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0.第五十章
    此为晋江文学网防盗章, 订阅低于30%要等12个小时哦么么啾。

    那一次他是不解、惊喜、满足、甜蜜。

    这一次他是惊恐、忐忑、纠结、迷惘。

    “你说, 你这么美,”景志轩邪气的话风一转, 打在苏沐微颤的耳屏的呼吸热的烫人,语气里却带着一股子狠戾:“我如果把你衣服扒了钉在这儿, 这面墙会不会成为全世界最美丽的墙,嗯?”

    “!!!”这样的夸赞有点渗的慌, 苏沐身体吓僵了,呜咽声卡在嗓子口,模样像只受惊的小猫。

    可是……

    这是来自景志轩的拥抱,景志轩的体温, 景志轩的气息。

    是他曾经梦寐以求的,也是他这五年来做梦都想梦到的场景。

    他对景志轩的渴望, 是飞蛾扑火的本能, 与生俱来, 无从改变。

    所以,尽管景志轩的话语和摆动他的姿势都带着明显的侮辱味,苏沐的手臂还是颤颤巍巍环上了景志轩的脖子。

    苏沐含糊道:“志轩……”

    景志轩的心尖颤抖了一下,握住苏沐的后颈, 使他侧过脸。

    这一刻, 他不想看到他的脸。

    害怕心房失守。

    当景志轩拨去苏沐耳鬓微长的发捏上他的耳朵,一抹绝艳的深红猝不及防的撞入他墨瞳。

    景志轩粗暴的动作骤然停下, 失神的望着苏沐镶在耳廓正中的弧形红玉。

    这是他五年前送给苏沐的生日礼物, 上面雕刻的ai字符别具一格, 在烈日的斜晖下熠熠反光。

    可以说,这道光是景志轩五年前,对苏沐的爱的见证。

    景志轩性子冷,但是人帅个高气质佳,刚踏进大学,对他趋之若鹜的男男女女就能围着t大排一圈,做憨卖萌、软磨硬泡、死皮赖脸的不在少数。

    但是,论无坚不摧,苏沐真的是头一号。

    那时候苏沐刚大四毕业,租了校内的教师楼赖在学校里‘考研’,日子过得别提多逍遥,一天到晚的不务正业,追着他撩撩撩。

    即便是在盛产盛世美颜的双性人中,苏沐的相貌也当属其中的佼佼者,加上天然苏的声音和自然妖的身段,当之无愧成为了t大多数男人心中的梦幻情人。

    连御姐也非常哈苏沐这款。

    所以,那时的他即便再清心寡欲,在接受苏沐的金钱诱惑之前,又怎可能对苏沐不心动,毕竟他也是男人。

    俗话说,十个男人九个色,还有一个软。

    他不软。

    这么多年,他对苏沐也是思念的紧。

    但是,他和他之间发生的种种,时至今日,他都无法释怀。

    那就是在他读大二那年,得到了留学生交换名额,限期一年内出国当交换生,而出国保障金为二十万。

    他有必须出国的原因,但是他没钱。

    后来,无缝不钻的苏沐得到了这个消息,用一月三万的‘包养金’为条件,要他和他谈为期一年的‘恋爱’。

    刚开始,景志轩是怒的,逮着主动送上床的小处子苏沐狠.操了一顿。

    ……

    其实也没太狠。

    苏沐那晚流血了,在他身下瑟缩的厉害,那是他第一次尝到什么叫做真正的心疼。

    那晚的苏沐乖巧的厉害,和以往任何模样都不同。

    他被进人的那一刻,疼的嘴唇都咬破了,浮现血丝的眼尾也红的厉害,里面还裹着一层泪光,但他任睫毛被打湿却硬是没流出来,依然张着退义无反顾的抱紧他,一边倒抽气一边哽咽着:‘志轩,人家是第一次,所以你可要负责啊,我不求多,一年,一年就好。’

    末了还颤颤巍巍的抬手为他擦去额头上的汗水:“你动吧,我不疼的。”

