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二十一章 被囚于宫
    ,精彩小说免费!

    后尊凤眸微挑,眼神之中的威压带着森森寒意。

    但对于林梦雅而言,却并未有多大的威胁性。

    “你想要抗旨?”

    “宫雅不敢,但旨意还未下,宫雅不过建议娘娘,三思而后行。”

    后尊冷笑一声,她们两个都心知肚明。

    皇族需要世家的财力跟势力支持,同时世家也需要跟皇族的承认,不然在许多事情上,都是名不正言不顺。

    但说白了,一旦圣殿的统治彻彻底底的崩溃,皇族反而是最不安稳的势力。

    所以,后尊如此迫切,反倒是让她有些看不懂了。

    难道,后尊不怕世家自立为王么?

    “你倒是厉害,跟你们宫家历任的家主一样,总以为这世上,没有人敢为难你们宫家。可惜了,本宫偏偏是个不信邪的。来人,把她给本宫拿下!”

    周围的侍卫又逼近一步,白苏跟纭儿也怒瞪着那些人,坚决的把她护在了身后。

    “娘娘是要,强人所难了?”

    她脸色不改,但是心中却戒备得极深。

    “太子,配不上你宫家家主的身份么?宫雅,本宫这是为了你好。有些事情,远不如你看起来那么笃定,以后,你会感谢本宫的。把宫小姐请到林水轩,你好好在那里静养,其他的事情,本宫来安排。”

    后尊坐在椅子上,始终噙着浅笑。

    但林梦雅已经在心里头骂了她无数声,只不过,现在她还摸不清楚后尊的底细,暂时不能轻举妄动。

    “白苏,不可。”

    她拉住了白苏,低声阻止。

    “娘娘要宫雅去,那宫雅自当遵从。但娘娘,世事变化莫测。宫雅今日去了,他日可就未必能这么轻易的出来了。娘娘,您多保重。”

    后尊因为她的话,脸色稍稍有些阴沉。

    “你说得很对,所以,你还是绝了其他的心思,好好的嫁给太子吧。”

    后尊一挥手,侍卫们,闪开了一条路。

    白苏警惕的看了一圈周围的侍卫后,最终还是跟着她一起,被送到了外面。

    林水轩是一个健在湖心岛上的小院子,虽有桥,水也不深。

    但奈何是在湖面上,周围没有任何可以遮挡的东西。

    外面现在已经站满了侍卫,想要潜进来,不惊动任何人,几乎是不可能的。

    后尊把她关在这里,大概也是为了杜绝龙天昱来救人的可能。

    “咱家是宫中的太监总管高连,宫小姐有什么需要的,都可以让人来找咱家。若是没什么事的话,咱家就先告退了。”

    她点点头,让高总管退下。

    同时,她也谢绝了高总管给她安排的太监跟宫女。

    一个人在这里,她只信得过白苏跟纭儿。

    转回到院子里,这里的一切还算是舒适,看来后尊,是早有预谋。

    她坐在椅子上,不自觉的陷入了沉思。

    到底,是哪里有问题呢?

    “小姐,我怎么觉得,后尊娘娘似乎太过着急了。而且,之前她对你跟殿下,不是一直赞同的么?”

    纭儿端来了一杯茶,疑惑低声问道。

    “我也觉得有些不对劲,就算是她要跟殿下和我反目成仇,也没什么理由,除非——”

    “除非什么?”

    她的神色,略有些古怪,眯起眼睛,琢磨着其中的细节。

    “后尊娘娘所求,无非是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够平安顺遂。太子并不能诞育后嗣,所以,把尊位传给龙天昱,几乎是三人的共识。但如果,太子有办法治好自己的顽疾的话,那么昱,不就成了他们的绊脚石了么?”

    纭儿点点头,这一点,她倒是懂得。

    看了看左右,声音压得更低。

    “那太子的顽疾,能治好么?”

    她看了一眼那丫头,估计这丫头,还不知道顽疾是什么呢。

    她笑了笑,说道。

    “理论来说,是可以治好的。但实际上,太子在男性功能方面,是没有缺憾的,只不过...”

    她趴在纭儿的耳边,悄悄的说了一句话后。

    那小丫头立刻像是被烫到了似的,捂着耳朵,红着俏脸,哀怨的看着她。

    “小,小姐,你坏死了!”

    那姑娘,是从头红到了脚。

    安然开完车的司机林,露齿一笑,纭儿立刻夺门而出,生怕她再说些“过分”的话。

    “主子,纭儿这是怎么了?”

    白苏刚进门,看到的就是纭儿匆匆离去的背影。

    “没事,还是年轻。对了,周围的情况如何?”

    “固若金汤,不仅我们的院子外面有人看守,还有不少暗哨。主子,如果想要逃出去的话,恐怕会有些困难。”

    “逃,我们为何要逃?”

