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二十三章 宫内相见
    ,精彩小说免费!

    名叫松燕的姑姑,是后尊从娘家带来的心腹。

    对后尊最是忠诚,办事也是谨慎又利落。

    没一会儿的功夫,林梦雅的小院子里,就站了不下二十位宫女。

    她跟白苏跟纭儿站在房檐下观望,站在她身后的两个姑娘,时不时的耳语几句。

    眯起眼睛,林梦雅看向了人群。

    等到人都到期了,负责此事的松燕姑姑,恭敬有加行礼问道。

    “宫小姐,娘娘说前几日送来的人,实在是不合您的心思,这都是奴婢们办事不利。娘娘狠狠的责罚了承办此事的人,又派了奴婢来,给您挑选上几位得力之人。奴婢又怕自己挑选的,不合您的脾性。所以,就叫了宫内手脚还算是利落的宫女给您送了过来。那两位姑娘,就负责您的贴身之事,剩下的粗使活计,就让她们这些人来吧。”

    她点点头,一瘸一拐的走到了院子里。

    “有劳姑姑了,我这人也倒不是难伺候。只是您也清楚,我们宫家跟龙都相距甚远,宫雅,也是思乡心切,所以才严苛了些。”

    她抬起头来,显得十分的纯然无辜。

    松燕点点头,随声附和了几句后,要她自己选则可以留在这里服侍的人。

    左右不过是两个粗使的宫娥而已,后尊也没想把多厉害的人安排过来。

    她随随便便在人群里挑了两个之后,就以腿疼为由,回屋去了。

    松燕在外面跟嘱咐两个宫女一定要勤勉,而她则是坐在屋里的软塌上,眯起眸子,看向了门外。

    “主子,人走了。”

    不多时,白苏进来回禀。

    她点了点头,却没什么其他的表示。

    “纭儿,新来的人,就归你调教了。我现在闷得慌,想出去走走。”

    “是。”

    两个宫娥不敢违背她的话,况且姑姑也交代,只要她还留在她们的视线之中就可以。

    林梦雅穿了外套,缓缓的挪动到了院子外面。

    从里面正好可以看到她的背影,但却听不到她讲话的声音。

    没过一会儿,慕容衍驾到。

    “宫雅,见过太子殿下。”

    人还没来,她却激动了起来。

    而慕容衍的身后,也如同往常一样,跟了几个侍卫。

    只不过其中有一人,却别样的瘦弱。

    那身侍卫的轻甲穿在他的身上,有些空荡。

    低垂着头,那人跟着慕容衍,一直走到了她的面前。

    “你们先下去吧。”

    其他的几个侍卫应声而退,唯独那个瘦削的侍卫,一言不发的跟在他的身后。

    从刚才开始,林梦雅的眼睛,就黏在了那人的身上。

    “咳咳,人我给你带来了,有什么话,你快说便是。”

    慕容衍压低了声音说道,林梦雅一动不动的看着那个人,眸中似有泪光闪烁。

    “你,这是怎么了?怎么把自己,弄得那么憔悴?”

    那人抬起头,原本雌雄莫辩的一张脸,此刻却是眼窝深陷,仿佛风一吹,就要倒似的。

    但他,却对她笑了。

    “丫头,你瞧我,年纪大了总是这样,记性不太好。”

    她瞪大双眼,难以置信的看着对方。

    “你,你都想起来了?”

    那轻佻的语调,嘴角微微上挑,总是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纵然憔悴,却依旧如同记忆之中,那个总是在背后,纵容自己的兄长。

    “从前的事情,有些我实在是记不起来了,但至少,最重要的没忘。丫头,你的屁股,可还疼么?我那一下摔的不清吧,要不,你也来打我的?”

    好好的气氛,就这样给他破坏了。

    林梦雅的心情复杂得厉害,但清狐能恢复记忆,总是好事。

    “谁稀罕你那没几两肉的狐狸腚!清狐,欢迎你回来。”

    她鼻子泛酸,眼中也涌起了一层水雾。

    岳棋死之前,她就派人去寻找清狐的下落。

    只知道岳棋把他当成一个筹码,送出了圣城。

    等到她的人去追,却是一无所获。

    好不容易,龙天昱的人才找到他。

    但听说,他被解救出来以后,早已经被折磨得不成人形。

    她没法出宫,只能用这种法子,来确定他的平安。

    还好,他还活着。

    “瞧你,我不过是出了趟远门。别哭鼻子了,乖,要不要我给你抱?”

