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4.第七十四章
    抱歉, 此为晋江文学网防盗章, 订阅低于40%要等一天哦么么啾。

    正被热切驾驭,又被突然放逐, 苏沐整个人惊震了一下。

    他无意识的微张着唇,急促的喘息着, 眼睛裹着一层水汽看似明亮, 可是涣散的眸光久久不能聚拢。

    从窗台射进来的微光照耀在他精致到难以勾画的小脸上,暖色黄晕下的长睫毛, 在眼睑下方打出密密麻麻的剪影。

    那剪影因为他睫毛的震颤, 流泻出斑斓粼波的光, 细看之下, 煞是好看。

    许久之后,苏沐的瞳孔缩放了一下,却下意识的往上抬抬,想要抚一下刚被景志轩触碰过的那枚深红色玉饰。

    他本以为这是夸奖。

    可是就在下一秒,他还茫茫然的快要触碰到那刻着‘ai’字符的耳饰时,身子里突然被灌入一小股冷空气。

    浑身的热潮被这抹凉意,一下子, 全部击溃。

    他在才反应过来,意识到景志轩已经离开了他。

    他……不要他了吗?

    都已经做到这种地步了,不是吗?

    景志轩把丹凤眼眯的细长、威仪, 他俯看着苏沐温驯迷糊的有些呆呆的模样。

    心疼, 头疼, 又觉得苏沐天真的诱人至极。

    有那么一瞬间, 景志轩觉得,如果此生能得苏沐的心,他死了都甘愿。

    可是,只是一瞬间而已。

    景志轩很快把苏沐推开。

    仿佛他是压在自己胸腔上的大石头。

    不堪重负!

    “你这是,”推开了人的景志轩仍不放过苏沐似的,摁住苏沐的肩膀把人定在墙上,用指绕上苏沐生长在耳边的细发,吸引苏沐注意力似的不轻不重的拉扯了一下:“在提醒我,别忘了自己曾有过的身份?”

    “!!!”景志轩低沉的声音里没有一丝起伏,苏沐蓦然瞪大眼睛,慌乱中对上景志轩冷若冰霜的眼睛:“不、没……”

    “呵呵。”景志轩闷笑一声,彻底放开软绵的苏沐,举高临下看着因失去支撑而滑落在地板上的苏沐残酷道:“无所谓,你可以走了。”

    他知道,苏沐肯定不是故意带给他看,这个答案是多么明显。

    就是因为这个答案太过明显。

    所以他必须中止。

    以他今天的狂燥,继续下去,他势必会伤他。

    不,也许伤害之余。

    他也有些胆怯了,害怕了吧。

    怕一腔热情,再次遭受遗弃。

    他最想要的到底不是苏沐的人,而是他的心。

    景志轩快步走进浴室后,左手撑在洗手台上,低头看着慢慢打开拳握的右手,中指上的水泽在灯光照耀下璀璨生辉。

    景志轩心跳的速度还未缓解,他眉宇紧蹙重重的吁了一口气,充斥火焰的眼神疯狂的像野兽。

    迟疑了几秒,他缓缓抬高臂膀,对着镜子,把敛着水色的指放到唇边细细啄吻。

    像是着了魔。

    传达到鼻尖的味道膻甜。

    是记忆里的苏沐的独特气息。

    他还记得苏沐那里的味道,尝起来应该是微涩。

    景志轩眼神越发的嗜红,对着镜子张开唇时,却在此时听到一声‘咚呛’,他飞快放下,转身。

    苏沐撞进了景志轩的怀。

    似乎给自己打气很久,苏沐带着一股子蛮劲儿,冲击力大的让景志轩后仰了一下。

    景志轩靠在洗手台上,低头看着腻在他身前的苏沐。

    猜不透的深沉目光俯身着他的小脸蛋……

    “……志轩。”苏沐两手死死的抱着景志轩,埋在他怀里轻声啜泣,语无伦次的道歉:“……志轩,对不起,从前……对不起。”

    苏沐爱惨了这个人,从七年前就深陷其中,追了一年,腻了近一年,又日想夜想思念了五年。

    他是个骄傲的人,却唯独可以为了一个人放弃尊严,这个人就是景志轩。

    不!!!

