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6.第五十六章
    此为晋江文学网防盗章,订阅低于30%要等12个小时哦么么啾。

    “……”生气吗?

    苏沐咬着嘴唇, 看着落座在皮椅上的景志轩。

    如果没有苏影, 他应该会感到高兴, 因为, 这至少能证明, 景志轩多少在意他, 他和景志轩还有拥抱亲热的机会,不是吗?

    望着苏沐小鹿乱撞的眼神, 景志轩想立马压着他狠怼的心情更浓烈几分, 他暴躁的把烟叼在嘴里, 用力扯扯领带。

    “过来, ”景志轩吐出一口烟圈,用下巴指了指办公室右侧靠墙沙发上的一片空地儿:“看看做多大的画幅, 几幅比较合适。”

    苏沐一听景志轩杀进主题, 心弦微微放松, 看样子, 他应该不知道小影的存在吧?

    突然想起昨天好像在金品阁见过那两位西装男, 或者真的是巧合也说不定。

    苏沐顺着景志轩的目光把视线转移到那块空地儿,揣着小心脏向前走三步。

    其实说空地儿也不算, 因为整个办公室包括天花板都烫了壁布,壁布是简单带条纹的棕灰色, 条纹是深蓝。

    苏沐虽然很少出外谈单, 但毕竟端这一行饭碗已有三年半, 又是国画专业出身, 对这方面足以信手拈来。

    他飞快环视一眼办公室为数不多的家具,都是实木重色家具,沉眉思忖了一下,很快得出结论。

    “总裁办公室代表着公司对外形象,正所谓好景好水世人共求,好字好画惠泽八方。”苏沐松开握紧的手心,先来句官腔,然后抬手对着沙发背景墙做测量辅助:“而且办公室是长久从事脑力工作的地方,山水画亦能愉悦身心,所以这里挂山水画比较合适。可以挂三副长约一米宽约七分米的三联图,或者和沙发长度10:7的单幅大背景图。”

    “嗯,不错,”景志轩叼着烟,目光始终烙在苏沐的侧颊上:“继续。”

    苏沐:“……”

    苏沐怯咪咪的看了一眼景志轩后,飞快的移开视线,脸上悄然爬上一层红晕,不知为何,总觉的坐下来的景志轩更加气势夺人:“当然,如果您不喜欢山水画,《八骏图》、《大鹏展翅》、《花开富贵》这一类的画,也很般配这里的装修风格,并都有着相当好的寓意,或者猛虎图也不错,和你的属相相合。”

    景志轩的薄唇微妙上挑,对这样‘认真端重’的苏沐,有那么点儿新奇。

    说完,苏沐赶紧咬了下唇,有些后悔:“不过,我想,以你的性格应该更喜欢简单大气的吧,像书法,我们店里有合作一位知名的书法老先生,如果你喜欢……”

    “不喜欢!”

    说着,景志轩猛然起身,一边抽着烟,一边大步往沙发的反方向走:“就按你说的,要一大幅猛虎图,跟我来,帮我看看客厅该怎么来。”

    苏沐一惊,然后看到景志轩走到金丝楠木屏风一侧,回头睨他:“跟上。”

    “……奥,好。”苏沐软着小短腿哒哒跟上。

    八扇屏风背后,一个檀木雕花的一米高,四五米宽的楼梯赫然映在眼前,景志轩站在阶梯口停顿下来,吐了一个烟圈。

    苏沐见景志轩停顿,脚步微颤了下,缓步走过去之后,在景志轩的示意下先步迈上阶梯。

    苏沐上了三阶后,听到景志轩的脚步声响起,瞬间慌了脚步,心跳错乱。

    被景志轩在下面盯着,骚撩过景志轩的苏沐怎么迈步都觉得自己一定扭的很浪。

    他迈步中一个上下夹紧,感觉又哗了一下。

    这次应该不是大姨妈造访了吧?!

    捂脸!!!

    难怪以前景志轩嫌弃他,他都快要鄙视自己了。

    好在也就那么几个装饰性阶梯,很快捱到上楼进了客厅,苏沐连忙指着客厅沙发背景墙,强装淡定:“景总,您说的是这里吗?”