    她笑着看向白苏,神色却带着几分轻松,白苏却不解其意。

    “后尊把我关在这里,无非是想要算计昱。但我们两个,岂是那么容易就被她算计的么?”

    虽然现在,许多事情她还没想明白。

    但后尊想要对付龙天昱之心,却是昭然若揭。

    可她还不知道,皇尊跟太子的态度。

    而且她有种预感,后尊做的事情,太子未必会赞同。

    没过多久,太子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你们先退下,我有话要单独对宫小姐说。”

    慕容衍屏退左右,屋子里只剩下他跟林梦雅两个人后,神色才松缓了下来。

    “我知道是母尊把你囚禁在这里的,你不要着急,我跟曦,会想办法把你给救出去的。”

    慕容衍的神色认真且诚恳,看起来不像是在做戏。

    她考虑一下,才缓缓开口。

    “殿下能否告知,后尊为何要突然如此?”

    慕容衍张了张嘴,最后却化为了一抹苦笑。

    “我知道,在你们眼中,母尊言而无信,又企图逼迫你嫁给我。但这都是误会,母尊她并非有意如此,都是...”

    “都是因为,有些妖言惑众,说可以治疗好太子的顽疾,所以后尊,才信了他们的鬼话。”

    熟悉的声音响起,林梦雅惊喜万分。

    转过头去,就看到穿着一身侍卫衣服的龙天昱,从后窗户跳了进来。

    “噗嗤”一声,她笑得眉眼弯弯。

    这家伙,爬窗户的身手,倒是一次比一次利索了。

    “你怎么现在才来?”

    她跑过去,故意做出一副高冷的嫌弃模样。

    但眸中的喜悦,却是骗不了人的。

    “外面有些事情耽误了,她没打你吧?”

    她笑着摇头,龙天昱这才放下心来。

    “我不让你在外面等着么?真是胡来!”

    慕容衍有些无奈,看着自己的堂弟,不知说什么好。

    “不亲眼看她,我放心不下。你老老实实的在这里待着,我会尽快过来接你。你记得,这几天自己要小心。”

    他的一句话,能抵得上千军万马的保护。

    她甜笑着点了点头,复又像是刚想起来什么似的,急急的说道。

    “之前,重华郡主送了我一本春宫图。我看到那尾页上,被人封了起来。我割开过,那上面的东西,实在是晦涩难懂。你回去有空的话,可以把这东西,偷偷的找人翻译一下。后尊把重华送到你身边,肯定没有那么简单。”

    “好,我知道了。”

    慕容衍看着那两个人,神情不由得有些苦涩。

    他当然清楚,后尊这么做,有多少是为了他。

    但看到后尊做的事情之后,他心里,却没有多少感激,只是觉得深深的无奈。

    到底,要什么时候,母尊才会明白他真正想要的呢?

    “太子殿下,好像精通数门外国的语言。要不,你问问他?”

    被点名的太子殿下愣了愣神,他刚从沉思中惊醒,有些茫然的看着他们两个。

    “真的么?太子殿下,可以帮我解读?”

    慕容衍对她点了点头,略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之前,母尊倒是给我找了几个老师。你还得,那些字是怎么写的么?”

    这个,她当然记得。

    立刻找了纸笔,林梦雅照着系统里的东西,一点点的勾勒了出来。

    慕容衍接过去,看了许久,脸色也越发的难看。

    “这是麓国的文字,麓国是一个小国,但是却盛行巫术。这上面的文字,是一个邪恶的法术。大概,就是用一个小孩的生命,来祈求自己获得子嗣。而这个被牺牲掉的孩子,会受尽折磨。刚开始是用针刺这个孩子一百零八下,然后用刀,每隔三天,就要给这个孩子放血。最后,当血汇聚成一个婴孩的模样后,巫术就算是成功了。”

    闻言,林梦雅眉头紧皱。

    这世上,怎么总是有这种邪恶的人存在?

    “难道是...”

    “你想到什么了?”

    龙天昱看她若有所思,低声问道。

    “那天,重华带着勋儿跟我们一起吃饭。我嗅到了一股子止血药的味道,但是很淡,根本不够伤口用的药量。”

    龙天昱也明白了她的意思,接着她的话说道。

    “但如果,对方是一个孩子,伤口还是被针扎一下的话。止血药,自然也就不用太多了。”

    一个可怕的猜测,从她的心中升起。

    “昱,你现在立刻回去。在不打草惊蛇的情况下,让勋儿远离重华郡主。”

    他点点头,转身离开。

    “我还有什么,可以帮到你们的么?”

    慕容衍看着他们,那两个人之间,似乎谁也没办法介入。

    说实话,这种关系,他是有些嫉妒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