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二十五章 渣男本色
    林梦雅有点发愁,皇尊陛下突然就改了套路,一时间,让她有点摸不到头脑。

    想要劝慰,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总之,有点手足无措,只好老老实实站在那里,盯着自己的脚尖。

    “来人,看坐。”

    似是发泄了一通心中的不满,皇尊的态度,跟刚才一比可以说是天差地别。

    立刻有太监搬上来一个小小的圆凳,林梦雅道谢之后,才挨了一个边坐下。

    只是皇尊的态度,依旧让她摸不清楚对方的意图。

    “你是不是觉得,朕是在无理取闹?”

    这...这话她表示没法接。

    “呃...陛下做事,自然有你的道理。宫雅身为您的臣子,自然是要遵从您的道理。”

    气氛越来越诡异,她怎么总觉得,皇尊陛下,好像是在...耍脾气?

    “现在知道是朕的臣子,刚才你咄咄逼人之时,可曾把朕,当成你的君?”

    林梦雅囧了。

    本来,皇尊给她的感觉,就是一个不苟言笑的冷面君主。

    如今是耍赖皮的功夫拿捏得炉火纯青的人,又是谁?

    “臣不敢,臣刚才只是一时情急,还请陛下恕罪。”

    刚才那一刻,皇尊对她的杀意是真的。

    所以,她才会奋不顾身。

    不管现在皇尊如何反应,但刚才的事情,她永远不会忘记。

    “朕,暂时不会杀你。不过,却不是因为你跟曦儿的关系。而是,你很聪明,也很有勇气。朕,用得上你。”

    这话,直白到近乎**。

    但却莫名的,让她安心了。

    “陛下有何吩咐,臣定当尽心竭力。”

    皇尊看了看她,眸中闪过一丝微光。

    “朕希望你能帮助朕的子侄,稳固卫国的江山!”

    “臣遵旨。”

    “你先别忙着答应朕,还有一件事,朕希望,你能一起答应。”

    她心中涌出几分淡淡的不安,皇尊迟疑了一下,才说道。

    “朕希望,你能答应朕,永生永世,不得入卫国的后宫!”

    “咯噔”一下,林梦雅震惊之余,也忘记了君臣之别,猛地抬起头来,看着皇尊陛下。

    “陛下,您这是——”

    皇尊这一次,却没有露出冷脸。

    眉宇间带着淡淡的无奈,情愁,笼罩住他的眼眸。

    “你觉得朕的要求,很无礼,对不对?”

    岂止是无礼?

    她心中涌动着怒火,皇尊的意思十分清楚。

    摆明了就是想要利用她,这什么意思?难道,不应该对她许以后位,然后再暗中撺掇龙天昱修齐她才对么?

    现下,糊弄都不糊弄了,难道是把她当成傻子了么?

    这操作,她有点看不懂了。

    “臣不敢。”

    “宫雅,朕曾经年轻过,也曾经有过雄心壮志,也有过——”

    他的眼神忽然转暗,低沉的声音,藏着一些,让她有些熟悉的苦涩。

    “也有过红袖添香,儿女情长。但朕是皇尊,身上系着天下。在负了她跟负了天下之间,朕没得选。”

    林梦雅对皇尊的好感,又一下子烟消云散了。

    渣男就是渣男,即便是要做选择,难道不应该选一条两全之策吗?

    亡国了,就说美色误国。

    可迷恋美色的都是男人,关人家美色什么事?

    看来,古往今来的男人们,理由都是一样的。

    “陛下,臣无心嫁与太子。只要娘娘放我走,臣立刻就走。”

    “宫雅,你明知道,朕说得不是太子!”

    皇尊的语气里,多了几分不耐。

    林梦雅深深的吐出了一口气,抬起头来,直面皇尊。

    “您把臣叫来,先试探臣,发现臣是块硬骨头,就想以情来动人。您莫不是想要让臣觉得您说得字字珠玑,自惭形秽,然后就成为您手中最死心塌地的那把剑,帮助您拱卫大卫江山,对么?”

    皇尊很不习惯,被一个晚辈这样说。

    但他又不想翻脸,只能耐着性子说道。

    “朕只是不让你入主后宫而已,你已经是宫家的家主,地位尊崇。如果你入主后宫的话,那么宫家的势力,难免会更加声势浩大。到时,你所做的一切努力,也就白费了。”

    看她没说话,皇尊又开始循循善诱。

    “你虽不在后宫,但你跟曦儿的情义还在。你只是没有那个虚名而已,但陪伴在他的身边,你依旧地位超然。难道,这还不够吗?”

    林梦雅看着皇尊一副为她着想的样子,心中冷笑连连。

    “那陛下可否告知,当年您的那位红颜,为何会离你而去呢?就像是您说的,她不过是少了一个后尊的尊位而已。若是两情相悦,又怎么在乎这点虚名!”

