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一十七章 戏精本精
    ,精彩小说免费!

    “不过,我曾经听闻,那位小世子的生母,可曾经是殿下心尖尖的人。不知此事,宫小姐可曾听说过?”

    看重华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她还以为这人会爆出什么惊天大料。

    闹了半天,不过是一些她比任何人都清楚的“内情”。

    但她有些拿不准,重华到底是什么意思。

    试探?还是挑拨?亦或是威胁?

    她拿不准,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以静制动。

    “郡主这话,宫雅不太明白。”

    “也难怪宫小姐不知道此事,说起来,那也算是殿下年轻的时候所犯下的错误。相信当时殿下也只是一时冲动,才会被那个女人所迷惑。但是,稚子无辜。我看宫小姐十分疼爱那个孩子,他也算是有福气。纵使生母不再了,可却得了宫小姐的庇佑,也算是,因祸得福。”

    听到这,她算是听明白了重华的意思。

    脸上浅浅一笑,心里头白眼却是翻出了天际。

    重华说这些,不过是为了让她疑神疑鬼,最后心怀芥蒂罢了。

    这人,倒是吃一堑长一智,如今,居然都会玩诛心之策了。

    罢了,那她就好好的陪重华玩一局。

    神色,忽然间变得晦涩起来,连笑容,也不似从前那般轻松了。

    “这...”

    “宫小姐可比多想,其实我也是觉得,那孩子大概是把你当成了自己的亲娘了。您不知道,您跟那个苦命的女人,长得有几分相似,可她,哪里有您这么好的福气呢。”

    刚感叹完,重华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立刻捂住了嘴,惊恐万分的看着她。

    “我真是该死,干嘛提这件事呢,请宫小姐别把我刚才所的话放在心上。殿下欣赏您,必定不是因为这个关系。您如高山流水,岂是那个普通的女人能比得上的。是我失言了,请宫小姐恕罪。”

    这一番话下来,如果林梦雅真的失忆了,只怕会立刻认为,自己只是别人的替身罢了。

    把冷笑藏在眸底,她也没有辜负重华的这一番演技。

    她做出一副错愕的模样,愣在了原地。

    “唉,说到底,我们都是两个苦命的人罢了。宫小姐,重华告退了。”

    说完,那人就转身离开了。

    “小姐,重华郡主,摆明了就是不安好心。”

    纭儿一直站在她的身边,前因后果,听得分明。

    “哼,这我当年清楚了。不过纭儿,她来这里,说得这些话,你记住,要给我不动声色的透露出去。”

    她眉头一挑,眼中的笑意带着三分的玩味。

    纭儿有些不太懂她要做什么,一双大眼睛疑惑的看着她。

    “小姐,这么做的话,那些人不就都以为您是替身了么?”

    “傻丫头,就是要这样,才能引出重华的下一步。从今天起,我明面上,不会踏出主院一步。还有,让白苏去给我送封信到殿下的手上。”

    “是。”

    眯起眼睛,林梦雅看向了门外。

    重华如果仅仅只是挑拨离间的话,那倒是不用担心。

    他们之间的感情,早已经不是外人的一两句话就能散的。

    但重华这一次,显然是早有预谋。

    她引蛇出洞,才好斩草除根!

    刚从皇宫里出来,龙天昱就见到了一直守在宫门口的白苏。

    狐疑的接了她的信之后,越看,脸色就越难看。

    “今天,谁去见你家主子了?”

    白苏不知信上写得什么,也不知道殿下的脸色,因何会变得如此难看,只能据实回禀。

    “回殿下,今日重华郡主来见过主子。”

    “果然是她,哼!”

    龙天昱脸色不善,但信终归还是妥妥贴贴的放在了贴身的口袋里。

    白苏看到,只觉得好笑。

    殿下对主子,恐怕是一片指甲都会好好珍藏。

    “行了,你先回去。对了,把这个带给她。”

    说完,就珍而重之的,递给她一只食盒。

    又嘱咐她,动作一定要轻,万不可颠簸之类的话后,又催促她赶紧回去。

    待得林梦雅收到食盒的时候,里面装着的东西,还冒着热气。

    她捏起一枚荷花酥放进嘴里,眯起眼睛,感受着舌尖品尝到的清甜酥脆,忍不住嘴角上扬,露出满意的笑。

    “小姐,您这么做的话的,会不会伤殿下的心啊?”

    纭儿端了一杯淡茶给她,林梦雅接过去,就和着糕饼吃,更是清新解腻。

    “无妨,他也应该知道我的一番苦心。”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小姐现在身份与众不同,跟殿下也是心意相通。若是您想要拿住一个重华郡主,也费不少多少力气,何苦要做这一场戏呢?”

