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0.第六十章
    抱歉, 此为晋江文学网防盗章,订阅低于40%要等一天哦么么啾。

    景志轩放开苏沐, 对着镜子里羞囧不已的脸道:“我不介意你在我的地方自嗨一发, 不过,希望你不要让我等太久。”

    他低沉的声音没有一丝起伏, 眼神比戏谑时还不如,是毫无感情的冷若冰霜。

    说完,景志轩就出去了。

    景志轩一离开, 苏沐这才如梦初醒,慌乱的拿过毛巾裹住自己。

    景志轩不要他, 他……

    这么做, 难道只是为了羞辱他?

    苏沐突然想起,在卧室的墙上,他身体落地的瞬间, 他看到了景志轩的那里,没有预想中的‘大突兀’。

    而, 刚才, 也没有。

    原来答案比他想象的更加残忍。

    景志轩……

    自始至终都没对他起兴趣。

    从把他抵在墙上恣肆撩拨开始, 他就没打算要他。

    强大的悲伤将苏沐笼罩。

    他恍惚了一会,苏沐掐了掐自己依旧动着情的小芽, 疼出一脑门冷汗,直到小芽焉的可怜都快看不见了, 才颤颤巍巍的走出盥洗室。

    捡起地上的裤子套在腿上, 苏沐的眼泪忍不住又溢了出来。

    滴落在深色的亚麻地毯上, 瞬间就不见了踪迹。

    苏沐拉上裤子捡起掉落在地上的手机,暗暗咬咬牙,小腿有些发抖的扶着墙面走向卧室门。

    客厅里。

    已经新换了一件纯黑色衬衣的景志轩站在走廊里吸着烟,重色使他看上去更显冷酷疏离,不近人情。

    但是他随意搭在肩头的领带却为他平添了几分不羁,使他整个人都散发着慵懒而神秘的诱惑。

    苏沐伫立脚步屏气凝神,直到看到景志轩微微转了下脸,抬起脚步,他才软着腿哒哒哒的跟出去。

    苏沐跟在景志轩身后踩着小碎步蹭回到56楼的总裁办公室。

    总裁办公室似乎比刚才更加敞亮了,空阔的让人心里不踏实。

    景志轩走到办公桌前,把烟在烟灰缸里磕了磕,然后叼在嘴里,扯下肩头新取的墨色领带绕在脖子上,边动作边迈步向外走:“走吧,接下来的工作我会……”

    因为心烦气躁,景志轩扯领带的动作有些粗暴,勒的很用力,拉着领带的手背青筋直暴。

    搞的像自杀。

    苏沐的大脑还没反应过来,人却已经跑到景志轩身前,右手也拉上了深色领带的尾端。

    很有种讨好的意思。

    景志轩未完的话卡在嗓子里,滚动了喉结,生生咽了回去。

    他很少会如此。

    苏沐直到对上景志轩捉摸不透的眼神,才惊觉自己失态,他窘乱的松开握住墨色领带的手低声道歉:“我……对、对不起。”

    他逃离的手,很快被景志轩握住。

    景志轩见苏沐不动了,这才缓缓松开他的手,把叼在嘴里的香烟取下来,放在离苏沐稍远一些的右后方,把嘴里的烟雾吞进肚子里,憋出一个字:“系!”