    还有小影。

    一想到儿子,苏沐震颤了一下,脑子里杂乱的快搅成一锅粥,身体的热度刹那降了下来,抱住景志轩的力气也减弱了九分。

    景志轩眯起眼睛,抬起左手回抱住苏沐的腰身,胳膊用力一提,一个旋身把苏沐放到洗手台上。

    苏沐下面光着,桃木洗手台上被他快速的铺上了一条白毛巾。

    景志轩凝眉看去,苏沐深褐色的瞳孔被水色包裹,纤长的睫毛被冲刷的狼狈,泪痕肆流的小脸凄凄惨惨,就像是被暴风雨摧残了的流浪猫。

    景志轩望着他的眸光时而冷峻时而柔情,最终都变成了满满的无奈。

    “啾~”景志轩大手握住苏沐的脸侧,在他鼻尖上轻啄了下,然后是苏沐流泪不止的眼睛:“啾~”

    眼泪的味道咸咸的,融化在景志轩的味蕾,顷刻把他心底的最后一点防线冲破了。

    “不哭了。”

    景志轩抿了抿唇,抬手看了下时间,左手握住苏沐的纤细腰,右手拿过架子的毛巾,打开水龙头,用温水把毛巾打湿。

    这个人除了被他要的时候,流的每一滴眼泪,他都心疼。

    景志轩把毛巾握了握出出水,然后随意折了一下,严厉的看着苏沐向下落的眼泪,“够了,再憋不住就给我滚!”

    “……嗯……哬……”苏沐吓的双肩连耸带震,硬是突然刹车把流到眼眶里的眼泪给收了回去,然后:“咯……咯……唔……”

    苏沐不哭了,却开始打嗝。

    记忆中。

    苏沐追他那会,有一次他急着上课,苏沐却死皮赖脸的抱住他不让走,还说不答应做他男朋友就不撒手,于是他一动怒,力气大了点,一下子把苏沐甩到了地上。

    那会儿,苏沐也是像今天这样委屈的哭鼻子,小手臂也擦伤了。

    最后他无法,只好把苏沐扶起来说带他去医务室,谁知道小家伙直接赖上他,不要脸的用小腿饶上他的,贴到他委委屈屈的说腿疼。

    看着苏沐出血的手臂和磨破的裤子,他只好把人打横抱了起来,说再哭就把他扔下不管了。

    当时苏沐也是像现在一样,硬生生的刹了车,在他怀里一直打嗝。

    那时候,他是不落忍的。

    现在——心里抽疼。

    记忆里的苏沐的每一个样子他都记得清清楚楚。

    温柔的、耍赖的、慧黠的、微笑的、哭泣的、缠绵的、浪.荡的……

    尤其是在他身下辗转求欢时,流着泪水一脸满足的模样,然后用这些记忆填补这五年的空窗期,一次又一次,一遍又一遍。

    可是。

    这个人,让他识得了爱情,体验了欢愉,也尝到了锥心之痛。

    景志轩最后给苏沐擦了把脸,然后把毛巾从他脸上拿来,看他精致小脸露出来。

    五年了,苏沐今年已经二十九岁了。

    可他的肌肤还是这般细腻,眼神还是这样澄清,丝毫找不到岁月留下的痕迹。

    或许这个人离开他以后,还是一样,过的没心没肺,有滋有味吧。

    景志轩随手扔下毛巾,大手握住苏沐的脖子,把他整个人往后摁到镜面上,曲起苏沐的退,拿着手机对他闪了一下。

    苏沐还来不及反应,景志轩就把他换了个更撩的姿势,又‘啪’的一声,将这一幕定格。

    “志、”苏沐吓的大气都不敢出:“……志轩。”

    “……”景志轩看了一眼手机荧屏,满意的挑挑眉,然后把苏沐从洗手台上放下来,把人从身后圈在怀里。

    景志轩把拍的照片放到苏沐眼前切换,笑的邪气:“喜欢画自己哪个姿势?”

