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九十八章 做戏骗人
    “女人,不过都是如此。放心,只要你乖一点,我不会让她去破坏你跟慕容曦之间的感情。”

    男人轻蔑的笑了笑,示意林梦雅让她放心。

    “那就好,不过,你既然想要让我跟你谈生意,至少你得自报家门吧。能跟我做生意的,都是大人物。你要是不够格,我不跟你合作。”

    那人冷哼了一声,似乎颇为在意她说的这句话。

    “大人物?你以为皇尊就是大人物了么?在我眼中,他不过是只井底之蛙!你,还没有资格知道我的姓名,不过,你可以叫我袁大人。”

    林梦雅心想,只要不是少主就好。

    “那敢问袁大人,您这样的人物,又有什么,是我能帮得上忙的呢?”

    袁大人看了看她,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

    “放心,现在还没到你出力的时候。不过,我要你答应我一件事。无论何时何地,我要你的一样东西,你必须给我。”

    她心头一跳,东西?什么东西?

    遂不动声色的回问。

    “难道袁大人,也想要我的命么?”

    袁大人挑高了眉尾,抓住了她话里的意思。

    “你活着,才是最有用的。放心,我可不是那些莽撞之人。你的命,还是挺值钱的。这几日,你便先在我这里住下。有我在,没人敢动你。”

    屁话!明明会住在这里,她才是嫌命长了。

    但现在在人家的手上,她也不好意思把关系闹得太僵。

    “那万一,祥华郡主找我的麻烦怎么办?你也知道,她跟我,可有些私仇的。”

    “她不敢,耽误了我的事,任何人都得死。行了,你就安安心心的住下来。到时候,我会告诉你怎么做的。”

    袁大人不耐烦的挥了挥手,立刻有人进来,把她给强制性的请了出去。

    宅子不算小,林梦雅猜测,能在执法殿有这样规模的宅子,看来,应该是刘长老贡献出来的。

    他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为什么刘长老为了他,能做到这地步?

    难道,他真的不怕被执法殿的其他人发现,从而毁了自己的前途跟名望么?

    她被关到一间小屋子里,房间很小,而且光线又差。

    桌子上只有一盏煤油灯,豆大的一点烛光,也只能看清楚有限的一点区域而已。

    林梦雅想了想,还是安安静静的坐在了的椅子上,没敢强行往出跑。

    她在圣殿之中势单力薄,太过于孤立无援了。

    除了龙天昱跟马、程二人之位,她几乎找不到能用得上的助力。

    虽说之前他们都告诉她,有事就闹大,圣尊一定会来帮她的。

    但是现在,只怕连圣尊都遇到了什么麻烦吧。

    不然,执法殿的大长老,又怎么任由丁长老/胡闹。

    她陷入了前所未有的焦灼,这种无力感,已经许久没有出现过了。

    “郡主!少主有令,任何人都不得探视宫小姐。”

    “探视?本郡主是来报仇的!都给我让开,放心,我下手有轻重,死不了人!”

    屋子外面,传来了岳棋尖利的呵斥。

    林梦雅眉头一皱,岳棋恨她,她知道。

    可是不该在这时找来,难道,岳棋就不怕那位袁大人,会因此而怪罪她么?

    “郡主,这、这恐怕不合适吧。您若是有少主的命令,那小的自然是不敢阻拦您。您,还是别让小的们为难了吧?”

    负责看守的人犹豫了一下说道,没想到,岳棋的声音更加锐利。

    “她算个什么东西?少主那是看得起她,才让她来为少主效命。我对少主那可是忠心耿耿,你们不知道,这女人诡计多端,我怕少主上了她的当而不自知。只教训她一下,让她乖乖听少主的话,岂不是更好?”

    外面的守卫顿了顿,想来也是因为岳棋说得正合他们的心思吧。

    “哼,不过是个小小的郡主,也这般狗仗人势。有本事,你倒是进来啊!”

    林梦雅一张口,便是让人受不了的嘲讽。

    外面的岳棋哪里肯忍,推开人踹了门便进来了。

    “你这个贱人!你霸占曦殿下还不够,如今居然还敢来勾搭我的少主!今日,我若是不给你点教训,你以为全天下的汉子,你都能迷得住吗?”

    岳棋杏目圆瞪,叉着腰骂道。

    这边林梦雅哪里容得她这样骂自己,冷哼一声后,优雅的从坐位上起身,自然流露出一段风情万种。

    “我勾了又能如何?是你自己技不如人,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我,我跟你拼了!”

