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三十三章 处理家务
    “你干嘛,外面有人...”

    话还没说完,嘴就被牢牢堵住了。

    他的热烈,让她几乎要窒息了。

    “让你惹我。”

    她趴在他的怀中,暧昧得喘息。

    耳边,传来了他的轻笑。

    这家伙,怎么变得这么坏?

    好在是黑夜,无人敲到。

    他轻轻的把她放了下来,身后,纭儿还听话的躲在床上,没敢吭声。

    他靠在她的肩头,低声说道。

    “走,我们先出去。”

    林梦雅点点头,摸索着抓住了纭儿,把人也拉了出去。

    月色清冷,院子里横七竖八的倒着不少人。

    十几条身影,敏捷的在院子里穿梭。

    偶尔带走一些人,又或是低下身子,确定那人的死活。

    白苏此时也回到了她的身边,默默的护在她的身后。

    看来刚才,白苏应该是认出他来,所以才没有示警。

    也好在她对他的一切再熟悉不过,他一进来,他便清楚了。

    “殿下,都准备妥当了。”

    凌夜来到龙天昱的身边,低声说道。

    他点点头,压低了声音。

    “不要让任何人察觉,我们先走了。”

    凌夜没说话,但心中一向有数。

    她虽不知道他们在筹谋什么,但她却看到,院子里剩下的尸体,好像都是管家男带来的那群人。

    不知道昱又在打什么主意。

    他带着她一路疾行,然后在一个拐角处,把她送上了马车。

    马蹄跟车轮,都被棉布塞住,在寂静无人的长街上,如同夜魅一般,无声无息的飞奔。

    有他在,她也能安心下来。

    靠在马车上,一不小心就睡了过去。

    醒来之后,她看到完全陌生的环境,人还愣了一下。

    “睡得好么?”

    龙天昱开门进来,笑着看她一副傻呆呆的模样。

    放下了手中热乎乎的小馄饨,捏了捏她的脸蛋。

    “这几天,你怎么好像又瘦了?是不是想我想的?”

    她回过神来,白了那家伙一眼,起身下地。

    “我发现你的脸皮啊,真是越来越厚了,这是哪里?”

    馄饨只是普通的鲜肉馅的,但不知为何,她吃起来却觉得格外的鲜美。

    才不是因为,睁开眼睛就能看到他呢!

    “只是龙都内,最普通的一处宅院。”

    他笑着解释,坐在她旁边,视线舍不得离开她一分一秒。

    林梦雅瞧了他一眼后,抹了抹嘴巴,说道。

    “还想蒙我?这里明明你的府邸,你这身衣服,是平常穿惯了的。而且你把我送过来,在我没有醒过来之前,你是不会离开的。即便是要离开,也是有很重要的事情,你也不会穿这身衣服。所以,你还想蒙我,哼!”

    她冷哼了一声,弯起唇角,嘲笑着某人的自以为是。

    龙天昱叹了一口气,故作凝重的说道。

    “怎么办,夫人太聪明,以后,我好像是没什么可以撒谎的余地了。”

    她一记冷眼杀过来,他立刻话锋一转。

    “我本就没什么要瞒着夫人的,也没什么不对。”

    “这才乖。对了,昨晚的那些人是什么人?”

    谈起正事,气氛稍稍严肃了一些。

    “你胆子还真是不小,你可知道,除了后尊的那群人之外,现在,还有不少人想要抓到你。但是,他们都不敢明目张胆的动手。这一次,后尊以为自己抢的了先机,谁知,却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她点点头,这一点她倒是预料到了。

    其实后尊的人,已经足够小心了。

    不仅把她给藏在了那里,吃食什么的,都是那般的小心翼翼,生怕引起旁人的怀疑。

    但他们唯一没有预料到的,便是她借着月事,来折腾他们。

    这件事说大不大,但对于女人来说,却又重要的很。

    而且,管家男也肯定觉得这事不大好说,因此才让她钻了个空子。

    他们谨慎,肯定是因为有人在盯着他们。

    所以,当后尊的人去购买一些女人家才会用的东西之后,一旦有一次被人发现的,也会足以引起那些人的怀疑。

    她,等得就是这一刻。

    “这么说来,你就是黄雀了?但我怎么觉得,你的目的,好像不仅仅是这样吧。那个院子里面,留下的,可都是后尊的手下的尸体。所以,你这是准备栽赃嫁祸,祸水东引了?”

    瞧着她一脸的坏笑,龙天昱虽然觉得很可爱,但同时也被她的话给气笑了。

    弹了她的额头一下,有些没好气的说道。

    “什么叫栽赃嫁祸?你呀你,真是欠打了!”