    苏沐慢慢回过神,修长的睫毛扇动了两下,缓慢下垂的手才慌乱抬起,分别握上景志轩身前的领带的两端。

    领带是墨与蓝条相交的条纹真丝,触感细腻丝滑,还带着一丝泌人心脾的冰凉,苏沐很快镇定下来,把领带的两端交叉叠起……

    不知道为什么,就这样站在景志轩身前,为他系领带,苏沐感觉比景志轩压住他亲热还要使他心跳加速。

    恍惚间,苏沐发觉,原来,这个人已经这么高了。

    高到他即便垫着脚也吻不到他的唇。

    高到即便再繁华的k城,也遮挡不住他身后的湛蓝天空。

    高到让他怀疑,他和这个男人曾激烈相拥的日子,都是他一个人的臆想。

    如果时间能够定格,他好希望是这一刻。

    景志轩微妙的朝苏沐正正身子,低头盯着苏沐垂眉为他系领带的样子,心跳又加了速。

    他自认为见过苏沐所有的样子,可是五年后再见面,他才发现,原来苏沐可以拥有比他想象中还要多娇的模样。

    比如现在,此刻。

    苏沐低着头微微抿着唇,嘴角勾起的弧度是似笑非笑的温柔,眼中盛满闪耀的光辉,犹如夏夜星空般璀璨而祥和,脸颊上飞着两抹淡淡的红晕,整个人散发出惊人的内敛美。

    涩中带媚,看上去柔软多娇。

    苏沐的手指也好看的紧,他人虽然清瘦了些,手指却骨感中不失饱满,白皙的晃人眼,纤长如葱枝,此刻正在他胸前很有节奏的舞动着。

    灵活,却缓慢。

    虽然情.事再次在水深火热时中止,但是此刻,景志轩觉得自己整个胸腔都被这样宁静美好的画面填满了。

    最后,苏沐将宽端插入打好的环扣中,系紧,一个简洁完美的四手结就应运而出了。

    时间没能就此定格,完成了任务的苏沐颤了下长睫毛,浅浅吁了一口气,指尖顺着景志轩领口的结扣缓慢下滑,看似在做最后的规整工作,实际上,是不舍。

    很不舍。

    苏沐的手刚滑到领带的尾端落下,景志轩的手就抬了起来,食指娴熟的扣住完整结,一用力,领带就被拉开了。

    “呃……”苏沐错愕的抬头,俊秀的小脸上满是慌乱,身体也在瑟瑟发抖中向后趔趄。

    “重新系!”景志轩扔掉手中的烟头,长臂一勾把苏沐捞进怀里,抵住他软绵的小肚子:“紧。”

    “呃,对、对不起。”苏沐嚅嗫的道歉,连忙抬手握住被景志轩打散的领带,飞快的重复刚才的动作。

    这一次,景志轩一手环住苏沐的后背,一手扣住他的腰身,低头一霎不霎的盯着苏沐瞧,直到再次把苏沐羞涩敛眉的模样尽收眼底,才满意的放开他。

    “走吧。”景志轩放开苏沐,错开他走出办公室:“已经中午了,关于价码方面,我们边吃边聊。”

    “!!!”苏沐看着景志轩英朗的脊背,心里一阵悸动,他这是要请自己吃饭的意思吗?

    景志轩走出总裁办公室,抬手把颈间的领带紧了紧,嘴角勾起一抹愉悦的笑。

    没错,他改变主意了。

    景志轩一出办公室,眼尖的魏子城立马跑出助理办公室,待景志轩走近,他不正经的对景志轩身后的苏沐摆摆手,“嗨,苏沐,好久不见。”

    苏沐下意识的抬手回礼,却被景志轩一个冷冰冷的侧颜给硬生生的压住了。

    其实,他真不记得对方是谁,不打招呼正好。

    魏子城看了下两人之间小互动,微妙的撇个嘴,换上正经脸:“boss,张经理刚才打来电话,他和何副总在一楼大厅等您。”

    景志轩抬手看腕表,十二点错十分,淡漠道:“你带上拟好的合同跟他们一起过去。”

    “什么!”魏子城一惊:“boss,这可是单大生意,我吃不消……”

    “呵呵,”景志轩冷笑的瘆人,听的魏子城头皮一麻:“一年一百万的薪水你吃得消吗!”

    “!!!”魏子城整整呆滞三秒,竟无语反驳,直到景志轩抬步离开,他身后的苏沐朝魏子城礼貌的颔首,魏子城这才慌忙大叫:“boss,明怀集团明显是想与您搞企业联姻的呀,你不去谁能搞定啊!!”

    “那就更不去了。”景志轩侧过脸,望着苏沐的眼尾闪过一丝玩味,一字一顿道:“因为,我还没玩够。”

    苏沐心口一颤,直到景志轩消失在拐角,才连忙小碎步跑起来,跟上。

    进了总裁专用电梯,苏沐小心翼翼的挪到景志轩身后,低着头掬着腰敛着气息。

    像个做错事的孩子。

    企业联姻?

    没玩够!?

    那是不是等志轩玩够了,就会娶那个女人?

