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一十四章 是真是假
    他畏惧的看了重华郡主一眼,立刻跪在了她的面前。

    “请宫小姐原谅勋儿,从前,都是勋儿的错。是勋儿不应该恃宠而骄,随意殴打小世子!”

    这话,不像是从一个孩童的嘴里说出来的。

    倒更像是,大人教给他的。

    林梦雅心思转了转,露出了一抹温和的笑。

    “你知道错了就好,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再说,子不教父之过。是殿下没能好好的教育你,不光你是的错。好了,别害怕了,回去好好的睡一觉,以后,府内还要靠你们兄弟二人,守望相助呢。”

    她摸了摸勋儿的头,却发现那孩子,小小的身体竟然在颤抖。

    他,在害怕什么?

    “听到没有,宫小姐宽容大度,以后一定会是一位好的主母。我跟勋儿,也就可以放心了。”

    “哦?郡主这话,我有些听不明白。”

    她故意装作不懂的样子,疑惑的看向了重华郡主。

    后者咬了咬唇,脸色瞬间变得苍白无比。

    “我知道,殿下的心中,始终只有宫小姐一人。但是,但是重华早已经无处可去。若府中还不能收留我的话,那重华,唯有死路一条了。”

    重华说得悲悲切切,但她却无动于衷。

    看她还不表态,重华立刻哭着跪在了她的面前。

    “求宫小姐救救重华吧!”

    重华伸手,想要去抱她大腿。

    谁知林梦雅眼疾手快,立刻后退了一步,而白苏则是挡在了她的面前。

    重华郡主的这一扑,撞到的却是白苏。

    可白苏的地盘稳得很,重华没把她扑倒,自己却撞飞了出去。

    林梦雅心头冷笑,她身后就是有棱有角的桌椅。

    这要是扑到她的身上,一个站不稳,搞不好就得磕个植物人出来。

    “哎呦,忘了告诉你了。我这个武婢脾气不太好,看不得任何生人近我三尺之内。我总是说她杞人忧天,这世上,哪就那么多人,对我欲行不轨呢?来人,快把郡主给扶起来,地上凉,可别着凉了。”

    重华郡主这一扑是结结实实的,而白苏刚才那一挡,暗中也是使了劲儿的。

    这一下子,重华郡主撞得不轻,钗环散乱了一地。

    “无,无妨,是重华不小心,怪不得宫小姐的武婢。”

    下人立刻来搀扶,重华郡主脸色有些难看,但是还不敢发作,只能咬着牙说道。

    “哦?那就好,郡主声明大义,宫雅就放心了。你们快点送郡主下去休息,对了,请位大夫过来给郡主看看。”

    “不必了,我无碍。”

    重华立刻拒绝,可林梦雅哪里给她这个机会。

    “那怎么行呢?郡主金枝玉叶,可容不得半点损伤。管家,你快去寻。不管是宫内的御医,还是龙都内最有名望的神医,都要请过来。”

    管家闻言,立刻去办。

    重华郡主眼看无法拒绝,只能干笑着说了几句感谢她的话。

    然后,就被下人扶出了正院。

    临走前,她还不忘带走了勋儿。

    但勋儿显然,不太愿意跟她回去的样子,让林梦雅不由得起了疑心。

    重华郡主,又在谋划些什么?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小姐,您还是要小心这个重华郡主。”

    纭儿看着重华郡主的背影,低声提醒着她。

    要是比起宫廷纷争,纭儿的经验也是不少。

    再加上她曾身居高位,看这种事情,眼光也是十分独到。

    “你觉得,她想做什么?”

    眯起眼睛,直觉告诉她,重华郡主一定还没有放弃龙天昱。

    可是,之前重华明明已经露出了自己的真实面目。

    与其说喜欢龙天昱,不如更说她喜欢追逐权势。

    但是现在,她拉着勋儿,又不惜自降身段,甚至来求自己这个“情敌”。

    实在是让人觉得,怪异无比。

    “不管做什么,咱们都不能让她得逞。刚才,她扑小姐那一下,分明就是不怀好意。还有之前,管家说的那件事。皇宫之内,都有专门的灭火的准备。怎么那么就偶然,被她得知了呢?小姐,不觉得此事蹊跷的很么?”

    纭儿的话,也说出了她的心声。

    但就目前来看,显然她没抓到什么证据。

    所以,重华郡主,还得继续留在府内。

    “你们都机警一些,我们不会留在这里太久。我想,她应该按捺不住。还有,你们两个收拾一下,跟我出去一趟。”

    “是。”

    管家得了她的吩咐,已经命人看好内院。

    而主院有樱子跟桃子两人看守,不管重华想要做什么,都无处下手。

    她带着白苏跟纭儿换了身男装,雇了一辆小马车,到了南城的一处小茶馆里。

    “三位里面请,请问您三位,想要点什么茶?”

