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九十五章 咬舌自尽
    ,精彩小说免费!

    她一个箭步就蹿了上去,快速的替大长老检查了一下身体。

    大长老的伤很严重,但是如果及时抢救的话,还是会有存活下来的机会。

    但是现在,这里却没有任何的药物跟器械。

    突然,大长老抓住了她的袖子,大声说道:“你是...宫雅...快,快走...”

    大长老努力的睁大眼睛,似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断断续续的说道。

    “大长老,我会努力救你,相信我!”

    她开始对大长老进行急救措施,但没想到,大长老却摇了摇头说道:“宫雅...你是...是最后的希望,走...快走!”

    “好,我知道了,现在,还是您的生命最重要!”

    可大长老却坚决的摇了摇头,用尽力气抓住了她的手腕。

    “你,你一定要,要成功...”

    涣散的眼睛重新绽放出了光彩,他紧紧的盯着林梦雅,那眼中的期待,带着灼热的温度。

    “终于,等到你了...”

    他冲着她笑了,不过却带着令她心悸的悲壮。

    大长老的情绪越发的激动了起来,林梦雅刚想要继续救治,可大长老却身子一挺,嘴角流出了鲜血。

    林梦雅立刻查看,却发现大长老,居然咬断了自己的舌头。

    “大长老!大长老!”

    她急切的呼唤着大长老,可他的气息却渐渐的微弱了下来。

    抢救,变得再也没有了意义。

    她看着自己双手的鲜血,心中却是被大长老的死震撼到了。

    到底,大长老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宫雅,你没事吧?”

    屋子外面,传来了马廉焦急的询问。

    她来不及想别的,轻轻的把大长老的遗体放在了地上,起身说道:“马世伯,我在这里!”

    话音未落,马廉就冲到了她的面前。

    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她,眼中带着浓浓的担忧。

    “我没事,是大长老他...”

    她的心中,蒙上了一层阴影。

    现在想来,其实大长老,是为了她而死的。

    哪怕是到了生命的最后一刻,他依旧在警告着她,让她快点离开。

    而且刚才,他咬断了自己的舌头,恐怕也是为了保护她的安全。

    心头,有些颤抖。

    好在马廉以为,她是因为看到大长老才会如此。

    立刻轻轻的把她推出了屋子,安慰道:“生死有命,大长老是个好人,一定会回归圣神的怀抱。好了,你先出去,这里交给我处理。”

    她却坚定的摇了摇头,看了一眼大长老。

    只怕他的死,会带走她正在寻找的一些秘密。

    纵然是个陌生人,可她还是有些难过。

    “我还是来帮忙吧,对了,程世伯怎么不在?”

    她知道,马程二人想来是焦不离孟孟不离焦,怎么这一次,却只看到了马廉?

    “我也不知道,本以为老程会在这里,谁知道刚才我们都冲进来的时候,却没看到他。这人,这么重要的事情也会缺席,回头我再骂他。”

    马廉也是一头雾水,此时外面的人也大多都冲进来了。

    她回头看了一眼,除了程如松之外,百里家跟安家的那两个也不在。

    眉心一皱,怕不会出了什么意外吧?

    她立刻整理好了大长老的尸体,脱下自己的外衣盖住了大长老。

    “麻烦各位,想帮忙把大长老搬到外面。”

    此时,这些世家家主也明白此事的非同寻常,不敢耽误立刻行事。

    林梦雅偷偷的拉了拉马廉的袖子,压低了声音说道。

    “马世伯,您还是去看看程世伯吧。今日的事情不简单,我怕程世伯会出什么意外。”

    马廉心头一惊,立刻点点头,趁着人不注意,迅速的消失在众人的视线当中。

    外面有机灵一点的,此时已经派人去通知了执法殿。

    等到他们刚刚把大长老的尸体抬到大殿的时候,执法殿已经派人来了。

    “执法殿在此,无关人员让开。”

    熟悉的声音,让林梦雅循声望去。

    没想到,带头的却是玉容道人。

    不过此时,他神色冰冷,俨然一副严肃的模样。

    林梦雅立刻垂下头,安安静静的站在原地。

    “敢问这位是——”

    人群里,有善于交际的家主问道。

    那些身穿执法殿服侍的人立刻喝道。

    “此乃我们执法殿的见习长老丁玉容丁长老,你们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丁玉容?这名字还真是有些一言难尽。

    但现在,谁也不敢拿他的名字开玩笑。

    林梦雅把头垂得更低了,好在她感觉到,丁玉容的视线,并没有单独的停留在她的身上。

    看来,他跟自己想的,应当是一样的。

    还是,先装作不认识的样子吧。

    “丁长老,事情是这样的...”

