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3.第六十三章
    抱歉, 此为晋江文学网防盗章, 订阅低于40%要等一天哦么么啾。  哎,也不知道疼不疼。

    景志轩坐到苏沐身边的木凳上,小心托起苏沐的脑袋, 先把苏沐的上半身靠拢进怀里,然后一手罩在他后背,一手托在他膝窝下往自己腿上抱……

    困极的苏沐迷糊的往景志轩怀里蹭了蹭,落在景志轩身前的手还不忘安抚的揉一揉:“小影, 别闹……”

    揉的很是地方, 揉出了景志轩一团邪火。

    景志轩连忙把人抱到腿上,飞快握住苏沐犯罪的小手。

    “哦?!”苏沐身体一个腾空和落下,又被景志轩抓住了手,吓的惊呼一声,瞬间清醒了, 身子猛地往后一蹿,要不是景志轩锢住他的腰,他一定会仰倒:“景,景总……”

    苏沐的猝恐逃离让景志轩不高兴的眯起丹凤眼,他一手捉住苏沐的腰, 一手握紧苏沐的手腕,拇指指腹在苏沐手腕内侧的红痕上摩擦了好一会才冷静开口:“醒了。”

    他本意是想苏沐睡得舒服点,却不料惊醒了他。

    “我, 我……”看着清景志轩在眼前放大的脸, 苏沐心跳快的几乎窒息, 总觉的心要从嗓子口里蹦出来,语无伦次:“我,志……景总……”

    这种慌乱的情绪,苏沐一时还搞不明白,就觉得心口快要炸了,眼泪几乎喷涌而出。

    “怎么了!?”感受到苏沐在怀里的瑟缩,景志轩这才发觉他不对劲,于是把人拉进了些,语气放缓:“吓着你了,胆子什么时候变这么小了?”

    “不、不是……”不是的,苏沐大喘着气,眼泪刷的落了下来:“我……我的手机……”

    人有时候真的很奇妙,明明脑子还没能来及理清思路,嘴巴却能更快的整合出信息。

    话一从嘴里说出来的时候,苏沐身子彻底凉透了。

    小影……

    “手机怎么了?”望着苏沐语无伦次后又哭了出来,景志轩虽然有点暴躁,但还是松开他的手腕,从桌面拿过苏沐的手机在他面前晃了晃。

    “……”苏沐咬着唇流着泪,伸出哒哒抖的手去接:“……”

    景志轩松开手,看着苏沐用双手握住金属手机,微微蹙眉:他这是在等谁的电话吗?等的都哭了?!

    苏沐低头看着手机的黑色荧屏,不敢点开,他不知道景志轩有没有看到小影,但他睡前,手机上一直在放小影在学校里的微视频。

    最后停留在荧屏上画面是:小影被他放大了的睡脸。

    为了方便小影平时玩,他手机设置了不自动关屏模式。

    小影那张和景志轩几乎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脸,要是被景志轩看到的话……

    后果他不敢想象。

    “怎么?”景志轩静静的看了苏沐好一会,只见他拿着手机在那颤抖:“有很重要的电话?”

    苏沐猛地吸了一口气把心吞到肚子里,把冰冷的手机合在掌心,缓缓抬头看景志轩的脸:“……没。”

    坐在景志轩大腿上的苏沐,比景志轩还稍高,他微微敛眉俯视景志轩脸上的表情。

    景志轩明显没看到小影,苏沐放下心来颤着唇呐呐开口:“对不起,我做噩梦了。”

    “奥?”景志轩绕有兴致的放开苏沐,手肘支在桌面上,单指顶着下巴:“说说看。”

    苏沐睫毛颤了下:“我梦见我坐在摩天轮上,上升在最高点的时候,从上面摔了下来。”

    景志轩挑眉,看不出情绪。

    苏沐眼神黯淡的不剩下一点光:“我的头破了,地上全是血,血一直流,一直流,流到摔着不远的手机上,手机突然响了,有人给我打电话。”

    景志轩淡淡道:“是我吗?”

