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8.第五十八章
    抱歉, 此为晋江文学网防盗章, 订阅低于40%要等一天哦么么啾。  “!!!”苏沐慌忙撩起被子盖住睡衣被蹭起的腰,被突然中止臆想的身体疼痛了一下, 他羞囧的闷哼,也顾不得教训儿子哑声道:“奥好,谢谢乖宝贝。”

    “嗯哼。”苏影把手机放在床上, 一脸高冷的出去了:“接完电话送我去学校, 不想和贝贝玩,幼稚。”

    “……”苏沐诚惶诚恐的接过手机, 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十点多了, 下午再去学校,一会粑粑陪你玩哈。”

    “呵呵,那哥哥你还是继续蹭吧。”→_→。

    “……”苏沐碰了一鼻子灰, 最后冲儿子消失的门口恼羞成怒:“说多少遍了, 在家里面,要叫我粑粑!!”

    随着苏影长大, 很多时候,苏沐都能从小家伙身上看到景志轩的影子, 而且越来越甚。

    最近高冷的特别招小女生!

    这种感觉,说不上好, 也说不上坏。

    只能说, 不愧是他男人强壮的小蝌蚪。> c <

    缅想的苏沐, 直到手机铃音歇气都没反应过来。

    看着何文卓的未接来电, 苏沐又躺在床上夹着被子蹭了蹭, 才回拨过去。

    电话里,何文卓除了询问他的身体,还说帮他接了个case,让他后天到店里和客户见面拿材料。

    何文卓昨晚给他打电话时手机正好没电,所以对他挂电话一事并没有起疑。

    今早被景志轩深深疼爱了一把,又接到了半月以来的第一单,苏沐又蹭了蹭,嘤咛一声,悲喜参半的出了卧室。

    准备陪儿子打电动。

    虽然,大部分时候,儿子除了袭胸,都是带着嫌弃的眼神看他。

    想想,好像他家儿子就惦记摸.咪这一个接地气的点儿了。

    不过,自从昨晚,苏沐深深觉得,他的儿子其实随他,是块傲娇的小粘糕。

    ≧▽≦

    ***

    工笔画是国画的一种,笔触细腻,崇尚写实,主要分为山水、人物、花鸟三类,画起来花时间费功夫,价格自然也高。

    以苏沐这种小透明级别的,一副也要两千到八千不等。

    而且画风对家装十分挑剔。

    近年来简单欧美风装修大受欢迎,风格明亮简洁、华丽漂亮,关键是便宜!

    所以即便何文卓很做主,黄耀权很上心,苏沐能接得活计也大不如从前。

    还好,黄耀权把他的身价抬上去了。> <

    第三天,苏沐一早走小区后门把小霸王送到幼稚园大班,就匆匆赶到黄耀权在装饰市场开的金品阁。

    苏沐是挤地铁到的,从地铁站跑到金品阁的时候气喘吁吁,他前脚刚进门,雇主后脚就进店了。

    定画的是一对新婚夫妻,老夫少妻。

    女人是个混血,一头大波浪金卷发闪着耀眼的光芒,窄腰肥.臀火辣身材,衣着也十分飙血,她上半身穿黑色罩罩和透明丝质遮阳衫,下身是超短热裙,堪堪遮到腿.根,举手投足之间尽是风骚。

    男人脸皮很白,保养得益,但也有四十出头,身材倒还好,肥的匀称,个子一米七多,也不算矮,就是小眼睛有点色眯眯。

    多看两眼,有种民国汉奸的既视感。

    苏沐长得漂亮精致,那老男人怀里搂着美娇娘进门后,眼睛一直粘着苏沐乱打转,一点都不带遮掩的。

    没一会店里又进来两位西装革履的来客,老男人的司机也抱着卷画进来了。

    黄耀权对苏沐和那对夫妻相互做个介绍,便让何文卓带他们到接待室谈,又吩咐店员去倒水,接着就亲自过去招呼新客人了。

    老男人是个真土豪,也是个真流氓。

    司机把画往桌上一放,何文卓起身打开,瞬间傻眼了。

    这特么的是婚纱照!!!!!!!

    这特么的是纱照吧!!!!!!!

    苏沐见何文卓愣着,也起身去‘瞻仰’。

    只见下身军裤,上身就绕了根两指宽军绿色皮带子、带着大粗金项链的老男人搂着穿着大红半杯罩,波涛半掩,下身就三根粗绳,无数根细绳(丁裤网袜)的混血女人,这婚纱照拍的——

    太特么艺术!

