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三十一章 她的办法
    纭儿歪着头,有些担忧的问道。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小姐,下一步,我们要怎么做呢?难不成,真的要在这里,被困上许久么?”

    林梦雅吃了最后一块糕,拍掉了手上的残渣,笑着看着自家的小丫头。

    “当然不是,他们威逼利诱都用上了,无非是希望我能害怕,然后以后乖乖听话。我倒是想要如他们的愿,可惜,有人不让。”

    白苏看着她,试探的问道。

    “是,殿下?”

    “不!”

    她晃了晃纤细的食指,煞有介事的说道。

    “昱只是想要救我出来,而有些人,则是处心积虑的,想要抓住我。我想,他们的目的,应该是跟这些人相同的。”

    手指下意识的摩挲着茶杯的边缘,虽然她被囚在这里,但有些事情,她却看得很明白。

    这群人很小心,但她发现,每次管家男来的时候,开关门都很迅速。

    而且,管家男给她做的东西,都是从同一个地方拿过来的。

    她敢肯定,绝对不是饭馆。

    因为菜饭里面,没有掺杂其他饭菜的味道。

    这一点,在家里面都并不怎么常见。

    她的味觉特别敏锐,是绝对不会出错的。

    这说明,管家男对于她的饮食,尤为上心。

    既然如此,那就有可能是,有人想要在她的饮食上做文章。

    但想要弄死她的手段有千千万,在饮食里投毒,可算是最明显的一招了。

    如果不是投毒的话,那又会是什么呢?

    她眉头微皱,这里的一切,都透着诡异的气氛。

    但她唯一清楚的是,这些人肯定对她没有任何的好意。

    看来,是时候到她搞事的时间了。

    “你们附耳过来,我有件事,需要你们的帮忙...”

    三个姑娘在屋子里密谋,还好,在逆境中还有彼此作为支撑,互相扶持。

    桃花糕的风波过后,林梦雅看似温顺了很多。

    管家男对此很满意,嘴上不说,但有时候,却能把她从屋子里放出来遛一遛了。

    当然,也是“大夫”的嘱咐。

    说适量的运动,可以促进她的身体康健。

    靠在走廊上,她优雅的打了一个呵欠。

    这已经是她第三次打呵欠了,时间还好,也不是她午睡的时间。

    所以还好,人并不怎么困,只是显得有些没精打采。

    “小姐,您要用一点茶么?”

    纭儿把清茶端到了她的面前,林梦雅看了看,伸出手去拿。

    “啪”的一声,茶杯被她失手打碎,滚烫的茶水四处飞溅。

    “小姐,小姐,您没事吧?”

    纭儿激动的抓着她的手喊道,闻言,看守院子的人立刻冲了过来。

    只见她的手,果然红了一大片后,眼中却带着几许慌乱。

    “你怎么搞得?怎么这么不小心!”

    侍卫吼了她一句后,急的火冒三丈。

    她却皱着眉头,拨开了侍卫。

    “她只是不小心而已,你何必这么凶?再说,烫伤的人是我,你们这么着急做什么?”

    看她这么淡定,几个侍卫互相看了一眼。

    “是,是我们僭越了。请问小姐,您的伤势如何了?”

    “什么伤势?”

    她挥了挥手,不在乎的说道。

    “不过是一些小伤而已,哪里就有什么伤势呢?我且问你,你们这里,有没有什么烫伤膏之类的?”

    侍卫们看她的模样,信了几分。

    立刻有人取出了药膏,纭儿接过来之后,小心翼翼的,敷在了她的手上。

    黑糊糊的药膏,带着一股子难闻的药味。

    她被熏得眉头直皱,不过好在,大家都以为她是疼的而已。

    “这不就行了吗?你们继续当你们的差,别来多管闲事。”

    那几个人闻言,也不敢多说什么,立刻退了出去。

    而第二天,当管家男出现的时候,却看到急成了热锅上的蚂蚁的白苏跟纭儿。

    他看着两个姑娘,在宫雅的门前转来转去,满眼都是关切的看向屋子里,心中,不由得涌起了几分淡淡的不安。

    “你们两个,怎么不进去伺候小姐?”

    谁知,那两个人一看到他之后,又像是期盼,又像是为难的,犹豫了半天。

    “可是小姐出了什么问题?给我让开,我要去看看!”

    管家男急了,推开她们二人就要进去。

    可白苏却死死的挡在了他的面前,说什么也不肯让开。

    “你们想死么?别忘了,她可是你家的主子!”

    眼看着管家男失去了耐心,被吼得一激灵的纭儿,小小声的说道。

    “不是,不是我们故意隐瞒的。实在是此事,此事难以启口。还请您,不要为难我们姐妹二人了。”

    看她泪眼汪汪的样子,而且她还能为了自家小姐去死,显然,不是那种不负责任的仆人。

    但为何,他们就是不让他进去呢?

