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九十二章 下毒之人
    这些话,龙天昱现在听在心里,只觉得五味杂陈。

    他真的做错了么?不,他只是为了保护自己所爱之人。

    但她为何,会这么难过?

    “我对不起,但梦雅,你听话。这些事情都交给我,你是我的唯一,也是我活着的意义。我要让你幸福,也要让永享无限荣光。所以,等我。”

    没想到,到了最后,他还是这样的固执。

    林梦雅闭起眼睛,不想再看他一眼。

    身后的门被关了起来,她知道他不会限制住她的自由,但是,他想要隐瞒的那些事情,却绝对不会再有人,告诉她了。

    努力的平复着自己激动的情绪,纵然龙天昱再三告诫,可她却依旧无法压抑,自己想要知道这些事情的冲动。

    不是为了跟他置气,而是她不明白到底是什么事情,龙天昱宁可顶着她的误会,让她伤心难过,也要瞒着她去做。

    “来人,去请蔡公子。”

    她想来想去,也只有蔡凌一个突破口。

    话音未落,樱子便回答道:“小姐,蔡公子刚才就走了。他还留了一句话,说之前他跟您说的事情,您就当没听到。那件事,他会找人去办的。”

    林梦雅一时气愤,握起拳头狠狠的砸向了桌面。

    龙天昱到底在搞什么?难不成他以为,他真的能瞒自己一辈子么?

    但她很快又冷静了下来,现在不是生气的时候,她忽然想起,今天蔡凌跟龙天昱的态度,都有些奇怪。

    从他们的话里头,她可以推断自己的那个身份,除了神秘莫测之外,还有可能会尊贵无比。

    但整个卫国,只怕没有比神尊更尊崇的地位了吧?

    不过圣尊,她是远远没资格做的。

    而且,就算是她做了,也没有任何的意义。

    龙天昱,也用不着这样瞒着她。

    到底,是什么呢?

    一边她气龙天昱的固执,一边,她又担心纭儿她们的状况。

    想了想,她还是觉得,应该先回到圣殿。

    至少她不能因为一时气愤,而让现在的事情,变得一团糟。

    想到这里,她跟樱子和桃子打好招呼,出了自家大门。

    因为天色已晚,所以她上圣殿的时候,有人专门接引。

    这人倒不像是岳棋的人,而是一个脸生的高级圣奴。

    对她的态度,也十分的恭敬有礼。

    林梦雅猜测,这大概还是龙天昱的安排。

    心里头有些隐隐的不悦,怎么好像她走的每一步,都被他给猜透了似的?

    “这位大人,请问我走了之后,殿内可曾发生什么大事么?”

    她看这人还挺健谈,寒暄了几句之后,装作不经意的问道。

    那人笑了笑,似乎早就预料到她会这么问,立刻开口回答道:“自从宫小姐下山之后,副祭大人因为坏了规矩,而被惩罚了。马家跟程家的两位老家主,因为只是要维护殿内规矩,因此也不过是被训斥了一通而已,现在已经不妨事了。”

    那家伙,向来是知道她的脾气,所以才会让人先把马程两位世伯的情况打探清楚的吧。

    “那对于此事,圣尊他老人家,又是怎么想的呢?大人别误会,我不过是心有余悸而已,毕竟,我们宫家的人胆子小,生怕得罪人而不自知呢。”

    那圣徒表面笑了笑,可却是在腹诽。

    现在,恨不得整个圣殿都知道她是曦殿下的心头宝,敢动她,就跟找死无异。

    谁不知道,圣尊如今已经不太管事,近日的所有旨意,都是曦殿下的意思。

    可这话,他又不好直说。

    “宫小姐不必害怕,圣尊最重规矩。听闻宫小姐也是个恪守规矩之人,圣尊必定很喜欢。”

    这等于没回答,林梦雅明白,再问下去,怕是问不到什么了。

    一行人走到了第三层,她却看到夜色之中,有几个人抬了几个雪白的棺材下去。

    这大晚上的,怎么还这般的不吉利?

    “想来是殿内有人故去了么?”

    那圣徒却是眯起眼睛看了看那边,脸色微微一变。

    “不是,只是殿内的一些老规矩而已。宫小姐不必放在心上,明日便是祈祷的最后一日了,还希望小姐,能顺顺利利的完成祈祷。”

    看来,那圣徒是在故意隐瞒着什么。

    但她也知道,圣殿里的秘密很多,就算她跟龙天昱关系不一般,但有些事情,她也是没办法参与的。

    走到自己之前暂居的小院,发现这里早就被人重新整理过了。

    她知道,这是龙天昱在讨好自己。

    可她依旧闷闷不乐,而且他对她越好,她就越是会记住此事。

    总是以为,他是为了隐瞒这些事情,所以才愈发努力的对她好的。

    “你们先去休息吧,忙活了这么几天,也一定累坏了吧。”

