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一十六章 老娘生的
    “刚才我路过,去送东西的时候,听得院子里闹得沸沸扬扬,进去一听。原来是勋儿少爷并非是病了,而是中毒之兆。那重华郡主哭着喊着,非要殿下给她一个公道。说是,勋儿少爷之所以中毒,都是因为您的原因。”

    “哦?她倒真是敢说。”

    她倒是没觉得有多少惊讶,重华本就不老实,来这里更是有所图谋。

    而且最关键的是,昱不会相信的。

    毕竟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以她的毒术,区区一个孩童,又怎么可能会活到现在?

    亦或是她有千百种方法,让这孩子神鬼不知的中毒,却绝对不会任由别人怀疑到她的身上来的。

    拿这种招数来陷害她,重华郡主,也未免太过愚蠢了。

    “小姐,您就没点其他的表示吗?”

    纭儿疑惑的看着自家小姐,她跟在小姐身边这么久了,第一个学会的,就是不吃亏。

    可这次,小姐怎么这么淡定呢?

    “什么表示?去哭去闹,还是跟她有一番口舌之争啊?无聊,还不如来得有趣呢。”

    她一脸无所谓,继续坐在椅子里翻看志怪小说。

    这故事不错,倒是跟山海经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她这当主子的不发话,底下的人,自然也不会多事。

    任由外面吵翻了天,主院里的人,还是该干嘛干嘛,仿佛一点都没有受到外面的人的影响。

    不多时,龙天昱回来了。

    “还没睡?”

    他一进门,便心有灵犀般的直奔书房。

    看到她靠在椅子上,一副慵懒欲睡的模样,忍不住声音都放得轻柔了些。

    “嗯,马上就睡了。我给你准备了茶点,你多少用一些再睡。”

    她起身,从炭炉边上,取过温热的茶壶,给他斟了一杯。

    热茶入水,驱散了他一身的凉意。

    他刚想要伸手揽她入怀,却被她轻轻的打落了伸出去的一只手。

    “在哪蹭得一身胭脂香味,我被这味道熏得头疼,离我远点。”

    她面不改色,但语气里却带着明晃晃的嫌弃。

    龙天昱颇为无奈,缩回了手,只是脸色有些委屈。

    “又不是我愿意的,是她非要靠过来,我不过是推了她一把...”

    “行了,你这小媳妇似的模样,是给谁看的?”

    说完,她却转过身,抽出一条锦帕,沾了点茶水。

    然后拉过他的手,一点点的替他擦着左手。

    “你这是做什么?”

    “你碰的东西上面,沾了一些东西。这东西,要是触碰到寻常女子的皮肤,就会让皮肤红肿,溃烂。”

    龙天昱面色一僵,任由她仔仔细细的清除。

    “她就不怕,沾到自己的身上么?”

    “她怕什么?”林梦雅一挑眉,笑得跟小狐狸似的。

    “这东西只要不直接接触皮肤,都没什么事。你要是碰她,也是碰她的衣裳。而且,这东西洗一洗也就没什么问题了。”

    她弯了弯唇,看着他已经略有些红肿的手,又到了些茶,替他洗洗的洗了手。

    “真是歹毒到家的心思!”

    龙天昱倒是不觉得疼,但也因此,才觉得这人越发的可恶。

    “不,其实这也害不到我。你回来必定是要净手的,只要洗的干净些,倒也没什么。你与其说她歹毒,不如说她这人,倒是善于抓住一切的机会。看来,她除我之心,还真是越发厉害了。”

    所谓见缝插针,说得便是如此。

    看她不曾生气,龙天昱反倒是觉得有些不对劲。

    “你,知道她的打算?”

    “这种内宅里的小事,我一个人就能打发,你还是去办正经事吧。”

    龙天昱摸了摸她的脸,眼中对她,是全然的信任。

    “也好,这人的心思手段,哪里是你的对手。你也别玩得太疯,不过不管出了什么事,有我给你兜着。”

    她眯眯的笑了笑,这家伙,分明就是个纵容犯啊!

    “遵命,我的曦殿下。”

    一夜好眠,她到底是被他送回了主卧,而龙天昱则是在书房睡的。

    这家伙,从前她在家里的时候,他可是夜夜都翻墙。

    如今到了他的地盘了,反倒是不那么猴急了。

    如何,是觉得是他的,所以毫无压力了么?

    “勋儿那边的情况如何了?”

    刚吃过早饭,管家就来回禀。

    如今大家都有默契,府中的女主人是谁,一目了然。

    “回小姐的话,勋儿少爷折腾了一夜,清晨才消停了些,如今,已无大碍。”

    管家有些不太懂她的意思,昨晚闹得那么厉害,也不见她出门。

    可如今自己以来,她开口便是问勋儿少爷的情况。

    这到底,是关心,还是漠视呢?

