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5.第七十五章
    抱歉, 此为晋江文学网防盗章,订阅低于40%要等一天哦么么啾。

    两个学长外貌衣着平平, 都是西裤软衬衫, 看上去很低调, 不知道是混的低调, 还是性格低调。

    胖妹子估摸着得有一百八十磅的体重, 妥妥的是外型低调, 和苏沐打完招呼就又低头沉迷于手机二次元了。

    大概只有那个世界才能领悟到她的灵魂美。

    苏沐今天特意穿了一套浅灰色半休闲套装,稳重朴素,咋一看, 倒是和景志轩的着装有几分般配。

    这么看来, 穿着上粉下绿像个撅屁.股开屏花孔雀的何文卓, 算是这一桌唯一一颗会发亮的星星了。

    其实是骚的没边儿!>﹏<

    苏沐入席后,何文卓递给他一杯橙汁, 炫耀道:“好位置吧,省的一会被灌酒。我今天可是瞒着黄扒衣出来的,要是醉醺醺的回去,少不了一顿狠.操。”

    “咳咳~”苏沐猛咳了两声, 接过何文卓递来的餐巾纸, 喉头滚动一下, 强笑:“老黄真是画看得多了,懒得拿正经眼光挑人了。”

    “喂!”何文卓一听, 竖起眉捏着苏沐的削瘦肩笑骂:“你特么就这么诽谤你的衣食父母啊, 大不孝!!!”

    “呵呵。”苏沐闷声一笑, 挑高一眉睨着何文卓:“话说,什么时候给我新case啊,豪粑粑,您家儿子和孙子可都快断粮了。”

    “没钱你不早说。”何文卓阔绰的拍拍胸脯子肉:“本粑粑还能饿死自家亲儿孙不成。”

    “……”苏沐别过头,即便和何文卓打着趣,他的脑子里仍然来回激荡着景志轩这个名字。

    “好了好了。”新上了一盘木须肉,热乎的冒着烟,何文卓给苏沐夹了块放到他面前的骨瓷餐盘里:“最近无论是大小公司还是家装,都流行北欧装修风,抽风艺术画大受欢迎,国画市场确实不如从前,不过你放心,我会让我家扒衣多关照你这边儿。”

    “嗯哼,谢了,野生粑粑。”苏沐低头拿起筷子,把木须肉夹起来放进嘴里嚼了嚼,这家菜的味道还不错。

    老黄,或者扒衣,都说的是何文卓的扯证男人,大名黄耀权,非常高端奢华土豪风。

    不过,据何文卓的话,黄耀权见了他,不扒他衣服,就证明他在光着。

    于是,黄耀权被何文卓不吝脑细胞,赐了个特接地气的昵称——黄扒衣。

    黄耀权干的是画行生意,苏沐这几年靠画画养儿糊口,于是,黄耀权的小傍家何文卓就成了苏沐的野生粑粑。

    认识多年,何文卓也是了解苏沐的,欠人情的事情逼不得已偶尔为之,但是欠钱的事情,是坚决不会干的。

    再怎么说,苏沐也豪门贵公子了二十多年,当年也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小清高的架子一旦端起来,总归是难放下的。

    一块木须肉,苏沐和着柳橙汁总算咽了下去。

    嗓子硌得难受,眼泪差点被逼出来。

    没人知道他此时此刻,手心脚心都是冷汗,手里的竹木筷都湿滑的夹不起第二块肉。

    景志轩就在苏沐的左手边,隔着何文卓和两张圆桌,一偏头应该就能看到那个他日思夜想的人。

    他甚至还能通过糟杂的‘合奏曲’听到江妹子操着吴语侬音对景总撒娇劝酒。

    真特么绿茶婊!

    心头翻滚着浓烈醋意,却连扭头看景志轩一眼的勇气,苏沐都没有。

    和当年骑在景志轩身上,拿着领带当小鞭,扭着小蛮腰抽打着景大帅哥吆喝着‘驾驾驾’的那个傲娇苏女王比,现在的他,简直是个怂逼。

    大怂逼!!!

