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二十九章 喝是不喝
    “你这是在威胁我?”

    她似笑非笑的看着管家男,后者略略的欠了欠身子说道。

    “如果小姐乖乖听话,那么这一切就都不会发生。我家主人常说,冤家宜解不宜结。这些日子以来,我对你们也算是照顾有加。宫小姐,又何必为难我们?”

    他们,还真是会狡辩。

    明明是他们把自己绑来的,难道她还要因此而对他们感恩戴德么?

    “小姐,纭儿不怕!”

    没想到,说话的却是纭儿那个小丫头。

    她还是有些恐惧,但却咬着牙,快速的捡起了地上的一只碎瓷碗,逼在了自己的脖颈上。

    “有本事,你们就试试看!我纭儿生是我家小姐的人,死是我家小姐的鬼!你们,休想拿我威胁小姐!”

    说完,那丫头就闭着眼睛,猛地想要把碎片,插进脖子里。

    “住手!宫小姐,你真的要看到你的侍女,血溅当场么?”

    管家男的语气,有些气急败坏。

    她回答,他们不敢赌。

    万一要是纭儿死了,她一定会找他们赔命。

    到时候,可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了。

    “我自然是不想,但是,你们毫无诚意,让我十分不满。情况已经如何,说不说,在你们。别逼着我,失去耐性。”

    管家男听了她的话,暗中恨得咬了咬牙。

    这哪里是绑架,简直就是找了个祖宗回来。

    “好好好!你等着,我这就去回我家主人!”

    眼看着这一窝子的主仆,都不是好惹的,管家男也是毫无办法。

    “你最好是快去快回,不然,等我改变了主意,大家都不好看。”

    她挑眉冷笑,那群家伙们哪里还敢惹她,只得纷纷,退出了屋子。

    等到就剩下她们三个之后,纭儿手中的碎片,才被她偷偷扔掉。

    小丫头堆坐在原地,用袖子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

    “我还以为,以为真的会死呢...”

    她喃喃低语,然后看向了林梦雅。

    “小姐,你说我们刚才这么做,他们,会信么?”

    林梦雅略微沉吟了一下,轻轻的摇了摇头。

    纭儿立刻急了,但还是压着声音说道。

    “那,那我们不就是白演了么?亏得我刚才,差一点割破了手!”

    “嘘!”

    她起身,朝着外面望了望。

    其实到现在为止,她也没搞清楚对方的目的何在。

    但有些事情,她却看明白了。

    他们有可能并不是府里的人,也就是说,府里的人,可能并不知道她被关押在这里。

    还有一点就是,她对于他们来说,很重要。

    只有拿捏住了对方的软肋,她才能耀武扬威。

    同时,她本身的危险系数,也会增加。

    但她,却一点都不怕。

    “主子可是觉得,这药里有什么不对么?”

    白苏敏锐的察觉到了,一切,都是从这碗药开始改变的。

    不,或许说,从那个大夫离开后,主子就在计划着什么事情。

    “没什么不对的,相反,这绝对是一副滋养身体的秘方。只是,多了一位东西。”

    “是什么?”

    两个姑娘,异口同声的味道。

    “多了,一味芋头干。”

    芋头?

    两个姑娘对视一眼,表示自己没听懂。

    但她却看着地上的药,微微的眯起了自己的眼睛。

    她早该想到的,那日的郎中,肯定跟他有关系。

    今天,这药一上来,她就明白了。

    这是龙天昱那个家伙,用芋头来暗示自己呢!

    可是,他不是失忆了么?

    想了想,她又笑了起来。

    看来,当初她让人连着一个月用芋头给他做主食,怕是落下了一个深深的阴影。

    有些默契,可不是随着记忆而改变的。

    在各种各样的揣测中,混乱的一夜过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管家男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怎么?你家主人,想好了?”

    她越过他的身影,看向外面。

    空空荡荡,绝对没有其他人跟上来。

    而管家男,也终于恢复了前几日的淡定。

    “宫小姐不必如此心急,我家主人说了,时候到了,必定会跟小姐相见的。我家主人还说,从前的确是我们不对,不管小姐要打要罚,我都心甘情愿的受着。只是如果不跟我们合作的话,小姐,恐怕就不能得偿所愿了。”

    瞧他一副笃定的样子,看来,这位幕后的主人,好像给了他不少定心丸吃了。

    笑了笑,她坐在那里,一副无所谓的模样。

    “你说说看,我有什么愿望需要你们来实现,要是说对了,我就考虑答应你们。”

    “难道,宫小姐就不想,跟曦殿下,比翼双飞么?”

    她愣了愣,旋即,笑容转冷。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莫不是你们以为,你们可以借助我,来伤害殿下吧?”

