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2.第七十二章
    抱歉, 此为晋江文学网防盗章,订阅低于40%要等一天哦么么啾。  世风日下,同学聚会也变得不纯粹。

    有人是来炫耀,有人是来寻找商机, 也有女人迫嫁,男人寻一夜刺激的。

    所以, 当何文卓拉着苏沐到最角落的一桌,这张全场最不显眼的八人桌上只坐了四个人, 苏沐加入后还有三个空位。

    在座的其他三人,两个是年长的学长, 一个是年轻的胖学妹,苏沐都不认识。

    何文卓拉着他落座前相互介绍了一下, 苏沐与学长学妹简单的寒暄后就坐下了。

    两个学长外貌衣着平平,都是西裤软衬衫, 看上去很低调, 不知道是混的低调, 还是性格低调。

    胖妹子估摸着得有一百八十磅的体重, 妥妥的是外型低调, 和苏沐打完招呼就又低头沉迷于手机二次元了。

    大概只有那个世界才能领悟到她的灵魂美。

    苏沐今天特意穿了一套浅灰色半休闲套装,稳重朴素, 咋一看, 倒是和景志轩的着装有几分般配。

    这么看来, 穿着上粉下绿像个撅屁.股开屏花孔雀的何文卓, 算是这一桌唯一一颗会发亮的星星了。

    其实是骚的没边儿!>﹏<

    苏沐入席后, 何文卓递给他一杯橙汁,炫耀道:“好位置吧,省的一会被灌酒。我今天可是瞒着黄扒衣出来的,要是醉醺醺的回去,少不了一顿狠.操。”

    “咳咳~”苏沐猛咳了两声,接过何文卓递来的餐巾纸,喉头滚动一下,强笑:“老黄真是画看得多了,懒得拿正经眼光挑人了。”

    “喂!”何文卓一听,竖起眉捏着苏沐的削瘦肩笑骂:“你特么就这么诽谤你的衣食父母啊,大不孝!!!”

    “呵呵。”苏沐闷声一笑,挑高一眉睨着何文卓:“话说,什么时候给我新case啊,豪粑粑,您家儿子和孙子可都快断粮了。”

    “没钱你不早说。”何文卓阔绰的拍拍胸脯子肉:“本粑粑还能饿死自家亲儿孙不成。”

    “……”苏沐别过头,即便和何文卓打着趣,他的脑子里仍然来回激荡着景志轩这个名字。

    “好了好了。”新上了一盘木须肉,热乎的冒着烟,何文卓给苏沐夹了块放到他面前的骨瓷餐盘里:“最近无论是大小公司还是家装,都流行北欧装修风,抽风艺术画大受欢迎,国画市场确实不如从前,不过你放心,我会让我家扒衣多关照你这边儿。”

    “嗯哼,谢了,野生粑粑。”苏沐低头拿起筷子,把木须肉夹起来放进嘴里嚼了嚼,这家菜的味道还不错。

    老黄,或者扒衣,都说的是何文卓的扯证男人,大名黄耀权,非常高端奢华土豪风。

    不过,据何文卓的话,黄耀权见了他,不扒他衣服,就证明他在光着。

    于是,黄耀权被何文卓不吝脑细胞,赐了个特接地气的昵称——黄扒衣。

    黄耀权干的是画行生意,苏沐这几年靠画画养儿糊口,于是,黄耀权的小傍家何文卓就成了苏沐的野生粑粑。

    认识多年,何文卓也是了解苏沐的,欠人情的事情逼不得已偶尔为之,但是欠钱的事情,是坚决不会干的。

    再怎么说,苏沐也豪门贵公子了二十多年,当年也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小清高的架子一旦端起来,总归是难放下的。

    一块木须肉,苏沐和着柳橙汁总算咽了下去。

    嗓子硌得难受,眼泪差点被逼出来。

    没人知道他此时此刻,手心脚心都是冷汗,手里的竹木筷都湿滑的夹不起第二块肉。

    景志轩就在苏沐的左手边,隔着何文卓和两张圆桌,一偏头应该就能看到那个他日思夜想的人。

    他甚至还能通过糟杂的‘合奏曲’听到江妹子操着吴语侬音对景总撒娇劝酒。

    真特么绿茶婊!