    她柔声对樱子跟桃子二人说到,那两个人还要坚持陪着她,可却被她给婉言谢绝了。

    屋子里只剩下了她一个人,看着外面的月色,她却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

    正想要起身倒杯水喝,就听得窗户,有被人掀动的声音。

    她眯起眼睛,摸向了自己的枕下的匕首。

    却在下一秒,欣喜若狂的掀开的帷帐。

    夜色之中,龙天昱抱着宁儿,刚刚从窗户外面翻了进来。

    一进屋,宁儿就急急的冲着她伸出了自己胖胖的小手。

    她的心,一下子就软了下来,眼睛里也酸酸涩涩的,像是要流出泪水。

    龙天昱把不停挣扎的宝宝放了下来,那胖胖短短的身子,就向着她跑了过来。

    一个不小心,宁儿胖乎乎的两只小脚绊了一下,只不过这一切,他却跌倒了自己的怀抱当中。

    紧紧的搂住他软软的小小身体,林梦雅拼命压抑的思子之心,再也隐忍不住。

    “娘的小宝贝,你最近还好么?”

    她抱起宝宝,不停的亲着,摸着,看也看不够,完全忽视了孩子他爹。

    宁儿“咯咯咯”的笑着,小手抱着她的脖颈,黏黏糊糊的喊着娘,林梦雅有些小小的惊讶,这孩子,不是不爱说话的么?

    “这孩子是中了一种奇毒,所以才不爱说话的。不过现在,这毒已经影响不到他了,自然会像是其他孩子一样。”

    龙天昱走到他们母子二人的身边,柔声说道。

    而林梦雅心中的疑惑却更深了,奇毒?宁儿的身体,不是最佳的解毒药剂么?

    但转念,她便想明白了。

    他们母子自身解毒,全靠血液。

    她是成人,所以血液自然比较多,哪怕是再多的毒素,也能慢慢的代谢掉。

    但宁儿还是个幼/童,他自然代谢的就慢一些。

    “这毒,是谁给他下的?”

    有些奇怪,如果那人是为了毒害宁儿的话,毒药也不会有这么奇怪的作用吧?

    还是说

    她的脑袋里,渐渐的有了一个奇怪的想法。

    “我也不知道,宁儿倒是提过,说是之前总有一个爷爷给他糖吃。他每吃一次糖就困得厉害,嘴巴也不太会动。”

    小孩子的记忆里并不持久,而且宁儿爱说话,也应该最近几天的事情。

    一个给他吃糖的老爷爷,林梦雅眉头紧皱,她想了又想,总觉得不太可能。

    “宁儿,你说的那个老爷爷,最近有没有给你糖吃?”

    宁儿想了想,轻轻的点了点头。

    虽然恢复了,但他还是不太爱说笑。

    林梦雅立刻给宁儿做了很细致的检查,折腾了一会儿之后,累极了的宁儿,趴在她的怀中甜甜睡去。

    可林梦雅的心头,去翻起了滔天巨浪。

    “怎么会这样不会吧”

    看她自言自语,神色还变幻不定,龙天昱忍不住有些担心。

    “梦雅,你可知道,此人是谁么?”

    她抬头看了他一眼,虽然不待见他,但到底,他才是孩子爹。

    想了想,她才低声说道。

    “你可知道我这一身的毒术,乃是我的老师亲自教授。他是位毒学大师,而且平时都喜欢研究一些古古怪怪的东西。之前宁儿出生的时候,我那些老师也是清楚的。所以,如果宁儿说的是真的话,那么就说明,我那位老师,也到了圣殿。可是,这不太可能啊!”

    老师是个行迹十分神秘之人,再加上他有诸多的江湖朋友,一身的毒术更是登峰造极。

    就算是别人要抓他,也得颇费一番功夫,还不一定能得手。

    刚才她问过宁儿那个爷爷的相貌,可宁儿想了半天,才说这个爷爷大胡子,每天还笑眯眯的。

    龙天昱也把殿内的老人都想了一圈,却不曾想到符合目标的。

    林梦雅倒是不觉得意外,毕竟以老师的谨慎,他想要变装也是可以理解的。

    只是,她不明白,如果给宁儿喂药的人真的是老师的话,那他的目的又何在呢?

    倚在床上,她只觉得怎么也看不够那张小脸。

    身后突然贴过来一个怀抱,她身体僵了僵,还是往孩子的这边挪了挪。

    那人愣怔了一下,才苦笑着问道:“还在生我的气?”

    林梦雅轻轻的揉着宁儿的小手跟小脚,没吭声。

    那边,龙天昱却带着哀伤的目光,注视着他最爱的两个人。

    “其实我”

    “你不必再解释了,不管怎么解释,你都不会说实话的,不是么?”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