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6.第一百零六章
    抱歉, 此为晋江文学网防盗章, 订阅低于40%要等一天哦么么啾。  只因为, 听说那个人今晚也会到场。

    苏沐是昨天晚上得到消息的,一夜辗转难眠。

    犹豫再三后, 他还是来了。

    来之前借石如水的遮瑕抹了下黑眼圈,呛了一鼻子胭脂味,却没能遮住满面憔悴。

    明明知道见了面, 除了心痛, 并不能改变什么,可是他实在是太想念那个人了,哪怕只能远远的看他一眼。

    也好。

    这次的同学聚会还是同城校友聚会,哪一届的都有。

    而苏沐要见的那个人, 就是比他低两届的学弟, 他五年前豪砸三十万包养过的人——景志轩。

    当年, 苏沐喜欢景志轩喜欢的简直入了魔, 千方百计,死缠烂打, 耍骚卖萌,洗白趴好, 也——

    没!追!上!>﹏<

    最后,他终于找到机会, 玩金钱诱惑才把人弄到手。

    虽然成了下面那个。

    但, 他甘之若饴。

    想来, 他大概是金主史上最奔放洋气甩节操, 高端大方有深度的一个吧。

    嗯,很深,苏沐微妙的抚了下肚子。

    可是,他也没办法。

    他是个双儿,象征男性的零件就跟大拇指似的,连个蛋都没有。

    做下面的比较爽。

    顶多,偶尔骑个乘找找‘金主大人’的拽逼感,还特娘的累!

    苏沐到达五光十色是晚上六点半,比大家约定的最初时间晚了半小时。

    他进了酒店大厅后,在一楼寻了个不起眼的小过道悄喵喵的蹲了十多分钟,暗搓搓潜水在同城校友群里等待消息,直到看到群里撒花,确定景志轩来了,这才紧紧张张整理下仪表,纠纠结结上了楼。

    苏沐踏上五光十色三楼宴会厅的时候,糟杂声说明到场的人很多。

    但他却不敢抬头。

    其实他以前在校,人缘蛮好,但自从有只小蝌蚪坚持不懈、力争上游、并成功脱颖而出,他不得不放弃考研,像踹了地主家鸡蛋的老鼠一样灰溜溜逃离t大k城之后,他至今仍有联系的,也就剩同寝n年的何文卓了。

    何文卓还是他落魄无依回到k城,主动撕下脸皮抱上金大腿的衣食父母。

    果然,消失太久,又不是景志轩那种荷尔蒙爆棚的大帅逼,苏沐进入宴会厅,低着头走了十来步,才有人认出他。

    刚从厕所归来,带着尿臊与檀香味的那人从苏沐面前走过,又迅速后退,带着惊讶的口气:“苏沐,是苏沐学长吗?”

    苏沐握紧手心,窘迫抬头,看到了当年和景志轩同寝的好基友,但一时想不起来对方姓什名谁,舌头不由得打了结:“呃……那个……”