    看她果然急了,管家男不由得在心中赞叹主人的厉害之处。

    但表面上,依旧装出了一副为难的样子。

    “我们当然不敢了,殿下身份尊贵,自然不受我们这些小民的影响。但宫小姐,人外有人。您要是乖乖听话,我家主人说了,过阵子,就可以让你跟曦殿下团聚。但,要是您还是如此冥顽不灵的话,曦殿下身边的女人,可就轮不到你了。”

    “你!”

    她有些激动的瞪着管家男,而后者则是对她欠了欠身子后,转身就立刻了。

    “好,我可以答应你们的条件。但你们必须要告诉我,你们这样囚着我,究竟是为了什么?”

    管家男见重新回到了上风之后,对她的态度,也从容了许多。

    只是却不敢像是之前一样,充斥着傲慢。

    毕竟,被人摆了一道的事情,他可没有命做第二次了。

    “其实小姐不必担心,我们只是希望小姐能帮一个忙而已。至于到底是什么忙,您以后就会知道了。现在,还请您珍重自身。”

    管家男挥了挥手,立刻有人,拿了一碗药汁过来。

    “宫小姐,请吧。”

    她愤恨的瞪了一眼管家,心不甘情不愿的,接过那碗药服下。

    “这就对了,宫小姐好好养身体,在下,就下告辞了。”

    说完,管家男就带着自己的人,离开了小院。

    纭儿一下子冲了过去,又怕被人发现,只能着急的低声说道。

    “小姐,快吐出来!”

    “吐什么,这可都是好东西,就是口感差了点。下次,我非得让他们给我加点蜂蜜不可。呸,这是放了黄莲了么?怎么这么苦!”

    她眉头紧皱,当然知道这里面都是好东西。

    不过下次,她应该跟那个假大夫建议一下。

    反正这些药对她也什么太大的作用,要不,考虑考虑口感?

    “可是,您不是不想吃药么?”

    纭儿眨巴着水灵的大眼睛,有点看不懂自家小姐的套路了。

    “傻丫头!”

    她屈指,弹了弹这姑娘光洁的额头。

    “我不是不想吃药,只是不能那么轻易的吃。不然,人家会怀疑我的。”

    她演这一场,都是为了迷惑对方。

    要是她来者不拒,那才奇怪了好吧?

    “行了,你就别瞎操心了,我们家主子,只要是药,吃什么都行。”

    白苏走上前来,拉着纭儿低声宽慰。

    她撅起嘴巴,有些不满的看着她们两个。

    这话她可不爱听了,什么叫吃什么都行。

    万一要是耗子药,敌敌畏什么的...

    她想了想,默默的放弃了这个想法。

    嗯,的确是没什么卵用。

    过了三天,管家男再次带来之前的那个大夫来。

    彼时,她正在院子里晒太阳。

    正午的阳光正好,她俏脸被晒得稍稍有些健康的红晕,眯起眸子坐在房檐下,显示一只慵懒的猫儿。

    大夫还是被布蒙住了眼睛,送到了她的面前。

    管家男笑容可掬,但她却是冷哼了一声,转头走回了房间。

    她指了指大夫,眼中有些明晃晃的厌恶。

    “我不是答应你吃药了么?他怎么又来了?”

    管家男立刻回答。

    “回夫人的话,是老爷不放心您的身体,所以劳烦张大夫,您再给瞧一瞧。”

    原来,是复查来了。

    看来,这位幕后黑手,还真是“关心”她呢。

    她冷笑一声,但还是伸出了自己的腕子。

    大夫有模有样的摸了一阵子后,突然“咦”的一声。

    “张大夫,怎么了?”

    张大夫有些迟疑,眉头紧皱,似乎觉得疑惑不解。

    管家男也跟着悬起了心,吊了他们半天之后,大夫才开口说道。

    “怪了,上一次,夫人的脉象平缓,已经是要好的征兆了,怎么这一次看来,夫人五脏淤结,又耗费了不少心血,这是怎么一回事?”

    她收起腕子,瞥了大夫一眼后,冷冷说道。

    “我怎么知道怎么回事?药是你开的,我也按时吃了,出了毛病,难道不是你该负责么?”

    “这...敢问最近,夫人可否动怒过?”

    她看了一眼管家男后,脸上的表情更差了。

    “有人啊,气都要气死我了。难道,我还不许生气了?”

    大夫恍然大悟。

    “这就对了,我们有句话说,气,是百病源。夫人本就身体虚弱,如今又生了这样大的气,怎能不郁结呢?这一次的药方子,看来我要改变一下了。不过还夫人以后,切莫生气。”

    她看着管家男,挑了挑眉头。

    “是,我大人有大量,尽量不会生气。不过,有些人可就未必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