拿能弄来这个,因为是熏香,也无药可解,所以……事后,宁江只说让我、我回高家。”

    “啧!”高天祎好笑,这也能怨到他高家的头上:“起来吧,给他宁家当牛当马耕了一夜的田不累得慌吗!”

    “!!!”乔振风咬着牙,知道高天祎轻视宁伊伊,但高家出了两个老爷子,还真没人敢忤逆高天祎,何况这件事本就是宁家不占理:“祎哥,您……打算……”

    “郭子!”高天祎打断乔振风的话,爱起不起:“去把炎子和明权给我叫来!”

    待郭子离开,高天祎坐到沙发上,乔振风才从地上站起来,弯着膝盖立在客厅一角。

    “洪毅。”高天祎有些疲惫的把后肩靠在沙发背椅上:“如水离开我这三年,必然见过不少人,给你两天时间,封住这些人的口,如水八年来一直都在我身边。”

    洪毅半弓着身:“是。”

    “回k城后见陆琛,”高天祎眯起眼睛,抬头揉了下眉心后:“让他帮我和石如水办结婚证,结婚地点k城,结婚日期,三年前1月18日。”

    洪毅再次向高天祎确定了下结婚日期的年月日后:“祎哥,需要您和如水的身份证号,还有合照。”

    “明天发给你。”洪毅办事可靠谨慎,高天祎最是放心,下完命令直接道:“去吧,让陈飞和左隆跟着你,其他人手,回k城以后你随便调。”

    “是!”

    说完,洪毅便起了身,刚好江明权飞毛腿似的冲了进来。

    “哥!”江明权兴冲冲奔到高天祎,“您终于肯见我了,我给您说,刚才高老头骂您媳妇,我怼他了!”

    “哦?”高天祎挑眉,起身把烟灰打落在烟灰缸里,声音带着几分慵懒:“怎么怼的,说来听听?”

    “我说他都八十岁除了脖子以下都入土的老头子了。”江明权坐到高天祎旁边的沙发上邀功:“年轻时候打打杀杀,年纪大了还辱骂无辜妇孺,按照六道轮回,将来绝逼下地狱,下辈子牲口都做不成。”

    “妇孺!?”高天祎咧咧嘴角蹙眉,抬头看向江明权:“然后呢……”

    “然后……”江明权侧着脖子把脸伸到高天祎面前,让他更清晰的看到他左脸上的五指痕:“你这不是看到了吗!呜呜……”

    高天祎冷笑:“呵呵……”

    江明权怼高海辰应该是真的,但是不敢说这么重的话,他也就是想在高天祎面前邀个功,却忘了高天祎和高海辰是爷孙关系。

    不过高天祎心里清楚江明权那点儿胆量,便没发表声明意见。

    “但是哥我可给你说,”江明权梗着脖子继续道:“那老东西到现在一个小时了,一句话都没敢再骂您媳妇。”

    “得!算你的功!”高天祎睥睨着江明权:“权子,你给我办件事!”

    “哥,您先让我见见小含含呗……”江明权一看高天祎变了脸,连忙摆手道:“哥,哥,您先说,悉听尊便。”

    高天祎指指对面的沙发,待白子炎坐下后,他夹下唇间的烟:“你和炎子去找下魏彬,关于我和宁伊伊的新闻,宁家想压就压,不想压就任其发酵,让他不必再管。”

    白子炎点头。

    高天祎继续:“有关宁伊伊的丑闻,压制各大大网站,从小渠道往外放!”

    江明权一听,眯起风流桃花眼邀功:“哥,我就说这宁伊伊的丑闻绝对有助于您退婚吧,我这可是费了九牛二虎……”

    “闭嘴。”高天祎目光冷厉的扫他一眼:“你也尽快去找宁伊伊能洗白的证据,必须比宁家先找到。”

    江明权嘚瑟:“哥,不必担心,宁家洗不白她,那家酒店老板我认识,这照片是三年前的,去年酒吧就倒闭了,那老板欠了一屁股外债,今年被逼无奈就动了歪心思,从里面弄了几张照片想拿来威胁宁伊伊要钱,正好来问我渠道,监控录像就这一卷,早就在我手里了。”

    刚说的费了九牛二虎呢?!

    这时,立在墙边儿的乔振风终于往前挪了一步,急急开口:“祎哥!”

    高天祎挑眉,问江明权:“权子,乔振风在画面里吗?”

