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章 如何是好
    岳棋即便是心有不甘,如今也得配合她。

    毕竟,在袁大人的面前,她们可是一条绳上拴着的蚂蚱。

    “少主,您回来了!”

    岳棋娇嗲的迎了上去,袁大人眯了眯眼,确定岳棋并未对她做出什么事情之后,这才笑了笑,把人揽在了自己的怀中。

    “你乖,放心吧,你的仇过几日就能报了。”

    袁大人说话有些阴测测的,林梦雅是觉得他似乎藏了千般杀意,但她目前,也只能装作听不懂的样子。

    “多谢少主,你听到没有,少主的心里只有我,没有你!”

    要说做戏,岳棋也算是实力派了。

    瞪着眼睛又刺了她几句,便被袁大人给打发走了。

    每每跟这个人独处,林梦雅都会觉得汗毛倒竖。

    “你也不要着急,很快,我们就能离开这里了。至于,你的那个曦殿下。我会想个办法,把他一起带走的。”

    林梦雅看了看袁大人,起身走回了屋子。

    对方并不在意她的态度,只是吩咐人继续把她给看严一些。

    屋子里,林梦雅却的心情的确是有些焦灼。

    岳棋的心思很好懂,她不过是希望自己能够消失,最好,还是死在袁大人这种坏人的手上。

    这样,即便是以后龙天昱知道了,也不会把罪责归咎到她的头上。

    而且,她之所以选择来跟袁大人虚以为蛇,恐怕还是为了龙天昱。

    所以自己能够利用岳棋,却于不能相信她。

    毕竟,袁大人现在不过是希望自己能够替他办事,可岳棋,要的却是她的命!

    逃,怕是没那么容易。

    更何况如果她不能带程如松一起,只怕对方就会被袁大人下死手。

    要是不逃,龙天昱可能也会受到连累。

    她思来想去,决定先去找找程如松。

    如果可以,她当然希望他们二人,能一起逃出生天。

    许是因为她的表现良好,再加上袁大人觉得她肯定逃不出。

    她本以为要耗费一番口舌才能出门,可当她打开门之后,那些人只是亦步亦趋的跟在她的身后而已。

    看来,对于他们之间的合作,袁大人倒是颇为看重。

    她慢慢的走着,好一点的院子是不太可能用来关押人的,但是她从几个院子路过的时候,却听到了里面,似乎有女人的声音。

    那声音都还年轻,顶多也就是十五六岁的年纪,跟岳棋差不多。

    她不由得想起,那个人跟岳棋黏糊到一起时的场景,心中不由得更为唾弃那个无耻的家伙。

    不过那些院子都是用一只大锁头锁住,听声音也是愉悦的很,怕是,还没遭受过什么样的苦难。

    林梦雅想了想,还是决定先去办其他的事情。

    她很快就找到了程如松,只是这人已经被折磨得奄奄一息。

    她是在一个小院子里找到程如松的,要不是她鼻子比较敏锐,只怕今日程世伯就得死在这里。

    她看着躺在草堆上一动不动的程如松之后,心中有些焦急。

    可身后的两条尾巴却着实可恶,灵光一闪,她想到一个主意。

    “二位,你们先留步。”

    那两人同时不解的看向了她,她脸上带着笑,柔声说道。

    “我知道,你们的少主袁大人可是个非同一般的人,而且他对我也没什么恶意。这人我认识,不如我好好的劝劝他,让他也为你们少主效命,可好?”

    她怕那两个人不答应,立刻神秘兮兮的说道。

    “而且,他要真的是个没用的废人,那你们少主,只需要一刀杀了他便是。把他折磨成了这个样子,还没杀他。这其中的道理,不用我说,你们也明白吧?要是他同意了,这份功劳,也少不了你们的。再说,我在这屋子里,也跑不了。你们二位说,是不是?”

    那两个人互相对视一眼,对她的话,也是半信半疑。

    但立功的**,却让两个人的眸子里,出现了几分动摇。

    林梦雅又添了一把火,说道:“再说,这里只有我们三个人。万一劝说不成功了,我就咬死没来过这里。只要你们二位不提,谁也不知道此事。不如,就让我试一试吧。”

    试一试,反正也没什么损失。

    两个人犹犹豫豫的,接受了她的说法。

    于是他们守在门外,而林梦雅则是立刻进去。

    “世伯,世伯,您怎么样了?”

    撕下了自己的衬裙,她倒出香包内的草药,替他敷上。

    不过跟他的伤口一比,却是九牛一毛。

    好在,她只是为了掩人耳目。

    迅速的用处之前老师教过她的针法,以头上的银簪代替,替他先护住了心脉。

    程如松的状况还好,只要不再被打的话,问题应该不大。

    她叫了好几声,程如松才慢慢的清醒过来。

    “宫...宫雅,你怎么在这里?”