    岳棋向她扑了过来,顿时两个人厮打成了一团。

    那两个负责看守的手下拉也拉不得,劝也劝不住。

    而且滚到一起的又是两个姑娘家,大概也出不了人命。

    双双对视一眼后,顺势退出去把门给关上了。

    “人都走了,你还跟个泼妇似的扯我头发,有意思么?”

    她们两趴在地上,林梦雅挑起眉头,冷冷淡淡的说道。

    “要不是你太蠢,我何必如此失了风度!”

    岳棋瞥了她一眼,然后两个人颇有默契的一同起身。

    林梦雅顺手掀翻了一张椅子,弄出“咣当”一声的巨响,然后又大声说道:“你,你这个泼妇!哎呀,你还敢抓我的脸,信不信我一会儿让袁大人,把你的脸给扎成马蜂窝。”

    但是她立刻压低了声音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岳棋白了她一眼,也扬声骂道:“你还敢提我家少主,告诉你,我家少主是不会喜欢你这种不要脸的女人的!”

    骂完,岳棋也压低了声音回答她。

    “我也不知道他们为何要向你出手,你怎么那么笨,那么轻易的就被他们给抓住了。”

    林梦雅之所以会信任岳棋,是因为岳棋没有说出她的过去。

    如果刚才袁大人知道,他一定会用宁儿当做要挟的武器,但他却没有。

    岳棋倒是可以为了龙天昱不说出来,但从岳棋找过来的时候,她就几乎可以肯定,岳棋一定是来找她说别的事情的。

    毕竟,她大可以去袁大人那里吹枕边风,到时候,自己还不是她怎么处置都可以?

    大敌当前,她们也可以暂时变成同盟。

    “我再不要脸,也没有你不要脸!”喊完,她立刻问道:“你也不看看我是被谁给送过来的,对了,程如松怎么也在?他伤势严重么?”’

    吊在半空中,被打得气息奄奄的,赫然就是那位程家的家主。

    “你!看我怎么收拾你!”随后,岳棋的眉头就紧紧的蹙起。

    “他的情况不是很好,而且我也并不知道他被抓过来的原因。少主之前还想让别人动手,后来是我说跟他有私仇,让我亲自来报仇。不然,他早死了。”

    说道这里,她有点明白了。

    岳棋也并非是真心臣服于袁大人,而且她好像并不太想让袁大人,抓住自己的样子。

    “他现在被关在哪里?”

    “有空关心别人,你还先关心关系你自己吧。告诉你,那个人心狠手辣。你别以为你够聪明就能从他的手中逃脱。”

    岳棋没好气的说道,但是她却往林梦雅的手中塞了什么东西。

    “拿着这个,能跑就跑。只要跑道外面,他们就不敢抓你了。”

    岳棋快速的嘱咐着她,突然,传来了一道极为细微的脚步声。

    林梦雅立刻抓住岳棋的手,在对方还来不及反应的情况下,用力的撞了一下对方的疼。

    “啊——”

    这声痛呼可是真实到了极点,能不疼吗,林梦雅自己都眼冒金星了。

    这一下子,两个人可是瘫在地上,半点都缓不过劲来了。

    正好此时,门被人推开。

    那位袁大人进到了门内,看到两个女人都趴在地上起不来之后,眼中有不耐一闪而过。

    “少主,您可算是来了!”

    岳棋泪眼婆娑,她可不是装得,刚才自己那一下子,都把对方的额头给撞出血了。

    “我不过是来教训教训她,让她好好听少主您的话,可没想到,她这人如此的冥顽不灵。少主,祥华好疼,您快点教训教训她!”

    林梦雅看到岳棋哭得梨花带雨,心头不由得撇了撇嘴。

    这家伙,演得是真好。

    她也不甘示弱,立刻捂着头,愤恨的说道。

    “教训我?你也配!告诉你,就算是你想要嫁给曦殿下,你也不过是个妾室而已!我劝你,死了这份心!想要教训老娘,你算哪根葱!”

    袁大人眯起了眼睛,他慢条斯理的弯下腰去,但眸光一闪,一只手却抓向了岳棋的脖颈。

    林梦雅眼看着岳棋被他给单手提了起来,明明是那么虚弱无力的人,却是不费吹灰之力。

    而岳棋,则是惊恐的瞪大了双眼,双脚直蹬。

    “你刚才说的,可是真的?”

    他声音阴测测的,此时正好一缕风经过,吹熄了桌子上的烛火。

    但袁大人的身后却是有光的,昏暗的光线下,林梦雅感觉,他就像是一个藏匿在黑暗之中的魔鬼,似乎随时能取人性命。

    “少、少主,我、我是真的为了少主...”

    话,岳棋断断续续的说完了,但袁大人却丝毫没有松手的意思。

    林梦雅紧紧的捏着自己的手,她知道,此事她绝对不能求情。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