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二十六章 我想娶你
    她明晃晃的笑容里,却含着几分讽刺。

    说实话,有些事情之前她还没那么笃定。

    但刚才后尊的闯入,却让她心中的猜测,有了一个肯定的答案。

    不是她自我感觉良好,而是后尊的表现,充分说明了,她很重要。

    对于皇尊跟后尊来说,如果她只是一枚普普通通的棋子,那他们大可不必如此大费周章。

    皇尊最后虽然对她失去了耐性,但又何尝不是一种威胁,在等她屈服,回心转意。

    所以,她一直到最后都咬紧了牙关,死活都不肯答应。

    才最终,触怒了皇尊。

    但反过来想,如果她没有那么不可替代,皇尊又何必一忍再忍。

    甚至,还爆出自己年轻之时的猛料。

    这一切的一切,不是正好说明了,皇尊其实很想要争取她么?

    她自以为,自己虽不算是一顶一的聪明。

    但至少,还算不得太傻。

    他们如此急功近利,反倒是让她捡了便宜。

    她带着纭儿,信步走出了皇尊的寝宫。

    虽不再有人给她引路,但系统早就记好了路线,丢不了。

    走着走着,她只觉得有些奇怪。

    侧过头去,却看到纭儿,正俏脸绯红的盯着自己。

    “你,这么看着我干嘛?”

    这小丫头,有点不太对劲啊。

    她怎么总觉得,这姑娘的眼中,在冒着绿光呢?

    “小姐,你刚才,刚才...我好崇拜你啊!”

    小丫头梦游一般的喃喃低语,林梦雅无奈之下,只好用力的弹了她的额头一下。

    “好了,你给我回魂。”

    捂着额头,纭儿还想要偷偷的看着她。

    她无奈的笑了笑,但心中,却并不轻松。

    “小姐,您怎么不高兴呢?”

    “傻丫头,我已经彻彻底底得罪了皇尊跟后尊,有什么可高兴的。”

    昱那边,她倒是不担心。

    他们之间的感情,可不是别人几句话就能拆散的。

    只是现在她才感受到,孤立无援,举步维艰的滋味。

    他们虽然动不得她,却却不代表,不能动其他人吧?

    刚才,她也只是想要,为自己赚得一些资本。

    如此,她才不至于在之后发生类似的事情之后,显得那么被动。

    “也是,不过小姐先不用太过担心。毕竟,他们还要拉拢您,您也没有说完全不跟他们合作了。我想,他们应该会暂时妥协。”

    纭儿聪明,一点就透。

    这也是为何,她会把纭儿带在身边的原因。

    “嗯,但愿如此。”

    她在宫内暂时不能有什么太大的动作,可昱却一定不会坐以待毙的。

    刚刚走到御花园,就看到了一脸担忧的清狐,疾步走来。

    不过,在看到她跟纭儿之后,那人的神色,才缓和了下来,快步走到了她的身边。

    “那两个人,可为难你了?”

    他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林梦雅,确定她完好无缺后,悬着的心,才算是放了下来。

    “你怎么知道?”

    有些意外,她还没走到院子里呢,怎么清狐居然也知道此事了?

    “你呀,唉,果然这‘惹祸精’的体质,是一点都没变。你可知道,你人还没从皇尊的寝宫走出来,许多事情,就已经传遍了。”

    无奈的看了看清狐,这她能有什么办法呢?

    皇宫里人多,消息传播的速度自然就快。

    现下,她可真是出了名了。

    “说起来,都是皇尊跟后尊太过分了。要不是遇到了小姐这样又聪明又厉害的,指不定会被他们欺负成什么样呢!”

    纭儿瞪大了双眼,义愤填膺的说道。

    清狐瞥了一眼这个小姑娘,白苏他是认得的,但这个小丫头,他却眼生得很。

    不过,他倒是极其满意这姑娘对自家妹子认知。

    嗯,很聪明,有前途。

    “那你以后,准备怎么办?”

    收回目光,清狐轻声询问。

    他怕是习惯了她那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所以口吻,活像是溺爱孩子的熊家长一般。

    “能怎么办?他们愿意放我走我就走,不愿意的话,那我就继续待在这呗。不过这几天,你们得辛苦一些,帮我守好门户了。”

    这事,一定会穿得沸沸扬扬。

    所谓人怕出名猪怕壮,如果说先前她还不能引起有心人的注意的话,那怕是由此之后,她会成为龙都的名人了。

    此事是一把双刃剑,她现在,还没想好怎么用呢。

    “小姐请放心,有纭儿跟白苏姐姐在,一只苍蝇都别想飞进来!”

