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6.第二十六章
    苏沐连着好几个夜晚都在赶画作, 几乎都是到凌晨三点多才上床休息, 苏影知道。

    今天苏沐从mosuil回来, 虽然睡了一个大觉后身上感觉轻松了, 但是哭过的脸上怎么看都比之前还要憔悴。

    平日里的高冷酷拽小霸王心里疼,但不说出口, 只好装出一副撒娇的模样让苏影陪着他睡。

    不想让粑粑每天都熬得那么辛苦。

    所以几乎苏沐一离开,小家伙就警觉的醒了,揉揉迷糊的眼睛找了鞋子下了床跟着苏沐身后来到了客厅。

    客厅和阳台都没有开灯,不过今晚的月亮头很亮堂, 苏影听到苏沐在讲电话,就揉着眼睛站在苏沐身后乖乖等着, 直到听到苏沐说了一声:晚安。

    小家伙才撒娇似的扑过去喊粑粑。

    其实和景志轩讲电话,苏沐没说几个字, 但是……

    苏影被苏沐抱起来后, 小家伙双手绕在苏沐脖子上, 黑白分明的眼睛在月光中濯濯的看着苏沐:“粑粑, 你刚才在和谁讲电话?”

    “呃……”苏沐身子悸颤了一下, 本就热了的眼窝这下子酸涩的差点忍不住哭出来, 他遮掩似的往卧室边走边解释道:“对方是粑粑上学时候的一个学弟。”

    “哦~”苏影眸子转了转:“比和何叔叔还要好吗?”

    苏沐愣了下:“呃……”

    苏影歪头看着苏沐道:“我听到粑粑对着话筒亲他。”

    “!!”苏沐脚步停顿,呼吸骤然加速,正不知道该如何应对的时候,脸庞被苏影‘啵~’了一声。

    苏影孩子气的看着他说:“那我亲亲粑粑。”

    苏沐蓦然笑了, 他怎么会觉得一个四岁大的孩子会想的多深奥呢, 紧张的情绪在苏影的亲吻中一下子放松下来, 他也回礼似的对着苏影的小脸蛋:“啾啾~,宝贝真乖。”

    过了会,苏影再次在苏沐的怀里睡得安然,可是,被boss大人撩的腿软身酥的苏沐却怎么也睡不着。

    他在月光中低头,伸出食指,隔着一厘米的距离,顺着苏影的额头游走到他的鼻子,再到他的嘴巴,最后落在苏影的下巴上轻轻描绘着那有层小肥肉的轮廓。

    这张小脸,和景志轩有着惊人的相似。

    是他在这个世间最珍爱的宝贝,也是他命中注定的劫。

    五年前,他过24岁生日前半个月,陪爷爷去医院做检查的时候突然头晕恶心,就顺便做了检查。

    一检查吓一跳,医生告诉他,他怀孕了,并且已经怀孕一个多月了。

    当时瞒下了爷爷。

    而那时候,离景志轩出国做交换生还有三个多月的时间。

    从得到消息到过生日的那半个月时间,他不记得自己怎么是伪装着熬过去的,只有生日当天放纵了些,喝了小半杯红酒。

    那天,他知道景志轩忙,中午便和几个同窗好友吃了饭,晚上约景志轩到一家中餐厅,想好好和他谈谈。

    可是景志轩最终也没有来,不过那晚他回去的时候,一向清冷的景志轩第一次给他买了礼物——一枚红色的类似玉石的廓环。

    看到礼物的那一刻,苏沐觉得整个世界都充斥着爱的粉红色泡泡,于是他借着酒劲把景志轩推到在床上,缠绵很久,但是为了腹中的宝宝,他那晚谎称自己吃得多肚子难受,景志轩待他特温柔。