    那人的中气并不怎么足,但依旧带着他独有的温柔。

    林梦雅终于忍不住,红了一双眼睛,上手轻轻的捶了他一把。

    “你到底去哪了?你知不知道,我很担心你。”

    话中,带了一些委屈,又带着一丝担忧,还夹杂着些微的埋怨。

    见到她的眼泪,清狐立刻没有了方才的淡定。

    只恨不得伸出手来,接着她滴落的泪水。

    “别哭,别哭,我这不是回来了么?丫头,别哭。”

    慕容衍看着眼泪簌簌而下的宫雅,眸中掠过了一丝迟疑。

    他只听慕容曦说,这名叫清狐的男子,是她的义兄。

    他看了他们几眼,就自觉转过头去。

    不该他知道的事情,他就算是再有好奇心,也不会去多瞧几眼。

    “你们...你们都要吓死我了。”

    她对清狐的感情,更像是父兄一般。

    更何况,清狐当时的情况,跟是让她焦急万分。

    哭了鼻子,人也不似刚才那么激动了。

    清狐看了她一眼,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这里面的事情,我以后再给你解释。放心,太子殿下说了,已经把我安排到了侍卫轮值之中。每晚辰时之后,我会来你院子外面巡逻。别怕,我既然回来了,就会护着你。”

    清狐眸中的光亮,未曾消减一丝一毫。

    眼前的小丫头,是他的掌中宝,他自然不会让任何人,有伤害她的机会。

    “可是你的身体,不要紧么?”

    虽然没号脉,但她肉眼也能看得出来,清狐的身体,遭受到了极大的重创。

    但后者却冲着她眨了眨眼睛,说道。

    “不过是一些小伤,不妨事的。你还记得,从前我那顽疾么?”

    林梦雅愣了愣,旋即想了起来。

    清狐的身体,因为从小就接受了毒物的改造,所以得以逆转青春,维持在一个青年的模样跟身体条件。

    她这么多年,一直担心万一他哪天身体里的毒物发作,可能会要了他的命。

    后来,为了潜回烛龙会,他又开始吃那种药,来维持正常的身体机能。

    难道说,他已经完全解决了这件事带来的麻烦了么?

    眼中带着几分狐疑,但对方,却不留痕迹的点点头。

    “所以你放心,只要我常常吃一些补药,身体就能大好。所以,别担心,我没事。”

    他特意,在“补药”两个字上,加重了读音。

    旁人听不出,但林梦雅却知道是什么意思。

    虽然清狐说缺陷已经好了,但是她还是不能完全的放心。

    看来,她得找个机会,好好的检查一下清狐的身体了。

    “补药虽然对身体好,但是不能乱吃。我的东西都在殿下那里了,有机会,你帮我带过来。”

    清狐一向懂她,自然很快就明白了她的意思。

    他们两个也算是在异地重逢,但周围有虎狼环伺,显然也不是叙旧的好时机。

    知道他很好,她也就放心了。

    “多谢太子殿下费心周旋,若是没有您的鼎力相助,我们兄妹二人,也不能这么顺利的见面。”

    不管之前对太子殿下是个什么样的印象,也不管后尊如何。

    至少慕容衍,对她有恩。

    “此事,我只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还是你跟曦的默契配合,你的腿,没事吧?”

    她灿烂一笑,明艳动人。

    “当然没事了,我就是装给他们看的。再过两天,就一点都不碍事了。”

    摔是真的帅,伤也是真的伤,不然,瞒不过太医。

    但她本身就是个大夫,再加上有着神农系统的助力。

    那一摔只是扭到了筋,根本没伤到骨头。

    何况她的恢复力,根本就不是一般人。

    现在,已经好得七七八八了。

    她之所以去拼命的折腾那几个侍女,也是为了把后尊的目光转移。

    侍卫虽然是听命于后尊的,可奈何她路子野,人脉又广。

    换了个把侍卫,也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这就叫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就连后尊也不知道,她费尽心思安插进自己身边的两个眼线,恰巧能够成为自己的“证人”。

    入了她的院子,那以后搓扁揉圆,还不由着自己说了算?

    “那就好,太医给你开的药,你还是喝着吧,毕竟,是对你的身体有益。我不能在这里久留,以后,他换班的时候,会给你带来一些东西,你好好养伤。”

    她感激的冲着太子微微点头,她自然清楚,慕容衍让清狐送东西是假,有一个名正言顺跟她接触的机会才是真。

    但他不知道的是,从她住进来开始,就每天不停的给守卫在这边的侍卫搭话。

    刚开始那两天,大家还板的住。

    但后来,她的话实在是太密了,大概也是值夜有些无聊,居然真的让她给发展出几个“聊友”出来。

    每到傍晚,她就搬个小凳子出来,聊到口干舌燥才回去。

    那些侍卫们都怕了她,关键是,这家伙还干起了居委会大妈的活计。

    老催婚催孕,成亲的未婚的,全部都怕了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