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0.第一百二十章
    抱歉, 此为晋江文学网防盗章,订阅低于40%要等一天哦么么啾。  “呜……”这下子,苏沐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就像决了堤, 一下子喷涌出来。

    “!!!”饶是见惯了苏沐痴痴狂狂的景志轩也吓了一跳, 他嘴角抽了下, 抱住苏沐的腰把他带到客厅一角, 边对跟在他后面要上菜的服务人员招招手, 示意他们进门。

    “呜呜呜……”

    景志轩灼热的大手握住苏沐的后颈,把人摁在怀里,带着微茧的指腹在他后颈轻轻安抚。

    见两名服务员匆忙摆好餐盘,推着餐车出了门并关上房门, 景志轩才稍稍松开苏沐。

    还未低头查看,苏沐就随着他的抽离,耍赖似的往他怀里钻。

    景志轩无奈的揽住苏沐的背,弯腰伸手勾到他膝下,抱起苏沐走到餐桌前。

    踢了下餐椅,坐下来,把苏沐置放在自己腿上。

    跨坐的姿势, 面对面。

    以前, 景志轩特别反感苏沐这么放恣浪荡的坐姿。

    现在, 只有这么近的距离, 他才觉得真实。

    以前苏沐就是个爱哭鬼, 不管是真哭还是假哭, 景志轩都忍不住心软, 任他胡作非为。

    何况是现在,他的心早就在昨天见到苏沐的第一眼,柔软成了一汪温泉。

    虽然恨意还未消散。

    景志轩温柔的抬起苏沐的下巴,看他哭成花猫的小脸和哭红的眼睛,心头一紧:“肚子疼?”

    苏沐又嘤嘤两嗓子,这才猫着腰摇摇头,闭着的眼睛始终不敢睁开。

    景志轩凝眉:“不高兴我抱你?”

    “!!!”苏沐身子震颤了一下,忙不迟疑的摇摇头,细细的水痕无章法的在脸上蔓延。

    “娇气!”景志轩一边冷哼,一边抽面纸为苏沐擦眼泪:“不舒服的话,吃完饭我带你去医院。”

    “没……”苏沐哑着嗓子,小声呜咽:“想、想让你陪我吃饭。”

    “……”景志轩的心被毫无预警的撞了一下,他握在苏沐腰上的手有些麻木,许久才缓过劲儿:“那不许哭了,过去坐好,吃饭。”

    苏沐唯唯诺诺的从景志轩腿上跳下来,夹着大腿颤着小腿坐到了景志轩的对面。

    吃饭时,景志轩不说话。

    苏沐谨小慎微的夹了几筷子菜,倒是把面前的整碗粥喝光了。

    见苏沐放下筷子,景志轩站起来,望着低头端坐的苏沐,目光灼热声音清冷:“走吧,我送你回去。”

    出门的时候,苏沐有点小纠结。

    他昨晚被景志轩扔在地毯上的上衣和扔在浴室的染血的裤子,都是昨天新买的。

    假名牌,不贵,但对于如今生活拮据的他来说,不算很便宜。

    最终,苏沐肝疼的跟着景志轩出了房门。

    没有拿衣服。>﹏<

    肝疼疼疼。

    景志轩步出门,微妙的皱眉:苏沐昨天穿的衣服应该是他一直喜欢的牌子,价值不菲,就这么扔了?!

    景志轩不高兴了一会又挑挑眉:没关系,他现在有的是钱,苏沐再败家一点也没关系,养得起!

    出了房门后,景志轩一直不说话,苏沐哒哒的踩着小碎步跟在景志轩后面一米处下了楼,低着头,盯着景志轩的鞋后跟一路跟到停车场。

    像只抓坏主人皮沙发的小奶猫,乖的不像话。

    当景志轩摁开车锁,车门随即启动。

    听到声音,苏沐这才抬头,面前是一辆炫酷无比的威龙跑车,黑色车身,蓝色上悬飞的翅膀还在缓缓展着双翼,外形无比帅气霸道。

    和他儿子的父亲一样,嘤嘤~

    “坐前面。”景志轩扫了一眼原地发愣的苏沐,绕过车头去了驾驶位。

    不得不说,苏沐在看到这辆车的一瞬间,小心窝被毫无预警的撩了一下。

    当景志轩说让他坐前面的时候,他又被狠狠的撩了一下。

    哗哗哗~

    嘤嘤!