    林梦雅喝了一口茶,笑了笑。

    只是眼神,却幽幽有几分深邃。

    “原本,重华郡主只是一个弃子,而现在,她却有了底气重回昱的身边,你觉得,这其中,会搀和着什么事呢?”

    纭儿也明白了她的意思,神色有些复杂。

    “我还以为,从此以后,小姐跟殿下就能够高枕无忧。没想到,依旧是要小心应对。就像是我堂哥那样,身居高位,怕是也要小心谨慎才行。”

    看她明白了自己的意思,林梦雅也就放心了。

    话刚说完,就听得外面,传来了樱子的通报声。

    “大小姐,殿下回来了。”

    她嘴角勾起一抹俏皮的笑,冲着纭儿嘘了一声后,顺手把茶杯给摔在了地上。

    “让他走,我不想再见到他!”

    哭腔里又带着一份倔强,似是哀怨,又似是情恨,总之让人一听,就觉得柔肠百转,恨不得把人扯进怀中抚慰。

    连纭儿都吓了一跳,不由得心里头给她竖起了大拇指。

    这演技,厉害了。

    龙天昱的眉头,狠狠的跳了跳,好险没冲进去直接把人捉住打屁股。

    但向来以夫人为先的他,不留痕迹的就适应了过来。

    眉头紧皱,好像有些不悦。

    “小姐怎么了?”

    院子里的下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一个敢上前搭话的。

    最后,还是一直跟在他身后的管家,战战兢兢的走了过来。

    “启禀殿下,小姐,小姐可能是心情不太好吧。”

    “怎么了?”

    看到自家殿下眉眼之中的不耐烦,管家更是如履薄冰。

    “奴才听说,今日重华郡主来访,不小心提到了世子的生母,因此...小姐可能觉得心情不悦吧。”

    龙天昱闻言,只冷冷的看了看房门。

    “哼!一个死人,也值得她这般计较。看来,终究是我高估她了。”

    说完,便走到了书房,重重的把门一摔。

    徒留一院子的人,都错愕无比。

    这,又是闹得哪一出啊?

    纭儿趴在门边,把院子里的一切,都尽收眼底。

    管家驱散了众人,很快,院子恢复了往日的安静。

    “小姐,人都走了。”

    林梦雅满意的点了点头,现在,一切都按照重华的计划在发展。

    她倒是想要看看,那人下一步的打算是什么。

    “那咱们现在,要做什么?”

    她瞥了一眼房门,拍了拍手,抖掉了那些碎渣。

    “睡觉!”

    “啊?”

    纭儿傻傻的看着自家小姐,现在,就算是她,都弄不清楚小姐的打算了。

    她住的是主卧,也就是从前龙天昱住的房间。

    夜半无人,万籁寂静,她却辗转难眠。

    窗棂微动,她立刻坐起来,不意外的,看到了那人正掀开帷帐。

    “又是夜半爬人家的床,也不怕被人看到。”

    她拥被坐起,低声调笑。

    可龙天昱却白了她一眼,长臂一展,把她给揽在怀中,一同倒在了床上。

    “我回我自己的房间,与我自己的妻子同床共枕有何不可?”

    这话,说得还真是挺有道理的。

    有他在身边,她也安定了许多。

    渐渐,也有了些许的困意。

    “你说,这重华,到底在打着什么算盘呢?”

    龙天昱指尖绕着她的发梢,在她耳边低声说道。

    “我这次进宫,发现宫里多了不少人。”

    “谁?”

    “三王的子侄,还有,皇尊跟后尊的子侄。”

    她略略迟疑了一下,心思转动,明白了其中的关键。

    “这样说来,尊位是被人给盯上了?”

    “嗯,因为圣殿无法再对皇室施压,同时也意味着那些人,也不再受到圣殿的管制。他们野心勃勃,当然无法放弃这么好的机会。”

    不管是皇尊亦或是圣尊,与他而言不过是一场虚名。

    若她不喜欢,天下也没什么重要的。

    “我今日还在想,以后若是你不想要这尊位了,该如何处置。那些人里,可有能托付江山的?”

    “无一人可用。”

    这也在她的预料之中,当初皇尊选中他,想必也是经过了深思熟虑的。

    “我不知凌夜他们给你提过没有,当初你为晋国皇子的时候,曾经有一个弟弟,名叫龙轻寒。后来,是你把皇位,禅让给了轻寒。若不是后来圣殿搅合了进去,只怕现在晋国还安安稳稳的在轻寒的手中呢。”

    龙天昱瞬间,明白了她的意思。

    “我倒是听他们提起过,不过,龙轻寒不是失踪了么?看来,要加派人手去找此人了。”

    两人瞬间达成了共识,林梦雅躲在他的怀中,笑得跟一只小狐狸似的。

    轻寒啊轻寒,这可就怪不得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