    心头翻滚着浓烈醋意,却连扭头看景志轩一眼的勇气,苏沐都没有。

    和当年骑在景志轩身上,拿着领带当小鞭,扭着小蛮腰抽打着景大帅哥吆喝着‘驾驾驾’的那个傲娇苏女王比,现在的他,简直是个怂逼。

    大怂逼!!!

    “话说,沐沐啊,”何文卓说着,放下筷子凑近苏沐,紧密的贴着苏沐咬耳朵:“你今天不就是为了见景贱人才来参加同学聚会的吗,要不要我陪你上前敬杯小酒。”

    “!!!”苏沐慌忙摇头:“不用,不用。”

    “啧啧,装什么臊啊,你当年为了撩他可都骚成t大的小名人儿了,”何文卓呵呵一声贱笑:“今个哥哥特意为你买了‘痴.汉.媚.情’,晚上给你补补~精~,嗯哼?”

    “咳、咳咳。”苏沐顺瞬间红了脸掉了筷子,抱住何文卓的手臂深呼吸:“你小点儿声。还有,这个真不用。”

    “好像……”何文卓目光突然阴沉,勾起唇角冷冷哼:“确实不用了。”

    不远处。

    只见,景志轩帝王一般屏退身边团团围绕的狂蜂浪蝶,起身离席,端着酒杯朝这边健步走来。

    他穿着商务休闲裤的腿,显得特别修长,迈动的时候,徐徐带着风,有股子势不可挡的霸气。

    像移动的荷尔蒙,走几步就t了全场的雌性目光。

    苏沐随着何文卓的声音和目光,也偏头望过去,恍惚间对上景志轩的眼睛,呼吸瞬间被夺去。

    灵魂也为之颤抖。

    “苏沐学长,”景志轩嘴角噙着不羁的笑,缓下步时,步伐优雅高贵,就像是一只觅食的猎豹,慵懒之下是危险气息,走近:“好久不见。”

    “……”五年了,景志轩的眉宇长开了些,更添成熟,加上近一米九的身高和冷傲的气势,给人无形的压迫感,一时间,苏沐整个人都发了颤,有种虚飘的感觉。

    “或者,应该说,”景志轩唇角的弧度慢慢加深,弓身覆在低头不语的苏沐耳边,墨瞳闪过一丝玩味,沉声道:“金主大人,好久不见。”

    语气不善,带着苏沐熟悉又陌生的邪气,可是撩烫在他耳尖上的温度,甜蜜到缺氧。

    嗅到那股子沉稳而熟悉的气息,苏沐这才敢真的确定——他和景志轩再次重逢。

    一时间,眼泪弥了他的眼。

    离校五年了,这是他第一次参加t大同学聚会。

    只因为,听说那个人今晚也会到场。

    苏沐是昨天晚上得到消息的,一夜辗转难眠。

    犹豫再三后,他还是来了。

    来之前借石如水的遮瑕抹了下黑眼圈,呛了一鼻子胭脂味,却没能遮住满面憔悴。

    明明知道见了面,除了心痛,并不能改变什么,可是他实在是太想念那个人了,哪怕只能远远的看他一眼。

    也好。

    这次的同学聚会还是同城校友聚会,哪一届的都有。

    而苏沐要见的那个人,就是比他低两届的学弟,他五年前豪砸三十万包养过的人——景志轩。

    当年,苏沐喜欢景志轩喜欢的简直入了魔,千方百计,死缠烂打,耍骚卖萌,洗白趴好,也——

    没!追!上!>﹏<

    最后,他终于找到机会,玩金钱诱惑才把人弄到手。

    虽然成了下面那个。

    但,他甘之若饴。

    想来,他大概是金主史上最奔放洋气甩节操,高端大方有深度的一个吧。

    嗯,很深,苏沐微妙的抚了下肚子。

    可是,他也没办法。

    他是个双儿,象征男性的零件就跟大拇指似的,连个蛋都没有。

    做下面的比较爽。

    顶多,偶尔骑个乘找找‘金主大人’的拽逼感,还特娘的累!