    想哭。

    当年,他把景志轩泡到手之后,第一次拉他出外约会,去的是k城东郊新建的湿地公园。

    他们坐着的士到公园门口的停车场时,一下车,就看到了一辆黑白相间的威龙跑车。

    他兴奋的抱着景志轩的手臂指着那辆车:‘志轩,你看,这辆车好看不好看?’

    景志轩高冷脸:‘嗯哼,还行。’

    ‘这是我最喜欢的牌子。’那时候,他真的是爱惨了景志轩,随时随地的讨好耍娇,很甩节操的那种:‘我爷爷说我要考上研究生就送给我一辆,到时候我就买这款,挑个宝蓝色的,我把它送给你好不好?’

    景志轩不耐的拉了他一把,半卷在怀里:‘以后再说,小心车子。’

    ‘志轩,’习惯了景志轩对他得不以为然,听到回复的那天他兴奋的抱住景志轩的腰,可着劲儿的踮着脚去亲景志轩的下巴撒娇:‘你这可是答应了人家的,那我们说好了,你的副驾驶要留给我,永远,只留给我一个人。’

    那一天,公园门口人来人往,可是,景志轩没有推开他,任他小鸡啄米的亲亲亲。

    景志轩:“地址。”

    “呃……”苏沐指尖颤动了一下,才恍惚发觉,不知何时他已经坐进了副驾驶,并系上了安全带:“你把我带到梅林路中段千山蛋糕房就行,谢、谢谢。”

    景志轩把目光从苏沐脸上移开,看向前方:“你在那边住?”

    “不……是。”苏沐呼吸加重一分:“我、我给侄子买些糕点,家,也在那附近。”

    景志轩挑了下眉梢,发动油门,一路无言。

    梅林路偏k城南段,算是老城区,近年来,k城都是向东北两方发展。

    而且,苏氏集团在城西。

    不过,梅林路中段倒是有所全市闻名的贵族学校,可以从幼儿园读到高中,因为成立近三十年了,师资力量相当雄厚。

    这么一想,倒也没什么奇怪的了。

    而且,景志轩记得,苏沐说过他高中之前就是在那所学校就读的,叫做英豪学校。

    半路上,经过一家知名连锁药店门口的时候,景志轩下车为苏沐买了药。

    苏沐接过药揣在怀里,虽然景志轩一路冷漠脸,可心里还是甜滋滋的。

    可是……

    接下来,就这样,景志轩把苏沐送到了他指定的蛋糕房门口,然后驱车离开。

    从始至终,沉默以对,更别说问苏沐要电话号码什么的。

    看着跑车绝尘而去。

    苏沐是真的绝望了。

    不过这也是意料之中的。

    本来,苏沐昨天的愿望就是再见景志轩一面,见一面,他就满足了。

    可是,事实证明,他贪心的很。

    他比想象中还多爽了一炮,虽然是单方面的。

    如今,天亮了,走出那间酒店,他和景志轩唯一的关联,怕是只有小影了,而这件事情,还不能让景志轩知道。

    心里憋屈。

    苏沐躲在蛋糕房,站在玻璃橱柜前,攥紧手里的药袋子,目送景志轩的车子消失在人海。

    明明……今天早上被景志轩温柔换过棉的那一处鼓涨涨,可是,他的心里却空落落,如此鲜明的对比,嘲笑着他的痴心妄想。

    果然,只有和那个人在一起,他才是幸福的苏沐。

    真的很讨厌大姨妈!!

    大概错过昨夜,他和景志轩再也没机会了吧。

    忍了五年的苏小猫,猫爪子在玻璃上狂躁的抓了抓,抓的站在他身后等着为他服务的店员打了好几个冷噤,他才耷拉着脑袋去选糕点。

    下面又开始哗哗哗。> <

    对于景志轩来说,昨夜已经超乎了他预想,而苏沐的变化亦超出了他的预料。

    昨晚那个羞涩的人儿,和当初那个不知节制撩他求日的苏沐,完全判若两人。

    最重要的不是苏沐!