    温柔的他几乎要脱口在那个不恰当的时候说出怀孕的事情,并请求景志轩不要出国,请求他留下来。

    可是恰恰他没说,才不至于更难堪。

    因为怀了孕,那天晚上又喝了酒出了许多汗,半夜两点他醒了,景志轩不在床上。

    他有些迷糊的走到客厅,经过书房的时候看着门板下透着光,他正准备叫景志轩的名字时,听到里面传来声音。

    出于好奇,他就把耳朵贴上去偷听了。

    景志轩正在打电话,和对方谈的正是出国的事情。

    言语中,景志轩和对方确定的出国日子,并不是大三开学学校统一安排的留学日,而是比这个日子还要提前些。

    从景志轩的话语里不难听出,他准备退学,然后以探亲者的身份投奔对方出国。

    电话里说明的原因是,没有留学所需要的费用。

    这就证明,景志轩并不打算用他给他的那笔‘包养金’。

    对方大概知道景志轩和他的关系,最后应该是问了这笔钱,景志轩回答说,走之前,会把这笔钱还给他。

    试问,一个连他钱都不愿意动用一分的人,一个铁了心要出国的人,即便他拿着怀孕这件事强留下对方,又有什么意义。

    何况,他并不认为强势的景志轩,是他足以留得住的。

    即便留住,也只是一时半刻。

    苏沐听到景志轩挂断电话,连忙猫着腰踮着脚尖跑回卧室,水也没喝成,心反而像被活生生挖去了一大块,躺到床上后卷缩着身子疼的直哆嗦。

    直到景志轩回来了,给他拉高被子,从背后把他抱进怀里。

    那一刻,他决定,成全这个人。

    他下决定的第二天,爷爷心脏病突发,要赶往f国治疗,他犹豫了两天,结束了学校里面的事情,也趁机结束掉和景志轩的关系,匆忙收拾了些衣物就飞往f国了。

    出国前,他担心景志轩在国外受累,就给景志轩打了最后的九万块,算是圆满的结束了这段‘包养’关系。

    去了f国没多久,他腹中胎儿不稳定,爷爷自然也知道了,在他坚持生下孩子的情况下,他留下来和爷爷住在了同一间病房。

    小影出生后刚满月,爷爷就去世了。

    等他再次回国,苏方集团已经被方家两兄弟完全霸占,而他生下小影前后签的一些动过手脚的文件,就是他失去所有的罪魁祸首。

    不过,后来苏沐想想,他们从他父母去世开始就用‘资金链断裂’等诸多手段来侵蚀属于他的股权,已经长达数十年,他势单力薄又不懂生意场上的事情,即便没有小影的出生,随着爷爷的去世,他也注定要失去苏方集团。

    不过是早晚的问题罢了。

    从一个高高在上的,想要啥就有啥,想干嘛就干嘛的小富二代,再次回到k城,苏沐除了手头最后的几十万和南郊冻结的一处别墅之外,就只有怀中嗷嗷待哺的婴儿了。

    “哥哥……”怀中的小家伙突然翻了个身,小手不老实的在苏沐胸前抓抓,然后放在小包上,把脸闷在苏沐怀里蹭了蹭才停下来,又含糊的叫了一声:“粑粑~”

    似乎是怕苏沐再次离开。

    “啾~”苏沐低头在儿子小脑袋上亲了前,轻轻拍着他的手背,嘴角弯起温柔的弧度。

    其实,刚回k城,他也不是吃素的,当即就花钱找了律师把方家兄弟告上了法庭,可是那又能怎样,苏家兄弟狼子野心,策划多年的账目怎么可能那么容易让他找出纰漏。

    官司不一定打不赢,但是一走上这个程序,万事不由人,他一个人势单力薄的带着儿子,和对方耗了近一年,耗得整个人瘦了一圈不说,小影也跟着他吃了不少苦头。

    于是为了儿子,他就放弃了,放弃之后,他带着儿子,过的也算充实安定。

    后来他想,或许爷爷早知道这件事,但不忍看他陷入尔欺我诈,要不上大学开始就每个月给他五万块,给他买了好几处房产,只是最后爷爷大概没想到自己会突然病重,又走得急,而他又恰逢怀孕,像个傻瓜一样被欺骗。

