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4.第一百零四章
    抱歉, 此为晋江文学网防盗章,订阅低于40%要等一天哦么么啾。  后来,大华夏开着坦克突突了怪兽,并接纳了家乡被水淹没的岢岚人。

    岢岚国就是传说中的女儿国,靠一棵三年一结果的万年神树繁衍,只有女子,且个个美貌惊人。

    而双儿就是这些女子和华夏男人的结晶。

    由于基因问题,岢岚女子和男人结合生下双儿的几率是36%。

    双儿下面拥有男女双.性.器.官, 激素重者胸部可达到女性的a罩杯, 有子宫和孕育功能,体质介于男女之间, 容貌更偏向于女性化。

    更加神奇的是, 他们比男女多了两根细软白肋,隐约象征了他们有着比男人女人更为高级的构造。

    这几者相加,让双儿很有话题性, 自此成为风魔小说界的主人公。

    尽管如此,在现实中,前三十年,双儿仍然饱含质疑, 命运坎坷。

    虽然他们个个都是顶级美人,却不易工作婚配, 被世人取笑为阴阳人。

    但天然美貌和双.性.器.官倒成了富豪们争相猎奇的对象, 大多境遇悲惨。

    当然, 也有不少双儿不惜动刀挪肉, 但上天给的身体构造哪那么容易改变,改造后要么失去高朝体验,要么失去孕育功能,且平均减寿达十五年以上。

    所以,这并不是双儿们的最好选择。

    于是,大部分双儿付出了常人无法想象的努力,他们逆境求生,苦寻生机,最后一小批双儿凭借坚韧的耐力、惊人的意志和天赐的美貌,终于在影媒界走红了一波。

    于是,大量双儿投入到这个领域,随着时代发展,如今,双儿早就成了影圈的宠儿,大腕影帝占了半壁江山。

    再加上双儿数量的增加,国家有意识的保护,给予了双儿各种政策上的优待,使双儿的地位直线飙升。

    现在,双儿依然是豪门贵族争抢的对象,但更多的是娶回家当老婆疼爱的。

    而左耳佩戴弧形饰品,是双儿们三十年前为了让自己活的光明正大,统一起来的标志,他们不再遮遮掩掩,带着闪闪发光的耳饰大刺刺的行于人前,并在当年先后举行了两次全国性的游.行活动。

    自此,这个标志一直沿袭下来,配饰被称为廓环。

    随着时间推移,廓环品类繁多也越发精致绝伦,加上明星效应,引领了一阵阵小高朝,现在男女都戴,倒也不那么较真了。

    但是苏沐仍然每天都带着,小执着的有点可爱。

    景志轩用指腹宠溺的蹭着苏沐耳朵上银制饰品,把指腹的热度传达到那里。

    这么美的人儿,又那么爱撒娇,离开他以后,真的没有找个疼他、宠他的男人吗?

    然而,问也问了,别说苏沐喝了酒,就算不喝酒,一撒谎他就能看出端倪。

    而且,也检查了一下下……

    一想起刚才检查的画面,景志轩的心脏又开始嚯嚯的猛跳,不安分的手鬼使神差的往下。

    “志轩……”

    “呼……”

    “志轩……”

    本想摸着美人的小小美人撸一发的景志轩崩溃的停下流氓动作,他愠怒的捏了下苏沐的小脸蛋,下手不重,却还是令苏沐在梦中蹙起了眉。

    景志轩无奈的松开:“真是一点都没变啊,我的金主大人,还是这么会折腾人!尤其是人心……”

    “呜……志轩……”

    “好了,好了,睡吧。”

    景志轩叹口气,意犹未尽的亲亲苏沐的小鼻尖,拍着他的背把他身体慢慢翻转过去,让苏沐的背契入他怀里,滚烫的大手捂上苏沐柔软的小肚肚轻轻揉,为他缓解生理期的不适。

    流氓手转眼变成了雷锋手。

    伺候的很有技巧,苏沐因不适而微微隆拥的眉心,很快舒展开来。

    揉了一会,景志轩感觉心口的冲劲退散了些,才敢低头把唇凑在苏沐香香的头发上,似乎隐约散发点儿奶香味,比记忆里更加诱人,嗅了一会,景志轩叹息一声闭上眼睛:“苏沐,我景志轩真是上辈子欠你的!”

    这场游戏明明是你开始的,像粘牙糖一样疯狂的追逐我,肆意的撩拨我,无耻的挑逗我。

    却又悄无声息的离开我!

