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一十九章 白莲花婊
    ,精彩小说免费!

    看到那丫头涨红了一张脸,林梦雅却笑的颇有深意。

    “看来,你跟谢晗你们两个...啧啧,好了,我不说就是了。”

    纭儿的眼神血淋淋的,就差没吃了她了。

    林梦雅见状,立刻认怂,打住不说了。

    “主子,重华郡主送这些东西来做什么?”

    相比之外,白苏还是比较淡定的。

    毕竟之前在王府的时候,她早已经被练就了一张超厚的面皮。

    如今看到这么火爆**的东西,也仅仅是眉头皱了皱而已。

    林梦雅弯腰,把书给捡了回来。

    拍了拍上面的尘土,饶有兴致的继续翻阅。

    “我想,她是应该想要教我如何去勾引殿下吧。姿势不错,就是绘图粗糙了一些。”

    白苏跟纭儿听了,面面相觑。

    她家小姐还需要勾引?

    每次殿下看到小姐的时候,眼神里火热的光,都快要把小姐给吞噬了好么?

    好在,林梦雅的兴趣,也并不在这本书上。

    她翻了一遍后,却在最后的尾页上,发现了一些玄机。

    “白苏,把后面的这一页拆开。”

    尾页似乎被人用胶水粘住了,对方做得很巧妙,如果不是她触感敏锐的话,只怕根本无从发现。

    白苏抽出匕首,小心翼翼的把最后一页分割开来。

    分开的那两页上,写着一些,她并不认识的文字。

    而另外的一张纸上,却画着一个诡异的男娃娃的形象。

    本来应该是白白胖胖的可爱娃娃,在画上,却显得别样的阴森恐怖,尤其是露出的一口尖牙,仿佛随时准备吞噬着什么东西似的。

    她只看了一眼,就觉得有些不对劲。

    “你们看看,可认识这上面的字么?”

    那两个人接过去看了又看,最后都摇了摇头。

    眉头微皱,她觉得此事有些蹊跷。

    如果是一般人的话,肯定不会注意到尾页上的东西。

    书,是重华给她送过来的。

    其中的奥秘,怕也只有重华才知道。

    “主子,现在要怎么办?”

    “先收起来吧,还有,把尾页按照原样封好。”

    这件事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的简单,况且,她也不知道图里的内容是什么。

    快到晚饭时间了,龙天昱才派人来告诉她,今天宫内有事,大概是在宫内留宿。

    她点点头,倒是有些好奇的看着来传消息的凌夜。

    后者对她认真的眼神,显得有些不太习惯。

    “小姐,可还有别的吩咐?”

    “那倒是没有了,不过我很好奇。你不是圣殿的猎人么?现在跟在他的身边,真的没问题么?”

    闻言,凌夜的神色倒是缓和了不少。

    “这一点,小姐不必为凌夜担心。不瞒小姐,其实猎人早在一年之前,就是殿下的人了。”

    她有些疑惑,不过在看到凌夜比从前瘦削,但精神更胜从前的样子来看,显然已经初露端倪。

    “你们家殿下,究竟还有东西,在瞒着我?”

    她问这话,仅仅是出于好奇,并没有其他的意思。

    可凌夜却显得有些过于紧张了,踌躇了一会儿,才沉声说道。

    “其实小姐不用怀疑殿下,殿下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您。其他的,凌夜不敢多言。小姐以后,慢慢就会懂。”

    她笑了笑,没说什么。

    白苏跟纭儿送走了凌夜之后,再次回到了她的身边。

    两个姑娘察言观色,并未发现她有什么异常后,这才松了一口气。

    “你们不必这样,放心,我哪就那么小心眼了。”

    这种被人隐瞒的滋味并不舒服,但她已经渐渐习惯。

    并非是口是心非,也不是无奈妥协,而是互相信任。

    她坚信,龙天昱无论如何,都不会伤害自己。

    有这个,其他的她完全可以不在乎。

    第二日,龙天昱终于从宫内归来,但等到他走到主院的时候,身后却跟着一个人。

    林梦雅刚迎出门去,笑容就有些僵硬。

    “宫小姐,你可别误会。我只是觉得,勋儿这孩子要常常跟殿下相处才好。”

    重华郡主从他的身后走了出来,温柔亲切的说道。

    而勋儿则像是木偶似的,被重华牵着。

    “哦,没什么。”

    她迟疑了一秒,然后反应了过来。

    自动闪开了身子,由始自终,龙天昱都不曾多瞧她一眼。

    重华冲着她点点头,带着勋儿跟在了他的身后。

    她眉头一簇,发现空气里,飘荡着一股子极淡的药草的味道。

    这好像,是止血散的味道。

    但,好像分量又有些太少了。

    难道,是龙天昱受伤了?

    “小姐...”