    这样的人,即便他是铁石心肠,也得动摇了。

    就是那一瞬间,这个人自此深深烙刻在他裹着心脏的肋骨上了,每一根都刻的那么狠,那么深。

    从此,再不曾湮灭。

    就这样,苏沐按照约定每月十五号往他账上打三万块钱,他也未推辞,和苏沐保持着新奇而糜.烂的金主与包养人关系。

    苏沐是生长在温室里被娇养大的孩子,皮肤细细润润,白的在阳光下透亮,身子也因为小时候练过舞蹈的关系柔韧的紧。

    关键是还够浪。

    虽说两人之间,苏沐是金主,却他却任他肆意摆布,无论床上还是床下,都对他极尽讨好,那段时间,一向冷性的他的确像着了魔。

    深陷其中,两人夜夜笙箫。

    而这块红玉,就是他和苏沐在一起时,他送给苏沐唯一一样东西。

    算是生日礼物。

    苏沐过二十四岁生日前一个月就天天对他撒娇要礼物,他当时早就对苏沐动了真情,虽然嘴上没说,却已经打算送给苏沐一枚耳饰了。

    苏沐过生日前十天,他每天打工回去的时候,都要绕到玉器市场转一圈,直到苏沐生日前一天,他终于看中了一枚深红色的和田玉。

    他那时候穷,当时以有史以来最大的耐心和老板讲价讲了一个小时,花光了刚到手的五千块工资买下了。

    店老板小气巴巴的连盒子都没给他。

    其实他出了店门就后悔了。

    ……价钱真贵。

    后悔着后悔着,等到了学校,却又后悔搞价太厉害,没能拿到那只做工精美的檀香木包装盒。

    当时他也没去参加苏沐的生日宴,苏沐晚上喝点小酒回来的时候,他直接把手心握的火热的耳饰扔给苏沐说是二十块钱在路边摊买的。

    苏沐当即就把礼物放在嘴边亲了又亲,当看到上面的ai标志后,一下子跳起来,抱住他脖子把腿缠到他的腰上,放荡的蹭着他求欢。

    那晚,他把自己这辈子的热情全部灌注给了苏小妖精,一颗心完完整整的交给了他,甚至想过放弃原本的出国计划,就安安稳稳和他在一起。

    一辈子,就守护这一个人,直到永远。

    可是,在这之后的第三天,苏沐就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这时,离他们的一年之约还有三个月。

    苏沐消失的第三天,他卡里突然打入九万块,他知道,那是苏沐打的,口头恋爱合约里剩下的九万块。

    他以为,打了钱的苏沐一定会回来,继续当他的小粘糕,妖妖娆娆的缠着他嘤嘤嘤的发骚。

    可是……

    他掰着手指数到九十九的时候,苏沐也没能出现。

    他终于放下自尊,去苏家集团走一遭,却被无情的践踏一番,回到学校时带着一身伤。

    重要的是,心伤……

    满腔热情因为回忆一触即溃,景志轩表情凝固了一瞬之后,深邃的眼神里再也找不到一丝温度!

    在苏沐离开的第一百零一天,他毅然决然出了国。

    从出国那天起,他就发誓,当他回来的那一天,他一定要吞了苏家集团,把自己当年所受的屈辱加倍的还回去。

    如今,按照计划,不出三个月,他就会让苏家集团彻底瓦解,把苏家连同苏沐狠狠踩到脚底下,肆意欺凌。

    到时候,k城再无苏方集团,也再不会有他的金主大人。

    只会有匍匐在他的脚下摇尾乞.欢的苏沐!

    苏沐!

    景志轩劲气一重,苏沐突然一疼,倒抽一口气呜咽出声,“……志轩。”

    “呼……”

    景志轩喘着粗气,骤然抽离苏沐:“金主大人有心了,没想到我送的东西还能保留到现在。”

    这种重逢,再也不是苏沐午夜时分的梦幻。

    眼泪充盈眼眶的苏沐再不敢抬头。

    他把脸藏的像只鸵鸟,脑子里嗡嗡作响,耳朵里除了景志轩的呼吸声,仿佛什么也听不见了。

    景志轩!

    景志轩!

    景志轩!

    满脑子的景志轩!

    这是他最爱的男人,他儿子的父亲!

    自从五年前他踹他的小蝌蚪跑了路,他从没敢奢望过,他和景志轩还有重逢的一天。

    就在苏沐心乱如麻的时候,只听景志轩轻笑一声,迅速直起腰杆,“怎么,学长不欢迎我?”

