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三十二章 夜中暗斗
    纭儿看他还不同意,左右看看无人,又低声说道。

    “而且我听说,这种东西啊,最阻隔官运了。从前我们村子里,有个考上了状元的男子,后来,也不知怎么了,突然就入了大狱,全家都被杀了,惨的不行。后来,村子里有人说,就是因为他碰了他老婆的那东西。这才招了晦气,还有呢,他老婆自从那之后,就病恹恹的。我听老辈人说,是因为男人阳气足,跟女人有所冲撞,万一以后我家小姐也...怎么办?”

    她说这些话的时候,脸上也是一副担心不已的模样。

    管家男眯了眯眼睛,似乎在做着剧烈的思想斗争。

    她也不急,甚至看他好像是一副不同意的样子后,摇了摇头说道。

    “算了,既然你不信,那我就是好心当成驴肝肺了。”

    转身欲走,却又被管家男出言拦住了。

    “站住!”

    “您这又是怎么了?”

    “这些话,你是故意说给我听的?你想借此出门,说,你想像谁通风报信?”

    管家男变了脸色,大手狠狠的掐住了她的脖颈。

    纭儿立刻被吓得瞪大了双眼,两只小手抓住了他的手腕,努力的想要挣脱开来。

    “你,你疯了吧?”

    她乱抓着他的手臂,但因为力气过于弱小,所以根本抓不到他。

    而管家男则是冷哼一声,手上又用了几分力。

    “还不快老实的说!”

    “你,你这个疯子!好,我告诉你,我家小姐疼得太厉害了,她想吃外面的甜糕!”

    她有些呼吸困难,但话,还是能勉强听得明白。

    管家男一阵狐疑,可脸上却露出了一抹冷笑。

    “她身体的事情,怎么跟甜糕有关系,你在蒙我?”

    “你有过么?”

    “我是男子,怎会有那种麻烦事?”

    “可我也同样是个女子,你又怎么知道,我家小姐不需要!”

    她狠狠的瞪着管家男,看起来,没有半点心虚的样子。

    但是,那只掐着她脖颈的大手,却迟疑了。

    “你说的,可是真的?”

    他也是半信半疑,但纭儿却冷哼了一声。

    “你一个大男人,为何总是在这种事情上,处处留心,也不嫌丢人。”

    她恨恨的骂道,而管家男的脸色也越发铁青。

    最后,选择放开了手。

    “她喜欢吃什么,我去买就是了。至于这些东西...你可以随我出去。但你要记牢,你家小姐可在这里。万一,你要是不对劲——”

    管家男眸色阴狠的警告着她,而纭儿则是瑟缩了一下后,又硬挺着胆子说道。

    “我自然知道此事,你到底要不要我去了?我可告诉你,再不去,那东西可就...”

    管家男额头上青筋直跳,冷冷的瞪了她一眼后,不得不让她带着东西,出了院子。

    小丫头拿着东西,手背过去,轻轻的给屋子里的人,比了一个“ok”的手势。

    这是林梦雅跟她约定,但殊不知,屋子里的人,则是看得心惊胆战。

    “等出去以后,一定要报今日之仇!”

    白苏声音冰冷,眸中燃烧着熊熊怒火。

    一丝冷光,也掠过了她的眼眸。

    “没错!该死的,居然想要杀我的人!”

    她们两个刚才,只差一点就要冲出去了。

    可纭儿之前交代,如果她真的觉得自己应付不来,就会给他们二人发信号的。

    却不想,那丫头居然如此倔强,真的硬生生的挺了过来。

    她心疼之余,又觉得愧疚。

    到底要什么时候,她才能不让身边的人,如此冒险呢?

    “主子,您不必担心,也不必自责。”

    白苏最懂她,开口宽慰道。

    “纭儿跟我一样,命,都是您救回来的。所以,即便是为了您死了,也是心甘情愿的。”

    她立刻想要开口,反驳白苏这样的想法。

    但没想到,那姑娘抢先开口说道。

    “我知道,你肯定会说,我们只要好好的,就是对您最大的报答了。但您也说过,人各有志,而且自己想要想要走的路,都是自己选的。纭儿选了她愿意的,您为何不成全她呢?”

    这丫头,还学会堵他的嘴了。

    最终,她还是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果真是儿大不由娘...不对,是女大不中留?也不对。

    总之,她是真心觉得,在悄然之间,两个姑娘成长的速度,远远的超出了她的预料。

    但纭儿不能白牺牲,她们不再说话,只安静的等待着纭儿的归来。

    终于,在天黑之后,提着大包小包的纭儿,乐呵呵的回到了她们的身边。

    林梦雅见到是她,立刻一把人给拽了过来,迅速的关好了门后,关切的问道。

    “怎么去那么久?他们,可有为难你?”