    而是他!

    一整个晚上,特么的什么都没干,还大早上发特么的什么神经给苏沐跪舔,唇舌讨好……

    明明打算好的,再次回到k城,找到苏沐,把他狠狠的踩到脚底下捏扁揉圆,看他匍匐在地哭泣着阐述他的过错他的悔意,那时候他会用冰冷的皮鞋尖挑起苏沐的下巴,即便苏沐亲他的鞋他也不会原谅他……

    可是,苏沐忍不了这个,从以前就是,渴求一旦上来两边受罪,小家伙身上来事了,芽芽又小,撸不出来还容易受伤……

    操蛋!

    他需要时间冷静!!

    尤其是下腹一向淡定的小家伙又想浪翻天!!!

    景志轩狠狠的朝下砸了一锤,咬牙皱眉一脚油门上了高架,然后打开车窗,任由风呼呼呼的往他脸上拍:艹他妈的,到现在鼻子里还充斥着一股子血腥味!!

    嗯,其实一点也不腥,好像还有点甜。

    抿唇、抿唇、舔。

    ***

    苏沐拎着糕点匆忙赶到家时,苏影刚醒来,正坐在床上发癔症。

    小家伙胳膊和身子都被包在被窝窝里,微微掬着身子,只露出一颗小脑袋,红扑扑的脸蛋上枕出一个枕头褶印子,眼周有点小充血,浅色的嘴巴抿着,表情小委屈。

    细看,那隐藏在一次层肥肉下的轮廓和小小的五官,都是像极了景志轩的缩小号稚嫩脸蛋。

    但是气质上,和学会了耍流氓的景志轩一点也不像。

    “沐沐,我要沐沐……”癔症完了,苏影刚撇着嘴要哭出声来,苏沐就拎着药和糕点冲进卧室,鞋也没来及换,光着脚啪啪的踏在木地板上。

    “小影不哭,”苏沐飞快向前抱住坐在床头光光亮蛋的宝贝儿子,柔声哄道:“小影不哭,粑粑回来了。”

    “沐沐。”

    苏影叫着苏沐的名字,嗅到熟悉的味道,把脸埋在苏沐的怀里撒娇,还暗搓搓的用鼻子嘴巴蹭了蹭苏沐不甚明显的小包子。

    苏沐:……

    他低沉的声音没有一丝起伏,眼神比戏谑时还不如,是毫无感情的冷若冰霜。

    说完,景志轩就出去了。

    景志轩一离开,苏沐这才如梦初醒,慌乱的拿过毛巾裹住自己。

    景志轩不要他,他……

    这么做,难道只是为了羞辱他?

    苏沐突然想起,在卧室的墙上,他身体落地的瞬间,他看到了景志轩的那里,没有预想中的‘大突兀’。

    而,刚才,也没有。

    原来答案比他想象的更加残忍。

    景志轩……

    自始至终都没对他起兴趣。

    从把他抵在墙上恣肆撩拨开始,他就没打算要他。

    强大的悲伤将苏沐笼罩。

    他恍惚了一会,苏沐掐了掐自己依旧动着情的小芽,疼出一脑门冷汗,直到小芽焉的可怜都快看不见了,才颤颤巍巍的走出盥洗室。

    捡起地上的裤子套在腿上,苏沐的眼泪忍不住又溢了出来。

    滴落在深色的亚麻地毯上,瞬间就不见了踪迹。

    苏沐拉上裤子捡起掉落在地上的手机,暗暗咬咬牙,小腿有些发抖的扶着墙面走向卧室门。

    客厅里。

    已经新换了一件纯黑色衬衣的景志轩站在走廊里吸着烟,重色使他看上去更显冷酷疏离,不近人情。

    但是他随意搭在肩头的领带却为他平添了几分不羁,使他整个人都散发着慵懒而神秘的诱惑。

    苏沐伫立脚步屏气凝神,直到看到景志轩微微转了下脸,抬起脚步,他才软着腿哒哒哒的跟出去。

    苏沐跟在景志轩身后踩着小碎步蹭回到56楼的总裁办公室。

    总裁办公室似乎比刚才更加敞亮了,空阔的让人心里不踏实。

    景志轩走到办公桌前,把烟在烟灰缸里磕了磕,然后叼在嘴里,扯下肩头新取的墨色领带绕在脖子上,边动作边迈步向外走:“走吧,接下来的工作我会……”

