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九十九章 阴谋诡计
    可是,岳棋挣扎的动作越来越距离,眼看着人就要不行了,林梦雅眉头一转,揉了揉自己的额头,晃晃悠悠的从地上站了起来。

    “你这婊子,也有今天!跟我争,你够格吗?”

    她语气怨毒至极,似乎是真的恨死了岳棋一样。

    她看到,袁大人往她这边看了一眼。

    林梦雅立刻坐在椅子上,像是在看好戏一样,欣赏着岳棋被掐死的过程。

    “你!你!”

    被掐住脖子的岳棋伸出手来,用力的往她的方向抓着,只是抓到的,却都是一团空气罢了。

    由始自终,她都不敢直接反抗那位少主。

    尽管屋子里很暗,可她却不敢露出其他的表情来。

    勾唇,笑得比谁都得意。

    忽然,袁大人松开了手。

    “咳咳,多谢少主不杀之恩。”

    岳棋捂着脖子,用力的咳嗽着,但她的第一件事,就冲着差一点掐死自己的人道谢。

    “你这小美人,也太不乖了。我早就说过这里不能来,你这么顽皮,该打。”

    他的语气轻轻柔柔,好像刚才要通下杀手的人不是他。

    岳棋身子有些颤抖,可还是乖巧的谄媚道:“少主说的是,祥华明白了。好了少主,这么晚了,我陪您早点休息去吧。那个贱女人,我相信您一定不会听她胡说的,对么?”

    岳棋的语气里带着几分小心翼翼,听起来,就好像是真的很担心这件事。

    林梦雅的手心有些微微出汗,因为刚才岳棋给她的东西,就在她右手里握着呢。

    袁大人出手狠戾,就连对岳棋都能如此,更遑论是她了。

    “嗯,你乖。宫小姐,我替她给你赔不是了,你可千万别怪她。小孩子嘛,难免不懂事,我就是喜欢她这样,是不是?”

    他宠溺的语气,让林梦雅活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就像是冬季被人兜头浇了一盆冷水似的,让人浑身都凉得彻彻底底。

    此人,还真是喜怒无常。

    但更多的,是此人怕是正在试探自己,警告自己。

    “既然喜欢,那就看好了。你不舍得动手,有的是人舍得。下次,您也不用在我面前做戏。就算是你掐死了她,你也不敢动我。威胁我,这招没用!”

    她故意把话说的露骨,对方轻轻的笑了笑,然后把岳棋揽在了怀中。

    “嗯,说得有道理。那下次,我就直接把她杀了。反正,你也不会怕。”

    林梦雅心中猛地跳,这人得有多么心狠手辣,才会把这件事说得如此的轻描淡写。

    但现在,显然不是猜测人心的好机会。

    她冷哼一声算是回答,而这一场闹剧,也终于落下了帷幕。

    随着岳棋他们的离开,一个新的问题,又再次冒了出来。

    既然岳棋并非是真心依附,可她又为什么会在这里呢?

    她看了看自己的右手,一枚古朴的戒指,静静的躺在了她的手掌心里。

    这东西,又有什么用呢?

    她合衣躺在床上,没一会儿天就亮了。

    今天,该是十大世家一起去圣尊那里觐见。

    虽然少了她,但她知道,那些人一定会编出一个合理的理由出来,来解释她的缺席。

    林梦雅坐在屋子里,没一会儿的功夫,有人送了早饭过来。

    饭食很简单,还算是可以吃得饱。

    但林梦雅没吃,反而还打翻了餐具。

    “这种猪吃的东西,你们居然也敢拿到我的面前来!我告诉你们,我可是你们少主的客人,怠慢了我,你们谁都承担不起!”

    她翻着眼睛,跟负责拿饭来的下人嚷嚷道。

    送饭的仆人却是眼睛都不眨一下,只是行过了礼之后,就安静退下。

    林梦雅有些气闷,这家伙怎么一个个心理素质都这般好?

    但是等到中午饭送过来的时候,她又发作了一痛。

    这人还是一丝不苟的做自己的事情,就像是听不到她说的话似的。

    林梦雅眯起眼睛,觉得有些不对劲。

    她趁着那人正在摆桌子,眯起眼睛,仔仔细细的打量着那人。

    不对!

    林梦雅有些暗暗吃惊,揉了揉眼睛,还以为自己看错了。

    怎么可能呢!

    只见那人的耳朵,居然是封死的!

    林梦雅有些傻了,她忽然想起,之前龙天昱跟她说圣奴的事情。

    会不会,跟那个有关系?

    看袁大人那副自以为是的样子,又怎么可能收一个残疾人当下属呢?

    但如果,他们只是为了充当家奴的话,这倒是个合适的。

    毕竟,他听不到,也说不了什么,安安静静的做自己的事情就好。

    林梦雅有些坐卧不安,到底,那袁大人是什么人呢?

