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二十四章 皇尊对阵
    所以,看到清狐是新来的,这群人居然主动把他换到了里面。

    在看到清狐独自一人守在她的院子外面,而那些人全部都退到岸上之后,林梦雅笑了。

    搬着小板凳,坐到了清狐的身边。

    “丫头,你这是怎么做到的?”

    清狐不由得有些好奇,怎么这些人,好像是很不喜欢跟她接触似的。

    她眯起眼,深藏功与名。

    “大概,是人格魅力吧。”

    嗯,主要是嘴炮的威力。

    清狐狐疑的看了看她,又看了看那群侍卫。

    他家的这个小丫头啊,总是会让人琢磨不透呢。

    有了清狐之后,她的消息更加畅通。

    后尊的许多做法,终于引起了皇尊的不满。

    毕竟,昱是他的亲侄子。

    后尊再努力,尊位也落不到她娘家人的头上。

    所以,皇尊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以强硬的态度,把后尊娘家的那几个子侄,给遣返了回去。

    本以为后尊至少会收敛一些吧,但后尊根本就不在意,依旧我行我素。

    几日之后,皇尊身边的心腹太监,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宫小姐,皇尊陛下,请您过去。”

    彼时,她腿的伤早就好了。

    但还是一瘸一拐的,装作没好的样子。

    “是,宫雅自当遵从。敢问公公,陛下宣我过去,所为何事?”

    对于皇尊,她其实没有太多的感觉。

    但从前的印象什么样,也不能决定以后。

    毕竟当初,后尊也曾经跟她是统一战线的人。

    现在,还不是各奔东西了?

    那太监略微欠身,礼貌的笑了笑,但语气却十分的圆滑。

    “陛下的心思,奴才们怎么能随意揣度呢?不过,奴才觉得,陛下十分欣赏宫小姐,也许不是什么坏事吧。”

    听他这么说,她心里头更加没底了。

    心情有些忐忑,她立刻准备完毕,带着纭儿,跟在了太监的身后,往皇尊陛下的寝宫走去。

    从她这里到寝宫并不近,皇尊甚至还给她安排了一顶小轿。

    等到她人到了皇尊陛下的寝宫之后,太监把她领到了暖阁内,人却退了下去。

    她乖巧的站在暖阁内,和纭儿两个人也没有任何多余的交谈。

    等了好一会儿之后,才听到外面有动静。

    “臣宫雅,见过皇尊殿下。”

    她盈盈拜下,礼仪上没有一丝一毫缺点。

    感受到皇尊的视线,淡淡的笼罩住了她,林梦雅更是不敢怠慢。

    “嗯,起来吧。听说,你受伤了?”

    皇尊的声音很冷淡,犹如上好的玉器,冰冷,却带着圆润的质地。

    虽让人感受到了皇尊的威严,却又不会让人觉得过于害怕。

    总之,是那种上位者的语气。

    “都是一些小伤,不碍事的。”

    她态度不卑不亢,但该有的恭敬一点都不缺。

    皇尊坐在她面前的书桌后面,锐利的视线,打量着她。

    “朕听说,后尊有意,让你嫁给太子?”

    “承蒙后尊娘娘错爱,臣,愧不敢当。”

    皇尊的视线,陡然变得锋利了起来。

    “你是觉得,太子配不上你么?”

    林梦雅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这夫妻两个别看不合,可有些东西,却是一毛一样。

    明知道她是心有所属,还在这里问明知故问。

    “不,臣不是这个意思。太子殿下是人中龙凤,是臣高攀不起。”

    “那,朕的侄子,就跟你相配了么?”

    皇尊的语气,显然是来者不善,她必须小心应对才是。

    “臣,并非是那个意思。”

    “宫雅,你是个聪明人。你应该知道,在朕的眼中,曦跟衍一样,都是朕的左膀右臂。你不想嫁给衍,却想要嫁给曦,这不是,要让他们兄弟二人不合么?”

    皇尊的问题,越发的尖锐,

    林梦雅知道,今天这关,怕是不好过。

    一味的哑忍,显然也不是她的行事风格。

    既然人家的话,都说得这么直白了,她也不好再继续装傻下去。

    “陛下明鉴,臣与曦殿下如何,那是臣跟曦殿下两个人的事情。但嫁给太子,并非是臣所说,而是后尊娘娘一番好意。”

    “那你就是说,这一切,都是后尊的错了?”

    她咬了咬牙,腹诽这两口子,都够不讲理的了。

    一个逼着她嫁,一个怨她嫁。

    明明是他们横差了一杠子,关她什么事?

    “臣不敢...”

    “你是不敢在朕的面前这么说么?”

    “陛下!”

    她终于忍不住了。

    “陛下,臣的婚事之前您二位就有过定夺。当时臣遵从二位的旨意,不敢有所违背。但现在,二位却拿臣的婚事来博弈。臣的婚事是小,但如果传出去,天下人只怕会非议此事。说您二位,朝令夕改,有损威信。”

    皇尊没想到,她有胆子顶自己。

    冷笑一声后说道。

    “天下间,有谁敢非议朕?”