    程如松很狼狈,脸上身体上,都是被抽打过的鞭痕。

    虽然岳棋把自己说得那么高风亮节,但林梦雅知道,她还是因为之前副祭被剥夺的事情,恨上了程如松。

    不然,既是做戏,又何必把人给打成重伤?

    “此事说来话长,您怎么也在这里?”

    她小心翼翼的扶起了程如松,让他靠在了墙上。

    那两个护卫也站在门外,也不管他们在说些什么。

    “唉,我是一时情急。重了他们的圈套,老马呢?他有没有事?”

    林梦雅摇了摇头,低声说道:“马世伯没有事,只是他很担心您。”

    “呵,我这一把老骨头,可没那么容易就上阎王老爷那去报道。宫雅,你可知道那个袁大人,是谁么?”

    他压低了声音,眼神不住的飘向门外。

    林梦雅摇了摇头,关于这件事,她还是一点头绪都没有。

    要说他也是圣徒吧,但是她总觉得,此人对圣殿也没什么崇拜之情跟应有的尊重。

    总之,袁大人给她的感觉很怪。

    “从表面上看起来,他似乎是个高级圣徒。但是,我被他们抓来的那一天,他们当着我的面,杀了来接我的圣徒,我这么说,你能明白么?”

    这下子,林梦雅听懂了。

    如果袁大人真的是圣徒的话,哪怕是他属于某个派系,他都可以派自己的人去接,或者是诱骗程如松。

    但他没有,还杀了来接他的守卫。

    这就说明,他虽然不惧怕圣殿,但还是想要隐藏起自己的真实身份。

    “我明白了,程世伯,您好好的休息,我会想办法带你出去的。”

    程如松点点头,看了看左右,低低说道:“宫雅,你记住,无论如何,你也不能跟他们走,知道了么?”

    她明白,程如松肯定是知道些什么。

    但现在,现在还不是细问的时候。

    外面的人并不能听清楚他们小小声说的话,林梦雅轻轻的嘱咐之后,又大声的说道:“程世伯,其实袁大人只是想让我们跟他合作,您又何必那么固执呢?我给您时间考虑,若是考虑好了,就让人去请门口的这另个大人过来,你还能少受一些皮肉之苦。”

    程如松也明白她的意思,只是冷哼了一声。

    林梦雅立刻装作拂袖而去,一边走还一边嘟囔着,只说那程如松好生不懂事。

    那两个人也没说什么,大概是觉得自己运气不好,但林梦雅却让他们先不要告诉袁大人此事。

    也许下一次,她就能劝说成功呢?

    那两个人也被她给劝说动了,毕竟,少主那边也许正等着此人屈服呢

    若是他们能成功,也算是大功一件了吧?

    人,都是有私心的。

    林梦雅就是抓住了这一点,才掩盖住了此事。

    只是,等到她回到她住的那个房间里的时候,却意外的发现了两个人。

    “樱子,桃子,你们怎么也被抓来了?”

    两个姑娘早已经是惊恐万分,扑倒她的怀中,哭得梨花带雨。

    林梦雅从她们的话里头,好不容易才听出来,外界都知道她是被执法殿带走的,她们担心她,两个人正想着出来打听情况,却不想竟然就被人抓到这里来了。

    “那别人呢?大家知不知道,我被抓过来了?”

    樱子跟桃子却摇了摇头,樱子说道:“我们问过那些家主,他们都说你被带到执法殿了,其他的,一概不知。小姐,您没有怎么样吧?”

    她轻轻摇头,怪不得袁大人是这样的有恃无恐。

    只怕到了现在,他们也不知道自己已经不在执法殿中了。

    怪不得,事情没有闹得那么大。

    “那,曦殿下呢?还有小殿下,你们有没有他们的情况?”

    那两个人,算是她最怪念的所在了。

    樱子压低了声音,小小声的附在了她的耳边。

    “奴婢听说,曦殿下这几天正在主持觐见圣尊的仪式,倒是没听说过小殿下的消息。”

    她们的消息本就不流通,再加上她不在的话,谁又会去跟两个姑娘说这些大事呢?

    心头有些不安,袁大人说过,要把龙天昱也抓来,恐怕,不是说笑的。

    他到底,要做些什么呢?

    在惶恐不安中,她又度过了一夜。

    有樱子跟桃子在身边,她也镇定了下来。

    程如松的伤势更加严重了,身上,有不少新添的伤口。

    尽管他的身体素质很好,可到底是年纪大了,第二日的傍晚,已经开始昏迷发烧。

    林梦雅知道,再不抓紧治疗的话,只怕是会凶多吉少。

    她刚想去找袁大人费一番口舌,却不想袁大人也在找她。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