    苏沐敛下眉,摇摇头:“屏幕破了,满屏白光,不知道是谁。”

    说完苏沐抬手抹去脸上早已冷却的眼泪,冲景志轩微微一笑:“不过肯定不是你,因为,你不知道我的新号码哦。”

    景志轩心口猛然皱巴成一团。

    如果在以前,他会认为苏沐是在撩他。

    可是,今天,他知道,不是。

    风从两人的间隙中悠悠穿过。

    苏沐把握住手机的手放在不知何时搭在腿上的西装外套上,感受到一丝暖意。

    他和景志轩就这样静静的坐着,很久,谁都没有开口。

    苏沐脸上的笑痕早已消失,所有的表情都被一种叫做执念的东西所取代。

    但是景志轩已经看不懂苏沐的这种‘执念’,因为苏沐的‘执念’不再属于他一个人。

    清醒的时候,苏沐设想的更多的是他的儿子,小影。

    其实,此时,景志轩看不出来苏沐在说谎,是因为苏沐真的做了一个类似的梦。

    就在景志轩靠近时,他的梦里是景志轩抱着小影带着他坐在摩天轮上。

    梦里景志轩说,听说在摩天轮最高点接吻的情侣一辈子都会在一起,于是他不要脸的凑上去堵住了景志轩的唇。

    还把舌头伸了进去。

    正吻的欢,夹在两人之间的小影大力的分开他们大叫:我也要玩亲亲。

    于是,他和景志轩对视笑了笑,同时亲吻上儿子的左右脸蛋。

    就在这时,天空中滑过一丝巨响,他们的小包厢一下子从轨道上分离,猛然下沉……

    然后,景志轩抱起了他,他就在身子悬空的一瞬间醒了。

    魏子城人未到,声音已老远传来:“景总……”

    当景志轩和苏沐同时扭头看向花房入口的时候,一道浅蓝倩影从镂空檀木隔断处跃进眼中:“志轩……”

    “嗨,景总,苏沐,”魏子城急匆匆的跟在何玉柔身后踏进花房,一看苏沐从景志轩腿上往下跳,心脏瞬间悬到了嗓子口,迈出的脚步也不由得缩了回去:“那个……呃……”

    从景志轩腿上挣开的苏沐几乎是立刻的就走到了画板后面,用偌大的画板遮住大半身子,握着手机的手指咯吱作响。

    他觉得自己是抢了别人老公的小三,畏手畏脚的弓着腰低着头,满脸羞红,如果可以,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这一生,他从来没有这一刻,感到绝望!

    没看扭腰摆股款步走来的何玉柔,景志轩低头捡起地上被苏沐丢掉的西装外套,抖了抖挂在右臂上。

    “志轩……”何玉柔趁景志轩低头时看了苏沐一眼,极尽所能的表现出优雅:“我听说公司和佰骅之间出了点问题,那是我姑父的公司,我陪你一起过去。”

    景志轩直起身后带着一身冷气,何玉柔没敢靠近扒上,身体有些僵硬的站在景志轩身边。

    “奥,是的。”小碎步走来的魏子城连忙道:“佰骅公司的白总刚回国,目前正要撤下hn3配备好的所有机器,这样做损失太大,正好何小姐……”

    何玉柔和魏子城说话的时候,苏沐颤颤巍巍的把身子稍稍往南边移,斜对着荷叶池。

    “出去!”景志轩的目光始终望着低头而立的苏沐。

    小猫受了惊吓本来就有些颤抖,他一开口,抖的更厉害了,于是景志轩缓了缓语气:“去通知技术骨干,全部,到一楼大厅等我,十分钟后赶往a城。”

    “是。”魏子城连忙应和着逃命。

    魏子城出去了,何玉柔还在。

    苏沐反而更加局促,他腰弓出一个显而易见的弧度,看上去可怜极了。

    景志轩从西装口袋取出一张铂金名片,双眼灼灼的看着苏沐,缓缓举起名片放在嘴边轻轻吻了吻。

    然后,在何玉柔惊悸的目光中,把名片放进了苏沐带来的小画箱中。

    “沐沐……”景志轩刚开口,苏沐手机里三百只鸭叫的音乐铃声就响起来了,比以往小了些。

    这是再次见面以后,景志轩第一次开口叫苏沐沐沐,苏沐却没听到。

    景志轩被噎了一下。

    还没缓过神来的苏沐被手机铃声吓到了,一个不稳,身子趔趄的同时手机直接从手心滑了出去。

    苏沐被手疾眼快的景志轩扶住了,手机却摔到了钢化玻璃上,‘啪嗒’一声响。

    景志轩单手握住苏沐的腰弓身捡起趴在地上的手机。

    套着一层软壳的手机安然无恙,不过看到上面闪烁‘陆先生’的景志轩,不高兴的挑起了眉梢。

    景志轩搂住苏沐不放手,弯腰有些暧昧的凑到他耳边:“我要出差几天,你乖乖的每天过来报道。”