    管家男满心疑惑,想了想,却依旧坚持着要进去。

    “哗啦”一声,屋子里传来了瓷器碎裂的声音。

    他急了,一脚踢开了门。

    “宫小姐,您没事吧?”

    他蹿了进来,却看到宫雅,正站在桌子旁,而且,脸色苍白的厉害。

    不过在看到他之后,却惊恐的几步,就退回了卧房。

    管家男想要去追,里面的女人却大声喊道。

    “你要是敢进来,我就死给你看!”

    他愣住了,生生压住了脚步。

    但他依旧一脸狐疑,明明前几日,这宫雅还能百般狡辩,机关算计。

    怎么今日,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宫小姐,您已经知道我对您没有恶意,又何必——”

    “你给我滚出去!滚出去!”

    房间内,传来了宫雅恼羞成怒的喊叫。

    但跟之前不同,她的声音,明显带着几分虚弱。

    管家男更糊涂了,想了想,转身走了出去。

    “宫小姐,您就算是不想看到我,也得让我知道,您这是怎么了吧?”

    里面沉默了许久,最后,才有个虚弱的声音飘了出来。

    “你走就是,这事,你管不了!”

    管家男眉头一皱,心想此事居然如此困难,更加着急。

    “您说便是,就算是我管不了,可我的主人,也肯定能管的吧?”

    里面似乎被逼得急了,才低吼道。

    “管管管!女人家的月事,我看你们怎么管?把我关在这里,又给我用了那么清凉的药,还,还没有给我准备...我不如死了痛快!”

    她这边暴躁低吼,而那边,管家男则是老脸一红。

    虽说他没来过女子的月事,但没吃过猪肉,还能没看过猪走么?

    顿时,就觉得有些不太好意思。

    假咳了一声后,硬着头皮说道。

    “此事,是在下考虑得不周。这样吧,小姐需要什么东西,尽管说就是。在下,一定会去帮您准备妥当。还请小姐恕罪,先前,是我不对,冲撞了小姐。”

    都说来大姨妈的女人,是丝毫不讲理的。

    这一点,在古代仍旧适用。

    林梦雅又骂了几句后,终于算是安静了下来。

    没一会儿的功夫,就把东西给写成了清单,交到了管家男的手上。

    他看也没看,装进了袖子里。

    转头,又像是想起什么似的,问道。

    “刚才小姐说,是我们给您用的药。敢问,那是什么药?”

    “你们还有脸问!就是昨天的那个烫伤膏,当时用着是清清凉凉,十分舒服。谁知道,药性那么凉,直接让我生不如死!”

    管家男皱眉,回身找来属下。

    问个轻轻清清楚楚后,脸色有些难看,然后就急匆匆的离开了。

    白苏跟纭儿又足足演了十几分钟后,终于是因为“放心不下”她们家主子,进到了屋子里。

    刚进门,就看到她家主子,在那悠闲的靠在床上,哪里有一点点,让姨妈折磨得死去活来的感觉?

    纭儿看了看外面,小心翼翼的压低了声音问道。

    “小姐,他们会相信么?”

    她瞥了纭儿一眼,冷笑着说道。

    “他们当然会信,放心吧。”

    果然,刚吃过晚饭,管家男就把东西都送了过来。

    而且所有的饭菜,都改成了性热的食材。

    看来,管家男的确是找人确认过了。

    “拿去,你也够粗心大意的,这些东西,都记不住。”

    她扔给了纭儿,小丫头一愣,俏脸迅速的升起了几丝绯红。

    什么话也没说,就拿着东西悄悄的跑到了内室里。

    “主子,您为何要这么做?”

    白苏凑到她的耳边,低声问道。

    她眯了眯眼睛,看向了门外。

    “当然,是为了让人知道。这里,住了个女人啊。”

    “啊?”

    白苏惊讶的看着她,而林梦雅则是挑了挑眉头,阴测测的笑了笑。

    玩是吧?

    那就,玩大一点好了!

    原本,不管是她亦或是两个姑娘,都是不能出院子的。

    但现在,他们却不得不放出一个姑娘出院子。

    主要是因为,某些东西,他们没办法处理。

    第一天,管家男还没看到的时候,就脸色铁青。

    试了很久,最终都没有敢动手。

    还是纭儿“善解人意”,主动说道。

    “你还是不要碰这些东西了,我们老家的人说,如果男人碰到了这种女人的东西,是要晦气三年的。左右,我也跑不了。这些东西,还是交给我们女人处理,比较好。”

    管家男眉头紧皱,态度有些犹豫不定。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