    景志轩低沉的声音没有一丝起伏,可是眼里的温度迅速下降。

    “……”何文卓抬手拍在苏沐的右肩,边起身对着景志轩扯着嘴皮漫不经心的笑:“哈喽啊景学弟,好久不见,真是越长越俊了,听说不久前凯旋回归整家不小的公司,fierce!牛逼!恭喜了!”呵呵→_→

    景志轩挑高眉梢朝何文卓举举酒杯,毫不谦逊:“谢了,何学长。”

    再次听到景志轩的声音,瘫软在座位上的苏沐,这才张皇失措的扶着桌沿撑站起来,因为脚软,身子不由得趔趄,还是何文卓眼疾手快的撑了他一把。

    苏沐心中一暖,努力挺直脊梁。

    景志轩迅速伸出的左手,在这一刻握成拳,不着痕迹的收了回去。

    他强迫自己忽略何文卓扶在苏沐腰间的那只手,握了握手心抬起右手中的酒杯,目光打在苏沐的脸上。

    他瘦了,腰肢比当年更窄。

    其实,苏沐的脸依旧低垂着,仿佛要低进尘埃里,微长的发遮着额头,居高临下的景志轩连他的额眉都看不见。

    有意思,他的学长什么时候变得这般低调了。

    还有明显不过的寡淡疏离!

    这和当年那个追着他狠追猛打的厚脸皮比起来,一点都——

    不!可!爱!

    景志轩眯起眼睛,越发烦躁,语气不禁冷硬三分:“学长,我来给你敬杯酒,不会不给面子吧。”

    “不,不……”

    苏沐语无伦次的抖着手在裤缝上胡乱抓一把,咬咬一口小白牙,颤着下巴缓缓抬头,最终,眼睛打在比他高出一头的景志轩的下巴上,弯起眉眼和嘴角。

    送上一个轻轻柔柔的笑容。

    “!!!”

    景志轩瞳孔猛缩一下,这才看到苏沐光洁亮丽的额头,弧线温柔的柳叶眉,还有他纤长卷翘的睫毛,再往下……

    是苏沐的裹着一层水汽的眸子,在耀眼的顶灯下泛着忽明忽灭的阴郁华丽。

    景志轩的心窝也跟着猛缩了一下。

    送了笑容的苏沐,深深的嗅了两口属于景志轩的特有的气息,回身抓起桌面上的酒杯,卷在手心紧握了一下,继而抬头看向景志轩。

    没有人知道,他此时需要多大的勇气,才没让自己一头栽下去。

    或许,他会栽到景志轩的怀里,然后再被他一把推开。

    一如当年,他追他时的情形。

    “景、景学弟,”苏沐的眼眶热了热,他望进景志轩幽深的瞳仁里,那里的深度仿佛要吸走他的灵魂:“我敬你。”

    苏沐说着举起手中的u型酒杯,不等景志轩和何文卓反应,闭上眼睛一个仰头把二两白酒尽数倒进胃里。

    **滚烫。

    “!!”景志轩眼底闪过一丝令人战栗的寒芒,唇角的线变得冷硬,却并未出手阻拦,只是看着苏沐因扬头而拉开的优美颈线,眸光顺着他唇角溢出的一滴酒延伸进他的v型衣领。

    清冽之光随之浑浊。

    “我.操!”何文卓慢半拍的夺下苏沐手中的酒杯,奈何酒杯已空空,“你特么的不想活了,空腹喝白酒,能耐啊!”

    “哼~”景志轩用只有何文卓和苏沐两人听到的声音冷哼了一声,然后举起手中的酒杯,一口干了。

    他的土豪金主,还是一如既往的病娇。

    苏沐没理会何文卓的咆哮,抬头仰望景志轩下酒时律动的喉结,一脸痴态。

    他的心跳速度跟着景志轩下酒的速度不断攀升,还可耻的有了生.理反应。

    这是身体对景志轩最忠实的记忆。

    还好,一个小芽芽,撑不出什么大轮廓。

    苏沐软哒哒的腰身悄喵喵向后弓,他的男人,无论干什么,都帅的招人。

    虽然,那个男人看他的目光是一贯的清冷无情。

    而他,果然还是很爱很爱面前这个人,分开五年,感情不减反增。

    景志轩喝完酒,用拇指和食指捏着空酒杯递到苏沐面前左右转动半圈。

    这是他干酒之后的习惯。

    “!!”苏沐慌乱的收回目光低下头,嚅嗫着嘴唇还没来及说什么,就看到那双纯手工定制的牛皮鞋在光可鉴人的地板上旋转。

    然后,景志轩毫不犹豫的转身……

    景志轩一离开,苏沐眼前一空,身体瞬间瘫软。

    无力的就像是被景志轩狠狠.干了一顿,可是,不是。

    而且,就连空气仿佛都随着景志轩的离开而被抽走了,苏沐大喘着气胸口却还是闷闷的,他扶着椅把手,望着景志轩越走来越远的背影,眼里的痛楚溃不成军。

    “呵呵,”何文卓哼笑两声,拉着苏沐的胳膊扶他坐下,“妈奈批,比早些年还能装逼。”

    景志轩微怔了下身子,苏沐慌张的收回目光,握住何文卓的手腕:“别,别说了。”

    “嗯哼,不说了不说了,人家当穷小子的时候就天天曲项向天歌,别说现在成了大老板,不拽才怪!”何文卓没落座,直接拿过苏沐面前的小瓷碗,给他盛了一碗西湖牛肉羹,放在他面前才坐下:“赶紧喝,压压酒,胃里难受不?”