    人群里,早有人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当然,也包括林梦雅被人陷害的这件事。

    丁玉容稍稍沉思了一下后,转头看向了她。

    “宫小姐,关于这件事,您都知道些什么呢?”

    终于是问到了她,林梦雅装作一副又可怜又柔弱的模样,红着一双眼眶说道:“我也不知是何人这么恨我,至于我死地便罢了,怎的还要连累大长老的一条命呢?”

    这话,却让丁玉容的眉头皱了皱。

    他不太明白,为什么宫雅非但没有极力的撇清关系,反而还要把大长老被人害死的罪责,揽到自己的身上。

    林梦雅抬头,飞快的冲着他眨了眨眼睛后,丁玉容立刻明白自己该怎么配合了。

    “既然如此,那就请宫小姐先随我回执法殿吧。来人,好生把穆长老的遗体,带回执法殿等到圣尊定夺。”

    有执法殿的人在,谁也不敢造次。

    她乖巧的跟着丁玉容离开,顺着正路,回到了执法殿。

    “好了,你们先下去吧。执法大长老还未曾回来,还是等大长老回来后,再做定夺。”

    执法殿内,丁玉容一如刚才那般冷淡孤傲。

    但这里的人,却不敢对他的命令,有任何的抗拒。

    等到人都走完了,丁玉容才低声问道。

    “宫小姐,这是怎么回事?”

    “我还想问你呢,怎么,就摇身一变,成了执法殿的见习长老了!”

    闻言,丁玉容露出了一抹苦笑。

    “你知道馆主跟纭儿小姐,出事的事情吧?”

    她点点头,当然清楚,而且还因此生出了一场风波呢。

    “我父亲为了保全我,就让我成为了这执法殿的见习长老。也不知是谁人说的,他公正无私,可为了自己的儿子,还不是做了以权谋私的事情?”

    丁玉容的话里,藏着诸多的怨气,也有诸多的无奈。

    林梦雅只知道每个人都不容易,每个人也都有自己的秘密跟禁区,她自然是不会轻易的触碰。

    “先别说这个了,你知道为何谢晗跟纭儿他们,会有危险么?”

    谢晗摇了摇头,自从他继任这个见习长老后,父亲再三告诫,以后不许再提任何有关于清微会馆的事情。

    因此,他也是在焦急之中度过的。

    “这事一时半会急不得,不过我这边的事情更加的诡异,我在想,两者是不是有什么关联呢?”

    对此,也是她胡思乱想而已。

    但丁玉容却愣了愣神之后,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问道。

    “神谕!你可感知到了?”

    这话,让林梦雅怔了怔。

    到现在为止,她也不知道那叫不叫神谕。

    但是,圣子什么的,好像跟天下人也什么太大的关系。

    不过为了保险起见,她还是小心翼翼的问道。

    “你知道,历届的神谕,都是什么内容么?”

    “这...我倒不是很清楚。因为神谕乃是圣殿最高的机密,但能不能外人说,还要看圣神的旨意。你如果感知到了的话,可以在酬神祭结束之后,独自去圣尊那里。”

    原来是这样,却没想到,竟然是这酬神祭出了问题。

    她脑中有些混乱,酬神祭上发生的事情,看起来绝对是早有预谋。

    不然那些人哪里来的那么大的胆子,居然在重伤了大长老之后,还在门口演了那么一大段的戏。

    而且,今天早上的那种,犹如芒刺在背的感觉,到现在还是让她觉得有些隐隐的不舒服。

    这一切,又究竟是为了什么?

    “最近,你出入还是要小心一些。我会派人来保护你,以后,只怕圣殿内,也不会太平了。”

    林梦雅有些淡淡的疑惑,这话又是什么意思?

    丁玉容看到她眼中的疑问后解释道:“我听我父亲说,圣尊要卸任了。而下一任圣尊的继承人,到现在还没有决定出来。别看这里看起来冷冰冰的,实际上的暗流,并不比下面少。”

    这话里,带着许多讽刺。

    林梦雅也自然理解他话里的含义,也是,毕竟权力的更迭跟斗争,只要是在有人的地方,就会发生。

    但是,她更加担心的是龙天昱。

    “你觉得,继位者会是谁呢?”

    丁玉容却摇了摇头。

    “这种事情很难说,虽然曦殿下最得圣尊的信任,但其他两个人到底比他在这里,多待了很长的时间。虽然对外圣尊都是只说自己有三个学生,实际上,他老人家的学生,却还有五人。而下一任的圣尊,就会在这五人之中产生。”

    她眉头一蹙,为什么,对外却只称三人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