    “话说,沐沐啊,”何文卓说着,放下筷子凑近苏沐,紧密的贴着苏沐咬耳朵:“你今天不就是为了见景贱人才来参加同学聚会的吗,要不要我陪你上前敬杯小酒。”

    “!!!”苏沐慌忙摇头:“不用,不用。”

    “啧啧,装什么臊啊,你当年为了撩他可都骚成t大的小名人儿了,”何文卓呵呵一声贱笑:“今个哥哥特意为你买了‘痴.汉.媚.情’,晚上给你补补~精~,嗯哼?”

    “咳、咳咳。”苏沐顺瞬间红了脸掉了筷子,抱住何文卓的手臂深呼吸:“你小点儿声。还有,这个真不用。”

    “好像……”何文卓目光突然阴沉,勾起唇角冷冷哼:“确实不用了。”

    不远处。

    只见,景志轩帝王一般屏退身边团团围绕的狂蜂浪蝶,起身离席,端着酒杯朝这边健步走来。

    他穿着商务休闲裤的腿,显得特别修长,迈动的时候,徐徐带着风,有股子势不可挡的霸气。

    像移动的荷尔蒙,走几步就t了全场的雌性目光。

    苏沐随着何文卓的声音和目光,也偏头望过去,恍惚间对上景志轩的眼睛,呼吸瞬间被夺去。

    灵魂也为之颤抖。

    “苏沐学长,”景志轩嘴角噙着不羁的笑,缓下步时,步伐优雅高贵,就像是一只觅食的猎豹,慵懒之下是危险气息,走近:“好久不见。”

    “……”五年了,景志轩的眉宇长开了些,更添成熟,加上近一米九的身高和冷傲的气势,给人无形的压迫感,一时间,苏沐整个人都发了颤,有种虚飘的感觉。

    “或者,应该说,”景志轩唇角的弧度慢慢加深,弓身覆在低头不语的苏沐耳边,墨瞳闪过一丝玩味,沉声道:“金主大人,好久不见。”

    语气不善,带着苏沐熟悉又陌生的邪气,可是撩烫在他耳尖上的温度,甜蜜到缺氧。

    嗅到那股子沉稳而熟悉的气息,苏沐这才敢真的确定——他和景志轩再次重逢。

    一时间,眼泪弥了他的眼。

    “嗯哼。”苏影把手机放在床上,一脸高冷的出去了:“接完电话送我去学校,不想和贝贝玩,幼稚。”

    “……”苏沐诚惶诚恐的接过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十点多了,下午再去学校,一会粑粑陪你玩哈。”

    “呵呵,那哥哥你还是继续蹭吧。”→_→。

    “……”苏沐碰了一鼻子灰,最后冲儿子消失的门口恼羞成怒:“说多少遍了,在家里面,要叫我粑粑!!”

    随着苏影长大,很多时候,苏沐都能从小家伙身上看到景志轩的影子,而且越来越甚。

    最近高冷的特别招小女生!

    这种感觉,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

    只能说,不愧是他男人强壮的小蝌蚪。> c <

    缅想的苏沐,直到手机铃音歇气都没反应过来。

    看着何文卓的未接来电,苏沐又躺在床上夹着被子蹭了蹭,才回拨过去。

    电话里,何文卓除了询问他的身体,还说帮他接了个case,让他后天到店里和客户见面拿材料。

    何文卓昨晚给他打电话时手机正好没电,所以对他挂电话一事并没有起疑。

    今早被景志轩深深疼爱了一把,又接到了半月以来的第一单,苏沐又蹭了蹭,嘤咛一声,悲喜参半的出了卧室。

    准备陪儿子打电动。

    虽然,大部分时候,儿子除了袭胸,都是带着嫌弃的眼神看他。

    想想,好像他家儿子就惦记摸.咪这一个接地气的点儿了。

    不过,自从昨晚,苏沐深深觉得,他的儿子其实随他,是块傲娇的小粘糕。

    ≧▽≦

    ***

    工笔画是国画的一种,笔触细腻,崇尚写实,主要分为山水、人物、花鸟三类,画起来花时间费功夫,价格自然也高。

    以苏沐这种小透明级别的,一副也要两千到八千不等。

    而且画风对家装十分挑剔。

    近年来简单欧美风装修大受欢迎,风格明亮简洁、华丽漂亮,关键是便宜!

