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九十七章 陌生少主
    ,精彩小说免费!

    大概是被她眼中的狠戾吓了一跳的关系,刘长老不由得后退了一步。

    但他马上就反应了过来,高深莫测的看了她一眼后,转身离开。

    牢房的门一锁,她的表情,就慢慢的缓和下来。

    现在想一想,其实这一切都是设计好的。

    首先,那些杀害祈祷殿大长老的人,行动快捷,训练有素。

    而且十分清楚酬神祭的流程,很有可能,他们就是神殿里的人。

    他们之前要抓自己的时候,也并没有下杀手,也就是想要活捉。

    本来他们的计划,应该是把杀害大长老的罪名推到她的身上。

    这样的话,哪怕是龙天昱来了,他也毫无办法。

    除非,他能证明祈祷殿的大长老是死于别人的手中。

    可这一切,又谈何容易。

    如今刘长老一上来,就不管不顾的把她给带走。

    而且用的理由都是一样,这样她又如何不怀疑。

    如果她真的被陷害成功了,那么还是会到执法殿。

    如此一来,跟现在的情况完全相同。

    这一切都是安排好的,趁着执法殿的大长老不在,他们一定会尽快行动。

    但这一次不一样,他们也是急了,不然又怎么会留下这么大的破绽?

    现在,只有撑到丁大长老回来,那么她就暂时安全了。

    只是刘长老他们,又怎么会如她所愿?

    不知不觉中到了半夜,监牢内很冷,可那些人还是一动不动,偌大的牢房,安静得令人发慌。

    林梦雅合衣盖着破被子躺在床上,现在可不是讲究的时候,别把自己冻死,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咔哒”一声,门锁被人给轻轻的打开了。

    她眯起眼睛,但是飘入鼻子里的味道,却让她知道,此人正是刘长老。

    想了想,她翻身坐起,吓了那人一跳。

    “这么晚了,刘长老在这里散步么?”

    想必是吓了刘长老一跳,那人迟疑了一下,也不再故意放轻脚步声,只是声音,还压得极低。

    “哼,你也就能在这里耍一耍嘴皮子了。宫雅,有时候人太聪明了,反而不是什么好事。”

    语气森冷,显然刘长老的心情不佳。

    林梦雅却眯眯的笑了笑,下了床说道:“你们当然希望我是个傻子,这样才好哄骗。可惜,我爸妈基因好,就是生不得傻子,让你们失望了吧?”

    她这话,让刘长老气得不轻。

    拍了拍屁股,她大大方方的走出了牢房。

    “你要是敢跑,敢叫,我就立刻掐断你的脖子!”

    刘长老在背后,恶狠狠的说道。

    林梦雅笑了笑,丝毫不在乎。

    “放心,如果你掐断了我的脖子,那你会跟着我一起下地狱的。废什么话,带路!”

    刘长老有些傻了,估计是没见过落在人家手里头,还能如此嚣张的筹码。

    林梦雅别看嘴上厉害,实际上整个人都是紧绷绷的,准备应对突发情况。

    刘长老果然把她给带出了执法殿,不过却没有下去,而是走到了执法殿后院的一处院子里。

    跟其他地方不同,这里灯火通明,只是却并不热闹。

    “怎么,怕了?”

    看她站在门口,没敢往里面迈,刘长老立刻开口取笑。

    不过没想到,林梦雅却瞥了他一眼,然后在迈着大步,进了院子。

    “怕,我就不是宫雅了。”

    她的话,带着几分嚣张。

    刘长老大概是让她给气坏了,此时怒极反笑。

    “现在就先让你嘴硬一会儿,到时候,有你受的!”

    他恶狠狠的低声自语,却不知道此事,早就传到了林梦雅的耳朵里。

    院子很大,林梦雅刚到屋子外面,就听到了皮鞭落在身体上的闷响。

    她眉头一皱,这又是怎么回事?

    “行了,你打了也打了,也该消消气了吧?”

    屋子里,传出一道陌生的男人的声音。

    那声音阴柔无比,听起来就容易让人起一身的鸡皮疙瘩。

    “少主,您不疼我了么?”

    怎么会是岳棋的声音?

    纵然那声音操着一口娇嗲的语调,但她还是能听得出来。

    “疼!怎么不疼你这个小机灵鬼了!这一次,若不是你贡献的好计谋,我也不能那么快,就让人把宫雅给弄到手。”

    身上的鸡皮疙瘩又重了不少,但岳棋却是撒娇着说道:“人是到了不假,但少主这边怜香惜玉,只怕到时候会移情别恋,那我该怎么办呢?”

    林梦雅无语了,她真的不喜欢这一型的。

    但没想到,那阴柔声音的主人,比岳棋还让人恶心。

    “喜欢是不可能喜欢的,要不是她有用,我又怎么可能,让她来我们的地方。”

    那最好不要!

