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九十一章 故意隐瞒
    好在东西都是收拾好的,只需要做些表面工作就可以出发了。

    蔡凌给她传消息的渠道是十分隐秘的,除了他们两个人之外,其实送信的人,估计也不清楚信是从哪里传过来,又要传到哪里去。

    所以,基本上不存在被人调包的可能性,这就说明,谢晗是真的遇到了危险。

    一路上,林梦雅都在思考着各种各样的突发状况。

    其实有一点让她十分在意,为何消息,是从蔡凌这里发出来的。

    之前她跟玉容道人也待了几天,为何他们却不清楚?

    还是说,这其中还有什么东西,是蔡凌那个层面才能接触到的。

    不算长的路程,在林梦雅的眼中,却格外的漫长。

    她只希望纭儿跟白苏机灵点,一定要撑到自己赶到的时候!

    原本需要一天的路,愣是让林梦雅给缩短到了半日。

    大概是因为祥华郡主的关系,所以一路上,处处有人清路。

    看到她这么着急赶路,岳棋却气得够呛。

    她分明就是故意的,现在肯定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去炫耀了。

    刚进圣城,她倒是没有第一时间回到圣殿,而是去往宫家的那个小院。

    之前她跟蔡凌约定好了,如果一旦圣殿内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就在圣城内的院子里碰面。

    果然,才刚进门,蔡凌就匆匆的迎了出来。

    眼中似有千言万语,不过还是耐着性子,等她进来再说。

    “你们先下去,看守好门户,任何人都不得入内!”

    林梦雅急急吩咐,宫家的人也立刻照办。

    蔡凌愁容满面,看得她更是着急。

    “到底发生了何事,你倒是快说啊!”

    她急催了一句,蔡凌想了想,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问道:“你是不是,真的想要救纭儿他们?”

    “这还用问么?他们是我的朋友亲人,我不救他们,又有谁会救她们?”

    没想到,蔡凌却叹了一口气,吞吞吐吐的样子,看得林梦雅心情更加急躁。

    “哎呀,现在不是腼腆的时候,你倒是快说,想要急死我不成么?”

    “现在,谢晗跟纭儿、白苏两位姑娘,被人给缠住了。要是想要解救他们,必须得找一个有分量的人。”

    “你说,谁够分量,我即刻去找!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我都会求他救人!”

    林梦雅说得毫不犹豫,而且她也的确是会这么做。

    可没想到,蔡凌却摇了摇头,茶色眸子直直的看向了她。

    “这个人不是别人,而是你自己。只不过,你的身份原本应该是个秘密,一旦被暴露,你就永无宁日了。就连曦殿下为你做的一切掩饰,都会付之东流。所以,我并不建议你尝试这种办法。”

    又是她那看不到摸不着的神秘身份,心头难眠有些焦躁。

    几乎所有人都对她说,她有着一个十分神秘的身份。

    而岳棋,更是凭借着在这个秘密,摇身一变成了祥华郡主。

    龙天昱也是为了这个秘密,所以才来到卫国。

    可她呢?既然是她要背负的命运,为何她却一无所知?

    “都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有什么要瞒我的?你们都说我要保护我,可你们也得让我知道,为何要保护我吧?”

    她并不讨厌被人保护的感觉,但是她讨厌被人当成傻子。

    蔡凌看她发火,神色更是抱歉。

    “对不起,我知道不该跟你提这件事。但是宫雅,请你相信,我们都是为了保护你!不管是我,还是谢晗,我们都宁愿,为你去死!”

    林梦雅愣住了,不仅仅是因为蔡凌的一番话,还有他眼中,突然迸发出来的一股子庄严肃穆的神采。

    那并不是简单的臣服,而是从内到外的使命感。

    有那么一瞬间,她又疑惑了。

    到底蔡凌,对她隐藏了什么样的秘密,而这个秘密,到底又是什么呢?

    她刚想要追问,门在此时被人扣响。

    “我不是说了,不要打扰我么?”