    “……”江明权看看乔振风,蹙眉:“没有吧,也或许是酒吧灯光暗,没看到振风。”

    “录像暂时收好,不要走漏风声。”高天祎重新点起一支烟:“最后,三天后我要召开记者招待会,在k城天辰影视本部!”

    白子炎问:“三天后是周五,安排在这一天吗?”

    高天祎道:“先放消息,至于周几,再说!”

    安排好以上事宜,高天祎这才起身,走到乔振风身边时开口道:“想要得到一样东西,隐忍和一味付出是不够的!”

    乔振风声音沙哑道:“祎哥……”

    “回来了,就老老实实的呆着。”高天祎叹了一口气,拍拍他肩膀:“既然你喜欢宁伊伊,我也不会全然不顾你的情面。”

    “是。”乔振风重重点头:“谢谢祎哥。”

    高天祎出了房间后看看时间,犹豫了一下后吩咐人准备午饭,还端到他和高启天住的总统套房。

    对面的套房,高启天正拉着高海辰下棋消气,不过老爷子仍然绷着一张老脸脸,一看便知道气性大,气儿还没完全消散。

    看到高天祎进来,高海辰立马蹙起眉怒视着高天祎,并从棋桌前拄着拐杖站了起来。

    高天祎表情淡漠的,丝毫不让步的与高海辰四目相对。

    爷孙俩用眼神拔刀相向,高启天揉揉涨疼的太阳穴,缓缓站了起来,拿出父亲的威严:“小祎,还不快给你爷爷道歉!”

    “十一点半了,”高海辰毕竟八十岁了,早些年就出现了小孩脾性,高天祎并不想真把他给气坏了,于是敛下眸光的戾气,淡然道:“我是喊你们过去吃饭的。”

    “呵!”高海辰冷笑着用拐杖戳了下木地板:“我可不和那只骚狐狸同桌,看见他我只想吐!”

    “不想就下楼吃去!”高天祎眯眼,唇角冷硬的很,说完便转身出了房间。

    本来高天祎真没想着让石如水和高海辰同桌吃饭,毕竟他可不想石如水受气。

    但是对于高海辰越发的过火,他以后是要和石如水过一辈子,躲着也不是办法,今天中午,他势必要给倔老头看看他的决心。

    进了卧室,高天祎见到石如水后,越发感受到石如水的贤惠温柔体贴,他一说让石如水出去陪倔老爷子吃饭,石如水立马就答应了。

    他明确告诉石如水会听到难听话、受到委屈,可是石如水却小鸟依人的拱进他怀里说没关系,还不忘安抚他让他放心。

    临出门,高天祎抱着贝贝搂着石如水,突然就有些心软了:“宝贝,干脆你还是和贝贝在屋里吃吧,我顶多出去二十分钟,就进来陪你们好不好?”

    “没事的。”石如水搂住高天祎的脖子,吻着他的唇角轻笑道:“如果我受了委屈,祎哥以后可要加倍补偿我哦。”

    靠在高天祎怀里的贝贝不高兴的去勾石如水的脖子:“粑粑,贝贝,也要亲亲。”

    待石如水垫脚亲亲贝贝的唇,高天祎抬高锢在石如水后腰的手臂,把人也一并拉高,望着石如水含笑的眸子,坚定道:“不会让你受委屈!只是怕你不开心。”

    “不会的。”石如水抱住高天祎的手臂,用脸庞在他肩头轻轻蹭了蹭:“只要你不给我委屈受,我就不会不开心。”

    果然,高天祎带着石如水走到餐桌旁后,坐在正席位的高海辰冷笑一声后,仍不罢休,在高天祎扶着石如水坐下时,老头拍了下面前的桌面,厉声道:“让你坐了吗!”

    本就一直瞄着高海辰脸色的石如水两手慌乱的撑在身前的桌面,保持站姿,被桌子遮掩的两腿直打颤。

    靠在高天祎身前的贝贝也是身子一震,吓的好一会儿才抬头,扭头看向罪魁祸首高海辰。

    石如水抿着唇不说话,高天祎搂在他腰上的手臂如钢铁般坚定。

    高海辰无视高天祎眼底的警告,怒视着石如水,拿出年轻时教训人常用的‘抬手指’动作:“果然是比女人还不如,一个个特么的抱的抱,搀的搀,走不动路就别特么出来丢人现眼!”