    如今这样的日子,若非景志轩回了k城,他动了见他一面的歪心思,或许,他会一直带着儿子相依为命的生活下去。

    把儿子往怀里带了带,苏沐弓身吻在儿子光洁柔软的小额头上,闭上了酸涩的眼睛。

    如果能选择,他当然是希望带着儿子和景志轩一起生活。

    但是如果不能,他这一生,唯一不能失去的,是小影。

    第二天小影要上学,苏沐早上七点钟就起床做饭了。

    吃完饭把苏影送到学校,苏沐回来的时候,石如水刚抱着贝贝从卧室走出来。

    苏沐打声招呼就忙着给两父子盛饭了。

    把最后一碗粥盛好,苏沐看着慵懒的拉着贝贝从盥洗室走出来的石如水:“肚子还难受吗,要不要给你放姜糖?”

    “艹!”石如水用美翻边的狐狸眼飘了苏沐一眼:“我特么又不是女人。”

    苏沐眨眨眼揶揄:“那你特么的买姜糖干嘛?”

    石如水一脸嫌弃:“都说了是商家做活动送的、送的好吧。是谁说的有便宜不占王八蛋!”

    苏沐:“呵呵~”

    石如水突然歪歪脑袋,眯着狐狸眼上下打量苏沐:“我说,大兄弟,你今天怎么这个点儿还在,怎么着,昨天听君一席话,今天收骚敛贱了?”

    “是啊是啊,”苏沐给石如水一个大白眼,把贝贝抱到儿童餐椅上:“别耍嘴皮子了,赶紧坐下吃饭,我今天要赶下‘春宫图’的进度,到时候赔违约金我就方了。”

    “嗯哼。”石如水边打开电视机,边妖妖娆娆的坐到贝贝身边。

    石如水刚坐下来拿起筷子,就听到k城电视台新闻联播正报道着‘高天祎’这个名字,筷子应声落地。

    还没走远的苏沐回过头来,皱眉:“怎么了?”

    “……没事。”石如水抿了下唇弯腰拾起筷子,紧紧握在手心,等苏沐走到阳台,才机械的扭过脖子,目光如炬的对着电视荧屏。

    那五十寸高清晰电视荧屏上,像神祇一样高贵俊朗的男人,身穿熨烫的一丝不苟的高定西装卓然坐在席位正中,讲话间眼中流光溢彩,唇角始终挂着一抹和煦的微笑。

    看上去器宇不凡、温文尔雅。

    可是,他知道,这个人在午夜时分有多么狂狷,多么野蛮,能说出多么粗俗的话,做出多么凶悍的动作,干出多么折磨人的事情……

    而阳台上的苏沐,刚坐下,手机铃声就响了。

    他一看来电显示连忙接起,景志轩低沉磁性的声音立马传来:“金主大人,您好像还没给我发地址。”

    “呃……”苏沐噎了一下,心怦怦直跳:“我,我马上就给你发过去。”

    景志轩轻声笑道:“不用了。”

    “不……”苏沐心慌:“不用了?”

    “是啊,不用了。”景志轩柔声逗他:“你只用现在告诉我,你在梅林路哪个小区居住就行,我大概……一个小时后可以赶过去接你。”

    “啊?”苏沐紧张的哆嗦着唇,往客厅偷瞄石如水一眼,嘴唇贴着话筒压低声音道:“我、我……你应该才从外地回来吧,你……你不用过来接我的,我一会自己去公司就行。”

    “不,”景志轩正色道:“说好了我要去接你的,乖乖等着我。”

    最后一句相当温柔。

    “……嗯,”大概是太久没被谁温柔的对待了吧,苏沐一听到景志轩这么说,鼻子一阵酸:“我……我现在在书苑名家小区。”

    “好。”景志轩带着笑意的声音传来:“到了给你打电话,宝贝,亲我一下。”

    苏沐弓着腰身做贼一样的把头扭到窗口的方向:“啵~”

    “乖,等着吧。”

    景志轩说完没等苏沐说再见,就挂了电话,听那头还有些杂音,似乎还没忙完的样子。

    挂完电话好一会,苏沐的手指还在轻轻摩擦荧屏上景志轩的名字,心里甜滋滋的。

    磨着磨着眉心又不自觉的蹙成一座小山。

    如果……

    如果景志轩知道他偷偷给他生过一个儿子,不知道会是怎样的一种态度?