    苏沐站在景志轩身后,望着自己脚上的69元运动鞋,鞋帮子是已经无法再洗白的泛黄色。

    再想象企业小姐的光线靓丽,头脑彻底沉重的再也抬不起来。

    苏沐土拔鼠似的缩着脖子垂着脑袋收拢脚尖,使两脚尖相对,双手搅着身前,脑子随着电梯上一闪一闪的下落符,一刻也不得闲。

    光鲜靓丽的企业小姐,本是苏沐的想象。

    可是,等他跟着景志轩到了一楼大厅,他才知道,对方不仅仅光鲜靓丽,还温软娇艳,年轻漂亮。

    最重要的是,企小姐和他当年一样,为了圈景志轩有着不要脸的下限和不勾到人不罢休的执着。

    正被热切驾驭,又被突然放逐,苏沐整个人惊震了一下。

    他无意识的微张着唇,急促的喘息着,眼睛裹着一层水汽看似明亮,可是涣散的眸光久久不能聚拢。

    从窗台射进来的微光照耀在他精致到难以勾画的小脸上,暖色黄晕下的长睫毛,在眼睑下方打出密密麻麻的剪影。

    那剪影因为他睫毛的震颤,流泻出斑斓粼波的光,细看之下,煞是好看。

    许久之后,苏沐的瞳孔缩放了一下,却下意识的往上抬抬,想要抚一下刚被景志轩触碰过的那枚深红色玉饰。

    他本以为这是夸奖。

    可是就在下一秒,他还茫茫然的快要触碰到那刻着‘ai’字符的耳饰时,身子里突然被灌入一小股冷空气。

    浑身的热潮被这抹凉意,一下子,全部击溃。

    他在才反应过来,意识到景志轩已经离开了他。

    他……不要他了吗?

    都已经做到这种地步了,不是吗?

    景志轩把丹凤眼眯的细长、威仪,他俯看着苏沐温驯迷糊的有些呆呆的模样。

    心疼,头疼,又觉得苏沐天真的诱人至极。

    有那么一瞬间,景志轩觉得,如果此生能得苏沐的心,他死了都甘愿。

    可是,只是一瞬间而已。

    景志轩很快把苏沐推开。

    仿佛他是压在自己胸腔上的大石头。

    不堪重负!

    “你这是,”推开了人的景志轩仍不放过苏沐似的,摁住苏沐的肩膀把人定在墙上,用指绕上苏沐生长在耳边的细发,吸引苏沐注意力似的不轻不重的拉扯了一下:“在提醒我,别忘了自己曾有过的身份?”

    “!!!”景志轩低沉的声音里没有一丝起伏,苏沐蓦然瞪大眼睛,慌乱中对上景志轩冷若冰霜的眼睛:“不、没……”

    “呵呵。”景志轩闷笑一声,彻底放开软绵的苏沐,举高临下看着因失去支撑而滑落在地板上的苏沐残酷道:“无所谓,你可以走了。”

    他知道,苏沐肯定不是故意带给他看,这个答案是多么明显。

    就是因为这个答案太过明显。

    所以他必须中止。

    以他今天的狂燥,继续下去,他势必会伤他。

    不,也许伤害之余。

    他也有些胆怯了,害怕了吧。

    怕一腔热情,再次遭受遗弃。

    他最想要的到底不是苏沐的人,而是他的心。

    景志轩快步走进浴室后,左手撑在洗手台上,低头看着慢慢打开拳握的右手,中指上的水泽在灯光照耀下璀璨生辉。

    景志轩心跳的速度还未缓解,他眉宇紧蹙重重的吁了一口气,充斥火焰的眼神疯狂的像野兽。

    迟疑了几秒,他缓缓抬高臂膀,对着镜子,把敛着水色的指放到唇边细细啄吻。

    像是着了魔。

    传达到鼻尖的味道膻甜。

    是记忆里的苏沐的独特气息。

    他还记得苏沐那里的味道,尝起来应该是微涩。

    景志轩眼神越发的嗜红,对着镜子张开唇时,却在此时听到一声‘咚呛’,他飞快放下,转身。

    苏沐撞进了景志轩的怀。

    似乎给自己打气很久,苏沐带着一股子蛮劲儿,冲击力大的让景志轩后仰了一下。

    景志轩靠在洗手台上,低头看着腻在他身前的苏沐。

    猜不透的深沉目光俯身着他的小脸蛋……

    “……志轩。”苏沐两手死死的抱着景志轩,埋在他怀里轻声啜泣,语无伦次的道歉:“……志轩,对不起,从前……对不起。”

    苏沐爱惨了这个人,从七年前就深陷其中,追了一年,腻了近一年,又日想夜想思念了五年。

    他是个骄傲的人,却唯独可以为了一个人放弃尊严,这个人就是景志轩。

    不!!!