    就在这时,苏沐感受到一道冰冷凌厉的光射向自己,他下意识的循着那道光望过去。

    仿佛穿越了五年跨度,苏沐看到了侧对着他的景志轩。

    那人站的笔直,高挑的身躯犹如一颗白杨树般挺拔俊朗。

    一时间,苏沐的头脑像炸开的一束烟花,眼里、心里,再容不下任何人任何事。

    只有他,只有景志轩。

    他的呼吸停止了几秒,曾经的一幕幕像是动画一帧一帧从脑海中快速翻播。

    甜蜜的、痛苦的,美好的、绝望的,最后是他们在床上汗水黏糊的画面,苏沐重重喘了几口气才回过神来。

    景志轩屹立在宴会厅正中的桌前,被三个上前搭讪的花姑娘包围其中抬头仰视,高贵的像尊神祇。

    即便身上穿的不是拽逼正装,浅灰色商旅休闲套装看上去有点亲民,但依旧挡不住他王霸气势,轻易就成为了全场焦点。

    而他的左右手,坐的也是盛装出席的妹子,两个妹子也神同步的仰望着端酒杯与姑娘们敬酒寒暄的景志轩。

    发的两脸好骚。

    刚才那道目光,也许是错觉。

    但这样的画面,却是真的扎心。

    苏沐苦笑。

    从苏沐站立的角度,看到的是景志轩的二分之一侧颜。

    他的脸部轮廓刚毅,鼻子笔挺,眉尾如剑,比五年前更显英锐熟男范儿,一百八十度无死角的帅。

    虽然看不清景志轩的全貌,但苏沐怎会不记得景志轩的风采。

    他英朗俊逸,有气有度,一双高贵威仪的丹凤眼最是令人难以忘怀,明亮而深邃,总是带着慑人的冷峻,只有唇角扬起时,整个人才有那么点儿烟火气息。

    但是,记忆里,景志轩很少有勾唇的动作。

    当年,在美女帅哥云集的t大,一进校门就能被奉为男神的人,景志轩自然不是泛泛之辈。

    何况,他苏沐挑人的眼光也是很毒辣的。

    上杆子求日这种丢节操的事儿,哪能求的那么随便。

    细看,景志轩的身型似乎比五年前更加魁岸,比身边几个蹬着十多厘米高跟鞋的女人还要高出半个头。

    苏沐还记得,当年他和景志轩在床上打的最惹火的时候,他突然从景志轩身上翻下去,任性的让景志轩平躺,拿着软尺量人家怒发冲冠的小轩轩。

    量完,又从脚底往上量了量他的身高。

    很没品的笑看景智轩憋了个爽。

    心里在那可着劲儿嘚瑟:我好厉害,我好能吃。/w\

    因为结论是:

    大轩轩净身高一米八六。

    小轩轩,净长十九厘米九,周长十二厘米。

    这个男人,就像是要弥补他这个双儿的先天不足似的,连肌肉都是逆天生长。

    苏沐悄咪咪的夹紧腿。

    如今,就这么站在,隔着人群看他,那些快意肆浪的‘峥嵘滚床’岁月,仿若昨夜。

    “沐沐。”

    何文卓的声音突兀的从宴会厅角落里传来,苏沐的身子踉跄了下:越发完美的景志轩,也离自己越发的遥远了。

    见到景志轩的欣喜很快被现实的浪潮冲击成无尽的绝望。

    “沐沐!”何文卓又大喊了一声,边起身离坐朝苏沐走来:“过来这边坐。”

    “嗯。”苏沐窘促的收回视线,颤了下嘴唇,朝景志轩的好基友颔首一下,竭力掩饰眉眼里的萧瑟,心口疼的皱巴成一团。

    自始至终,景志轩都没看过来,即便何文卓叫了他两回,叫的那么大声。

    苏沐耷拉下脑袋,腿脚虚空的往前走两步,何文卓的手臂就绕上了他肩头,‘哥俩好’的搂着苏沐,往角落那一桌走去:“你怎么现在才来,小影子又闹人了?”

    苏沐吓的一激灵:“嘘,小点儿声。”

    声音是慌乱的。

    自从生下苏影,走了一遭鬼门,苏沐以为自己会无坚不摧。

    可是,并没有!

    景志轩仍是他那根会随时发疼的肋。

    此时的他的面容,一定非常狼狈。

    他不想让任何人见到他这副模样,尤其是景志轩。

    他宁愿景志轩眼中的苏沐,是轻浮浪荡的,是搔首弄姿的,是娇蛮任性的,甚至可以是厚颜无耻的,但绝对不要是现在这副窘迫惨淡的模样。

    他亦没有当年,成为别人茶后饭余的谈资也在所不惜的勇气。

    他必须尽快找个无人境地,用冷水拍个脸、冲个头,然后,躲在墙角嚎啕大哭一场。

    狠狠的发泄!

    虽然分开多年,这样的委屈受的有点莫名其妙。

    很莫名其妙!!

    苏沐跌跌撞撞的溜着墙边出了宴会厅。

    宴会厅门口,站了两名礼仪小姐,苏沐冷静两秒问了洗手间的方向,便拐进走廊,扶着墙往东边走。

    腿有点软。

    但是离开后,他的呼吸终于顺畅了些。

    凌乱着脚步,一直走到东边走廊的尽头,无路可选的苏沐又向右拐了个弯,再次走到尽头,也没有寻到洗手间。

    或许是在不经意间错过了吧。

    最终,呈现在苏沐面前的,是风吹细柳的小阳台。

    目光所及之处,夜色如墨,远处的灯光如披上纱绢般朦胧缥缈。

    或许,这里也不错。

    苏沐苦笑一声,踉踉跄跄的走到外阳台,当双手手心触碰上不锈钢栏杆支撑住身体,冰冷迅速刺入骨髓,苏沐发出舒服的叹息。

    “呼~”

    一阵风裹着湖面上氤氲的湿汽吹来,扑在苏沐的脸上身上,钻进他的薄衣里,使他禁不住打了个冷颤。

    身上染蕴的烟味,还有唇上的酒味,都似乎被吹淡了些。

    苏沐挺挺脊梁,又向前挪了挪,整个人趴在栏杆上,感受着更多的冷意,任由四月半发着新芽的柳枝随风拍打他的脸颊,他闭上眼睛努力平稳呼吸:似乎,对于目前他经历过的,也不算太坏,起码,他还有小影子。