    跟在苏沐后面的‘景总’差点把烟蒂捏碎,眼眸半眯,深不见底,声音从深喉里发出:“嗯。”

    没意识到危险气息的苏沐微微挪动脚步,环视了一下客厅风格。

    这里的硬装色调和办公室差不多,全屋灰加棕的条纹壁布,简约现代风,沉稳中带着禁欲感。

    但是挑高式的大落地窗使这里的光线比办公室明亮许多,家居也是原木的浅棕色,在明媚的阳光笼罩下撒发着些许暖意。

    景志轩的住处,比他想象的有人味。

    就是不知道这里,除了他还有谁来过,或者……

    苏沐上下牙齿对咬了一下,抬高下巴开口:“这里可以做三联图,居家之所适合色彩明快淡雅的画幅,能让人心情舒适,山水画清幽大气,花卉温馨贵气,不过这里是您的居所,还是以您的喜好优先。”

    “嗯,就三连图,荷花。”景志轩咬着牙把烟蒂扔到木地板上,用皮鞋尖狠狠的捻灭,“走,去最后一间房看看。”

    最爱画荷花金鱼图的苏沐心口微妙的热了一下下。

    他看着景志轩抬步离去的阔背,抿抿唇,小碎步又哒哒跟上。

    最后,跟着景志轩来到卧室门口。

    苏沐通过门框首先看到亚麻灰的整洁大床,不由得缩了缩脖子,迈进卧室的脚步有些迟缓。

    景志轩一脸烦躁的扯下脖子上的领带,扔到床上,领带在空中抛出一条优美弧线。

    在落到灰色大床正央的一瞬间,苏沐刚跨进门的右脚趔趄了一下,手啪的打在竹木房门。

    “咳,景,景总,”苏沐尴尬的站直身子,手仍然撑在门上,没有要走进卧室的意思:“卧室比较适合暖色调的画,尤其是床头……”

    “谁告诉你说是床头了!”景志轩回身,解着衬衣领口的纽扣,嘴角噙着笑:“嗯?”

    苏沐喉咙被烫了一下似的,低头沙哑着嗓子:“那,景、景总是指……”

    “我说的……”景志轩突然向前一把抓住苏沐的纤腰,天旋地转间,苏沐被高大强壮的景志轩压在大床右侧熨着深色壁布的墙面上,姿势扭曲的趴着:“是这里。”

    苏沐吃痛一下:“景总,你……啊……”

    景志轩一手钳制住苏沐两只手固定在他头顶,一手在苏沐后背隔着柔软的t恤慢慢游移,感受布料下的温热体温,嘴巴轻轻噬咬着苏沐敏感的后颈,声音戏谑:“你觉得这里适合挂什么样的画?”

    “啊!”苏沐痛呼一声,睫毛迅速被泪水打湿,不自觉的发出一串苏音:“唔……景总,这里,卧室的装饰画有风水之说,我,我还没有看清这个方位,请、请你……啊……”

    苏沐的话未完,整个人就在景志轩怀里转动了半圈,然后被景志轩握住腰身高高拎起来,面对面抵在墙上。

    一切发生的太快,苏沐因整个人悬空,腿在惊惶失措中扣住景志轩的窄腰。

    紧紧的。

    双儿自身是产不了奶的。

    生育前后因激素上的刺激,小小包会发生些微变化。

    不过,也就跟飞机场的女人差不多。

    虽然有这方面缺失,但苏影不满一岁时,苏沐哄他入睡前也让他嘬。

    苏影满一周岁之后,苏沐就不让了。

    许是这种亲密记忆,苏影明里暗里总要捞.摸两下。

    平日里,苏沐也没太较真,偶尔一两次也就由着孩子了。

    但是……

    就算景志轩昨晚放过他,也不可能放的那么彻底,苏沐那里被苏影一碰,疼的暗嘘一声,咬着牙在苏影额头上飞快亲了亲,就颤着手握住苏影的小肥腰拉离了自己。

    真是上辈子欠这对父子的,哪疼往哪挠。>﹏<

    苏沐委屈的弓着腰忍着疼,生害被石如水看出端倪。

    “既然正爹舍得回来了。”石如水见腻歪父子抱够了,把手里解好扣子的小衣服扔到苏沐手边:“那我这后娘就可以收工下线了!”