    苏沐:“……”

    说完,景志轩稍稍离开苏沐,看着他的眼睛沉声道:“想吃什么吩咐张助,午休到那边躺椅上。”

    说着景志轩指了指桂花树下的藤条躺椅,上面还叠放着一条米色毯子。

    苏沐怔了一下,小斑鸠似的瞅了一眼‘正经女主人’:心情复杂。

    景志轩最后微妙的亲了亲苏沐的发才放了人,把手机接通递给苏沐,一脸从容:“接电话吧,我走了。”

    苏沐瞄了一眼只是放开他却没有挪步的景志轩,接过电话放到耳边:“你好,陆先生。”

    “沐沐,”电话那头是语带笑的温柔,“我带着小欣出来买食材了,不知道小影喜欢……”

    “哦~”苏沐连忙把手机攥紧了,向荷花池移了一步,打断陆齐明的话:“是的,我在上班……”

    景志轩微微眯眼,转身走出花房。

    跟在景志轩身后的何玉柔转身时,顺走了景志轩放在画箱里的名片。

    景志轩走了,苏沐回头瞄了一眼,快到木雕隔断的时候,何玉柔的手又抱上了景志轩的胳膊,如一对伉俪情深的璧人……

    苏沐心不在焉的和陆齐明聊了几句,挂断电话时才知道已经是四点十分了,没想到他足足睡了两个多小时!!

    而手机视频因为较长时间播放,剩余百分之十电量后自动关闭的。

    花房外。

    一对‘璧人’走进景志轩的办公室,景志轩握住何玉柔的细腕,眯眼俯视着她,一点一点把她的手从自己胳膊上拽开。

    有点残忍。

    景志轩点燃一支烟,靠坐在办公桌上,两条修长健实的腿随意交叉。

    吸了一口烟后,景志轩睨着何玉柔,薄唇微启:“苏沐,我的爱人。”

    何玉柔脸上闪过一丝惊讶,她看得出景志轩对那个人不一样,但没想到景志轩会这么直接:“……”

    “活这么大我心里就装过这么一个。”景志轩在烟煴中淡笑:“何小姐,你认识我五年了,应该清楚,我这个人从不将就,即便没有苏沐,我身边也不会有别人。”

    最后一句,是防微杜渐的保护。

    何玉柔娇笑的脸僵住。

    景志轩是她国外留学时的学长,她凭借表哥的关系,追了景志轩一年。

    被景志轩明确拒绝后,她假装收手,景志轩碍于好友面子,也算和她保持朋友关系到现在。

    如今,景志轩回国发展,她作为k城大集团千金,以为机会来了,却不料……

    良久,何玉柔轻轻柔柔道:“志轩……”

    “何小姐,”景志轩叼着烟,起身拿过桌子上的一份文件往外走:“走吧,我派人送你回去。”

    何玉柔快步跟上,声音急促:“学长,佰骅公司的事情让我帮帮你吧。”

    “你这份心意我领了,”景志轩朝花房走廊里深望了一眼,拒绝暧昧:“但是,不必了。”

    许久之后,何玉柔坐到景志轩给她安排的轿车上。

    她缓缓打开手心里被握成弓形的名片,在景志轩吻过的地方落下绵长一吻:志轩,你可知道,活这么大,我心里也就装过你这么一个人,除了你,别人对我来说,都是将就。

    今天,苏沐又是卡着点急急出公司。

    这次,助理张可心一送走苏沐就赶紧给景志轩打电话汇报。

    苏沐小跑着到公司门口拦了一辆出租车往家赶,到家的时候,苏影已被石如水从幼儿园接到家。

    苏沐匆忙换了一套休闲装,又给苏影换上一套小王子装,带上昨晚选好的礼物,亲亲贝贝粉嘟嘟的小脸,就和石如水打声招呼带着苏影出了门。

    眯眼俯视苏沐,这个人的眼睛依然干净湛亮,不染世俗,气息依然纯粹酣甜,香意四溢,在他怀里依旧是殷切顺从的模样,婉转迎合的姿态。

    这个人,无时无刻不在拼了命的勾引他!