    纭儿笑着摇了摇头,然后把东西,一个个的解开,放在了她们的面前。

    “我没事,你们放心好了。小姐,我已经按照您的指使,买了不少的东西,您看,一个都没少!”

    桌子上摆放着各式各样的东西,她无暇顾及,先上上下下的看了好几眼后,确定这姑娘没事,这才放下了一颗悬着的心,然后转头,去看桌子上的东西。

    “辛苦你了,还真是一样都没少。”

    “辛苦的可不是我,而是那个‘管家’。您可不知道,这一天可把他给折腾惨了。对了,我还见到了那位‘张大夫’。我听‘张大夫’说,您这几天心情不好,让管家跟下人,万不可再惹你生气了。这下子,我看那个管家,还怎么得意。”

    昱也在?

    林梦雅想了想,不过又觉得不太可能。

    这话,倒很像是另外一个人讲的。

    可是,他不可能出现在龙都呀!

    “嗯,今日大家都辛苦了。该吃吃,该喝喝,明日,我们再继续折腾他。”

    三人相视一笑,这种美差,虽然有点危险,但可是再简单不过的了。

    第二日,她依旧如法炮制。

    而纭儿跟出去的行为,也再也没有受到管家男的阻拦,甚至,他还有意等了纭儿一会儿。

    连着几日,他们都是如此行动的。

    眼看着日期也该过去了,那管家人,才算是长舒了一口气。

    还好还好,姑奶奶总算是伺候好了。

    但更大的麻烦,却袭来了。

    是夜,她刚刚睡下,就听得外面,有闷哼声传来。

    她本就有预感,所以立刻毫无睡意。

    但她还是躺在床上,调整着呼吸,做出她还在沉睡的假象。

    很快,有人潜入了院子。

    而外面的侍卫,不知道都被结局了,还是被迷昏了,竟然全无动静。

    白苏跟纭儿这几日晚上,以照顾她为名,都是住在外屋的。

    内室的门,悄无声息的开了。

    白苏如同鬼魅一般的潜了进来,而她的身后,则是同样蹑手蹑脚的纭儿。

    她翻过身来,但眼睛却睁开了。

    黑暗中,纭儿跟白苏,静悄悄的到了她的身边。

    而她缓缓起身,然后毫无动静的,缩在了墙角。

    纭儿也上了床,最后是白苏。

    她手中长剑悄然出鞘,随时戒备着帷帐外面。

    脚步声越来越近,然后,她听到了自己的房门,被人撬开的声音。

    心头,不由得微微紧锁。

    来了!

    黑暗封闭了她的视线,却让她的听觉跟嗅觉,更加的敏锐。

    空气里,传来淡淡的香气。

    她立刻轻轻的拽了拽她们两个人的袖子,那两个人也早有准备,露出了藏在袖子里的药囊,迅速的捂在了口鼻之上。

    迷药的味道越来越浓,对方倒是诚意十足,放出了足以迷昏五个壮汉的量。

    过了一会儿,放迷药的人,约摸着迷药已经起效了,这才打开了门。

    白苏提起长剑,全身绷紧,正准备给那些个不怀好意之人来个透心凉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只听得“嗖”的一声,然后就是人倒下的声音。

    白苏刚要冲出去,却被她给拦住了。

    不对劲!听声音,应该是有人中箭了!

    外面,立刻响起了打斗声。

    可奇怪的是,除了刀剑相接的声音之外,居然没有任何人声。

    她只能辨别的出来,似乎,是有两方打起来了。

    但是,她也搞不清楚是哪两方。

    难不成,今晚被她引来的,还不止一批?

    “主子,我出去看看。”

    白苏早就按捺不住了,林梦雅见拉不住她了,也只能低声嘱咐她尽快回来。

    很快,外面的打斗声就停了。

    林梦雅心中一抖,不知道胜利的是哪一方的。

    她更加不知道,突然出现的另外一股势力,又是谁。

    脚步声再度响起,她紧绷着神经,手中却扣紧了暗弩。

    终于,黑影站在了她的床上。

    一双手,分开了她的帐子。

    可里面,却直直的飞出了一道身影。

    那人有些意外,急着用手牢牢的抱住。

    “我就知道,你会来的!”

    林梦雅紧紧的抱着那人的脖子,心中所有的紧张、焦虑,亦或是其他别的什么坏情绪,都通通见鬼去了。

    “吓到了?”

    来人声音,低沉醇厚,她笑眯眯的与他对视,然后准确无误的,找到了他的唇。

    “我才没有呢!因为,你会永远保护我!”

    她狠狠的亲了他一口,然后一扭身子,就准备挣扎下地。

    却不想,被他扣住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