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二十八章 拆家大队
    她们被关到屋子里之后,外面又没了动静。

    她觉得些不太对劲,如果这里真的是后尊的合作对象的话,那么现在,她已经被抓到,对方肯定会现身。

    而不是把她放在这里,跟放大白菜似的,只是看守起来。

    在忐忑跟猜疑中,她度过了被转移到这里的第一夜。

    第二日,天刚蒙蒙亮,就听得院子外面,有人声传来。

    “宫小姐,打扰了。”

    是那个管家男的声音!

    她立刻清醒,扬声问道。

    “有事?”

    “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只是过来给您送一点吃食。”

    门上的锁被打开,管家男笑眯眯的出现在她的面前。

    她脸色不太好,目光在他身上转了转。

    “你们把我带过来,究竟是要做什么?”

    这些人给她的感觉,更像是后尊的帮手。

    而且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更像是后尊转移一个关押她的地点而已。

    “您先不要急,此事,我会慢慢的向您解释,请您现在,先用饭吧。”

    管家男提了一个巨大的食盒过来,一打开盖子,香气四溢。

    对于美食,她自然是来者不拒。

    而且这里,也没什么特殊的东西,只是一些最普通的家常小菜而已。

    吃过了早饭,管家男就离开了。

    不管她说什么,管家男都只是淡淡的敷衍她。

    但诡异的是,一日三餐,他却送的很殷勤。

    如果不是此事跟后尊勾连到了一起,她甚至都以为,这是家里人为了喂养她而开得玩笑了。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她勉强的压抑住心头的焦躁。

    管家男依旧每日都来送饭,而且菜色也很精美,纭儿都胖了一圈了。

    她是体质问题,白苏则是每天都要警戒,所以还如同从前一般。

    纭儿摸着自己的小圆脸,跟她第十六次重申了要减肥的决心。

    可饭点刚到,她就坐在椅子上,乖巧的等着门被人推开了。

    但今天,除了管家男之外,又多了一个人。

    “大夫,这便是我家夫人。”

    那大夫很怪,是蒙着双目的。

    幸好有管家男领路,才不至于摔倒。

    “你们这是做什么?”

    她疑惑不解的问道,就看到管家男冲着她做了要她噤声的动作。

    盯着她,继续跟大夫说话。

    “我家夫人性子特殊,不喜欢跟生人对视。大夫您就麻烦一些,给我们夫人把把脉吧。”

    给她号脉?

    她本想继续发问,可管家男却冲着外面使了个眼色。

    顿时,无声的冲进来十几个侍卫,虎视眈眈的看着她们三个。

    看来,她只能乖乖听话了。

    “夫人,请您伸手。”

    大夫对外面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

    林梦雅冷冷的看着管家男,深出了自己的右手。

    大夫的四指,搭上了她的手腕。

    但相比于他面容上的苍老,手指的触感,却有些意外的柔韧,不像是老年人特有的那种粗糙的感觉。

    她心头微动,不过对于大夫来说,这也不是什么稀罕的事情。

    毕竟,他们是一定要保持住手指的敏感度的。

    “夫人的身体还不错,只是因为从前生过一场大病,所以身体才有些亏空。不妨事,只要耐心调养一阵子,就没有大碍了。”

    大夫号脉之后,缓缓说道。

    林梦雅不动声色的收回了自己的手腕,心中的疑惑未减。

    她身体如何,她比任何人都清楚。

    什么亏空,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但她却没有拆穿那人的谎言,垂下眸子,听着那两个人的对话。

    “那夫人大概要调养多久,都需要做什么?”

    管家男似乎有些着急,像是比她还关心她的身体。

    “少则半月,多则三五月。夫人底子太弱,如今好好将养着,也只不过恢复了一半而已。要是着急,反倒会损伤根本。”

    “好吧,那就听大夫的。夫人,您好好休息,小的这就带大夫下去了。”

    管家男的脸色阴沉,她暗叫不好。

    这大夫,怕是要被灭口!