    纭儿拍了拍胸脯,把此事给应承了下来。

    白天有她们,晚上有清狐,她倒是放心不少。

    天刚擦黑,她正好在院子里溜达消食的时候,就远远的看到数道身影,走了过来。

    她眯起眼睛,看得更远。

    然后,嘴角就弯弯翘起,带着几分俏皮。

    “宫小姐还真是艺高人大胆大!”

    龙天昱背着手,脸上带着三分笑,信步走过了桥。

    “哪里哪里,我这大概是一时冲昏了头,曦殿下可别跟我一个小女子计较。”

    昱瞥了她一眼,站在了她的身边。

    “我可是听说了,你以江山为聘,要娶我过门。”

    林梦雅好险没被自己的口水呛到,怎么传得这么夸张?

    “嗯,曦殿下身材好,模样俊俏,值。”

    “那还是要多谢宫小姐的抬爱了?”

    “不用不用,大家都这么熟了,客气什么。”

    大手,狠狠的捏住了她的脸蛋。

    “你以为,我是在夸你?”

    他语气之中隐忍的气急败坏,让她只能放弃了挣扎。

    其实也不怎么疼啦,就是...有点丢人。

    “哎呀,我承认我错了。但是你不知道,当时皇尊好过分的,我不怼他,憋得慌。”

    “你怼他就算了,为何没逼着他把婚期定下来?”

    她吐了吐舌头,嘴撅得能挂起一个油壶。

    “提亲是我提的,婚期还要我定。这要是让人知道了,不得以为,我多恨嫁呢!”

    龙天昱松开了手,转而捏住了她的下巴,轻轻的抬起来,跟自己对视。

    “你不想嫁给我?”

    她眼珠子乱转,这话,让她怎么说呢?

    “可是,我想娶你,都想得快发疯了。”

    他眸色幽深,声音低沉。

    林梦雅只觉得腰都软了,幸而有他铁臂可以依靠,才不至于滑落在地。

    “不急...”

    “你不急,我可急。雅儿,我只想与你生生世世,再也不分离。”

    他揽她入怀,说着真挚的情话。

    林梦雅靠在他的怀中,嘴角的笑容,怎么也藏不住。

    “这个,也不用等那么久。反正现在,皇尊跟后尊,想不答应都不行。等宫家的学院办起来,我们就挑个好日子,再结一次婚。”

    这话,听起来总有点别扭。

    她不由得想起跟他初次见面的那一天,她穿着喜服,嫁到了他的王府里。

    那时的她,又怎么会想到,会有这么一天呢?

    “好,我再忍忍就是了。不过,你为何要坚持办学呢?”

    他狠狠的收紧手臂,体会着她的温软之后,又不舍的放开,生怕勒疼了她。

    “这个嘛,其实我最开始,只是希望可以快速的让宫家有能力自保。但是现在我觉得,学是一定要办的。不过这一次,我希望老师们能交给那些世家子弟们,一些新的东西。”

    虽然现在,烟霞山上出了些问题。

    但有些东西,启发了她。

    仙城里的人,不知道还能等多久。

    一旦他们想要到地面上来,依托强大的军事力量,他们必定会掀起一场人间浩劫。

    地上的人在数量上是占据多数的,但致命的是,他们并不团结。

    世家们都在明争暗斗,而这样,会消耗更多的力量。

    从清狐每天带来的消息来看,世家的摩擦,有增无减。

    所以,她开始担心。

    如果任由此事发展下去,只怕仙城大军还未曾到来,卫国已经是狼烟四起。

    到时候,只怕会任由仙城之人,坐享渔翁之利。

    “你倒是说说,想要交他们什么呢?”

    她那小脑袋瓜里,总是有些与众不同的想法。

    他也十分的好奇,想要一探究竟。

    “我想让他们学会,自立自强,最重要的是,我想让他们知道,团结的力量。”

    老一辈的顽固思想,只怕是很难转变了。

    但小辈却不同,他们虽然深受疼爱,又在那种环境下长大,但到底是心性未定。

    而且,对于许多事情,是充满好奇的。

    在圣山上的时候,马家跟程家的事情,就让她记忆犹新。

    还有哥哥们的那些朋友,都是从小培养的情谊,也持续到了现在。

    并且,对自己的人生,也产生了极为深远的影响。

    不管家主们如何,他们早已经老去。

    如果新一代可以明白团结的重要性,那么当仙城的大军出现的时候,他们就会集结到一起。

    至少,要比现在强。

    “你设想得倒是不错,只是,此事做起来很难。”

    龙天昱不想打击她,但有些事情,他比她看得清楚多了。

    “你们宫家的环境不同,所以你能跳出来想问题。但是那些孩子,生于斯长于斯。你觉得,他们会放弃家族的利益么?”

    挑了挑眉头,她歪着头,看着他。

    “普通的训练嘛,当然不会。所以,我给他们指定了一系列简单、高效的训练方法。”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