    “……”苏沐茫然的摇了摇头,拿起面前的调羹,舀了一勺麻木的送进嘴里。

    食不知味。

    再温热的粥,也暖不了他寒流肆窜的身体。

    此时此刻,他的心,就像是被什么撕裂了一般,痛的几欲失去直觉。

    喝完这碗粥,和何文卓说一声就离开吧。

    “沐沐,”苏沐对景志轩的感情,同窗了几年的何文卓如何不知,他看着埋头不语的苏沐忧心道:“沐沐,你……没事吧。”

    “……”苏沐又摇了摇头,整个人恍恍惚惚。

    “沐沐,你别这样,要不喝完这碗粥,咱们就走,我带你去吃……”何文卓的话没说完,他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是黄扒衣的专用来电铃音。

    何文卓操了一声掏手机:“干他娘的,查你妹的岗!”

    说着何文卓拍拍苏沐的肩膀,起身道:“我先去接电话,回来咱就走。”

    “……嗯。”苏沐声如蚊蚁。

    “喂,”何文卓捂着手机嘴巴对着话筒小跑步,声音柔的差点溢出水:“老公……”

    何文卓一离开,苏沐的眼泪就滴落进西湖牛肉羹里。

    没有声音,但是溅起了一个小小漩涡,荡的苏沐心口越发的疼了。

    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

    是思之噬骨、求而不得、不可进却又退无可退的爱恋,是多种伤与痛交杂在一起汇织而成的煎熬。

    苏沐喝不得酒,认识的他的人都知道,包括景志轩。

    一是皮肤过敏,二是一沾上头。

    还好,自从生了苏影经历一遭鬼门关,他的体质发生了些许改变,皮肤不会像从前那样娇嫩了。

    喝了几勺牛肉羹,大概酒劲儿上了头,苏沐感觉脑袋瓜子越来越大、越来越沉,情绪也越发难以控制,眼前的盘子勺子都变得虚飘起来。

    意识逐渐因醉与疼而被抽离。

    “景学长,听说您这次回国经营了一家跨国大公司,好厉害啊,不知道我这学经贸专业的,有没有福分被您收留啊。”嘤嘤嘤~

    “当然,”景志轩的声音,是不同于刚才的温文儒雅:“这是我的名片,随时欢迎。”

    “哎吆,景学弟,人家也要嘛。”又是一声嗲到头发根儿的女音:“你可不能偏心啊。”

    “哈哈,怎么能少得了柳学姐的……”

    不远处,那些‘打情骂俏’的‘污言秽语’声传来,更是刺激的苏沐手脚发颤,很想上去扯着那些矫揉造作的贱女人们的长发干一架!

    ……却只能任由心生生被钝刀子挖去一大片。

    鲜血淋漓。

    曾经,景志轩被一个学姐拉着告白,苏沐直接冲过去扯着景志轩的衣领,把他拽到宿舍后面的小竹林,牛逼哄哄的把景志轩怼到墙上,狂亲……

    那一次,他们在那个随时可能有人经过的小竹林里热情似火的纠缠在一起。

    景志轩很有力气,他刚在景志轩脖子上狠狠咬出一个标记,就被景志轩整个托起来反怼在墙上,两条修长美被景志轩高高架到肩头占有了。

    那是他第一次感受到来自这个清冷禁欲男的火热、强悍与凶猛。

    那样的景志轩就像是中了药,隐藏在深处的暴虐因子仿佛一下子被炸了出来,像只野兽。

    最后,他被景志轩摁趴在墙上抽脱了力,身子软如稀泥,两腿哒哒颤,还是景志轩抱着他上的楼。

    逢人问时,景志轩说他热中暑。

    可是,如今,他身体热的几乎到要着了火,而……

    他再也不能把景志轩从那堆骚蝴蝶里拉出来,然后拽住他,找个无人的地方,然后——

    被他反怼到天昏地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