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一十三章 可以安息
    血液,在阳光下折射出妖异瑰丽的紫。

    她一步步的逼近,岳棋吓得浑身颤抖。

    在这一刻,岳棋终于感受到了死亡的恐惧。

    “你不能杀我,你答应我姐姐的,你,你不能杀我!”

    林梦雅眼神冰冷,用沾染着鲜血的匕首,指着岳棋。

    “我问你,当初的事情,你到底参与了多少?”

    她语气冰寒,岳棋看着她,不由得咽了一口口水。

    在死亡的威胁下,岳棋终究没那么强硬。

    “是,是我把姐姐骗去的。当时,当时我也是年幼无知。你放过我吧,放过我好不好?”

    林梦雅心头一痛,无论过去了多久,岳婷姐的死,总是她心头的一道伤,好不了,忘不掉。

    而现在她终于明白,岳婷姐之所以会受害,都是因为岳棋那畸形的嫉妒,她的心,却是更加悲凉。

    匕首落地,她面无表情的后退了一步。

    “你走吧。”

    她终究是下不了手,她可以对任何人狠心,唯独,不能辜负岳婷姐的临终之托。

    “你,你真的要放我走?”

    岳棋愣住了,难以置信的看着她。

    “滚!”

    她冷声喝到,心中已然是百味杂陈。

    岳棋慌忙从地上爬起,可是眸光在掠过那把匕首的时候,却闪过了一丝阴毒。

    她趁着林梦雅不注意,一把抓起匕首,凶狠的朝着她刺了过去。

    “我要你死!”

    林梦雅站在那里,甚至都未曾回头。

    可轰然倒地的,却是岳棋。

    “我的东西,你也敢用?”

    她转过身来,唇边露出一抹冷讽的笑意。

    眼看着,岳棋声息渐弱,她丝毫不费力气的,拔出了那柄匕首。

    “人家都说,最毒妇人心。可我,比妇人心还毒。”

    匕首的柄上,沾着她的血。

    而岳棋因为之前跌倒,手上也蹭出了小小的伤口。

    如果岳棋就此离开,那她也就捡回了一条命。

    可惜,她却选择了恩将仇报。

    那么,就只能怨她自己了。

    林梦雅站起身来,看着岳棋的尸体,神色有些复杂。

    她一直认为,岳婷姐的死,都是她的错。

    如果当初,她能再机警一些,能再强大一些,能再谨慎一些。

    岳婷姐,就不至于落得那样的下场。

    岳婷是她的债,也是鞭策她前进的动力。

    可现在,在得知了真相之后,她的心,却疼得更加厉害。

    到底,岳婷姐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情,才选择赴死的呢?

    终于,最后一个仇人也被她亲手送入了黄泉路。

    岳婷姐的在天之灵,也终于可以安息了吧?

    “梦雅!”

    人,被轻轻的揽入了一个熟悉的怀中。

    她比起眼睛,趴在他的胸前。

    “没事了,是我来晚了。”

    龙天昱的语气里有些懊恼,但林梦雅却轻轻的摇了摇头。

    “不是你的错,这些圣奴可能是袁大人遗留下来的。他们跟常人不同,咱们自然难以察觉。昱,我累了,我想回家。”

    龙天昱点点头,撕下里衬,将她的手包裹得严严实实。

    他记得她之前的交代,早就服下了可以解毒的药物。

    一路上,他都不让任何人插手她的事情。

    可林梦雅的兴致一直不高,直到他们走了几天之后,在的陪伴下,人才渐渐的恢复了过来。

    他知道,有些事情,她是真的选择放下了。

    这一次,他们跟宁儿兵分两路。

    她跟龙天昱要去一趟龙都,才能回宫家。

    不过,老师跟蔡凌,还有萧奕?却是跟宁儿一起走的。

    这三个人都是生面孔,也不会引起有心人的注意。

    他们再次回到龙都之时,已经是春暖花开。

    但这一次,龙天昱却并没有让她回到宫家的宅子。

    他要让所有人知道,不管是宫雅还是林梦雅,都是他的女人!

    “殿下,您回来了!”

    刚刚得知消息的管家前来迎接,只是在看到他身后马车里坐着的宫家小姐之后,脸色却有些不自然。

    “嗯,安排一下,让小姐早些休息。”

    他淡然吩咐,转头,又对她温柔嘱咐。

    “你先回去,我去趟宫里,马上就回来。”

    “殿下,您先别忙!”

    管家仗着胆子说道,他有些局促不安的看了一眼自家殿下,又看了一眼宫雅。

    显然,是有话要说。

    “有什么事?”

    “那个...在您离开的这段时间,重华郡主搬到了咱们府上。”

    龙天昱剑眉一拧,神色不悦。

    林梦雅却拦住了要发脾气的他,柔声劝慰。

    “你不是要去宫内回禀么?别耽误了时辰,府内的一切,有我来处理。”

    她的话,如春风细雨,立刻就化解了他一半的怒气。

    “回来再跟你们算账!”