    “嗯,不管他们要什么,都要及时送到。哪怕是抽了我的,也得送过去,明白了么?”

    管家连连点头,林梦雅又吩咐了几句之后,让人离开了。

    龙天昱今日又入宫去了,皇尊跟后尊的情况,她也大概知道得差不多了。

    只怕以后,这个担子是要交给龙天昱的。

    果然,皇帝命就是皇帝命,在哪都能当皇帝。

    她不由得想起从前在晋国的时候,龙轻寒一提起当皇帝,就跑得比谁都快。

    她家昱志不在此,要不,加把劲儿把轻寒找到,让他继续当皇帝怎么样?

    越想她越觉得有道理,顾盼还是三王出身的郡主,要是俩家结合了,那皇位也能安定许多。

    等昱回来,她就跟他商量看看。

    很好很好,看来,找轻寒的脚步,要加快了!

    此刻,还不知道在哪一个角落里的龙轻寒,连着打了十几个喷嚏。

    怪事了,难道要伤寒了不成?

    她这边把所有的事情都想得妥妥当当之时,只听得院子外面,传来了声音。

    “小姐,重华郡主求见。”

    樱子的语气里带着几分气愤,不光是她,自己身边的那几个人,都对重华郡主污蔑自己的事情有意见。

    她起身,刚走出书房,就看到重华郡主,红肿着一双眼睛,哭哭啼啼的到了她的面前。

    “宫小姐!”

    “噗通”一声,那人居然给她跪下了。

    林梦雅不动声色的闪到了一旁,没受她这一跪。

    “快把你们郡主扶起来,我可受不起这么大的礼。”

    她挑眉,对她身后跟着的几个侍女说道。

    这些人都不是府里的,应该是重华自己带来的人。

    闻言,立刻七手八脚的把重华郡主给扶了起来。

    “宫小姐,重华自知罪孽深重,无颜面对你。可勋儿到底是无辜的,他跟我亲近,也只是因为,从前我照顾过他一段时间。说到底,您才是他的义母,而我,不过是个微不足道之人。您又何必,跟一个孩子过不去呢?”

    她还没开口,纭儿就不干了。

    “郡主这话说得好生没道理,且不说我家小姐人美心善,平常连只鸡都不忍心杀。勋儿少爷中毒一事,尚未有定论,怎地到了郡主这里,就成了我家小姐,蓄意谋害的呢?即便您贵为郡主,也不能随意诬赖人吧?”

    重华被噎了一下,脸上立刻露出惶恐之色。

    “是,是重华的错,重华,只是担心勋儿的安全。小姐可知,昨晚要不是殿下亲自来探望,只怕这孩子,就要保不住了。”

    重华的抽噎,让她有些烦心。

    她最是讨厌这种哭哭啼啼的戏码,可惜她还不得不演下去。

    “郡主来我这里,怕不只是为了哭一场的吧?”

    她无悲无喜,也让人看不清深浅。

    重华郡主看着她,立刻说道。

    “宫小姐说得是,都怪我,一遇到事情就哭起来个没完。不像是宫小姐,行事果断。”

    重华擦了擦眼泪,想要去拉她的袖子,却被她给躲开了。

    顿时,一抹寒光划过了重华的眸子。只是,被她收敛了起来。

    “其实,我只是希望,宫小姐能够把孩子,接到主院来抚养。”

    “哦?重华郡主还真是奇怪,前一刻,你还怕我谋害那孩子。现在,你又说让我把孩子接过来。怎么,郡主不怕,那孩子死在我手上么?”

    她笑意盈盈,但是个人都听得出来,她话中的不客气。

    谁知,重华郡主却咬了咬唇,委委屈屈的说道。

    “不,不会的!宫小姐心地善良,必定不会如此。方才重华也是一时昏了头而已,请宫小姐,千万不要放在心上。实不相瞒,我也是为了宫小姐你好。”

    “为了我好?这,我倒是不知了。”

    “宫小姐也知道,之前殿下又收了一个义子吧?”

    林梦雅点头,之前她刚刚来到龙都的时候,重华就试探过她几次。

    看来,应该是知道她跟龙天昱之前的事情,而且也知道他们双双“失忆”了。

    而她跟龙天昱虽然再度相爱,却并未公开之前的事情。

    因此,重华的心中,必定也是疑虑重重。

    所以当重华提到宁儿的时候,林梦雅也是心生戒备。

    “那宫小姐可知道,那个义子,是怎么回事么?”

    她当然知道,因为那就是老娘生的!

    但林梦雅此时,还不得不配合,做出一副疑惑的神色。

    “这我倒是不知,殿下也从未提起过。”

    重华的眼中,划过一抹古怪的神色。

    提起眸子,看一看走有无人,这才压低了声音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