    而他们,还要关自己多久?

    “少主,今日他们可都去觐见圣尊了。这宫雅在我们手上,会不会有麻烦呢?”

    岳棋卧在那人膝头,任由对方抚摸着自己的黑顺长发,操着绵软的口音问道。

    “有麻烦,也不是我们的。很快我们就能回去了,你着什么急。”

    袁大人轻轻的点了点她的额头,岳棋故意露出一抹讨好的甜笑,可胸口处,却翻涌着恶心的感觉。

    “就快了,只要我们能带着宫雅回去,一切,就都可以成功解决。”

    他眸中露出些许属于**的精光,仿佛自己已经胜券在握。

    而十大世家觐见圣尊的仪式即将开始,站在圣尊殿前的主祭龙天昱,脸色却越发的难道。

    他之前的事情有些棘手,不然也不会耽误到现在才回来。

    不过,他走之前,安排了不少人在她的身边。

    但是,那些人却一个都没有回来复命。

    同样一身圣徒装扮的蔡凌,却不知为何出现在他的身边。

    清朗的面容上,带着跟他差不多的担忧。

    “殿下,不仅宫雅失踪了,就连程如松跟祥华郡主,也一起不见了。”

    龙天昱的眸子紧了紧,转身吩咐道。

    “加紧追查宫雅的下落!还有,不得声张。”

    他的心,像是被一只手给紧紧攥住了一般。

    向来沉稳强大的他,如今心头却有些小小的恐惧。

    她,不会有事的!

    紧握住拳头,龙天昱转身,来到了广场上。

    觐见圣尊,马上开始!

    “别痴心妄想了,这里,你出不去的。”

    岳棋出现在她的面前,林梦雅看了她一眼后,继续看向外面的天空。

    “他出门去了,估计不到晚上是不会回来的,如果你想逃走的话,我可以帮你。”

    压低了声音,岳棋快速的说道。

    可林梦雅,却摇头拒绝了。

    “你怎么那么固执?难道,你想死在这么?”

    岳棋有些着急,但林梦雅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后,低声说道:“我知道,你想要我的命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不过岳棋,你知道什么叫做聪明反被聪明误么?”

    岳棋迟疑了片刻,立刻很生气的低吼。

    “我是在帮你!这里除了我之位,谁还能帮你!”

    想是声音有点大了,她立刻机警的看了看周围,继而又开始小声劝她。

    “今天是圣殿的大日子,外面的人一定不少。只要你跑到有人的地方,就可以获救了。我告诉你,除了今天的这个机会之外,你就只能等死了!”

    她转过头来,淡淡的看着岳棋。

    后者被她看得有些不习惯,不自然的说道:“你这么看我做什么?林梦雅,难道你傻了么?”

    “在你眼里,我不就是个傻子么?岳棋,你以为,我会上你的当?”

    她挑起唇角,笑容里带着几分不屑。

    “袁大人是不会杀了我,但是前提是,我要听话。他今日出去,说明他至少还是圣殿内的圣徒。我要是现在跑出去,那跟自投罗网,有什么区别?”

    她的话音刚落,岳棋就冷笑着看着她。

    “我还以为,你林梦雅有多厉害。闹了半天,不还是一个畏畏缩缩的孬种而已么?”

    “是啊,我怂又能怎么样呢?可是他就是喜欢,有本事,你也怂一个让他喜欢一下。”

    这话,气得岳棋差一点就翻了白眼。

    “林梦雅,你别太过分!”

    “过分的是你!岳棋,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得什么主意。你以为,除掉了我,然后再给他立了功,他就会对你另眼相看吗?别傻了,他要是能被你骗,在他刚忘记我的时候,你就应该得手了。现在怎么样,后悔么?说实话,如果他还要是还有当时的记忆,只怕对你,还不至于那些冷酷无情呢。毕竟,你可是我视若亲妹的人呢!”

    她的嘲讽,让岳棋无话可说。

    脸色一阵红一阵青,最后岳棋笑了,只不过眸子里却多了几分阴狠。

    “你就不怕,我把你的事情,都告诉给少主么?”

    “你也得敢,不是么?要是你当初一过来就告诉了他,这是大功一件。可现在呢?这可是你故意隐瞒的。你以为,你能得什么好?”

    岳棋倒吸了一口冷气,不知道为何,她总觉得自己的一切,都仿佛被她掌握在手中一般。

    “你、你别以为我没办法治你!”

    岳棋是被逼急了,但也只有嘴厉害些。

    林梦雅却压低了声音,低声警告:“不想死的,就别乱说话!”

    转而挑起眉头,恶狠狠的瞪了岳棋一眼。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