    苏沐到达五光十色是晚上六点半,比大家约定的最初时间晚了半小时。

    他进了酒店大厅后,在一楼寻了个不起眼的小过道悄喵喵的蹲了十多分钟,暗搓搓潜水在同城校友群里等待消息,直到看到群里撒花,确定景志轩来了,这才紧紧张张整理下仪表,纠纠结结上了楼。

    苏沐踏上五光十色三楼宴会厅的时候,糟杂声说明到场的人很多。

    但他却不敢抬头。

    其实他以前在校,人缘蛮好,但自从有只小蝌蚪坚持不懈、力争上游、并成功脱颖而出,他不得不放弃考研,像踹了地主家鸡蛋的老鼠一样灰溜溜逃离t大k城之后,他至今仍有联系的,也就剩同寝n年的何文卓了。

    何文卓还是他落魄无依回到k城,主动撕下脸皮抱上金大腿的衣食父母。

    果然,消失太久,又不是景志轩那种荷尔蒙爆棚的大帅逼,苏沐进入宴会厅,低着头走了十来步,才有人认出他。

    刚从厕所归来,带着尿臊与檀香味的那人从苏沐面前走过,又迅速后退,带着惊讶的口气:“苏沐,是苏沐学长吗?”

    苏沐握紧手心,窘迫抬头,看到了当年和景志轩同寝的好基友,但一时想不起来对方姓什名谁,舌头不由得打了结:“呃……那个……”

    就在这时,苏沐感受到一道冰冷凌厉的光射向自己,他下意识的循着那道光望过去。

    仿佛穿越了五年跨度,苏沐看到了侧对着他的景志轩。

    那人站的笔直,高挑的身躯犹如一颗白杨树般挺拔俊朗。

    一时间,苏沐的头脑像炸开的一束烟花,眼里、心里,再容不下任何人任何事。

    只有他,只有景志轩。

    他的呼吸停止了几秒,曾经的一幕幕像是动画一帧一帧从脑海中快速翻播。

    甜蜜的、痛苦的,美好的、绝望的,最后是他们在床上汗水黏糊的画面,苏沐重重喘了几口气才回过神来。

    景志轩屹立在宴会厅正中的桌前,被三个上前搭讪的花姑娘包围其中抬头仰视,高贵的像尊神祇。

    即便身上穿的不是拽逼正装,浅灰色商旅休闲套装看上去有点亲民,但依旧挡不住他王霸气势,轻易就成为了全场焦点。

    而他的左右手,坐的也是盛装出席的妹子,两个妹子也神同步的仰望着端酒杯与姑娘们敬酒寒暄的景志轩。

    发的两脸好骚。

    刚才那道目光,也许是错觉。

    但这样的画面,却是真的扎心。

    苏沐苦笑。

    从苏沐站立的角度,看到的是景志轩的二分之一侧颜。

    他的脸部轮廓刚毅,鼻子笔挺,眉尾如剑,比五年前更显英锐熟男范儿,一百八十度无死角的帅。

    虽然看不清景志轩的全貌,但苏沐怎会不记得景志轩的风采。

    他英朗俊逸,有气有度,一双高贵威仪的丹凤眼最是令人难以忘怀,明亮而深邃,总是带着慑人的冷峻,只有唇角扬起时,整个人才有那么点儿烟火气息。

    但是,记忆里,景志轩很少有勾唇的动作。

    当年,在美女帅哥云集的t大,一进校门就能被奉为男神的人,景志轩自然不是泛泛之辈。

    何况,他苏沐挑人的眼光也是很毒辣的。

    上杆子求日这种丢节操的事儿,哪能求的那么随便。

    细看,景志轩的身型似乎比五年前更加魁岸,比身边几个蹬着十多厘米高跟鞋的女人还要高出半个头。

    苏沐还记得,当年他和景志轩在床上打的最惹火的时候,他突然从景志轩身上翻下去,任性的让景志轩平躺,拿着软尺量人家怒发冲冠的小轩轩。

    量完,又从脚底往上量了量他的身高。

    很没品的笑看景智轩憋了个爽。

    心里在那可着劲儿嘚瑟:我好厉害,我好能吃。/w\

    因为结论是:

    大轩轩净身高一米八六。

    小轩轩,净长十九厘米九,周长十二厘米。

    这个男人,就像是要弥补他这个双儿的先天不足似的,连肌肉都是逆天生长。

    苏沐悄咪咪的夹紧腿。

    如今,就这么站在,隔着人群看他,那些快意肆浪的‘峥嵘滚床’岁月,仿若昨夜。

    “沐沐。”

    何文卓的声音突兀的从宴会厅角落里传来,苏沐的身子踉跄了下:越发完美的景志轩,也离自己越发的遥远了。

    见到景志轩的欣喜很快被现实的浪潮冲击成无尽的绝望。

    “沐沐!”何文卓又大喊了一声,边起身离坐朝苏沐走来:“过来这边坐。”

    “嗯。”苏沐窘促的收回视线,颤了下嘴唇,朝景志轩的好基友颔首一下,竭力掩饰眉眼里的萧瑟,心口疼的皱巴成一团。

    自始至终,景志轩都没看过来,即便何文卓叫了他两回,叫的那么大声。

    苏沐耷拉下脑袋,腿脚虚空的往前走两步,何文卓的手臂就绕上了他肩头,‘哥俩好’的搂着苏沐,往角落那一桌走去:“你怎么现在才来,小影子又闹人了?”

    苏沐吓的一激灵:“嘘,小点儿声。”

    声音是慌乱的。

    穿着一身黑色干练冷硬职业装的张可心,笑容可掬的带着苏沐走步梯上到56楼。

    到了56楼以后,走在苏沐的右侧的张可心微微探腰:“苏先生这边请。”

    苏沐有些不适应:“谢谢。”

    苏沐在张可心的带领下,经过助理办公室门口,往总裁办公室方向走的时候,在大厅中间拐进了朝南的一条走廊。

    走廊不算太宽,能行人的路大约一米五,两侧种着的半人高的发财竹,簇拥着走廊,绿意盎然。

    苏沐上次就注意到了这个通道,但是中间有拐角的关系,并不能一眼望到尽头的风景。

    这次他踏上这条绿色走廊,才看到水养的发财竹下面的水槽里,摆尾游曳着颜色绚丽的锦鲤。

    看着骚里骚气的游鱼,苏沐的心情一下子放松许多。

    “苏先生,请这边。”拐弯处,张可心微笑着开始解释:“景总正在开会,会议在十点半结束,景总交代苏先生可以先在花房稍作休息,如有任何需要,尽管吩咐我。”

    苏沐猛地吁了一口气,刚点头要说谢谢,就一脚踏进了百平的空中花园,脚底的透明钢化玻璃下面是彩色游鱼。

    这里……

    仿若天堂。

    明媚的阳光倾斜照耀着,为这一处洒满温暖的金光。

    花园朝南,格局很讲究,南段是隔热玻璃顶,北边是露天,花圃整个从中心往外扩散,像是个小八卦阵。

    南段地势高北边四个台阶,大约高出半米,所以南边设了玻璃路,下面是水,水中游鱼,北边则是相连通的露天鱼池。

    东西北方三面贴墙的位置铺种着鲜活的密叶竹木,然后便是争相开放的各色花卉。

    花海簇拥的正中是个圆形荷花池,荷花池旁边摆着一个偌大的画架,上面铺好的宣纸,在阳光照耀下反射出淡淡黄晕。

    突然间,西南角一棵两人多高还未花开的桂树上传来一声鸟鸣打破了宁静,紧接着从密叶深处传来两声噗噗声,两只翠鸟就一起从中钻出来展翅飞走了。

    远处的天空,浩瀚而湛蓝,宽阔而自由……

    苏沐勾唇:真是一对会找野戦场地的小坏蛋。

    张可心见苏沐停住脚步,回身轻笑道:“苏先生,这里怎么样?”

    “哦!哦~”被张可心这么一看,苏沐耳朵有些发烫的敛眉:“谢谢,这里很好。”

    “嗯。”张可心点头笑笑:“那我为苏先生泡杯茶,请问您要红茶还是绿茶。”

    “不,不用了。”苏沐把手中的茶杯往上抬了抬示意道:“我带着茶杯呢,谢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