    还有小影。

    一想到儿子,苏沐震颤了一下,脑子里杂乱的快搅成一锅粥,身体的热度刹那降了下来,抱住景志轩的力气也减弱了九分。

    景志轩眯起眼睛,抬起左手回抱住苏沐的腰身,胳膊用力一提,一个旋身把苏沐放到洗手台上。

    苏沐下面光着,桃木洗手台上被他快速的铺上了一条白毛巾。

    景志轩凝眉看去,苏沐深褐色的瞳孔被水色包裹,纤长的睫毛被冲刷的狼狈,泪痕肆流的小脸凄凄惨惨,就像是被暴风雨摧残了的流浪猫。

    景志轩望着他的眸光时而冷峻时而柔情,最终都变成了满满的无奈。

    “啾~”景志轩大手握住苏沐的脸侧,在他鼻尖上轻啄了下,然后是苏沐流泪不止的眼睛:“啾~”

    眼泪的味道咸咸的,融化在景志轩的味蕾,顷刻把他心底的最后一点防线冲破了。

    “不哭了。”

    景志轩抿了抿唇,抬手看了下时间,左手握住苏沐的纤细腰,右手拿过架子的毛巾,打开水龙头,用温水把毛巾打湿。

    这个人除了被他要的时候,流的每一滴眼泪,他都心疼。

    景志轩把毛巾握了握出出水,然后随意折了一下,严厉的看着苏沐向下落的眼泪,“够了,再憋不住就给我滚!”

    “……嗯……哬……”苏沐吓的双肩连耸带震,硬是突然刹车把流到眼眶里的眼泪给收了回去,然后:“咯……咯……唔……”

    苏沐不哭了,却开始打嗝。

    记忆中。

    苏沐追他那会,有一次他急着上课,苏沐却死皮赖脸的抱住他不让走,还说不答应做他男朋友就不撒手,于是他一动怒,力气大了点,一下子把苏沐甩到了地上。

    那会儿,苏沐也是像今天这样委屈的哭鼻子,小手臂也擦伤了。

    最后他无法,只好把苏沐扶起来说带他去医务室,谁知道小家伙直接赖上他,不要脸的用小腿饶上他的,贴到他委委屈屈的说腿疼。

    看着苏沐出血的手臂和磨破的裤子,他只好把人打横抱了起来,说再哭就把他扔下不管了。

    当时苏沐也是像现在一样,硬生生的刹了车,在他怀里一直打嗝。

    那时候,他是不落忍的。

    现在——心里抽疼。

    记忆里的苏沐的每一个样子他都记得清清楚楚。

    温柔的、耍赖的、慧黠的、微笑的、哭泣的、缠绵的、浪.荡的……

    尤其是在他身下辗转求欢时,流着泪水一脸满足的模样,然后用这些记忆填补这五年的空窗期,一次又一次,一遍又一遍。

    可是。

    这个人,让他识得了爱情,体验了欢愉,也尝到了锥心之痛。

    景志轩最后给苏沐擦了把脸,然后把毛巾从他脸上拿来,看他精致小脸露出来。

    五年了,苏沐今年已经二十九岁了。

    可他的肌肤还是这般细腻,眼神还是这样澄清,丝毫找不到岁月留下的痕迹。

    或许这个人离开他以后,还是一样,过的没心没肺,有滋有味吧。

    景志轩随手扔下毛巾,大手握住苏沐的脖子,把他整个人往后摁到镜面上,曲起苏沐的退,拿着手机对他闪了一下。

    苏沐还来不及反应,景志轩就把他换了个更撩的姿势,又‘啪’的一声,将这一幕定格。

    “志、”苏沐吓的大气都不敢出:“……志轩。”

    “……”景志轩看了一眼手机荧屏,满意的挑挑眉,然后把苏沐从洗手台上放下来,把人从身后圈在怀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