    “……”景志轩的西装料子很有质感,磨在苏沐肌上有点奇异燥感,惹得他大脑严重缺氧,再看到自己这样的姿势和表情,整个人都决堤了。

    景志轩勾唇笑:“嗯?”

    苏沐回过头来,深望着邪气的景志轩,心跳陡然加快,眸子含着情愫恬了下唇,有些羞怯的垂眉轻嗔:“志轩……想、想画我们俩的。”

    再多的顾及,再多的畏惧,他最终想要的,不过是和这个人在一起罢了。

    仅此而已。

    拉开房门,苏沐就被扯进一堵温暖坚实的怀。

    “你哭了?”是景志轩深沉磁性的声音。很好听,像是天使的声音。

    “呜……”这下子,苏沐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就像决了堤,一下子喷涌出来。

    “!!!”饶是见惯了苏沐痴痴狂狂的景志轩也吓了一跳,他嘴角抽了下,抱住苏沐的腰把他带到客厅一角,边对跟在他后面要上菜的服务人员招招手,示意他们进门。

    “呜呜呜……”

    景志轩灼热的大手握住苏沐的后颈,把人摁在怀里,带着微茧的指腹在他后颈轻轻安抚。

    见两名服务员匆忙摆好餐盘,推着餐车出了门并关上房门,景志轩才稍稍松开苏沐。

    还未低头查看,苏沐就随着他的抽离,耍赖似的往他怀里钻。

    景志轩无奈的揽住苏沐的背,弯腰伸手勾到他膝下,抱起苏沐走到餐桌前。

    踢了下餐椅,坐下来,把苏沐置放在自己腿上。

    跨坐的姿势,面对面。

    以前,景志轩特别反感苏沐这么放恣浪荡的坐姿。

    现在,只有这么近的距离,他才觉得真实。

    以前苏沐就是个爱哭鬼,不管是真哭还是假哭,景志轩都忍不住心软,任他胡作非为。

    何况是现在,他的心早就在昨天见到苏沐的第一眼,柔软成了一汪温泉。

    虽然恨意还未消散。

    景志轩温柔的抬起苏沐的下巴,看他哭成花猫的小脸和哭红的眼睛,心头一紧:“肚子疼?”

    苏沐又嘤嘤两嗓子,这才猫着腰摇摇头,闭着的眼睛始终不敢睁开。

    景志轩凝眉:“不高兴我抱你?”

    “!!!”苏沐身子震颤了一下,忙不迟疑的摇摇头,细细的水痕无章法的在脸上蔓延。

    “娇气!”景志轩一边冷哼,一边抽面纸为苏沐擦眼泪:“不舒服的话,吃完饭我带你去医院。”

    “没……”苏沐哑着嗓子,小声呜咽:“想、想让你陪我吃饭。”

    “……”景志轩的心被毫无预警的撞了一下,他握在苏沐腰上的手有些麻木,许久才缓过劲儿:“那不许哭了,过去坐好,吃饭。”

    苏沐唯唯诺诺的从景志轩腿上跳下来,夹着大腿颤着小腿坐到了景志轩的对面。

    吃饭时,景志轩不说话。

    苏沐谨小慎微的夹了几筷子菜,倒是把面前的整碗粥喝光了。

    见苏沐放下筷子,景志轩站起来,望着低头端坐的苏沐,目光灼热声音清冷:“走吧,我送你回去。”

    出门的时候,苏沐有点小纠结。

    他昨晚被景志轩扔在地毯上的上衣和扔在浴室的染血的裤子,都是昨天新买的。

    假名牌,不贵,但对于如今生活拮据的他来说,不算很便宜。

    最终,苏沐肝疼的跟着景志轩出了房门。

    没有拿衣服。>﹏<

    肝疼疼疼。

    景志轩步出门,微妙的皱眉:苏沐昨天穿的衣服应该是他一直喜欢的牌子,价值不菲,就这么扔了?!

