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一十二章 怒发冲冠
    第二日,她早早的就起身。

    昨晚龙天昱跟宝宝都没过来,虽说这一次他们还是不打算公开之前的夫妻身份,但总归是可以在一处了。

    林梦雅换下了圣徒的衣服,穿回了她平常的衣衫。

    她站在圣城的门口,心头却突然升起了一个想法。

    也许,她下次站在这里的时候,就不会是现在的这个处境了吧?

    一定是这样,至少,她不会再任由圣城那些疯子们,伤害她的朋友。

    “主子,时候不早了,咱们走吧。”

    她的身后,一身戎装的白苏,低声说道。

    她点点头,转身进了马车。

    这条路她走了几次,一点也不陌生。

    马车才走了没几步,她便听到外面,传来了一道惊呼。

    车子,也突然停了下来。

    “我出去看看情况,你们在这里照顾主子。”

    白苏一闪身,就下了马车。

    她靠在车窗上,撩起了车帘。

    空气里,弥漫着新鲜的药草的味道。

    她浅浅的笑了笑,看样子,还是不死心呢。

    “林梦雅,你出来!”

    气急败坏的声音,出自谁口一目了然。

    纭儿三人拦着她,但她还是轻轻的拂开了她们的手,打开了车帘。

    朝阳下,岳棋的一张脸,看起来不再带着从前的稚气。

    只是那双眼睛里,也再也没了纯真。

    林梦雅站在马车里,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你找我,有事?”

    “让开!”

    岳棋一把,推开了挡在她面前的白苏。

    后者眉头一皱,刚想要上前,却被林梦雅用眼神制止住了。

    岳棋,不客气的走到了她的身边,眼中,露出了几许怨怼。

    “林梦雅,你到底哪里比我好?”

    她咬牙切齿的问道,而林梦雅只是笑了笑,然后稍稍挺起了自己的胸膛,视线掠过岳棋几乎是平坦的前胸,若有所指的说道。

    “你说呢?”

    岳棋更加愤怒了,她根本就不是这个意思好么?

    “你给我正经一点!林梦雅,你知不知道,只有你死了,这一切才能结束!你不是自诩正义,你不是想要造福天下苍生么?那你就去死,只要你死了,大家就都不用再这么辛苦了!”

    岳棋的话,让林梦雅脸上的笑容,稍稍有了些收敛。

    她看着岳棋,眼神里带着几分嘲弄。

    “岳棋,你以为你可以这种冠冕堂皇的借口,来逼死我么?”

    岳棋看着她,眸中闪烁着几分阴毒。

    “林梦雅,这是你逼我的!我告诉你,天下知道仙城的人不少,但想要除仙城的人也不少。如果我把这个消息放出去,你说,他们会怎么做?”

    她的威胁,现在开始有了让自己不得不重视的理由了。

    “岳棋,你以为这样,我就会害怕么?”

    就算是与天下为敌又能如何?她林梦雅这一辈子,何曾惧过怕过?

    岳棋咬着牙,死死的盯着她。

    “我知道你不怕,但是,他呢?你被人盯上,可最危险的人,就是他!林梦雅,我得不到的东西,你也别想得到!”

    岳棋的眼中,带着林梦雅并不陌生的癫狂。

    她意识到岳棋想要拼个鱼死网破,手中的暗弩已经扣好。

    岳棋疯狂的大笑着,与此同时,道路两旁的树丛一阵阵响动。

    林梦雅环顾四周之后,心头却是一紧。

    那些人,居然都是圣奴!

    “岳棋,你投靠了仙城?”

    “对!但是,我却没有背叛他!林梦雅,为什么我的一切你都要夺走!”

    岳棋眼中燃烧着的熊熊恨意,让她心头有些狐疑。

    “我夺走了什么?”

    “我最重要的人!你跟你哥哥一样,都想要夺走我的姐姐!不,我不会让你们得逞的!我为了留住姐姐,早就跟魔鬼做了交易。现在,姐姐已经完全的属于我了。但是,她却再也不能疼我爱我了。林梦雅,虽然我也恨你的哥哥。但是我更恨你!”

    岳棋的眼,被扭曲的仇恨熏得猩红。

    林梦雅双眉微蹙,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岳棋。

    “你恨我,就是因为岳婷姐,对我好?”

    “你不配叫她姐姐!她是我一个人的姐姐,从小,就只有姐姐对我最好,最疼我。她明明眼中只有我这么一个妹妹的。但是,自从你出现之后,这一切都变了。”

    岳棋突然变得十分的悲伤,她站在原地,回忆起从前的一切。

    “我以为,她不过是把你当成一个包袱而已。你明明那么傻,那么疯,又那么丑。一点都不会讨我姐姐的欢心,可为什么,她却时时刻刻,都在惦记着你,凭什么?她只能对我好,只能关心我!如果她不能,我就毁了她!”

