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零六章 师徒相见
    ,!

    “就凭你,也能去仙城么?”

    她刚才只是一时心急,现在稍稍镇定了下来之后,她心生一计。

    转而,露出了几分冷笑,不屑的看着刘长老。

    “你什么意思?我告诉你,我才应该是仙城最忠实的子民。那个袁大人,不过是个废物罢了!”

    之前刘长老对袁大人有多巴结,现在他就有多鄙视。

    对于这种人,林梦雅并不陌生。

    “哦?是么?可是,袁大人已经被仙城给接走了。我可没听到他,跟仙城来的人提起你。”

    她是在故意刺激刘长老,余光从我离开过那些燃烧着的箭。

    “他已经回去了?那你为什么还在这里?怕是,你在唬我吧?无妨,有你在,我就能叩开仙城的大门。来人,把她给我拿下!”

    刘长老舔了舔唇,阴笑着喊道。

    他眼中带着几许得意,脸上的狂喜的表情,似乎像是已经打开仙城的大门似的。

    林梦雅任由那群人把自己给包围了起来,却一点都不紧张。

    反而镇定自若的,走到了刘长老的面前。

    “刘长老,既然你不信我。我现在就可以带你去看看,仙城的使者,正等着我回去呢。要是耽误了时间,你可担待不起。”

    她语气略有些凌厉,笃定的态度,让刘长老起了疑心。

    转了转眼珠儿,他才阴测测的笑道。

    “你说的没错,不过,即便是我要跟你一起去了。我也得先把这些个对仙城忤之人杀了,我要让他们知道仙城之威严,不可亵渎!”

    这个,纯粹是个疯子!

    口口声声说要为了仙城,实则就是在公报私仇而已。

    “慢着!刘长老,就算是他们对仙城不忠不敬,也必须要由仙城的使者来审判吧。你这样越俎代庖,难道是在藐视使者们么?”

    她疾言厉色的说道,刘长老也稍稍的迟疑了片刻。

    转而,又露出了几许阴森的笑意。

    “你说的不对,对仙城着,人人得而诛之!就算是仙城的使者知道此事,他也一定会夸赞我的。你这样一再阻拦,莫不是想要为他们拖延时间吧!”

    刘长老眯起眼睛,嘴角的笑容里带着几分得意,似乎已经他已经看穿了她。

    “我只是好心提醒你,听不听,那是你的事。”

    她周围都是敌人,而且再阻拦下去,只怕会露馅。

    但是,袖口里的暗弩早已经被她扣住。

    一会儿要是刘长老执意要伤害她儿子,那她一定会先他一步,收下她的命。

    “来人,放箭!”

    看她住口,刘长老转过头去,迫不及待的开口喊道。

    可没想到,此时身后却传来一阵喊杀声。

    所有人都下意识的看向了身后,而在此时,林梦雅则是几步就蹿到了刘长老的身边。

    趁所有人都没注意的时候,用手腕上的暗弩,顶住了刘长老的喉咙。

    “别动!”

    她声音清冷,如若从九幽地狱传上来的一般。

    刘长老下意识的想要反抗,而脖子上传来的刺痛,却让他不敢轻举妄动。

    “让你的人束手就擒,忘了告诉你,我这弩箭上,可是擦了毒药的。你若是活够了,尽可以试试。”

    情势调转,刘长老也不敢不听话。

    因为,他听得出来,身后的女人,是带了对自己的杀心的!

    “都,都退后!”

    不得已,他只能咬着牙,让他的人退后。

    而刚刚冲上来的这群人,也立刻涌到了他们的身边,瞬间制服了这群人。

    龙天昱第一个冲了上来,脸上稍稍有些慌乱。

    “我没事,放心吧。快让他们把吊桥放下来,让大家先过来!”

    她知道,刚才他一定是很担心自己。

    但就是因为有他在身后,她才能一往无前。

    因为她知道,有他在,自己就永远都不会有生命之危。

    “好。”

    龙天昱挥了挥手,立刻有人上来,接管了刘长老。

    他揽着她的肩膀,到了吊桥的边上。

    “老师,是我!已经没事了,把桥放下来吧!”

    第一声,没人应。

    连喊了几声后,对面还是毫无反应。

    两个人对视一眼,不由得有些奇怪。

    “哈哈哈哈,我就知道,就算是我不杀他们,他们也逃脱不了。现在告诉你们也无妨,在他们进去之前,就中了我的毒了!”

    刘长老邪笑着说道,而林梦雅则是恨不得冲上去,先把他给宰了。

    “现在要怎么办?宁儿会不会有事?”

    她低声急切的问道,而龙天昱蹙着眉头,也在想着合适的办法。

    却没想到此时,对面却出现了一个小人儿。

    “爹,娘!”