    “不好意思啊,水水。”苏沐看着顶着一头鸡窝和两个熊猫眼的石如水歉意道:“你昨晚肯定没休息好吧。”

    石如水:“呵呵。”

    就算是顶着鸡窝头,石如水还是美的没边儿,精致五官是那种难勾难画的漂亮,咋一看比苏沐还诱人,一双娇妍妩媚的狐狸眼随着他翻出的大白眼,散发一屋子勾魂摄魄的骚味儿。

    “哥哥,闹人,羞羞。”石如水还没回答,两岁大的小屁孩石贝贝就颠颠爬到苏影面前,奶声奶气道:“羞羞~”

    小家伙的小脸蛋精致的像个艺术品,八分都随了石如水,做鬼脸也是漂亮的。

    “嘞……”还挂着眼泪珠子的苏影,飞快回头朝贝贝呲呲小虎牙。

    “糕糕,”贝贝一双水溜溜的大眼睛很快就转移到了苏影后背的糕点上:“大粑粑,贝贝,吃糕糕。”

    “哦。”苏沐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放开霸着他肩伸出恶魔小手的苏影,起身把手里的糕点递给石如水,拾起床上的小衣服准备给儿子穿。

    还有药。

    !!!

    “这是什么?”石如水接过苏沐手里的两个透明袋子,“药吗?酒后胃药……”

    “呃,不是,不是!”苏沐慌乱的夺过药袋子,一脸惊慌,说完又觉得不妥,忙改口:“呃,是的,昨晚喝了点酒,不舒服,就……”

    “奥。”石如水挑了下眉,拿给贝贝一块小蛋挞。

    苏沐把药袋子藏在身后,重重的吁了一口气,摸了摸苏影的小脸,起身道:“如水,那我去洗个澡换个衣服,一会我照顾他俩,你再睡会儿。”

    石如水扯过苏沐手中的衣服,给苏影穿,没抬头:“嗯。”

    真是亲爹!

    昨晚把儿子丢给他,自己跑去浪翻天的亲爹!!

    苏沐拿了家居服走进浴室。

    苏沐把身上的新衣服规规整整的放在洗衣机上,竟是他以前最喜欢的牌子,抚了一会细腻丝滑的面料,走到镜子前细细端详。

    他对自己的容貌和身材,一直都有着绝对自信。

    没追上景志轩的那会,他也觉得是景志轩眼瞎,不是自己不够美。

    他皮肤白腻如雪,水雾杏眼,眉自带柳叶弯,挺鼻,嘴唇是最性感的上薄下厚。

    身高正好一米七,不抹杀男人尊严又不失修长的高度,加上苗条身材,被高大的景志轩契入怀中刚刚好裹满一圈。

    他虽然没肌肉,但浑身上下找不到一丝赘肉,是那种绝对显瘦又带感的类型。

    不过现在肋骨有点凸显了,肯定没有以前美了吧。

    但是灯光下,如今身上开满了梅的那个人,媚态横生,依然像个吸.精的小狐狸。

    可惜昨晚出师不利,吸了个棉。

    好气呀!!> <

    因为来月事,苏沐很快冲一下换上新的卫生棉条走出浴室,看到苏影和贝贝在客厅的沙发上坐着玩积木,没见石如水。

    许是已经休息了吧。

    苏沐想。

    苏沐给看过来的苏影飞了个吻:“玩吧,粑粑马上就过来陪你。”

    苏影冷漠抬头,睨了一眼苏沐的脸,目光向下对着苏沐的小包子撅撅嘴,算是给苏沐的爱的回礼,接着就又低头教贝贝摆积木了。

    像是挽范儿的小流氓!

    苏沐哭笑不得的把毛巾甩到头上,擦擦擦。

    这熊孩子!平日里就和景志轩一个逼调调。

    不过苏影会因为他的离开哭泣,而景志轩,不会!