    因为心烦气躁,景志轩扯领带的动作有些粗暴,勒的很用力,拉着领带的手背青筋直暴。

    搞的像自杀。

    苏沐的大脑还没反应过来,人却已经跑到景志轩身前,右手也拉上了深色领带的尾端。

    很有种讨好的意思。

    景志轩未完的话卡在嗓子里,滚动了喉结,生生咽了回去。

    他很少会如此。

    苏沐直到对上景志轩捉摸不透的眼神,才惊觉自己失态,他窘乱的松开握住墨色领带的手低声道歉:“我……对、对不起。”

    他逃离的手,很快被景志轩握住。

    景志轩见苏沐不动了,这才缓缓松开他的手,把叼在嘴里的香烟取下来,放在离苏沐稍远一些的右后方,把嘴里的烟雾吞进肚子里,憋出一个字:“系!”

    苏沐慢慢回过神,修长的睫毛扇动了两下,缓慢下垂的手才慌乱抬起,分别握上景志轩身前的领带的两端。

    领带是墨与蓝条相交的条纹真丝,触感细腻丝滑,还带着一丝泌人心脾的冰凉,苏沐很快镇定下来,把领带的两端交叉叠起……

    不知道为什么,就这样站在景志轩身前,为他系领带,苏沐感觉比景志轩压住他亲热还要使他心跳加速。

    恍惚间,苏沐发觉,原来,这个人已经这么高了。

    高到他即便垫着脚也吻不到他的唇。

    高到即便再繁华的k城,也遮挡不住他身后的湛蓝天空。

    高到让他怀疑,他和这个男人曾激烈相拥的日子,都是他一个人的臆想。

    如果时间能够定格,他好希望是这一刻。

    景志轩微妙的朝苏沐正正身子,低头盯着苏沐垂眉为他系领带的样子,心跳又加了速。

    他自认为见过苏沐所有的样子,可是五年后再见面,他才发现,原来苏沐可以拥有比他想象中还要多娇的模样。

    比如现在,此刻。

    苏沐低着头微微抿着唇,嘴角勾起的弧度是似笑非笑的温柔,眼中盛满闪耀的光辉,犹如夏夜星空般璀璨而祥和,脸颊上飞着两抹淡淡的红晕,整个人散发出惊人的内敛美。

    涩中带媚,看上去柔软多娇。

    苏沐的手指也好看的紧,他人虽然清瘦了些,手指却骨感中不失饱满,白皙的晃人眼,纤长如葱枝,此刻正在他胸前很有节奏的舞动着。

    灵活,却缓慢。

    虽然情.事再次在水深火热时中止,但是此刻,景志轩觉得自己整个胸腔都被这样宁静美好的画面填满了。

    最后,苏沐将宽端插入打好的环扣中,系紧,一个简洁完美的四手结就应运而出了。

    时间没能就此定格,完成了任务的苏沐颤了下长睫毛,浅浅吁了一口气,指尖顺着景志轩领口的结扣缓慢下滑,看似在做最后的规整工作,实际上,是不舍。

    很不舍。

    苏沐的手刚滑到领带的尾端落下,景志轩的手就抬了起来,食指娴熟的扣住完整结,一用力,领带就被拉开了。

    “呃……”苏沐错愕的抬头,俊秀的小脸上满是慌乱,身体也在瑟瑟发抖中向后趔趄。

    “重新系!”景志轩扔掉手中的烟头,长臂一勾把苏沐捞进怀里,抵住他软绵的小肚子:“紧。”

    “呃,对、对不起。”苏沐嚅嗫的道歉,连忙抬手握住被景志轩打散的领带,飞快的重复刚才的动作。

    这一次,景志轩一手环住苏沐的后背,一手扣住他的腰身,低头一霎不霎的盯着苏沐瞧,直到再次把苏沐羞涩敛眉的模样尽收眼底,才满意的放开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