    p图也很厉害。

    男人差点没p成目字脸八块肌,女人腿粗腰细大料,活脱脱像是从日漫里走出来的妖艳货。

    不过好在女人的颜值确实高,该不至于摧瞎眼球,只是这不伦不类的,而且还要画成工笔画,这他妈就有点迥异了……

    何文卓沉默的拿开第一幅图,看第二幅。

    第二幅画倒还像那么回事,是女人身穿汉式喜服,头戴玉瓒凤钗的古典照,尽管体态仪表尽显妖妖艳艳眉目勾勾搭搭,但总归算是好的。

    何文卓眉宇的皱痕微微舒展了些,看最后一幅画。

    最后一幅画还是女人的个人照,又是一张喷血jpg,女人金发乱舞,妖艳的趴在花丛中,身上除了可怜的几根小红绳就是三角网格,小腿上翘后踢……

    这种风格的,真特么的也就适合工笔画,要不还真难搞出那密密麻麻的骚网格格。

    骚网格格……

    网格格……

    格格……

    格……

    没有密集恐惧症的何文卓捏着画幅的手指紧巴巴的呼吸不畅的大喘气,眼神开始失焦。

    真特么晕!!!

    这画他不能让苏沐接。

    他知道,苏沐对画画是真的热爱。

    而且,苏沐的骨子里也是真清高。

    “那个,陆先生,”何文卓收起画卷,咳了一声:“很抱歉,苏先生比较擅长风景……”

    “陆夫人真是漂亮,无论古今中外哪种风格,都能驾驭的这么娴熟完美,真是令人大开眼界。”苏沐突然抬手握住何文卓的肩打断何文卓的话,赞誉道:“不过人物画难度较大,不知陆先生要的画幅大小和能够给出的价格是多少?”

    苏沐表面平静,其实,心已经高高悬起。

    他没钱了,除了给苏影攒的不能动的教育基金,他已经到了山穷水尽。

    现在家里最大开支是小影的学费,他幼儿园到高中都是在英豪贵族学校上的学,不想亏待自己的宝贝。

    接着就是房租,他目前租住的是中高档小区,单身双儿带着小娃,安全是首位,这个钱不能省。

    接着就是柴米油盐基本所需,他吃上面没亏待孩子,但也没带小影去旅过游买多少玩具,所以这些固定消费是没有节省余地的。

    如果他再接不到活计,真要去商场打工了。

    “哎吆,被苏先生夸得我都不好意思了。”女人娇滴滴抿嘴笑:“我们本想做油画的,但是黄老板推荐了苏先生的工笔画,我一看就喜欢上了。”

    女人说着,瞄了男人一眼:“黄老板也说了,说苏先生是画店里最好的工笔画师,每幅画的价格在六千到一万五之间,对吗?”

    “!!”苏沐微妙的咽咽口水:“呃……”

    “不对吧!”何文卓很快反应过来:“苏沐,你的画从去年开始,有低于过一万吗?”

    “……”苏沐掐了把手心肉,略谦虚道:“如果客户要的是小幅,也不赶时间的话,六千八千的也是可以接的,就是不知道,陆先生和陆太太要多大画幅?”

    苏沐心中万马奔腾:单子千万别黄了啊,画黄一点没关系啦!!m(_ _)m

    陆先生摩挲下巴,色眯眯:“美人,你说?”

    这声‘美人’是盯着苏沐说的,‘你说’是看向女人说的,骚的何文卓胃里翻酸水。

    何文卓:妈奈批,宰死你丫的!!!

    “还按原来咱俩商量的,一米高半米宽,你看行吗?”女人娇滴滴的贴抱着男人的手臂,见男人点头,这才对苏沐道:“我们做三副,你给优惠点,以后给先生介绍客户。”

    看来,女人只是打败了正宫,还尚未掌握财政大权。

    这一次,苏沐聪明的没递腔。

    何文卓娴熟的用赞美、托高、撑住这三步生意经和女人你来我往走几句,很快以三副共四万的价格拿下了单子。

    谈完后,何文卓当即吆喝店员拿来poss机,刷了陆流氓两万大洋。

    一般国画师都是按照画幅大小谈价格,其中固定的人物画像不能二次出手,卖家最低付二分之一定金。

    最高宰过七千每幅的苏沐,从客人刷卡开始就紧张地搓小手。

    总觉的自己搞了个传销,售卖一兜车尾气。

    _(:3」∠)_

    “操了!”何文卓一送走猥琐老夫和卖骚少妻,回头就冲黄耀权一声吼:“黄扒衣,你特么的给沐沐接的什么case,画春宫图啊!”

    从没拿过一分钱回扣的黄老板又因为自己被怼了,苏沐一脸窘迫的拉住何文卓小声道:“文卓,有客户在呢。”

    “那个,”刚被店员告知刷了两万定金后又迅速一分不剩的转进了苏沐账户的黄老板一脸懵逼,妻管严的捋捋自家老婆凶悍的毛,大狼狗似的凑到老婆脑袋边上亲亲:“苏沐,你先坐会儿,陪卓卓说会话,我忙完就过去。”

    “嗯嗯,你先忙。”说完,苏沐就拖着何文卓进了刚才的小屋子。

    搞单生意转转账赔了手续费一百块,扎心!

