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二十二章 答应她了
    ,精彩小说免费!

    但嫉妒之余,他的心中,也萌生出了一种渴望。

    若世间,有女子也如宫雅一般,那他此生也就无憾了。

    林梦雅哪里知道太子心中所想,她现在唯一知道的是,他们从回到龙都开始,就落入了人家的算计。

    龙天昱不管怎么说,都会回来对皇尊陛下他们有个交代的。

    而且,即便是他们直接回到宫家,那这些算计,也不会落空。

    想要害人的话,方法多得是。

    幸好,宁儿不在这里。

    “殿下可否告知,近日来,后尊娘娘,都跟哪一方势力,有过密切的接触?”

    慕容衍想了想,才回答道。

    “这些日子以来,每日来给母尊请安的人都不少。但若是说亲厚的话,要数母尊的那两个侄子。我素日跟他们接触得不多,只听说他们对母尊很是敬重。至于其他的人,我倒是没察觉。”

    这就有些不对了,后尊的娘家并非是势力极大的世家。

    如果是母家的势力鼓动的话,那后尊非得是疯了,才会想做这些事情吧?

    “重华郡主这些日子以来,可曾跟谁有过接触?”

    慕容衍眉头微皱,这件事,他倒是未曾留意。

    “不过我想,她总是要自己的亲人联系的吧。听说,秦王的大儿子来了,他应该会跟自己的亲妹妹联系吧?”

    虽是同父异母,但的确是有这种可能。

    她想了想,面色严肃的说道。

    “我怀疑这件事情,可能是跟秦王有关系。如果是秦王在背后鼓动后尊的话,那么一切,就变得合理了许多。”

    秦王的势力在三王里,也并不处于下风。

    何况,世家里面,他还有那么多的支持者。

    如果是他想要跟后尊合作的话,一切就都好解释了。

    但她还是有些疑惑,三王跟皇族明争暗斗多年,后尊应该最清楚这件事吧?

    为何后尊,要与虎谋皮呢?

    皇尊的位置,人人想要得到。

    她就不信,秦王甘愿为人做嫁衣!

    “好,我知道如何做了。你在这里好好休息,莫要着急。我跟曦,会在外面想办法的。”

    慕容衍安慰了她一番后,也匆匆离开了。

    林梦雅靠在窗户上,眉头却皱到了一起。

    事情,好像是越来越复杂了。

    后尊到底,是怎样被说服的?

    此事,又跟秦王有没有关系?

    今夜,怕是难以入眠了。

    一连几天,她都在院子里等着。

    慕容衍倒是常常来看她,也没有受到任何的阻拦。

    显然,后尊是觉得,这样他们可以好好的“培养感情”。

    但后尊显然不知道,每次慕容衍过来,带来的,都是龙天昱托他给她送进来的消息。

    她虽然不能出门,但事情却都能了解。

    到了第五天,她的眉头,终于纾解开来。

    “太好了!”

    小小的纸条,被她握在手心,放在了胸口上。

    这是慕容衍这些日子以来,第一次看到她笑得如此甜美灿烂。

    犹如夜色之中最亮的一颗星,绽放出璀璨光华,明亮动人。

    “什么事,让你这么开心?”

    他也仿佛受到了感染,低声问道。

    “没什么,是之前,我托曦殿下给我找的一个人。知道他平安无事,我就放心了。”

    林梦雅小心翼翼的把纸条收好,一会儿,慕容衍是要带回去的。

    “人,可是宫家的么?”

    “并不是,他是我的一个如兄如父的好友,之前一直失去了联系,现在,好不容易才找到他。太子殿下,能否求您一件事?”

    她期待的看着他,慕容衍没想太多,就先点了头。

    “我希望你能想办法,把此人给我送过来。我知道此事有难度,但是我的院子里,没有任何的太监跟宫女,所以我觉得,是不是可以——”

    她眸光闪烁,慕容衍立刻会意。

    “你希望他能假充宫人?这也不难,但难就难在,母尊一定会严格筛选。一个生人,母尊肯定不会同意的。”

    “那,就让后尊同意,不就行了?”

    “哦?你有何良策?”