    那是他和景志轩爱的结晶。

    呃……

    爱~爱。

    突然,苏沐的脊背一热,如有一把炙火把自己哄烤。

    就当他以为是幻觉的时候,他的耳朵尖也被柔软的东西烫了一下:“金主大人,选在这么雅致的地方放水,您好有情调。”

    “!!!”苏沐握在栏杆上的手指咯吱响起,精致的小脸溢出惊慌,但是,很快,他放松紧绷的脊背,嘴角勾起一抹苦笑:这是错觉。

    对,美好的错觉!

    正被众人阿谀奉承、莺莺燕燕勾搭的欢的景**oss,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

    “啧,金主大人,您可是在等小的为您服务?”

    景志轩讪笑一声,并不等苏沐回答,大手就顺着苏沐的腰线往下,摸索到苏沐长裤上的拉锁。

    苏沐,瘦了。

    瘦了,太多太多。

    ‘嘶啦’一声,随着拉链刺耳的金属声,苏沐这才慌觉不对,他如受惊的兔子一样,在景志轩怀里迅速转了半圈。

    然后,发红的水杏眼对上那张让他朝思暮想的脸。

    深爱之人太过耀眼,思念之痛越发清晰,更近的距离反而让他感觉虚无。

    苏沐抬起来的手,再也无法凝聚力量,推开这个在他身上制造过无数激荡的男人。

    这一静谧瞬间,苏沐五年来的思念,彻底奋涌出来。

    早已知了味的身体,在这一刻骤然瑟缩。

    哗~前面的小花不要脸的激涌了一下,苏沐慌乱的加紧两条修长美,面红如霞。

    一遇上景志轩,他果然还是五年前那个——骚浪贱!

    而面前这个人,就是他苏沐终其一生的毒,逃不掉的。

    “怎么,”景志轩微微勾起唇角,眯起眼睛,表情有些邪肆:“金主大人,是对我的服务不满意?”

    “不、不是,”苏沐的脑子还没反应过来,嘴巴已经慌不择言:“是这里……这里不行~”

    “啧,也对,这儿毕竟是公共场合,金主大人那里被人看到了可不妥。”景志轩挑眉睨了一眼苏沐身后的后花园,笑了笑,抚在栏杆上的左右手向里靠了靠,锢住苏沐窄腰,身子也覆了下来,脸庞停在苏沐的脸庞的一分米处,压低的声音带着刻意的挑逗味:“那您说,这里适合干嘛?嗯?”

    “我……”

    身为男人,苏沐下意识的想到那个‘不妥’是指那处不男不女的地方,觉得景志轩在挖苦他。

    想着想着又想到小沐沐和小小轩被景志轩握在一起那啥的场景,人家确实有资本挖苦他。

    qaq~

    苏沐顿然羞囧的满脸通红,脑袋嗡嗡的眨着雾气朦胧的杏眼,羞完,又用意识在那儿**的不知今夕是何年。

    妈的,没救了!!!

    景志轩脸上的笑容加深后,更加镇魂摄魄。

    他在苏沐脸上戏谑的轻啄几下,从他的右脸颊啄到他耳后根,每一次都是浅尝辄止,带着细小的‘啾啾’声:“那做这样的事情,合适吗?”

    “嗯……啊……”明明戏谑的成分占多数,但苏沐还是忍不住缩了脖子,心口动情的扑簌扑簌,卖力极了。

    呼吸憋闷的像是溺了水。

    “呵呵。”听到苏沐的‘回答’,感受苏沐迅速下滑的身体,景志轩抬起右腿顶到苏沐软哒哒的腿.间,把脚底垫在栏杆的镂空处,撑住苏沐纤细的身子。

    好轻。

    景志轩眼底闪过一丝令人捉摸不透的深沉,抬手握住苏沐的侧腰,皱眉掂量,记忆里,苏沐的腰可比现在圆润柔软的多:“那这样呢,也合适吗?”