    关键还被专宠闺蜜二十年的老婆骂了,超级扎心!

    黄老板心里很委屈,却还要笑脸招呼客人。

    两个看了一圈画的西装男从苏沐消失的背影处收回目光,微妙的对视一眼后,低个男豪爽的指着面前的三联图道:“老板,就这一套,买了!”

    “喂~喂~喂喂喂!!!沐沐,你在哪!!!”

    这次,何文卓无奈的捏着鼻子,发出大的有点尖锐刺耳的声音:“我听门口的服务员说你来厕所了,怎么没见你,喂,说话啊!!!能听见吗?!!”

    “我……”苏沐脚步猛地后撤,背部因为被景志轩的大手罩住,只有侧腰处碰触到一点点冰凉,他小仓鼠一样勾着头,嗓子里发着一波颤音:“我……”

    何文轩不耐的咆哮:“喂,墨迹个蛋啊,厕所味很重耶,还有在噗噗的,尼玛,是不是你?”

    “我……”苏沐抿抿嘴,露出说谎时一贯的小动作:“那个,文卓,不好意思,我刚坐上车,我有点不舒服,就、就先打车回去了。”

    “我.操,我刚才不是说了吗,等接完电话就带你离开这儿去吃豪华大餐的嘛,你怎么自个儿走了,你特么的……”

    景志轩不耐的把电话挂断了。

    破坏他一个尚未加深的亲亲已经够触霉头的了,还特么嗷嗷个脊薄!

    “你怎么……”下意识质问的苏沐一看到景志轩的眼睛危险的眯起来,连忙缩了缩脖子:“我还……”

    景志轩把手机塞回苏沐的裤兜,大手随意放在他的胯骨处:“说,继续。”

    “我……”喝了酒又占了便宜的缘故,苏沐声音有点娇,很快他就意识到,指甲嵌进手心,语气僵硬道:“我该回去了。”

    “是吗,今晚,你确定要拒绝我?!”景志轩干笑一声,仍然握住苏沐腰的大手狠狠揉了两把,撑着苏沐的大长腿猛地一收。

    ‘噗咚!’

    苏沐猝不及防,一下子跌在地毯上,右手失措的摁上景志轩的高定皮鞋尖,光可鉴人的鞋面瞬间映出苏沐尖下巴的轮廓。

    皮鞋很干净,地毯很厚实,不疼,摔倒的姿势也蛮飘逸的,但摔倒后的跪姿……有种说不出的小羞耻。

    景志轩故意的,景志轩欺负他。π_π

    有一瞬间,景志轩的暴虐因子得到了满足。

    “啧,”他双手环胸,以绝对的帝王之姿,凤眼飞挑,冷漠的俯首匍匐在地的苏沐,声音戏谑:“金主大人,醉的不轻啊。”

    苏沐:“……”

    苏沐嘴唇颤抖又颤抖,然后扭过腰身握住冰冷的栏杆,正当准备借力站起来的时候,整个人突然被景志轩腾空抱起。

    猛然被悬在半空,苏沐脑袋一懵,整个人在景志轩的怀里僵硬了几秒,这才怯怯的瞄了眼沉默不语的景志轩。

    没敢看景志轩的眼神,只敢瞄着他刚毅的下巴,带着一毫米的胡渣,显得皮肤有点糙,但很男人,是那种刚阳味十足的性感!

    他都不会长,嘤嘤嘤~

    苏沐敛下眉目咬了咬唇,犹豫再犹豫,最终怯生生抬起发颤的手,把胳膊绕在景志轩的脖子上。

    一如当年。

    景志轩感受到苏沐把手绕到他的脖子上,还挪动了下把身体往他怀里凑了凑,这才转了个身,迈开脚步。

    两人的心脏,再一次离的这么近。

    苏沐闭上眼睛,贪婪的把耳朵贴在景志轩胸口,听他强壮有力的心跳。

    突然,景志轩的脚步停顿下来。

    苏沐身子再一次僵硬,吓的大气儿都不敢出。

    就在他心跳快要无法负荷的时候,景志轩开口,声音里带着几分戾气:“除了我,有没有让别的男人碰过你?”

    “……”苏沐吓的心脏一缩:“没有。”

    “女人呢?”

    “……没有。”

    “这种问题还用想?”

    “……真没有。”苏沐使劲低头藏起绯红的脸,不敢再往景志轩怀里靠,嚅嗫着唇轻声呢喃,“只有你。”

    只有你,三个字,明显取悦了景志轩,只见他危险挑高的眉梢缓缓放下来,表情变得柔和些许。

    “很好。”

    说着,景志轩把苏沐身子往下放了放。

    就在苏沐以为他要被放下而倍感失落的松开绕颈的手臂时,景志轩突然弓腰把头往下埋去……

    ‘嘶啦~’

    景志轩舔了舔牙齿,一脸高冷的抬起头直起腰昂首阔步,似不经意的解释:“你的拉链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