    接了景志轩的电话,苏沐坐在阳台上,手中的画笔抬起又落下,落下又抬起,过了会瞄瞄正喂贝贝吃饭的石如水抿抿唇,把画笔放在手心搓搓搓,又搓好一会,才放下画笔,撩了一下头发站起来走进客厅。

    而那种画架上昨天新铺的宣纸,仍然在太阳下散发着淡黄色的光,纤尘不染。

    苏沐经过客厅时,石如水已经换了台,此刻荧屏上正在播放的是少儿动画。

    给贝贝喂饭的石如水见苏沐走进来,抬头看了他一眼,没说话,就又照顾宝贝儿子了。

    苏沐略心虚的没敢看石如水,一头钻进了浴室,好一阵洗洗刷刷。

    半个小时后,捯饬了脸,换了身衣服的苏沐从卧室走出来,刚收了筷子的石如水这才注意到他的变化。

    只见苏沐穿着一身白色带精工刺绣的半休闲套装,上衣前面织着闪缎祥云图,领边和三分袖口也绣了一圈浅金色暗纹,一看就是名品。

    上衣宽松的圆领隐约透出漂亮锁骨,下身不宽不窄的裤子正好把他腿的修长纤细和完美臀线全部展现出来。

    一瞧就是出去撩汉的行头。

    石如水把贝贝从儿童椅上抱下来,细细打量苏沐:“怎么?你那三两肉召唤你了?”

    “……”能不能好好说话啊!!苏沐略心虚的低头摸摸跑到他身边的贝贝的小脑袋瓜子,这才看着石如水回答:“五两!”

    平日里吊惯了个石如水被噎了个半死,伸长脖子咽了咽嘴里最后半口粥:“不要脸!”

    苏沐心情极好的对石如水笑道:“就不要!”然后蹲下身来亲亲贝贝的小额头:“啾~贝贝今天要乖乖哦,大粑粑回来给你带好吃的。”

    贝贝歪着小脑袋转了转小眼睛:“贝贝,想吃,小果果。”

    “小果果?”苏沐挑眉想了想:“贝贝是想吃小白果吗,哦,对了如水,我订的白凤果应该就这两天回来,你记得签收一下。”

    石如水:“赶紧滚滚滚!”

    苏沐嘿嘿一笑放开贝贝,跑到盥洗室又照了照镜子才美美的出了门。

    苏沐出门时看了看时间:9:30,和景志轩通电话过了五十分钟,据苏沐对景志轩的了解,他一般说多久就是多久。

    是个对时间非常有观念的人。

    但是今天景志轩确实是百忙之中实在太想见苏沐,才想着早点来接他见面,并带着他去吃顿午饭。

    所以苏沐站在小区门口足足等了三十多分钟,才看景志轩那辆黑蓝相间的炫酷跑车飞速驶来。

    正抱着手机看时间的苏沐连忙放下手机,唇角微微上扬,望着跑车的眼眸里盛满星辉。

    稳稳停在苏沐身侧的威龙派车,炫酷的蓝色翅膀一个霸道上旋飞,坐在驾驶座里的景志轩就看了过来:“上车。”

    “……嗯。”

    苏沐心尖悸动的矮身坐到景志轩身边,人还没坐稳,就被景志轩握住胳膊拽进怀里,下一秒,微启的唇就被景志轩封上了。

    以唇封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