    糯糯的奶声,犹如天籁。

    “宁儿!宁儿!不要过来,小心一点!”

    她眼眶微红,视线紧紧的盯着那个小家伙。

    “宁儿,听你娘的话,待在那里,爹爹马上就过去救你!”

    龙天昱也不如从前镇定,毕竟,那个小家伙可是他的骨血。

    “爹,娘,圣尊爷爷没事,丁大长老爷爷也没事!宁儿有宝贝,不怕!”

    小包子奶声奶气的抱着平安,然后挥动着小胳膊,甜甜的笑着。

    “好,娘知道了。你乖,先回屋里去等着,娘马上就过去!”

    看到心肝宝贝没事,林梦雅浑身犹如虚脱一般,瘫在了龙天昱的怀中。

    “你说,宁儿是什么时候学会说话的?”

    被她问得一愣,龙天昱则是有些惊讶。

    “宁儿之前在府里头念书的时候,请来的师傅都夸他口齿伶俐。”

    林梦雅顿时有种想要把小家伙捉起来打屁股的冲动,敢情这小子是给她装深沉来的!

    不多时,就有人从里面摇椅晃的走了出来。

    吊桥立刻被放下,林梦雅跟龙天昱第一个通过,也来不及跟放下吊桥的人道谢,就抱起了站在不远处的小人儿。

    “宁儿,你没事吧?让娘看看!”

    她捏了捏小家伙的小胳膊小腿,可能是有些痒了,宁儿不停的在她怀里头“咯咯咯”的笑。

    “娘,我好想你。”

    小东西抱着她的脖子,趴在她的耳边柔柔说道。

    顿时,林梦雅红了一双眼睛,坐在地上,亲着儿子的小脸蛋。

    “好了好了,有什么事情,你们先进去说。”

    来人,却是个让她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人了。

    她看着自己的老师,心头也委屈得不行。

    “老师,您为什么要骗我?”

    比起怀中的奶娃,大的这个更加不好对付。

    百里睿顿了顿,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丫头,这都是为了你好。好了,以后我再告诉你实情。现在,还是先带宁儿进去吧。”

    林梦雅瞪了老师一眼,后者立刻投降,跟在她身后一同进入圣尊的寝宫。

    这里,比外面稍稍好一些。

    只是血腥味还是有的,不过却没见到什么尸体。

    她顺手捂住了儿子的眼睛,纵然知道以后孩子是要搏击风雨的,但是她也不想,让宝宝太早的见到这些事情。

    圣尊的寝殿不算小,几个人拐了几道弯之后,才来到他们之前藏身的房间。

    而此时,地上横七竖八的躺了不少。

    不过,呼吸还算是平稳。

    “他们都是被宁儿的血液解开毒药的人,我没让人任何人知道这件事。只是说,我从前送了宁儿一些可以解毒的药丸。”

    百里睿在她的耳边低声说道,她回过头去,却看到老师把头转到了一边,装出了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看来,老师对她跟宝宝,还是一如从前。

    “没想到,我还能活着见到你们。”

    寝殿的最里面的床上,圣尊脸色惨白,精神也显得有些萎靡。

    他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一切,不知在想些什么。

    “老师,刘长老已经被我拿下了,请您放心,一切都好。”

    龙天昱站在圣尊的面前,他们师徒之间,也有着属于自己的默契。

    “嗯,这就好。大家今日都辛苦了,都各自回去休整。宫雅,你跟曦儿就留在这里。明日,我有话要对你们二人说。”

    林梦雅点头同意了,有些事情,也不急在一时。

    她知道圣尊跟龙天昱还有话说,遂抱着儿子,准备离开。

    “师兄,我去跟我的好学生叙叙旧,你就不用担心我们了!”

    而百里睿,也在她之后告辞。

    圣尊点头同意,她也把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

    师生两人,外加她怀中的那只小包子走在长廊上。

    她突然停下了脚步,身后的百里睿,暗叫了一声不好。

    “老师!”

    阴测测的语气里,似乎带着几丝不怀好意。

    百里睿看了看周围,在忖度着自己一会儿逃脱的可能性。

    “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讲啊!”

    她语气不善,脸色更加可怕。

    百里睿看着自己唯一的学生,只觉得腿肚子一片冰凉。

    “啊!我想起来了,你还没吃饭是不是?要不要,我找人给你炖只鸡吃,补一补身子?”

    他想要溜,可林梦雅的眼神,却把他给钉在了原地。

    “鸡,不着急吃。您要是不说清楚了,那就休怪学生我,欺师灭祖了!”

    她气势汹汹的走了过去,一把抱住了自己的老师。

    百里睿迟疑了一下,脸上露出了几许无奈,更多的,却是欣慰。

    “老师,您没事,真是太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