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三十章 人血桃花
    她说这话的时候,两眼是直勾勾的盯着管家男的。

    后者脸色有点差,但还是强忍住了。

    “只要旁人不惹我生气,那我自然不会生气,你说是吧,大管家。”

    她就是明摆着要气管家男,碍于大夫在场,管家男也不好发作。

    只能当没看到,低声询问。

    “大夫的意思是,知道我家夫人不生气,安心静养就可以了,对么?”

    “没错。我方才听夫人的语气,似乎你们家有些下人,对她不敬。我倒是觉得,夫人的身体比什么都重要。要是府中有那种不识好歹的刁奴,还是早早的打发了比较好。孰轻孰重,管家也能分得清楚吧?”

    她朝着管家男笑了笑,明晃晃的嘲讽,丝毫不加掩饰。

    管家男脸色阴沉,他不敢对她发火,只能把气,都撒到大夫的身上。

    “这是我们府上的家事,张大夫只管看病就好,其他的,可轮不到你来多嘴!”

    谁知这张大夫真是个很有脾气的人,冷哼了一声说道。

    “夫人既当了我的病人,那我必定是要以诚相待,不敢有半分怠慢!管家如此疏忽,就不怕贵府的老爷知道了,会将你赶出去吗?”

    管家的眼中,闪过了一抹冷光。

    但他很快就镇定了下来,人是他找的,而且哪怕是在看诊期间,他们也从有过私下的接触。

    看来,这大夫说的,应该都是只是为了调养好宫雅的身子而已。

    思及此,管家不得不咽下了这口恶气。

    “好,都是我的不对,请夫人责罚!”

    咬着牙,管家选择了哑忍。

    林梦雅笑眯眯的看着管家,开始发号施令。

    “我这会子有点饿了,想吃桃花糕,劳烦管家,给我端过来可好?”

    春日,正是桃花盛开的季节。

    龙都里的桃花糕松软可口,又有美容养颜的功效,很是受龙都贵女们的追捧。

    她也是前阵子听说的,这会子,正好拿来为难管家男。

    “好,我这就去办。张大夫,咱们走吧。”

    张大夫点点头,但临走之前,他又开口说道。

    “夫人的身体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但仍需要放宽心。世间无解决不了的难题,若夫人一时想不通,不妨等一等,总会有一个答案。”

    她心头微微一颤,如同投入石子的湖面,泛起一阵阵涟漪。

    短短几句,便去了她一大半的忧愁。

    “大夫的话,我谨记在心,还望后会有期,管家,送客吧。”

    她站在屋子里,视线却不敢只附着在大夫的背影之中。

    等到他们完全消失后,她才匆匆躲入内室,拉起帷帐,将自己围得严严实实的。

    白苏跟纭儿守在了外面,而她则是有些急切的,打开了手中的纸条。

    “一切安好,勿念,盼你归来。”

    简短的一句话,却让她双眼泛红。

    她把纸条,藏在了自己的滚烫的心窝。

    是他!

    从大夫进门的那一刻起,她就知道,那人是他假扮的!

    纵然,他改头换面,哪怕是目光,也未曾有过任何的接触。

    可她却清楚明白的知道,是他,就是他!

    唯有他,才会跟她如此默契。

    也唯有他,才会奋不顾身的来这里,只为了看她一眼。

    “我很快,就会跟你团聚的。昱,等我!”

    人生如烟,袅袅而行。

    又有几人能与你真心相伴,生死不弃?

    她何其有幸,不曾被辜负,也不曾错过人时间,最只得期待的美好。

    一张小小的纸条,足以支撑她的天地。

    外面,白苏看她久久不说话,有些担心。

    “主子,您没事吧?”

    “没,没事,你们放心吧,我真的没事。”

    她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快速的恢复了情绪。

    她不能让管家男看出来,自己跟大夫之间的关系。

    “那就好,不过,今日那贼子,可不敢再张扬了。”

    纭儿一提起这个管家,就恨得气不打一处来。

    用那种恶心的事情来威胁小姐,枉为男人!

    “张扬是不敢,但他也有自己的底线。我几次三番的踩过界,只怕他耐心剩余的不多了。这几日,咱们先安静度日吧。”

    她掀开帷帐,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

    此时,管家男去而复返。

    手中,还提着几包用荷叶包好的东西。

    纭儿立刻上前大声质问。

    “你手里拿得是什么?刚才大夫的话,你没听到么?不能惹我家小姐生气!”