    伙计笑脸迎人,而林梦雅看四下无人,压低了声音说道。

    “我要一壶碧螺春,两盘卢家的茶果,是城东的卢家,可不是城西的卢家。”

    那伙计立刻机警的看了一眼周围,同样低声说道。

    “里面请,人,已经等候多时了。”

    她点点头,带着人转身就进了内院。

    内院不大,仅仅是几间小房而已。

    她快步走到了其中的一间,刚打开门,立刻就被几个人给围住了。

    “你们是谁?来这里做什么?”

    门内,一个精壮的汉子眉头一皱,冷声质问。

    他虽坐在桌后,但人却是气势雄浑,颇有一副不怒自威之相。

    而围在她身边的那六个人,各个都是精明强悍,一看就知道不是常人。

    满意的看了一周,她开口,原本婉转清脆的女声,却转成了略中性的声音。

    “怎么,聂将军连我都认不出来了么?”

    闻言,七个人同时惊呆了。

    聂庆愣了愣神,随后却是面色阴沉。

    “哼!光凭声音,你就想要冒充我们神使大人么?不管你有什么手段,我们的神使大人,绝不是尔等能够取代的!”

    林梦雅笑容僵在了脸上,这货,难不成真的一点都没怀疑自己的身份?

    清了清嗓子,她觉得有必要从头解释了。

    “那个神使大人,就是救你们出来的人,对吧?”

    七个人冷冷的看了她一眼,脸色十分不善。

    “可是为什么,给你们提供物资支持的,却是宫家呢?你们有没有想过,你们的神使大人,为何会跟宫家搀和到一起去?”

    其实她之前也留下了不少的线索,除了她之外,宫家的那些人在上山的时候,也未曾隐藏过身份。

    她也安插了不少宫家的人进了逃奴的营地,所以,这群人但凡是聪明一些,也肯定可以猜到其中有所关联了吧?

    但没想到,这些人,居然真的没猜到。

    “这...我听闻宫家向来是仁慈宽厚。他们定然是看不惯这些人对逃奴的所做作为,所以才如此帮我们!”

    “对,就是这样!”

    她看了一眼刚才说话的这两位仁兄,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该说他们是天真善良好,还是浅薄无知的好。

    “那你们有没有听过,宫家的那位大小姐呢?”

    七个人同时愣了愣,然后一起点了点头。

    “我,就是宫家的那位大小姐。我是在拍卖场你们看到你们的,也是在拍卖场你们,把你们给解救出来的。还有,宫家的那些补给,也是我给你们送来的。不信你们可以去问问宫家的人。”

    她恢复了原本的声音,脸上,也带了几许笑容。

    但没想到,那几个人家伙的脸色,却越来越难看。

    “我本来以为,宫家的人深明大义。没想到,他们也是这种无耻小人!”

    聂庆身旁的人,咬着牙,愤恨不平的说道。

    林梦雅心头有些不悦,但她知道,当中肯定发生了什么事。

    不然,他们不会这样说宫家。

    “发生什么事了?”

    “不用再假仁假义了!分明,就是你们宫家杀了神使,然后,想要派人来冒充!哼,什么宫家,不过是想要利用我们而已!”

    六把血亮长刀指向了她,而且每个人脸上的愤怒,不似造假。

    “你们,听谁说的?”

    “还用别人说么?就是——”

    那人有些激愤,刚想要继续说,却被聂庆给截了下来。

    “够了!宫家待我们不薄,不管他们是真情还是假意,我们都不可以恩将仇报。宫小姐,你走吧。以后,我们宫家,恩断义绝!欠你们的东西,我们会如数奉还。但杀我神使之事,我们绝不会善罢甘休。下次见面,咱们是敌非友!”

    聂庆一脸的沉痛,可却拦下了手下人的动作。

    林梦雅看着他们几个人,良久,轻轻的吐出了一口气。

    “所以,你们给我发信号,只是为了试探我是真是假?哪怕今日来的是那位神使大人,你们恐怕,也会试探他吧?”

    她语气清冷,听得聂庆有些疑惑。

    “宫小姐,事到如今,您就不要再想要蒙骗我们了。我们只想问您一句话,神使大人,到底是不是死在你们宫家人手中的?”

    林梦雅觉得此事,实在是太过可笑了。

    她之所以决定要以真实面目示人,就是希望大家以后,能够坦诚相待。

    没想到,他们居然早就怀疑上了。

    “我在问你,是,或是不是?”

    聂庆,沉默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