    景志轩不高兴了一会又挑挑眉:没关系,他现在有的是钱,苏沐再败家一点也没关系,养得起!

    出了房门后,景志轩一直不说话,苏沐哒哒的踩着小碎步跟在景志轩后面一米处下了楼,低着头,盯着景志轩的鞋后跟一路跟到停车场。

    像只抓坏主人皮沙发的小奶猫,乖的不像话。

    当景志轩摁开车锁,车门随即启动。

    听到声音,苏沐这才抬头,面前是一辆炫酷无比的威龙跑车,黑色车身,蓝色上悬飞的翅膀还在缓缓展着双翼,外形无比帅气霸道。

    和他儿子的父亲一样,嘤嘤~

    “坐前面。”景志轩扫了一眼原地发愣的苏沐,绕过车头去了驾驶位。

    不得不说,苏沐在看到这辆车的一瞬间,小心窝被毫无预警的撩了一下。

    当景志轩说让他坐前面的时候,他又被狠狠的撩了一下。

    哗哗哗~

    嘤嘤!

    想哭。

    当年,他把景志轩泡到手之后,第一次拉他出外约会,去的是k城东郊新建的湿地公园。

    他们坐着的士到公园门口的停车场时,一下车,就看到了一辆黑白相间的威龙跑车。

    他兴奋的抱着景志轩的手臂指着那辆车:‘志轩,你看,这辆车好看不好看?’

    景志轩高冷脸:‘嗯哼,还行。’

    ‘这是我最喜欢的牌子。’那时候,他真的是爱惨了景志轩,随时随地的讨好耍娇,很甩节操的那种:‘我爷爷说我要考上研究生就送给我一辆,到时候我就买这款,挑个宝蓝色的,我把它送给你好不好?’

    景志轩不耐的拉了他一把,半卷在怀里:‘以后再说,小心车子。’

    ‘志轩,’习惯了景志轩对他得不以为然,听到回复的那天他兴奋的抱住景志轩的腰,可着劲儿的踮着脚去亲景志轩的下巴撒娇:‘你这可是答应了人家的,那我们说好了,你的副驾驶要留给我,永远,只留给我一个人。’

    那一天,公园门口人来人往,可是,景志轩没有推开他,任他小鸡啄米的亲亲亲。

    景志轩:“地址。”

    “呃……”苏沐指尖颤动了一下,才恍惚发觉,不知何时他已经坐进了副驾驶,并系上了安全带:“你把我带到梅林路中段千山蛋糕房就行,谢、谢谢。”

    景志轩把目光从苏沐脸上移开,看向前方:“你在那边住?”

    “不……是。”苏沐呼吸加重一分:“我、我给侄子买些糕点,家,也在那附近。”

    景志轩挑了下眉梢,发动油门,一路无言。

    梅林路偏k城南段,算是老城区,近年来,k城都是向东北两方发展。

    而且,苏氏集团在城西。

    不过,梅林路中段倒是有所全市闻名的贵族学校,可以从幼儿园读到高中,因为成立近三十年了,师资力量相当雄厚。

    这么一想,倒也没什么奇怪的了。

    而且,景志轩记得,苏沐说过他高中之前就是在那所学校就读的,叫做英豪学校。

    半路上,经过一家知名连锁药店门口的时候,景志轩下车为苏沐买了药。

    苏沐接过药揣在怀里,虽然景志轩一路冷漠脸,可心里还是甜滋滋的。

    可是……

    接下来,就这样,景志轩把苏沐送到了他指定的蛋糕房门口,然后驱车离开。

    从始至终,沉默以对,更别说问苏沐要电话号码什么的。

    看着跑车绝尘而去。

    苏沐是真的绝望了。

    不过这也是意料之中的。

    本来,苏沐昨天的愿望就是再见景志轩一面,见一面,他就满足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