    管家男的笑容,有些诡异。

    似是冰冷,又带了几分期待。

    他轻轻的,把手里的东西,放在了她屋子里的桌子上。

    “小姐不是要吃桃花糕么?我,给您带来了。”

    离间,她鼻子抽动了一下,眸中掠过了一抹惊讶。

    但依旧镇定的走出来,坐在了桌边上,笑着问道。

    “这便是桃花糕么?我看,不过是夸大其词,名不副实而已。”

    管家男带着那古怪的笑容,自顾自的,打开了荷叶包裹住的糕点。

    “没错。可就是这徒有虚名的东西,可是用三条命换来的。”

    她心思一凛,而管家,也打开了最后一包。

    雪白的糕上,不知被什么东西,染上了点点红痕。

    她勾起唇,但心底,却翻涌不已。

    “没想到,这糕居然如此昂贵,要用人命来换。”

    管家男看了看桃花糕,晶莹剔透,煞是可爱。

    “是啊,本来我是不想杀他们一家三口的。可惜了,那小丫头根本就不知道深浅,我要糕,她居然敢不给!没办法,我只能杀了他们。毕竟,宫小姐,可比他们重要多了。”

    糕上,是人血。

    这一点,从他进来,她就发现了。

    “你!”

    她想要拍案而起,但终究,她只能坐在那里,冷笑着看着对方。

    “不过是一块桃花糕而已,管家何必如此。这么贵重的糕,倒真是让我,受之有愧。”

    “几条贱命而已,又算的了什么呢?只要宫小姐高兴,就算是要了我的命也可以。”

    她明白,这是管家男在警告她。

    也是在报复,她刚刚跟龙天昱联手戏弄他的事情。

    她心头的怒火更盛,可面上的冷笑,却越发的淡然。

    “我可不想要你的命,留着你,好办事啊。哦对了,今日的糕不够甜,麻烦明日,买些蜜糖过来。”

    管家男眸子一沉,他本以为她会老实一些,但没见到,她居然依旧如此我行我素。

    “蜜糖?宫小姐难道就不怕这蜜糖里,沾染了死人的怨气么?”

    “我怕什么?左右人是你杀的,即便是到了地狱里,他们也会来找你报仇。我听说,如果一个人欠得债太多了,等到他的那一天,会被那些冤魂们,生生的扯出身体来。”

    不就是比鬼故事吗?谁怕谁啊!

    管家男脸色铁青,可还是不肯认输。

    “人死如灯灭,哪里会有什么冤魂。要是去找,也该去找始作俑者。”

    “这可未必,听说冤魂,只会记住杀了自己的那个人。不过,管家你倒是没什么可怕的。债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咬。你还是祈求自己能活得长久一些,免得受那种撕心裂肺的痛楚。”

    她绘声绘色,痛击着管家男的心。

    “那就不劳宫小姐费心了,在下告辞!”

    管家男怕是知道,不管怎么着,他在斗嘴这一面上,怕是没办法战胜她了,只能灰溜溜的逃走。

    冷哼一声后,她优雅的坐在椅子上,开始吃糕。

    “小姐,不能吃啊!吃了,会被冤魂缠上的!”

    纭儿立刻去阻止,可林梦雅,却不管不顾的顺手给她也塞了一块糕。

    “放心吃,除了那几块没撒上人血的东西之外,其他的都能吃。”

    纭儿疑惑的看着她,而只顾着埋头大吃的她,却指了指白苏。

    意思,让纭儿去白苏那里长长见识。

    后者有些无奈,但还是要乖乖听话。

    “咱们家小姐的鼻子特别的灵,那里是他们能糊弄就糊弄得了的。”

    纭儿好奇的看着她,而她也对白苏,竖起了大拇指。

    不愧是她的人,就是有默契。

    一连吃了好几块糕,又喝了一大杯茶水后,她总算是得到了开口的机会。

    “这东西的上面,的确是人血,但量这么少,血腥味又那么新鲜,一看就知道,是刚粘上去的。你想想看,这里周围都是皇亲国戚,亦或是在朝廷有一席之位的当朝大员。即便是一家三口出门,都是前呼后拥,最不济,也得有几个车夫轿夫小厮什么的吧?你看看,刚才咱们院子里的人,可曾少过?”

    纭儿想了想,摇了摇头。

    “那管家的武功,也不过就是个中上游的水平。在这种情况下,他要是还能杀人越货,那才是最大的能耐。更何况,杀人这种事情,闹出来的风波可不小。他们藏人,都只敢暗戳戳的把我藏在这里,哪里还有那么大的能力,来压下这件事?”

    “可是,万一幕后之人,是后尊呢?”

    她迟疑了一下,很快又摇了摇头。

    “不会是她的,我是被她带走的,现在又是在她的地方消失的。以目前的情况而言,她肯定会龟缩在皇宫内,企图掩盖我被带走的真相。”

    她的分析,让纭儿跟白苏,不住的点头。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