    慕容衍挑了挑眉,期待的看向了她。

    “那就请您,附耳过来。”

    被囚禁的第六日,宫雅把腿给摔断了。

    据当时值班的侍卫的描述,她大概是闲的太无聊了,所以在院子里面捉蝴蝶来的。

    但初春,蝴蝶也少的厉害。

    可宫雅好眼力,一下子就看到了墙头上停着一直五彩斑斓的蝶。

    这下子,可乐坏了宫大小姐。

    谁劝都不行,愣是搬了梯子,自己上去捉蝴蝶。

    可惜啊,人家蝴蝶不傻,挥动着翅膀就飞走了。

    她也以为自己会飞,然后“噗通”一声,掉了下来,还摔断了腿。

    当时她跟她的侍女,抱成了一团开始哭,那叫哭得一个地动山摇,周围五十米左右的侍卫们,都捂住了耳朵面色铁青。

    太医急忙来诊治,发现她真的伤的不轻,所以就下令,要好好静养。

    后尊想了想,也觉得倒没什么不合理的地方。

    而且因为太医的建议,又觉得她一共只有两名侍女,实在是不够用,所以,就派了一对得力的侍女过去。

    没想到,第一次,宫雅非说人家嘲笑她笨,哭着喊着把人给赶走了。

    后尊回来好一顿训斥,觉得这点小事都办不好,又派了另外两个宫女去。

    这两个人宫女倒是谨言慎行,可宫雅养伤实在是太闷了,又让两个宫女,给她唱曲解闷。

    然后,她就发现人家五音不全,又把人给赶走了。

    这下子,后尊也懒得理她了。

    结果她就跟侍女站在院子里嚎,还说后尊虐待她。

    天地良心,后尊除了不让她出门之外,其他都是挑选最好的给她送过去。

    后尊气得牙痒痒,正想要去收拾她的时候,太子却突然出现了。

    “给母尊请安。”

    后尊看着自己的儿子,被林梦雅引起来的怨气,稍稍收敛了一些。

    要不是为了儿子,她何须如此?

    “嗯,你来的正好。本宫正要去看看探望宫雅,你跟本宫一起去吧。”

    慕容衍也听说了宫雅的事情,也知道后尊,大概是要去找宫雅的晦气了,立刻说道。

    “母尊息怒,其实宫雅也只是养伤养得烦闷。她本就是无辜受累,在宫家又是那般娇养,有些任性的脾气,其实也很正常。”

    这话,说的后尊有些意外。

    她这个儿子,可从来不会轻易的接近女人。

    难道说——

    如果是这样话,那事情可就不好办了。

    “你对这个宫雅,还真是与众不同。”

    听得母尊语气里的意思,慕容衍立刻解释。

    “儿臣是觉得,既然母尊一定要宫雅为儿臣的正妻的话,儿臣只能遵从。”

    还好,自己的这个儿子,一向很冷静。

    但后尊还是又饿不放心,迟疑了片刻之后,又开口问道。

    “那宫雅对你,又是如何呢?”

    “她已然是心有所属,对儿臣也仅仅是敬重而已。”

    “那你为何这些日子,经常去她那里呢?”

    慕容衍的头,垂得更低了。

    “那是因为,儿臣要劝服她。事已至此,再没有任何的余地了。儿臣看她,也是个聪慧之人,想来,必定是明白儿臣的意思。”

    后尊终于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她是允许儿子去看宫雅,但却不允许儿子爱上那个女人。

    “嗯,你做得很对。本宫之所以默许你去看她,是为了让她早日死心。有你在,她也该知道,本宫的诚心。”

    慕容衍点点头,就像是一个听话的木偶。

    “你今日来,是想要阻止本宫,去找她的吧?”

    “是,也不是。儿臣只是觉得,母尊之所以要派人去,无非是要显示您的恩典,前面的几个人,想必宫雅也是为了发泄心中不满,所以才赶回来的。”

    这一点,后尊当然理解。

    她宫雅,哪里敢对自己发脾气。

    所以,只能把气,撒在宫人身上了。

    “本宫知道,所以这一次,本宫是想让她自己说,想要个什么样的。”

    火气还是有的,可她知道,宫雅有多重要。

    有了她,衍儿才能登上皇位。

    这么重要的棋子,她怎么舍得怠慢?

    “儿臣倒是觉得,与其您亲自去办这件事,不如就让您身边的姑姑代劳。到底只是件小事,何必要让母尊亲自操劳?”

    后尊欣慰的看了他一眼,看来,儿子是终于理解了自己的苦心。

    而且也觉得慕容衍说得,非常有道理。

    “嗯,你说得不错。好吧,松燕,你去做这件事情。”

    “是。”

    “还有,既然宫雅不喜欢母尊身边的人,那不如,就让她自己去挑选。”

    慕容衍再次开口,但后尊却有些迟疑。

    本来,她是想要安插自己的眼线进去,盯着宫雅的。

    若是让她自己选的话,又如何安插呢?

    “母尊不必如此为难,她要选的人,还不都是母尊您说得算么?如果母尊实在是不放心的话,替身的宫女,她可以自己选。但院子外面,做粗使活计的,母尊送给她,她也不会在意。”

    慕容衍低垂着头,娓娓道来。

    后尊听闻,觉得十分的有道理。

    眸中带着几分笑意,还是自己的儿子,了解得透彻。

    “你说的很对,松燕,按照殿下的说法去做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