    高天祎握紧拳头,摁住石如水的肩膀帮把人摁到座椅上,他怀里的贝贝就蹿了一下,两腿一瞪,右脚蹬着桌面,也学着高海辰指着高海辰的鼻子:“你闭嘴!”

    贝贝:哼,没说你特么的闭嘴,那是我有素质!

    贝贝这一声吼,声音比高海辰刚才拍桌子叫唤的还大,小家伙吼的自己都发了颤,仿佛使出了洪荒之力。

    屋子里除了高天祎一大家,就高重山、洪铁拳和高成,个个都被贝贝这一声吼吓的一愣,接着,是一声声倒抽气……

    “你!你……”高海辰撑着一条胳膊一条腿站起来,指着石如水的手指头随着他起身指着贝贝,一辈子活这么大岁数,第一次被小孩子教训了,这让他气的手指乱打颤,‘你’了半天似乎是词穷了,最后道:“你个毛没长齐的瓜娃子,造、造反了啊,造反了是吧!”

    “你个臭老头!”贝贝推着高天祎的手臂站在圆餐桌上一脚,狐狸眼快瞪成了圆杏眼,说话流利又硬实,直接把高海辰拍在沙滩上:“再说我粑粑,滚蛋!”

    小家伙聪明的很,听到高海辰的声音,就知道一个多小时前是这个怪老头惹哭的石如水,而且高天祎哄石如水的时候,也没避讳着贝贝。

    别看贝贝小,可是很记仇呢!

    贝贝的性格较与其他孩子的确软柔懦弱,但保护石如水,是他的天性!

    高海辰向后趔趄了一下,差点没晕倒。

    其实高海辰只善于打架,不善于吵架,被贝贝横了两句居然快接不上腔了,他神经病似的指指自己的鼻子:“我滚蛋?!”

    又指着贝贝:“要不是看你是个瓜娃子,老子早一巴掌拍死你了!你特么现在、立马给我滚蛋!”

    高启天一听,很想松开手,任由高海辰向后栽倒,直接晕掉算了。

    “哈,这里,我先来的!”贝贝抬起右脚在桌面上跺了两脚,扬高小脖子两手卡住腰,气势凌厉的很,完爆一代枭雄高海辰:“所以,你滚蛋!”

    “……”高海辰伸长脖子,半天接不上话,气的猛地咳嗽起来:“咳咳咳,咳咳咳……”

    “祎哥,”石如水急的眼泪都出来了,他肩膀还被高天祎摁住,他想起身抱着贝贝回卧室,但是伸手却只能够到贝贝的小腿,只得低声哀求:“祎哥,别让贝贝吵了……”

    “啾~”高天祎把贝贝抱进怀里,坐在石如水身边,嘴唇凑到石如水耳垂上亲了亲,温柔道:“放心,老爷子一身毛病就是没有心脏病,气不死的。”

    石如水:“……”

    高海辰喘着粗气:“你……你你你……”

    “爸!”高启天半强硬的扶着高海辰坐下,伸手在他背后给他顺顺气:“爸,您都八十了,不至于和一个两岁大的小娃子置气吧!”

    高海辰气不过:“让他们滚!通通滚!”

    拿着筷子玩的贝贝往桌面上一敲:“你滚!”

    高海辰气的吹胡子瞪眼:“你……看看,这都教出来的什么狗屁……咳咳!咳咳!”

    “爸!”高启天猛地拍了下高海辰的后背,佯装给他顺背:“徐暖,给咱爸倒杯水。”

    等高海辰还想开口说话的时候,高启天又是一拍,接着就把水杯递到他嘴边:“爸,赶紧喝口水!”

    喝完水,高海辰往高启天脸上喷着水渍发飙:“你特么的,狗娘养的东西!”

    “是是是,狗爹生的,狗娘养的。”高启天笑着附和。

    “草你妈的!”高海辰气的不轻,拍桌子推盘子:“不吃了!”

    “啧,”高天祎把贝贝放进一直发抖的石如水的怀里,并刮了下贝贝的小鼻子:“宝宝厉害了,竟然真把太爷爷吓走了。”

    一时间,高海辰自己的五脏六腑都炸裂了,他突然意识到,高家一个个的,早就被这个大怪物生的小怪物收了心。

    连特么的洪铁拳和高重山都稳坐如山的不帮他说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