    可是当年是谁给他的勇气,让他撩完人、窃了心就逃开呢!!!

    是谁!!!

    一时间,景志轩因为这痛苦的回忆,爆发出了浓烈的恨意、兴奋、肆虐、蚕食、毁灭!

    还有无止境的占有!

    景志轩低头,牙齿嵌进苏沐的肩头有点狠。

    他满脑子都在想着如何把身下这个人撕碎,吞进胃里,融进他的骨血里!

    苏沐疼的在他身下缩成一团,但并未表现丝毫抗拒。

    从未承受过景志轩如此强烈深厚的情感,苏沐吃痛中竟也感受到了诡异的安心。

    他努力忽视肩头的痛感,颤颤巍巍的抬起手拥抱在景志轩的后背。

    像是无声的应允。

    很明显的讨好。

    景志轩瞳孔剧烈收缩,他慢慢的松开牙齿,抬头看向苏沐的眼尾,越发猩红,咬住苏沐的耳垂用牙齿不轻不重的研磨,声音邪魅的说了一句话。

    他说的是‘金主大人,让不让~干’,苏沐半天没反应过来,反应过来的一瞬间,差点哔了。

    “啊?呃……”苏沐下意识收紧那啥,感觉湿哒哒。

    简直要被自己浪死、浪死!

    景志轩闷哼一声,示威似的把身体的重量全部丢给他,又问:“怎么,金主大人,不愿意?”

    苏沐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羞窘的别过脸去,胳膊却抬起来绕到景志轩的脖子上语无伦次的偏着小脸邀请,“不,不是……”

    景恶霸明显被取悦,急不可耐的撕苏沐的衣服。

    苏沐瘦了。

    小身板越发显得单薄了,线条不若从前那般饱满,骨头味有点偏重,肋骨一根根清晰可见。

    景志轩的额骨没来由的跳疼了一下。

    不过……

    因大喘气而激烈起伏的某处好像……

    至于是哪里不对劲,景志轩一时说不清楚。

    景恶霸欣赏(心疼)了一会,就急不可耐的抱着人进了浴室。

    走进浴室,景志轩还不忘戏谑苏沐:“尿不?”

    “……”浪的都膨胀了,哪里还尿的出来,苏沐羞答答的钻进景志轩怀里闷声哼哼:“不……”

    景志轩沉笑一声,打开花洒,把苏沐托起来盘到自己腰上抵在瓷砖墙面上,热情似火的品尝起来。

    冷墙和刚上的冷水,把苏沐激的一颤一颤的。

    他锁住景志轩的两条腿,被亲的软哒哒的,无力滑下之后又被景志轩托上来。

    这样的景志轩,如果搁在五年前,他死也不敢撩。

    好可怕,像野兽。

    淋浴间是用半圆磨砂玻璃隔开的,空间不大,两个大男人挤在一起格外亲热。

    随着水声的哗哗哗,袅袅迷烟很快把这片小天地汇织成了旖旎天堂。

    苏沐身上开始有了暖意,他扬起脖子眯着眼睛哼哼哼,对面落地镜中景志轩拥抱他的姿势,就这样子猝不及防的映入眼底。

    景志轩的背很阔,是标准的倒三角,张扬的打在对面镜子上,古铜色的肌.肤线条刚毅,纠结的肌理块悍劲十足,无处不迸溅雄性魅力。

    扎眼的很。

    从这个角度,苏沐只能看到自己细白胳膊,柔弱无骨的攀着景志轩坚实的肩膀,随景志轩动作着,晃的十分妖孽。

    景志轩已然成熟,比学生时代更加高大精壮,一百九十公分的身高和一百六十斤的体重,使他的存在感很是斐然。

    而苏沐作为一个小双儿,体型和身高介于男女之间,又是比较清瘦的类型,和景志轩抱在一起,身型之间的差距明显的迥然。

    嘤嘤~~~

    此时野蛮粗狂和纤细羸弱纠缠在一起的视觉冲击力有点大,但却意外和谐,诱人无限遐思。

    苏沐有点怕,心脏缩成小小一团,大气都不敢喘。

    但更多的……

    还是期待。

    他痴着景野兽的宽肩阔背,止不住流下的一小串涎水眼看就要落在野兽的背上,连忙唆的向后钻进了景志轩的怀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