    捂着脑袋,她调皮的吐了吐舌头,决定不继续在挨打的边缘试探了。

    但龙天昱的话,还是证实了她的猜测。

    “这样一来,后尊肯定会怀疑她的敌人,但你也别高兴得过头了。后尊不是傻子,那边更不是,万一他们要是互相对质,只怕,你的计谋就要被拆穿了。”

    “不会有人知道,那边的人,也不可能有任何人回去。况且,等到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我们早就走了。”

    他摸了摸她的小脑袋,似乎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林梦雅突然觉得,这家伙以前被自己压得死死的时候。莫不是都在扮猪吃老虎。

    “我怎么觉得,你越来越坏了?”

    她小手托着下巴,仔仔细细的端详着那张熟悉的俊脸。

    不管看多少次,还是觉得,好帅啊!

    就冲着这张脸,过一辈子也值得了。

    “有吗?”

    他看了看自己,然后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我也是被逼无奈,夫人太精明,不坏点,怎么过一辈子?”

    “去去去,边玩去。”

    她嫌弃的挥了挥手,心中却没有任何的不安。

    龙天昱又陪着她闲聊了几句后,凌夜他们就来这边把他给请走了。

    “我先进宫一趟,你在家里好好休息。这里,没人能来打扰你。”

    她点点头,表示自己会乖乖再见待着之后,看着他带着人离开,人也收敛起之前的轻松闲适。

    “白苏,纭儿,跟我出去一下。”

    她起身,水眸中泛出丝丝凉意,龙天昱说过,让她在家里好好的休息。

    反正他们不久之后就会离开,在这之前,许多事情,也必须了解了才行。

    “郡主,郡主!宫雅居然回来了!”

    重华郡主安身的小院子里,侍女有些惊慌的跑到了屋子里,大声嚷嚷着。

    “什么?她怎么会回来?”

    正在午睡之中的重华有些慌乱,急急忙忙的起身,还没等她收拾完,门就被人给一脚踹开了。

    惊慌之下,她尖叫了一声,就听得门口,传来了一道冷嘲。

    “大家都是女人,有什么可怕的?再说了,即便我是男人,我也不会喜欢你这种心肠恶毒的女人。”

    林梦雅走了进来,冷冷的一双眸子,掠过了重华的脸。

    “宫小姐,这话不知是从何讲起。重华,重华已经痛改前非,再也不会跟宫小姐作对了。前几日,咱们不是还好好的么?”

    她弯了弯唇,但笑得却没什么诚意。

    大喇喇的坐在椅子上,全然没有把对方放在眼中的意思。

    重华看着她,眸中忍不住涌出几分嫉妒。

    “痛改前非?这么说来,重华郡主,是承认之前,自己为非作歹过了?不过我怎么记得,在殿下的面前,你不是哭诉,说从前的事情,都是受了歹人的蒙蔽呢?”

    重华陡然一惊,她是说过,但当时她是以为慕容曦跟宫雅已经失和,她觉得这是一个趁虚而入的好机会。

    她了解慕容曦,那人极其骄傲,即便是有误会,也从来不会去解释。

    宫雅这么一闹,应该已经让慕容曦对其有些不满了才对。

    但为何...

    难道,他们居然是在演戏,骗自己?

    “你,你们联合起来,骗我的?”

    重华涨红了脸,遭人戏弄的愤怒,让她的情绪,稍稍有些失控。

    “骗你?你也配让我们夫妻二人骗?”

    她冷笑着说道,而“夫妻二人”四个字,更是让重华瞪大了双眼,难以置信的看着她。

    “不可能!你怎么可能知道,你跟他是夫妻!”

    重华的口不择言,很快就露出了马脚。

    林梦雅眯起了眸子,淡淡开口。

    “看来,你的确是知道这件事。我问你,当初你是怎么知道我跟昱的过去,还有,关于昱失忆这件事,你到底知道多少?”

    她的语气,倏然转冷,暗藏杀机。

    重华尽管心中慌乱不已,也本能的感觉到了来自她的危机。

    “你,你说的什么,我听不懂...”

    “听不懂么?白苏,从前我教过你,对待不说实话的人,要怎么处置来着?”

    白苏走到重华的身边,伸手就抓了对方的侍女过来。

    “你们要做什么?郡主救我!救我!”

    侍女大声呼救,但重华现在尚且是自身难保,哪里有能力救她。

    只听得“啪啪啪”的一阵子脆响,侍女还算是清秀的脸,被白苏左右开弓,打成了猪头的模样,吱吱呜呜的,再也说不出来任何话。

    然后,白苏转身,又冲着重华,走了过去。

    “你敢!我是皇尊亲封的郡主!你们要是敢对我不敬,我杀了你们全家!”

    大难在前,重华也顾不得演戏了。

    她怒瞪林梦雅,完全撕去了伪装。

    “我警告你,宫雅,不,林梦雅!你以为,你还能安稳多久?”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ps:书友们,我是蓝华月,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