    岳棋疯了!

    她早就注意到岳棋的精神状况好像不太对,现在看来,果然不是她的错觉。

    她冲着白苏使了一个眼神,后者立刻会意。悄然退到了马车的后面,准备突出包围圈,去搬救兵。

    这里离圣城不远,应该来来得及。

    而她,只能先稳住岳棋。

    “你这不是爱,而是占有。而且你错了,岳婷姐对我好,只是因为我哥哥不在京城里而已。她不过是爱屋及乌罢了,而你,才是她的亲妹妹。你对她来说,是不可替代的存在。”

    她语气没那么强烈,虽然他们人数上不占上风,但是贴身保护她的这群人,都是经过精挑细选的,抵挡一阵没问题。

    此事,实在不是他们大意。

    而是这些圣奴,实在是个意外。

    “是啊,我也是在最后一刻才明白。要是我早点明白过来,姐姐就不会死了。都是你,如果没有你的话,我就不会那么害怕失去姐姐!我做了那么多事情,不过是为了把姐姐留在身边罢了。错的人,是你!”

    岳棋狠狠的盯着她,话一次比一次尖锐。

    她冷冷的跟岳棋对视,看来,岳棋是把所有的罪责,都推到了她的身上。

    唇瓣微微挑起,她露出了一抹轻蔑的笑。

    果然,后者立刻激动了起来。

    “你笑什么?”

    “岳棋,我只是觉得你很可笑。”

    她缓步走下马车,一步步的,走到了岳棋的面前。

    “我问你,当您岳婷姐被侮辱的事情,你有没有参与?”

    那是横在她心中的一根刺,时至今日,她也对这件事,记忆犹新。

    就是发生了这件事之后,她才立志,一定要强大起来,保护好自己要保护的人。

    她当年发过誓,只要是跟岳婷姐的死有关的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岳棋有些慌乱,眼神也有些躲闪。

    “告诉我!是不是你做的!”

    她疾言厉色的质问。

    而岳棋则是拼命的摇头,嘴里却喊着。

    “不是我的错!是你,都是你!我只是,我只是帮了他们一把。我只想着,让姐姐回到我的身边。只要她的清白没了,那她就可以一辈子都待在我的身边,只当我的好姐姐了!”

    “啪”的一声,林梦雅狠狠的给了她一巴掌。

    岳棋,被她打得有些发懵。

    胸膛剧烈的起伏,在这一刻,林梦雅差一点丧失理智。

    “你怎么能这么做?岳棋,你还算是人么?”

    而反应过来的岳棋,则是尖叫了一声,指着她喊道。

    “给我杀了她,杀了她!”

    周围的圣奴一拥而上,而那些早就蓄势待发的护卫们,则是毫不畏惧的,跟圣奴颤抖到了一起。

    混乱之中,她就站在原地,冰冷的视线,锁定了岳棋。

    “我曾发誓,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伤害过岳婷姐的人。可我也答应过,要照顾你一辈子。岳棋,她在死的时候,最放心不下的人,就是你。”

    她面无表情的说道,反手抽出了一把匕首,横过掌心,用力一划。

    顿时,淡紫色的血珠飞溅,可她却连眉头都不眨一下。

    沾染着她鲜血的匕首被她紧握在手,她冲着岳棋,迈出了第一步。

    “你们上啊!杀了她!”

    岳棋忽然觉得浑身发冷,她仓皇的后退,企图避开她的视线。

    但却没用,她一直盯着她,退无可退,避无可避。

    “我没错,是你,都是你!”

    一个圣奴看准了机会,甩开那些护卫之后,咆哮着冲着她冲了过来。

    那是一个皮肉堪比鞣制好的皮甲的圣奴,可他刚到她的面前,伸出强壮的手想要掐断她细嫩的脖颈。

    可一道细微的寒光闪过,他的那双手,瞬间就被她的匕首,划了下来。

    “啊——”

    没错,本来只是可以防身的短匕首,在圣奴的身上,却像是切豆腐一样的简单。

    被她切断双手的圣奴,很快就被护卫们集中解决了。

    她看也没看那些混乱的场面,抬脚踩着圣奴们暗红色的血液,又进了一步。

    “你不该害她,岳棋,你不该。”

    她轻声说道,但她语气里的冰寒,却恰似来自九幽地狱。

    岳棋突然就清醒了过来,她领滚带爬的想要往圣奴的身后钻去。

    但步步逼近的林梦雅,却全然像是变了个人一般。

    她浴血而来,寒光烁烁。

    “你别过来,别过来!”

    本来以为自己已经是胜券在握,但岳棋却没想到,她不过是仗着一把小小的匕首,便一路杀到了自己的面前。

    与此同时,林梦雅一直垂着的左手,也是鲜血横流。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