    林梦雅翻了翻白眼,现在她开始怀疑刘长老选老板的眼光了。

    “少主,宫雅带到!”

    她只来得及听到这两句,刘长老就得意的说道。

    “嗯,带她进来。”

    那阴柔的声音立刻变得冷淡无情,毫不在乎的说道。

    刘长老一推她,她撞入了门内。

    屋子里很亮,但是却让她觉得特别的不舒服。

    正对面,一个被掉在半空中,低垂着脑袋,看不清长相。

    岳棋手里拿着长鞭,可却是柔弱无骨的,依偎在一个男子的怀中。

    那男子身体有些瘦弱,只是脸却白的有些过分了。

    还算得上是斯文俊秀的一张脸,现在看来,却白的像鬼一般。

    她对这个人的印象十分的不好,因为那人的目光,就像是狼一般,不停的打量着自己。

    “宫雅,听说你是个聪明的女人。不过今日一见,倒觉得是谣传了。”

    那人语气里,带着淡淡的不屑。

    混杂着岳棋的娇笑,让她气到不行。

    “是啊,宫雅大小姐自忖为天下第一的聪明人呢,到了最后,不还是落入了我们少主的手中么?”

    岳棋靠在那人的怀中,笑得越发张扬了。

    林梦雅也懒得跟他们斗嘴,一双黑眸淡然的跟那人对视。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本小姐要赶回去休息,没工夫陪你们浪费时间。”

    她态度冷冷淡淡,可没想到,却勾起了那人的兴趣。

    “你不怕么?”

    “怕什么?”

    “怕我们杀了你。”

    她像是在看白痴一样的看着这个人,语气里带着几分嘲讽。

    “杀了我?你们确定你们要的只是一具尸体么?行了,难得我今日有心情跟你们商讨正事。还是让无关的人退下吧,谈生意这种事情,不适合有外人在场。”

    她那种不为所动的态度,激起了男人的征服欲。

    阴测测的笑了笑,那人随手挥了挥,示意人都退下。

    岳棋却愤恨的盯着她,似乎想要把她的戳出一个窟窿来。

    “这个女人怎么不走?”

    林梦雅随便的指了指岳棋,后者的眼神,却像是要冲过来把她吃掉了一般。

    男人笑了笑,柔声说道:“这可是我的小宝贝,不算是外人。”

    岳棋这才满意的笑了笑,不过林梦雅的眉头,却微微皱起。

    “你没听过,色字头上一把刀吗?你可以相信任何人,唯独不能相信女人。模你看她这一刻跟你是恩恩爱爱。下一刻,她就非曦殿下不嫁了。她对你说,那都是逢场作戏,你又怎么能确定,她对你就是真心爱恋呢?”

    挑拨离间的功夫,她懒得纯熟。

    果然,那人茶色的眸子里,露出了几许的深意。

    岳棋立刻心凉了半截,瞪了林梦雅一眼后,柔情的说。

    “少主可不要听她瞎说,我对您如何,您还不清楚么?当初,要不是您说慕容曦挡了您的路,我又怎么可能,去跟他逢场作戏呢?少主这样做,可是太让我伤心了。”

    岳棋也不是个省油的灯,看到事情不对,立刻用出了以退为进的撒娇**。

    到底,男人也不是个铁石心肠,立刻缓和了一张脸后,柔声哄道:“你想什么呢,我就算是不信谁,也得相信我的小宝贝啊。乖,你今日也辛苦了,先下去吧。”

    纵然没惹起怀疑,可那人却十分的谨慎。

    林梦雅看到岳棋满肚子怒火,却还是不得不压抑着退了下去,心中却并未有丝毫的得意。

    这只能说明,此人天性凉薄,就算是跟他有关系的女人,他也绝不会完全相信便是。

    这样的人,她更要好好对付。

    “你别以为,我是受了你的挑拨。就算是你不说,我也会让她离开。你呀,正好帮了我一个忙。”

    那人慵懒的靠在椅子上,语气里也透着几许无力感。

    但林梦雅却没想他当成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者,只是防备着他,然后面上露出了几分不在意。

    “帮不帮你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让她吃瘪了,难受了,这便是最好的。”

    她故意把自己塑造成一个,所有的心机跟手段,都用在了争风吃醋上。

    那人笑了笑,却没说什么。

    “做吧,我找你来,只是为了跟你谈一笔生意。”

    正题,来了。

    林梦雅按捺住自己,故意装出一副不甚感兴趣的样子。

    “先说好,要是让我接受她成为曦殿下的妾室的话,我是不会答应的。其他的,我倒是可以好好考虑一下。”

    为了加深印象,她故意说出这句话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