    就在我这一颗心被你诱惑的不再属于我自己,而属于你的时候!

    “志轩……”睡梦中的苏沐委屈的吸吸鼻子,最后呢喃了一声:“小影……”

    “!!!”景志轩的雷锋手陡然颤动了一下:小影,叫的这么亲昵,是他的谁?!

    景志轩的眼底露出可怕的寒芒,收回的手心骤然握紧:他以前,也叫过他小轩轩的。

    是啊。

    五年了,节同时异,物是人非,连水都会变质,何况是人心。

    景志轩早已不是当年囊空如洗,靠奖学金和工读苦撑日子的穷学生了。

    而苏沐,也不再是那个浪荡不羁,无所顾忌追着景志轩身后大声示爱,在床上高声吟歌的少年了。

    所以,苏沐的心里,此刻想着谁?这些年属于谁?!

    景志轩摩挲着苏沐的睡颜,怅然所失。

    他呼吸着苏沐吐出的馨香,醋着他口中的小影,还特么热的像是一块烙铁,哪里睡的着。

    倒是苏沐,黏黏糊糊的贴着景志轩暖身子,五年来从未睡的如此酣甜,尤其还在这个不长眼的亲戚探亲的时候。

    苏沐醒来的时候,景志轩正低头望着他,眼里微微带着血丝,用一种极尽温存绵长的目光,苏沐一抬头,就对上了。

    景志轩眼底的柔情收的飞快,以至于苏沐觉得刚才那一暮的含情是错觉。

    景志轩这个人,是有魔性的。

    他的魔并不仅在于长了张令人如痴如狂的脸。

    就像此刻的景志轩,纠结的胸膛把他裹的密不透风,钢铁般的小轩轩使劲的爆刷存在感给他问早安。

    却还能……

    用这么禁欲儒雅到堪称高冷绝情的眼神看他,浑身却没有一处不散发着刚阳迷人的荷尔蒙之气诱惑他。

    总是让人欲罢不能。

    “那里……难受吗?”景志轩对上苏沐的目光,良久后,第一句话,就让苏沐羞得没边儿。

    因为景志轩的话,让他清晰的感受到了——小棉棒。

    羞的没边儿。

    是景志轩给他放的!

    夹紧~

    “!!!”景志轩看着苏沐脸上红霞迅速蔓延,心中不禁荡漾,五年前的苏沐,脸皮可是厚的很,看他脸红简直是像是中彩票一样难:“疼?”

    “……”苏沐不敢动,只能在景志轩怀里敛下眉目,闷声摇摇头。

    美的像做梦。^ ^

    “那就好。”景志轩握住苏沐的后颈,下巴轻扫上他的发:“饿吗?”

    “!!!”这次苏沐飞快的摇头,他不想,被景志轩这么快放开。

    因为着急,动作有点激烈,小沐沐和小轩轩来了个亲密接触。

    景志轩勾起唇角,声音暗哑邪魅:“还说不饿?”

    “!!!”苏沐连忙弓身后退,却被景志轩一把抓了回来,没一会就绕上那根浅蓝色的软细绳。

    十分钟后,苏沐气喘吁吁的躺在景志轩臂弯,两眼泪汪汪的处在贤人模式之中,没有焦距的对着头顶的天花板。

    他以为景志轩要干他,却不料景志轩给他口。

    很纯粹伺候的那种。/w\

    记忆里就算是他当金主那会儿,也没这么缱绻柔情的待遇。

    而且……人家小轩轩还饿着。

    景志轩盯着苏沐羞涩的眼睛,邪肆的舐去唇角一点白,邪气的不像话。

    苏沐一下子被景志轩这个动作给苏化了,刚才的心跳速度又上来了,突突突的震耳欲聋:“对,对不起。”

    没控制住,虽然他那啥的量很少。/w╲

    景志轩笑笑没说话,却捏开苏沐的嘴巴,俯身,把小沐沐的味道分享给苏沐。

    在这其间,景志轩已快速给苏沐换了新棉棒。

    一吻过后,景志轩拎着浅蓝色的软细绳翻身下床,带着被血染红的棉棒大摇大摆的进了浴室。

    冲冷水澡!▼ _ ▼

    妈的!真是个稀罕玩意。

    没办法,真的稀罕啊……

    景志轩放开苏沐,对着镜子里羞囧不已的脸道:“我不介意你在我的地方自嗨一发,不过,希望你不要让我等太久。”

    他低沉的声音没有一丝起伏,眼神比戏谑时还不如,是毫无感情的冷若冰霜。

    说完,景志轩就出去了。

    景志轩一离开,苏沐这才如梦初醒,慌乱的拿过毛巾裹住自己。

    景志轩不要他,他……

    这么做,难道只是为了羞辱他?