    苏沐患得患失的走进卧室,没成想石如水就坐在他床上。

    见苏沐进来,石如水抬头,他敛水魅人的狐狸眼上挑着,薄唇微抿,双臂抱在胸前端坐,摆出一副气势汹汹的架子。

    不过气势汹汹的时候,一点都不气势,反而莫名勾人。> <

    苏沐低头望着石如水,纳闷:“我还以为你去睡觉了。”

    石如水用表情呵呵:“没,我给你抹完药就去睡。”

    “抹药?”苏沐一脸莫名其妙:“抹什么药?”

    “小花,”石如水一脸正经:“或者小.菊。”

    苏沐:“……”

    苏沐小心塞。

    景志轩都没要他,却给他买了药。

    大概是早上口的时候,狠模了几把的缘故吧。

    确实有疼到,他还忍不住哑着嗓子哼唧一声,景志轩当时那眼神差点能把他咔嚓了,后来他就不敢哼唧了。≥﹏≤

    如果不是今日分别的太彻底,他会觉得景志轩变暖男了。

    事实证明:暖个屁!π_π

    “……如水。”

    房间空气凝固了一分钟,苏沐对上石如水探究的眼睛,嚅嗫开口戳石如水的软肋:“别开玩笑了,你黑眼圈都冒出来了,赶紧去补觉,都不美了。”

    “嗯哼,”石如水的软肋不软了,反而撇撇嘴:“少特么打发我,说说,昨晚去哪儿泄火了!”

    “……”不会撒谎的苏沐焦躁的抓抓头皮,一脸认真:“报告大人,小的昨晚真的喝懵了,上哪偷吃啊,您可别冤枉小的。”

    “呵呵。”石如水斜着眼睨着哈腰作揖的苏沐:“少来这一套,事后药都买了,玩的可真够凶猛的,赶紧的,说说昨天晚上去哪爽了?”

    问完一长溜,刚把苏沐问懵逼,石如水就一声尖叫把他的魂给收了回来:“我擦,你不会和何文卓那啥了吧?他家大王八英年早痿了?!”

    “!!!”苏沐差点把嘴唇咬出血沫子,两眼嫌弃的看着美炸天的石如水。

    “孩、孩子,”嫌弃完,苏沐睫毛微垂弱弱道:“孩子还在客厅呢,你小点儿声,还要不要脸了。”

    “哈!”石如水焉坏的提高嗓门:“你要脸?!亲儿子扔给我自己跑出去找男人浪!”

    苏沐连忙甩了鞋子上床捂住石如水的嘴:“我来事了,你别瞎脑补。”

    “呵呵哒!”

    石如水显然不信,他一把揪过苏沐的领口往下拽。

    苏沐小半个上身露出来,蜜.肌红梅的,招眼的很。

    如此深重的痕迹,明显是大力嘬出来的,骚包的彰显着男主人昨夜的激情澎湃。

    苏沐像是被人当众抽了耳刮子似的,肩膀猛然抖一下,委屈的别过脸。

    脸热的能煎荷包蛋了!

    “别告诉我你脖子柔软度这么好!”石如水嘲笑两嗓子,撇着嘴松开耍坏的手,又翻了发个大大的白眼:“这么掖着藏着,怎么着,不会是偷了人家何文卓的汉子耍了吧!”

    “!!!”石如水的嘴一向很毒,今天更甚,但苏沐没瞪他的勇气,只得焉焉的拉高衣领认命道:“哪能啊,是小影他爹。”

    石如水:“!!!”

    石如水:“!!!”

    石如水:“!!!”

    苏沐:“……”

    苏沐瞄着石如水‘!!!’的表情瞄的没耐心了,有些恼羞成怒的吼:“但我昨天真来事儿,没干成,要不要这会扒了给你检查检查呀,保证血香四溢。”

    “!!!”石如水嘴角一抽,终于变成了:“……”

    石如水:“没干成买特么的创伤药啊!”

    苏沐怒:“但……”声音逐渐细弱蚊蝇:“那啥……摸了。”

    石如水:“噗……”出息!!!

    再次良久沉默后,苏影和贝贝推倒积木的声音传来。

    虽然没有人知道,当年苏沐是拿钱砸才泡到的景志轩,但很多人知道,景志轩是苏沐心中的朱砂痣。

    且,仅此一枚。

    虽然石如水不知道苏沐追求景志轩的经历,但是午夜时分时,他听到过苏沐叫着那个人的名字,不止一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