    林梦雅也在心中冷笑,可面上,却没有透露出一丝一毫。

    “陛下,公道自在人心。更可况,偌大的卫国,总会那么些人,会违抗您的命令。到时候,只怕陛下,难堵悠悠众口。”

    她不紧不慢的说完,但这一次,皇尊却没有立刻开口训斥。

    那视线倏然间转冷,隐藏着的杀机,寸寸展露。

    “那朕,现在就杀了你。”

    “陛下如果想要杀了臣,何须与臣浪费口舌?陛下,有臣,才有君。若是无臣,那君,也就不是君了。”

    她希望皇尊跟后尊,都先搞明白一件事。

    她有宫家作为强大的后盾,一旦圣殿的统治崩溃,皇族,又有几家是真心臣服的?

    一直以来,不管是皇尊还是后尊,显然都把她当成了小孩子。

    对她施压,不过是希望她能真心主动臣服而已。

    她敢保证,对待那些实力雄厚的世家,他们一定是安抚拉拢为主。

    只不过欺她年纪轻轻,又是个生面孔,所以才给她来这一招。

    可惜,一点作用都没有。

    她是个新人,却不是个傻子。

    “你好大的胆子!别忘了,现在的宫家,可不是从前的宫家了!”

    皇尊冷冷的锁定了她,而此时,早就潜伏在殿内的侍卫,也做好了击杀她的准备。

    但见她,却依旧不慌不忙。

    “陛下,这天下人人都想要。唯独宫家没有这个心思,您说,是自断双臂好呢?还是,顺其自然的好。”

    她那笃定的语气,让皇尊迟疑了。

    其实她说得没错,天下间,谁人都想要皇位,但唯独宫家不会。

    只以为,他们家的家主,就是眼前的这个姑娘。

    “一个小小的宫家,还不值得朕如此。即便是除了你,也有其他人,可以替朕掌握宫家。别忘了,这世上,可不仅仅只有一个你而已。”

    她心头一凛,看来林梦舞居然搭上了皇尊这条线。

    但这些都不要紧,她微微一笑,从容不迫的说道。

    “陛下言之有理,天下间的确不仅仅我一个。但,能掌握宫家,还能为您所用的,就非臣莫属。”

    她一死,宫家就会立刻分崩离析。

    到时候,别说去收拢宫家了,宫家说不定会反叛。

    皇尊不说话了,因为他发现,在这个姑娘的面前,他占据不了绝对的上风。

    这跟他之前,设想好不同。

    良久,他才开口。

    “照你这么说,朕,动不得你了?宫雅,你要知道,即便是圣殿崩塌,朕也依旧是卫国的皇尊。”

    这她当然清楚,但有些事情,却不是这么简单。

    “臣当然清楚,所以臣,是来真心为皇尊陛下分忧的。陛下,唯有四海归一,才能天下太平。皇尊,便是皇尊,无人可代替,也无人,可以左右。”

    皇尊再次沉默,但杀机,却渐渐退去。

    林梦雅敏锐的感知到了气氛的变化,心头,忍不住松了一口气。

    果然,对阵是需要勇气的。

    “你说的,不无道理。宫雅,看来,是朕小瞧你了。”

    皇尊陛下的语气里,少了几分的严厉。

    但林梦雅知道,对于她而言,危机还没有完全解除。

    她之前,不过是在皇尊的咄咄逼人下,反抗了那么一下而已。

    陛下看她是块硬骨头,所以才暂时放过了而已,不代表她真的安全了。

    “不是陛下小瞧了我,而是陛下本来就是万人之上的至尊,何须把任何人放在眼中呢?”

    强硬之后,他们互相给了台阶。

    她先给出了诚意,就看皇尊肯不肯赏脸了。

    “你...呵,果然跟你们宫家的女人,讲不出任何的道理来。”

    这话,可是藏着一丝玄机啊!

    但宫家的女人,除了她之外,暂时可没有第二个了。

    难道,又是她的曾外祖母么?

    不会吧?

    她偷偷的瞄了一眼皇尊陛下,这年龄差可有点大啊!

    “朕说的,应该是你的一位姨母吧。”

    她竖起了耳朵,却又不想听。

    万一听出点不该听的东西出来,那岂不是要倒霉?

    “你们宫家的女人,各个都是如此倔强。朕,赢一次都不行!”

    她好冤枉啊!

    但谁让人家是皇尊,人家是老大呢,她也只有乖乖听话的份了。

    “刚才不还是满嘴的大道理么?怎么现在,哑巴了?”

    这急转弯,未免有些太大了。

    一时间,她还没回过神来。

    “臣不敢,臣只是在聆听陛下的教诲。”

    “哼,口是心非!”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