    她的话,化为利剑,直直的刺入了皇尊的心中。

    后者脸色一变,眸中一片冰冷。

    “宫雅!你可知道,你在说些什么?”

    “回陛下,臣当然清楚!您以为,您为了家国天下牺牲自己心爱的女人,很高尚,也很难得。可惜啊,都是我等世间女子,不识抬举!”

    皇尊的脸色,变得很难看。

    重重的拍向了书案,瞬间,屋内涌进十数位禁军。

    “你如此顶撞朕,就不怕朕,杀了你么?”

    林梦雅勾唇,无谓的笑了笑。

    他们夫妻之前还真是默契,当初宫家的那个女子断然离开,也真是手段果决。

    “陛下想杀,就杀吧。不过,杀了宫雅一个不要紧。我死了,您的尊位,江山,就会给我陪葬!”

    她傲然挺立,不再收敛的她,犹如一柄绝世名剑,闪烁着耀眼的光辉。

    皇尊脸色铁青,他没想到宫家的女人,一个两个的都是这样。

    怎么就那么倔强,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总是逼着他痛下杀手!

    “朕最后再问你一次,你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她笑了笑,缓步走到了皇尊陛下的身边。

    “陛下打得主意的确是不错,但臣有一事,要提醒陛下。”

    “你说。”

    皇尊的视线,紧紧的锁定住了她。

    林梦雅压低了声音,用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听到的音量说道。

    “陛下莫不是真的以为,瞒天过海能骗过所有人吧?你知道,我是左右时局的一枚棋子。所以哪怕是威逼利诱,偷天换日,您也想要把臣,紧紧的握在您的手中。可陛下觉得,臣敢只身前来,外面当真,没有一点部署么?”

    皇尊看着她,眼前的女子浅笑倩兮,但眼底竟然真的没有一点点惧色。

    他不由得心头一凛。

    正是因为后尊是突然把她抓到宫中来,所以他才会顺水推舟。

    “你以为,朕会怕你的威胁么?”

    “陛下当然不会怕,但若是您杀了我,那他日,卫国皇室,就会尽数为我陪葬。”

    皇尊还不太明白她话里的意思,此时,门外的太监,突然急匆匆的跑了进来。

    “陛下,陛下,后尊娘娘有急事,要求见陛下!”

    “她来做什么?”

    没想到,皇尊还未曾示下,后尊就带着人,硬闯了进来。

    不过,在看到她平安无事之后,后尊紧皱的眉头,才算是微微舒展开来。

    而后,转向了自己的夫君。

    “陛下,不管宫雅做错了什么,还请您看在她昔日也算是救过您的情面上,饶恕她吧。”

    后尊的声音不小,似乎是怕皇尊不答应似的,特意把当初,宫雅曾经救过他们的事情,嚷嚷得人尽皆知。

    皇尊的脸色,越发的难看。

    但现在,他却真的没办法动手了。

    “后尊来这里,只是为了给宫雅求情么?她忤逆了朕,朕惩罚她一下,有何不可?”

    皇尊,显然是动了非杀她不可的心思。

    这一点,她倒是明白。

    作为棋子,如果不懂事的话,被弄死,是很平常的事情。

    可惜,她这颗棋子,可没那么容易摆布。

    “罚,是可以罚的。但请陛下息怒,还是交给臣妾来责罚吧。她一个姑娘家,怕是禁不住宫规的惩罚。”

    皇尊眉头皱起,他有些不太明白,为何后尊,会对宫雅如此维护。

    “那朕,要是非杀她不可呢?”

    后尊看着皇尊,眼中犹豫了片刻之后,咬了咬牙,跪在了他的面前。

    “还请陛下,以江山社稷为重。宫雅,杀不得!”

    她站在那里,看着他们夫妻之间的交锋,只觉得可笑至极。

    明明是最为亲厚的夫妻,当初后尊对皇尊如何,她也是看在眼中的。

    她也曾暗暗羡慕他们,互相支持,生死与共。

    但现在看来,什么都比不过利益。

    起身,她毫不迟疑的,走向了门外。

    “宫雅,你要去哪?”

    身后,传来了皇尊震怒的质问。

    林梦雅回头,淡淡的看了一眼皇尊,又看了一眼后尊。

    “陛下,娘娘,宫雅没有那么好的耐性,陪你们一次又一次的做戏。”

    皇尊跟后尊面色阴晴不定,显然没没想到,她会用这个态度。

    “你们都想要染指江山,都想要成为至高无上之人,那宫雅不放直说了。”

    “想要这个位置,就拿慕容曦来换。这江山,就算是我给你们的聘礼。”

    她语气轻松,唇角挑起浅浅笑意。

    “宫雅,你凭什么觉得,你能影响江山社稷?”

    皇尊现在,反而冷静了下来。

    因为宫雅的表现,让他不得不重新考量此事。

    “那就要有劳陛下您,去问一问后尊娘娘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