    苏沐突然想起,在卧室的墙上,他身体落地的瞬间,他看到了景志轩的那里,没有预想中的‘大突兀’。

    而,刚才,也没有。

    原来答案比他想象的更加残忍。

    景志轩……

    自始至终都没对他起兴趣。

    从把他抵在墙上恣肆撩拨开始,他就没打算要他。

    强大的悲伤将苏沐笼罩。

    他恍惚了一会,苏沐掐了掐自己依旧动着情的小芽,疼出一脑门冷汗,直到小芽焉的可怜都快看不见了,才颤颤巍巍的走出盥洗室。

    捡起地上的裤子套在腿上,苏沐的眼泪忍不住又溢了出来。

    滴落在深色的亚麻地毯上,瞬间就不见了踪迹。

    苏沐拉上裤子捡起掉落在地上的手机,暗暗咬咬牙,小腿有些发抖的扶着墙面走向卧室门。

    客厅里。

    已经新换了一件纯黑色衬衣的景志轩站在走廊里吸着烟,重色使他看上去更显冷酷疏离,不近人情。

    但是他随意搭在肩头的领带却为他平添了几分不羁,使他整个人都散发着慵懒而神秘的诱惑。

    苏沐伫立脚步屏气凝神,直到看到景志轩微微转了下脸,抬起脚步,他才软着腿哒哒哒的跟出去。

    苏沐跟在景志轩身后踩着小碎步蹭回到56楼的总裁办公室。

    总裁办公室似乎比刚才更加敞亮了,空阔的让人心里不踏实。

    景志轩走到办公桌前,把烟在烟灰缸里磕了磕,然后叼在嘴里,扯下肩头新取的墨色领带绕在脖子上,边动作边迈步向外走:“走吧,接下来的工作我会……”

    因为心烦气躁,景志轩扯领带的动作有些粗暴,勒的很用力,拉着领带的手背青筋直暴。

    搞的像自杀。

    苏沐的大脑还没反应过来,人却已经跑到景志轩身前,右手也拉上了深色领带的尾端。

    很有种讨好的意思。

    景志轩未完的话卡在嗓子里,滚动了喉结,生生咽了回去。

    他很少会如此。

    苏沐直到对上景志轩捉摸不透的眼神,才惊觉自己失态,他窘乱的松开握住墨色领带的手低声道歉:“我……对、对不起。”

    他逃离的手,很快被景志轩握住。

    景志轩见苏沐不动了,这才缓缓松开他的手,把叼在嘴里的香烟取下来,放在离苏沐稍远一些的右后方,把嘴里的烟雾吞进肚子里,憋出一个字:“系!”

    苏沐慢慢回过神,修长的睫毛扇动了两下,缓慢下垂的手才慌乱抬起,分别握上景志轩身前的领带的两端。

    领带是墨与蓝条相交的条纹真丝,触感细腻丝滑,还带着一丝泌人心脾的冰凉,苏沐很快镇定下来,把领带的两端交叉叠起……

    不知道为什么,就这样站在景志轩身前,为他系领带,苏沐感觉比景志轩压住他亲热还要使他心跳加速。

    恍惚间,苏沐发觉,原来,这个人已经这么高了。

    高到他即便垫着脚也吻不到他的唇。

    高到即便再繁华的k城,也遮挡不住他身后的湛蓝天空。

    高到让他怀疑,他和这个男人曾激烈相拥的日子,都是他一个人的臆想。

    如果时间能够定格,他好希望是这一刻。

    景志轩微妙的朝苏沐正正身子,低头盯着苏沐垂眉为他系领带的样子,心跳又加了速。

    他自认为见过苏沐所有的样子,可是五年后再见面,他才发现,原来苏沐可以拥有比他想象中还要多娇的模样。

    比如现在,此刻。

    苏沐低着头微微抿着唇,嘴角勾起的弧度是似笑非笑的温柔,眼中盛满闪耀的光辉,犹如夏夜星空般璀璨而祥和,脸颊上飞着两抹淡淡的红晕,整个人散发出惊人的内敛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