    “唔……”那是敏.感.点,苏沐不自觉痉挛了一下,浑身像过电。

    其实景志轩一靠进来的时候,他整个人就成酥酥老婆饼了,不掉渣已经不错了。

    更别说被景志轩有意的熨烫着他上下挑.逗。

    这个人,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坏了。>_<

    ‘门前大桥下,游过一群鸭,快来快来数一数,二四六七八,嘎嘎,嘎嘎……’

    “呼……”

    听到犹如三百只鸭叫的音乐声,景志轩的唇稍稍离开苏沐的耳,苏沐喘息一声,慌乱的从裤兜里取出手机。

    手抖得差点没把手机给摔了。

    “谁?”景志轩居高临下,看着苏沐颤着手指摆弄手机。

    “是,是……”苏沐终于用指纹把手机解锁:“是文卓。”

    “奥~”景志轩夺过手机,用手机一角挑起苏沐的下巴,迫他与他四目相对,冷峻开口:“你和他,是什么关系?”

    “……”冰冷的不锈钢手机,却烫的苏沐脸色更红,呼吸又加重几分,略懵:“……朋友。”

    “那,”景志轩紧绷的眉宇这才微微舒展,他邪魅一笑:“回绝掉,嗯?”

    学生时代的景志轩就气势斐然,很能镇场子,而今居于高位,霸道起来,一个挑眉就让人瑟缩。

    还有着……要命的诱惑。

    帅哥就是帅哥,怎么样都好看。

    苏沐颤着睫毛的望着景志轩的眼睛,瞳仁时而涣散,时而聚拢,醉意夹着憨态,在幕色中十分撩人。

    “回!绝!掉!”

    景志轩眉梢挑的更高了,他不耐烦的又重复了一遍,看苏沐机械的点点头,这才滑开扩音键和接听键,把话筒怼到苏沐的淡色唇前。

    苏沐吓的缩回脖子,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后,这才窘迫的偏了偏脑袋,颤颤的把右耳朵凑上前听电话。

    他不知道景志轩打开了扩音。

    只是一个简单的动作,苏沐白腻的小脸正好对着阳台西北角的仿古落地灯。

    橘色灯光。

    暧昧的光晕薄薄的洒在苏沐的脸上,使他的脸上浮现出一层淡淡的妖娆粉,右眼尾的那颗浅显的泪痣一下子鲜明起来,看的景志轩怦然心动,血液沸腾。

    这颗浅咖色的小小的泪痣,会因为苏沐体温的变化而深浅不一,情浓的时候,变化最为明显。

    景志轩和苏沐在一起的时候,性子冷,而这颗泪痣所在之处,是他唯一会主动亲吻的位置。

    强压下的冷静在这一瞬间消失殆尽,景志轩咬牙:小畜生失控了!

    他摩挲在手机上的指腹暗搓搓的堵住话筒把手机拿远了些,有点魔怔的低下头……

    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仍然有些小,苏沐下意识的正过脸去追手机。

    然后追到了景志轩的唇。

    苏沐:Σ(°△°|||)︴

    景志轩:高冷jpg。

    何文卓停顿了一下,像是犹豫之后才决定开口:“而且,离开k城,过全新的生活,对你来说,再好不过。”

    苏沐眼底的深黯在何文卓的注视下渐渐消失,他缓缓弯起嘴角,对何文卓笑道:“嗯,我会考虑的,粑粑。”

    何文卓:“……”

    ***

    从何文卓家带回来的异国果子很好吃,苏影和贝贝把三斤多小白果干完才心满意足的爬上床。

    苏沐关上房灯,蹑手蹑脚的上床,轻柔的把刚睡着的小家伙往自己怀里带了带。

    苏影闷哼一声,打了个饱嗝,空气里瞬间弥漫着一股酸甜味。

    苏沐笑着弓腰亲亲苏影挺翘的小鼻尖和软软的粉唇,一手揽在儿子后颈,一手罩上儿子圆滚滚的肚子,轻轻揉。

    贪吃鬼,吃的肚子像他当初怀他四个月的样子。≡3≡

    揉着揉着,苏影嘤咛了一声,扑进苏沐怀里,小脸小鼻子小嘴对着苏沐心窝蹭蹭蹭,蹭了一会才满足的在睡梦中叫了一声‘哥哥’进入沉沉睡梦。

    苏影勾起唇角低头亲了亲儿子的头顶软软的发,刚生下小宝贝的时候他怕臊,先教会了他喊哥哥。

    等小家伙懂事了,想听他叫声粑粑,都要等小家伙高兴的时候才行。

    夜已深了。

    苏沐仍旧睡不着,满脑子都是景志轩被何玉柔抱着手臂离去的场景。

    心酸、委屈、思念就一股脑的全涌了上来,压抑的无法呼吸。

    后半夜的时候,苏沐才幽幽想起何文卓说过的话和提起的人。

    陆齐明,苏沐见过三次,初次见面是三个月前在何文卓家,何文卓过生日那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