    所以即便何文卓很做主,黄耀权很上心,苏沐能接得活计也大不如从前。

    还好,黄耀权把他的身价抬上去了。> <

    第三天,苏沐一早走小区后门把小霸王送到幼稚园大班,就匆匆赶到黄耀权在装饰市场开的金品阁。

    苏沐是挤地铁到的,从地铁站跑到金品阁的时候气喘吁吁,他前脚刚进门,雇主后脚就进店了。

    定画的是一对新婚夫妻,老夫少妻。

    女人是个混血,一头大波浪金卷发闪着耀眼的光芒,窄腰肥.臀火辣身材,衣着也十分飙血,她上半身穿黑色罩罩和透明丝质遮阳衫,下身是超短热裙,堪堪遮到腿.根,举手投足之间尽是风骚。

    男人脸皮很白,保养得益,但也有四十出头,身材倒还好,肥的匀称,个子一米七多,也不算矮,就是小眼睛有点色眯眯。

    多看两眼,有种民国汉奸的既视感。

    苏沐长得漂亮精致,那老男人怀里搂着美娇娘进门后,眼睛一直粘着苏沐乱打转,一点都不带遮掩的。

    没一会店里又进来两位西装革履的来客,老男人的司机也抱着卷画进来了。

    黄耀权对苏沐和那对夫妻相互做个介绍,便让何文卓带他们到接待室谈,又吩咐店员去倒水,接着就亲自过去招呼新客人了。

    老男人是个真土豪,也是个真流氓。

    司机把画往桌上一放,何文卓起身打开,瞬间傻眼了。

    这特么的是婚纱照!!!!!!!

    这特么的是纱照吧!!!!!!!

    苏沐见何文卓愣着,也起身去‘瞻仰’。

    只见下身军裤,上身就绕了根两指宽军绿色皮带子、带着大粗金项链的老男人搂着穿着大红半杯罩,波涛半掩,下身就三根粗绳,无数根细绳(丁裤网袜)的混血女人,这婚纱照拍的——

    太特么艺术!

    p图也很厉害。

    男人差点没p成目字脸八块肌,女人腿粗腰细大料,活脱脱像是从日漫里走出来的妖艳货。

    不过好在女人的颜值确实高,该不至于摧瞎眼球,只是这不伦不类的,而且还要画成工笔画,这他妈就有点迥异了……

    何文卓沉默的拿开第一幅图,看第二幅。

    第二幅画倒还像那么回事,是女人身穿汉式喜服,头戴玉瓒凤钗的古典照,尽管体态仪表尽显妖妖艳艳眉目勾勾搭搭,但总归算是好的。

    何文卓眉宇的皱痕微微舒展了些,看最后一幅画。

    最后一幅画还是女人的个人照,又是一张喷血jpg,女人金发乱舞,妖艳的趴在花丛中,身上除了可怜的几根小红绳就是三角网格,小腿上翘后踢……

    这种风格的,真特么的也就适合工笔画,要不还真难搞出那密密麻麻的骚网格格。

    骚网格格……

    网格格……

    格格……

    格……

    没有密集恐惧症的何文卓捏着画幅的手指紧巴巴的呼吸不畅的大喘气,眼神开始失焦。

    真特么晕!!!

    这画他不能让苏沐接。

    他知道,苏沐对画画是真的热爱。

    而且,苏沐的骨子里也是真清高。

    “那个,陆先生,”何文卓收起画卷,咳了一声:“很抱歉,苏先生比较擅长风景……”

    “陆夫人真是漂亮,无论古今中外哪种风格,都能驾驭的这么娴熟完美,真是令人大开眼界。”苏沐突然抬手握住何文卓的肩打断何文卓的话,赞誉道:“不过人物画难度较大,不知陆先生要的画幅大小和能够给出的价格是多少?”