    大夫虽说学艺不精,但可是一条无辜的人命。

    转而,开口说道。

    “大夫说的不错,我这身子之前是生过一场大病。但奈何这么多年了,家里人也找了不少调养的方子,始终不见效。若是大夫您能帮我的话,那我还真是感激不尽了。”

    看她开口,管家男眼神阴狠的瞪了她几眼。

    但听得她只是说自己的病情后,却又放松了下来。

    大夫闻言,笑了笑,继续说道。

    “是,都说佛道讲究缘分,我们医家也讲究缘分。夫人在别处看不好的病,在我这里,却未必。夫人不比忧心,只需要精心调养便是,切莫伤神。”

    “多谢。”

    管家男的眼神,有几分犹豫。

    怕是因为她的几句话,而真的以为,除了这大夫之外,无人治得好她了。

    “大夫,这边请吧。”

    她没说其他的,只默默的看着大夫起身离开。

    该做的,能做的她都做了。

    能不能逃脱,要看他自己的造化。

    “宫小姐,请用饭吧。”

    不多时,管家就折返了回来,给她送了饭。

    她没提起那个大夫,对于今日的事情,也没多问。

    这几天的经验告诉她,除了必要的时候,这些人都跟哑巴一样。

    但从大夫走了之后,她的晚饭,多了一碗药。

    “这是什么?”

    她明知故问,指着桌上那碗黑糊糊的药问道。

    “这是给您补养身体的补药,您尽可放心,都是按照药方子抓的,绝对不会出错。”

    她自问,经历过的怪事也算是不少了。

    可没有一件,比今天的更奇怪。

    他们到底想要做什么?

    抓了她好吃好喝的供养着不说,现在还要给她调养身体。

    难不成,他们真的是开善堂的?

    “你们,到底要我做什么?别说你不知道,即便是你不知道前因后果,也知道你家主人的命令是什么吧?”

    她今天的态度有点强硬,管家男看了她一眼后,还想继续像是从前一样,不紧不慢的敷衍,却被她一巴掌,扫掉了碗。

    “回答我!”

    看她完全失去了耐性的样子,管家男的脸色,也变幻不定。

    最后,却忍了下来。

    “在下接到的命令,就是好好照顾宫小姐,其他的,再下一并不知。”

    “照顾我?你们凭什么照顾我?今日你们要是不说清楚,这药,就别想让我吃下去!”

    她紧紧的盯着管家男,这几天,她通过观察,发现了一件事。

    院子里的那些侍卫们,是专门来看她的。

    而管家男每次来,饭菜都不是特别的热,而是刚刚可以入口的温度。

    这里是私宅的后院,按理说,应该离厨房是最近的。

    但是她每次摸食盒的盖子,都能摸到一层水珠。

    看来,是经过了一些时间跟距离的。

    一些吃食而已,也没必要专程跑到府外去做吧?

    除非,他们并不是府里的人。

    所以,才会从府外,把饭菜给送进来。

    这个猜测,让她有了新的计划。

    如果能借个缘由,把事情闹大的话,也许,她就有逃出去的希望了!

    “宫小姐,我劝您还是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管家男眯起眼睛,冷声说道。

    “这话说的,既然是给我的酒,那吃不吃,当然是我说了算。我只问你,你们究竟想要做什么?说,还是不说?”

    管家男继续沉默,她把心一横,手头一用力。

    “哗啦”一声,桌子上的一切,都被她给掀翻到了地上。

    “你——”

    管家男动了怒,她一看效果不粗,继续作妖。

    “不说是么?不说我就拆了这个房子,我看你的主人,能忍多久。”

    得了她的信号,白苏跟纭儿,也开始发挥了自己拆家的能力。

    巨大的声响接二连三的从屋子里传出,管家也有些慌了,急急忙忙的跑出去,跟手下交代了几句话。

    “宫小姐,你这是在逼我!”

    那人脸色阴沉,语气也不再客气。

    她瞥了那人一眼,顺手扔掉了屋子里的一只花瓶。

    “逼你?我都给你们绑架了,我还逼你?受不了,就放我走。要么,就让你家主子,出来跟我说话。不然,我一把火烧了他的宅子!”

    她故意把管家男的主人,说成这宅院的主人。

    果然,看到那人的眸中,划过了一抹鄙夷的神色。

    “若宫小姐能配合,这宅院,烧了又能如何?不过,您还是别这么动怒的好。宫小姐我们伤不得,可您的两个侍女...在下听说,她们可是跟您,情同姐妹。”

    管家男使了眼色,立刻有人冲进来,把白苏跟纭儿抓住了。

    “你可以动手试试,我知道,你们不能杀我。但我宫雅,也没那么好摆布。你把困在这小小的院子里,以为我就会束手就擒了么?”

    她话音未落,纭儿立刻嚷嚷道。

    “小姐,死就死!以后,您记得给我报仇!”

    白苏也如同她一样,目光如炬,毫无惧色。

    管家男冷笑一声,挥了挥手。

    那晚欺负了纭儿的壮汉立刻出现,视线,却紧紧的盯在了纭儿的身上。

    “您的确是有一对忠仆,可我这个手下,最喜欢的,就是这种小姑娘了。要是落在他的手中,可是生,不如死啊!”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