    他拂袖而去,管家却是吓得双腿发软。

    擦了擦额头的冷汗之后,又被林梦雅,叫到了车前。

    “莫慌,你跟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管家偷看了这位宫家大小姐一眼,虽然之前他们也有过交代,但那时的宫雅,却比现在少了些什么。

    他几乎没做任何考虑,就把发生的事情和盘托出。

    就好像,她才是这府中的当家主母一样。

    自从他们离开龙都之后,重华公主的身体也好了不少。

    本来后尊不再宠爱她,但重华公主却坚持要去给后尊磕头请安。

    没想到有一日,后尊的宫殿起火,是她提早发现,又告知了宫人,这才免了一场灾难。

    后尊自然是要赏她,而重华却什么都没要,一心希望自己可以嫁给慕容曦。

    后尊跟皇尊表示,曦殿下的正妃早有了人选。

    但没想到,重华却只是自请来府中当一个侍妾。

    同时,秦王那里,又来了一封信。

    说是希望皇尊跟后尊,看在他的面子上,允了重华郡主的心愿。

    可皇尊跟后尊却不想提慕容曦做主,这才暂时让重华,先住在府上,等到慕容曦回来,再做定夺。

    听完管家的话,她也明白了前因后果。

    低头想了想,问道。

    “那重华郡主自从住进了府内,可有什么表现?”

    “这个嘛...倒是跟之前很不一样。在府中也不理什么事,每日总是在自己的院子里。还有,郡主禀明了陛下跟娘娘,把勋儿少爷,接入了府中抚养了。”

    她眉头一挑,心中觉得有些隐隐的不对劲。

    可从表面上来说,重华郡主的理由的确是无懈可击。

    “好了,我知道了。这阵子,辛苦你们了。”

    管家自然不敢居功,很快,一行人就到了龙天昱的府邸。

    自然而然的,管家把她引入了主院。

    樱子跟桃子负责安置她的东西,白苏跟纭儿,负责为她梳洗。

    沐浴更衣之后,就听得樱子在外面说道。

    “小姐,重华郡主跟勋儿少爷来了,说是,要给您请安。”

    樱子的语气有些迟疑,林梦雅想了想,让纭儿给她挽了一个简单又利落的发髻,换上一身平常的衣服,去了正厅见人。

    她才刚进门,就听得勋儿气鼓鼓的声音。

    “明明是郡主姨娘您先进门的,为何义父,要娶那个女人呢?”

    重华刚想要说什么,看到她之后,立刻化为了一抹和善的笑。

    “勋儿,你怎么能这么说呢。你义父跟宫小姐情深义重,自然是不会辜负佳人。你只是之前不了解宫小姐,以后你就会知道,宫小姐人美心善,绝对会是你如己出,是不是,宫小姐?”

    她挑了挑眉,哪里听不出来,这番话是重华故意说给她听的。

    不过无妨,不管重华出什么招,她如今都不会畏惧就是了。

    “郡主请坐,来人,看茶。”

    她一副主母的做派,显得重华是个外人。

    后者的眼神暗了暗,终究是没说什么。

    “不知郡主带着小公子来找我,可有什么要紧的事么?”

    她态度客气又疏离,重华露出了一抹苦笑。

    “宫小姐,可还是在记恨从前重华的不懂事么?”

    “郡主说的是哪件事,宫雅记性不太好,大概都快要忘光了。不如,郡主提醒我一下如何?”

    她浅浅的笑了笑,青葱十指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姿态淡然,又优雅万分。

    重华看着这样的她,突然愣了愣神。

    “宫小姐好像跟之前,有些不太一样了。”

    “哦?我倒是未曾觉得,时候不早了,要是郡主没有要事的话,就请先回吧。”

    她起身欲走,重华出声叫住了她。

    “等一等!”

    重华拉着勋儿,快步走到了她的面前。

    “勋儿,给宫小姐下跪赔罪!”

    勋儿不肯,想要拼命的挣扎开重华的手。

    可后者却拉得死紧,很快,那只细嫩的小手,就出现了几分红痕。

    她看了一眼,不动声色的拉了勋儿一把,重华不得不放手。

    “我看,这就不必了。一个小孩子而已,我又不会跟他真的生气。况且,勋儿到底是殿下的义子,一家人,哪里有那么多规矩。”

    小孩子总是无辜的,可恶的,是利用他们来谋取利益的大人。

    且不说重华是否真心悔过,从刚才她那么死命的攥着勋儿的手开始,林梦对她的反感,就未曾消减一分一毫。

    “听到了没有,宫小姐说你们是一家人。”

    重华冲着勋儿笑了笑,可藏在眼中的精光,却让勋儿不自觉的缩了缩脖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