    苏沐表面平静,其实,心已经高高悬起。

    他没钱了,除了给苏影攒的不能动的教育基金,他已经到了山穷水尽。

    现在家里最大开支是小影的学费,他幼儿园到高中都是在英豪贵族学校上的学,不想亏待自己的宝贝。

    接着就是房租,他目前租住的是中高档小区,单身双儿带着小娃,安全是首位,这个钱不能省。

    接着就是柴米油盐基本所需,他吃上面没亏待孩子,但也没带小影去旅过游买多少玩具,所以这些固定消费是没有节省余地的。

    如果他再接不到活计,真要去商场打工了。

    “哎吆,被苏先生夸得我都不好意思了。”女人娇滴滴抿嘴笑:“我们本想做油画的,但是黄老板推荐了苏先生的工笔画,我一看就喜欢上了。”

    女人说着,瞄了男人一眼:“黄老板也说了,说苏先生是画店里最好的工笔画师,每幅画的价格在六千到一万五之间,对吗?”

    “!!”苏沐微妙的咽咽口水:“呃……”

    “不对吧!”何文卓很快反应过来:“苏沐,你的画从去年开始,有低于过一万吗?”

    “……”苏沐掐了把手心肉,略谦虚道:“如果客户要的是小幅,也不赶时间的话,六千八千的也是可以接的,就是不知道,陆先生和陆太太要多大画幅?”

    苏沐心中万马奔腾:单子千万别黄了啊,画黄一点没关系啦!!m(_ _)m

    陆先生摩挲下巴,色眯眯:“美人,你说?”

    这声‘美人’是盯着苏沐说的,‘你说’是看向女人说的,骚的何文卓胃里翻酸水。

    何文卓:妈奈批,宰死你丫的!!!

    “还按原来咱俩商量的,一米高半米宽,你看行吗?”女人娇滴滴的贴抱着男人的手臂,见男人点头,这才对苏沐道:“我们做三副,你给优惠点,以后给先生介绍客户。”

    看来,女人只是打败了正宫,还尚未掌握财政大权。

    这一次,苏沐聪明的没递腔。

    何文卓娴熟的用赞美、托高、撑住这三步生意经和女人你来我往走几句,很快以三副共四万的价格拿下了单子。

    谈完后,何文卓当即吆喝店员拿来poss机,刷了陆流氓两万大洋。

    一般国画师都是按照画幅大小谈价格,其中固定的人物画像不能二次出手,卖家最低付二分之一定金。

    最高宰过七千每幅的苏沐,从客人刷卡开始就紧张地搓小手。

    总觉的自己搞了个传销,售卖一兜车尾气。

    _(:3」∠)_

    “操了!”何文卓一送走猥琐老夫和卖骚少妻,回头就冲黄耀权一声吼:“黄扒衣,你特么的给沐沐接的什么case,画春宫图啊!”

    从没拿过一分钱回扣的黄老板又因为自己被怼了,苏沐一脸窘迫的拉住何文卓小声道:“文卓,有客户在呢。”

    “那个,”刚被店员告知刷了两万定金后又迅速一分不剩的转进了苏沐账户的黄老板一脸懵逼,妻管严的捋捋自家老婆凶悍的毛,大狼狗似的凑到老婆脑袋边上亲亲:“苏沐,你先坐会儿,陪卓卓说会话,我忙完就过去。”

    “嗯嗯,你先忙。”说完,苏沐就拖着何文卓进了刚才的小屋子。

    搞单生意转转账赔了手续费一百块,扎心!

    关键还被专宠闺蜜二十年的老婆骂了,超级扎心!

    黄老板心里很委屈,却还要笑脸招呼客人。

    两个看了一圈画的西装男从苏沐消失的背影处收回目光,微妙的对视一眼后,低个男豪爽的指着面前的三联图道:“老板,就这一套,买了!”

    魏子城又默默:嗯哼,以后记住了,吐半截不如憋住!

    此时的景志轩,坐在敞亮的总裁办公室,想苏沐想的又走了神,盯着电脑荧屏的眼睛无聚焦,眼尾发了红。

    下面的小贱人又有耍骚的倾向。

    一天耍无数遍!!

    和苏沐分开后,景志轩第一件事就是回公司开会,冷静!

    第二件事就是派人去查何文卓,情敌是首刃对象!

    第三件事是吩咐项目经理康宁加速收购苏方公司,他怕再等下去,他会心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