    纭儿拽了拽她的袖子,冲着那两个人努了努嘴。

    她淡定的拍了拍纭儿的手,着什么急,好戏,才刚刚开始。

    饭桌上,她跟勋儿,一左一右的坐在了龙天昱的身边。

    重华虽然笑容甜美,但看得出来,对此还是有些不满意的。

    林梦雅始终低垂着头,不敢跟龙天昱对视。

    没办法,自家相公的眼神太可怕了。

    她只能当个缩头乌龟,不然按照龙天昱的性子,非得瞪死她不可。

    寂然饭毕,侍女上来了漱口的清茶。

    她看到勋儿今日似乎吃得特别的少,而且小孩子爱吃的鸡腿大虾什么的,这孩子竟然一口都没动。

    只挑了一些凉菜入口,并且左臂一直垂在桌子下面。

    她带过孩子,不管是墨言还是宁儿,吃饭的时候都是手舞足蹈,把东西甩得到处都是。

    虽说勋儿大了一点,但小孩子,总是有些控制不住的地方。

    今日,倒是让她觉得奇怪不已。

    偷偷的观察了一会儿后,总算是安静了下来。

    勋儿一直乖巧的坐在椅子上,时不时的,偷偷看重华一眼。

    “我不会,打扰到两位了吧?若是如此的话,我跟勋儿,就先行告退了。”

    重华郡主率先开口,随后就招致了龙天昱的一枚眼刀。

    后者略微瑟缩了一下,却是在心头暗笑。

    看来,这宫雅跟慕容曦,还真是有了嫌隙,不然,慕容曦又怎么会这么抗拒他们的离开。

    但其实林梦雅才是真正明白那记眼刀的含义,英俊威武的曦殿下,是嫌重华滚得太晚了。

    “郡主不必如此,还是一起坐坐吧。”

    她说这话的时候,明显感觉到了从他身上冒出来的怒火。

    但她能怎么办?重华郡主明显就不是来吃饭的。

    咬了咬牙,还是让她家男人再忍一忍的好。

    “既然如此,那重华就不客气了。对了,前几日听说宫小姐似乎跟殿下,起了一些争执?”

    “哦,不过是一场误会而已,郡主多心了。”

    重华笑了笑,一双眼睛里暗含着几分算计。

    “到底是我多心,还是宫小姐多心了呢?其实,宫小姐大可不比生这种气。毕竟殿下非一般人,有些个妾室也算是正常的。只是,宫小姐才是殿下的良配,其他,都可以放开些。”

    她面上愣怔,但在心中冷笑。

    好个两面三刀的白莲婊,要不是她之前就看清楚了重华的真面目,只怕这一会儿,就得被算计了。

    挑拨离间的是她,给自己出主意的也是她。

    现在,到龙天昱这边装好人来了!

    气不打一处来的林梦雅,却露出了一抹疑惑的笑。

    演啊!她看重华还能演到什么时候?

    “郡主的话,宫雅不太明白。”

    “其实,像是我们这样的人,心里都清楚。殿下,不会是任何一个人的殿下。若是连这点胸襟都没有,那以后,如何要成为殿下身后的那个女人呢?”

    重华继续死磕她那“善良大度”的人设,而这边,早就看透了她心思的连个人,却在心里冷笑。

    只不过,龙天昱还是一副冷脸,而林梦雅则是露出了一抹惶恐来。

    “郡主说这话,宫雅也明白。只是...只是有些,身不由己。”

    她“哀怨”的看了一眼龙天昱,话说得为委委屈屈,别提有多让人可怜了。

    可惜,曦殿下一点都不领情,还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好嘛,她知道自己这样有点过了,但她也是很无奈的嘛。

    这一眼,却成了重华胜利的曙光。

    “宫小姐说得这些我都懂,但我有句话,要劝小姐。两人的情爱,那是小爱。家国天下,才是大爱。要想君临天下,就不能只顾小爱。殿下,您说是不是?”

    好一番宽宏大量的演讲,可惜了,没有瓜子饮料,她也不好给重华鼓鼓掌。

    龙天昱终于是隐忍不住了,冷声说道。

    “来人,送重华郡主跟勋儿回去。”

    重华虽有些意外,但还是优雅的起身,带着勋儿行礼告退了。

    林梦雅也趁机想要溜,却被一只大手,给揪住了脖领。

    “很好玩么?”

    而后,阴气森森的声音,顿时让她心中的警铃大作。

    立刻堆上了满脸的笑容,她转过头,讨好的看向了自家男人。

    “不好玩,不好玩。’

    “不好玩,你还玩得那么开心!该罚!”

    他愤恨的说道,然后把她揽过来,放在了膝上。

    “喂!我可告诉你,打人不打屁股的!”

    “啪”的一声脆响,林梦雅愣了愣神。

    随后,又是一下。

    “会被人给听到啦!”

    顿时,俏脸微红,想要挣扎开他的手。

    “被听到才好,我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是我的女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