    她语气有些不太好,换做是谁,在此时被人打断,都会如此吧。

    没想到,外面的敲门声,却出于她意料的坚持。

    林梦雅有些生气,猛地打开了门,却看到龙天昱,正站在门口。

    “你怎么来了?”

    她下意识的问道,而她身后的蔡凌,却是微微瑟缩了一下。

    不过还是坚持着,跟他行了礼。

    “见过殿下。”

    “嗯,你先出去吧。”

    龙天昱进来就要赶人,林梦雅眉头一皱,可却被龙天昱,拉住了手腕。

    “你干什么?”

    “出去吧,这里有我,一切后果,都由我来承担。”

    “是,殿下。”

    蔡凌点头,转身就要走,林梦雅立刻拦住了他。

    “你别走,话不说清楚,你们谁也别想走。”

    她是真的生气了。

    从前她总是以为,龙天昱虽然不会跟她百分百的坦白,但只要是她想要知道的,他总会告诉她。

    可现在这个架势,他摆明了是要隐瞒她。

    蔡凌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后,脚步匆匆的离开了。

    门重新关起来,林梦雅却气得扭过头不理人。

    “梦雅,别耍小孩子脾气了,我们不告诉你这件事,也是为了你好。”

    “为了我好?”

    这话,戳到了她的死穴上。

    她唇角勾起,露出了一抹冷笑。

    “你要我怎么相信你是为了我好?你明知道我最不喜欢的,就是别人帮我做决定。龙天昱,你纵容我成为了今日的林梦雅,而现在却告诉我,因为是为了我好,所以才要瞒着我,那我成了什么,你手中的提线木偶吗?”

    她这话是说得眼中了一些,但是气愤之中的人,哪里还有什么理智可言。

    龙天昱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试图想要安抚情绪激动的她。

    可他伸出的手,却被她给躲开了。

    “梦雅,我并不是有意瞒你的。相反,我也没有预料到,会变成现在这样。我承认,这几年,我的确是在有些事情上故意引导你。那是因为我想让你,慢慢成长。等到你真的可以独当一面的时候,再把一切都摊开,放到你的面前,让你自己去选择。可现在,事情出了差错。我不能,也不敢让你置于危险之中。”

    他们之间鲜少吵架,有时候即便是吵了,也会很快的和好。

    但这一次不同,这一次,林梦雅的愤怒,是累积了许久的结果。

    她也是人,也会不安,彷徨跟恐惧。

    同时,她却是身边所有人的依赖。

    所以她习惯了忽视掉所有可以导致软弱的情绪,努力的让自己坚强起来。

    可那些负面的情绪,却累积在她的内心深处,这一次,终于悉数爆发开来。

    龙天昱站在原地,看着眼圈通红的他,心中的心疼,一阵赛过一阵。

    “对不起,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梦雅,我不该瞒你,对不起!”

    他最爱的那个人就是她啊,明明他最不舍得她伤心难过。

    他把人抱在怀中,但林梦雅却拼命的挣扎了出来。

    “你不要再把我当成小孩子一样的糊弄了,龙天昱,我只求你跟我说句实话,行不行?”

    她知道自己这样很任性,甚至是无理取闹。

    但是,她却没办法再忍受下去了。

    龙天昱眉头一皱,想了半天,最后,他还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对不起,梦雅,我不能冒险。”

    “那如果,我非要知道呢?”

    她看着他,眼中带着他丝毫不陌生的坚定。

    “梦雅,别逼我,好么?再等一等,就快好了。”

    他低声恳求着她,可他说的每一个字,都让林梦雅的心,渐渐的沉到了谷底。

    她垂下眸子,沉默了许久。

    “我还要等多久?”

    龙天昱眉头一皱,她不是那么容易就妥协的人。

    但他的心中,还是抱有几分期待。

    “很快了,我知道你担心纭儿跟白苏。你放心,我会把他们平平安安的带回来的。”

    林梦雅依旧垂着眸子,可这一次,她却没有像是往常一样依偎在他的怀中。

    而是轻轻的挣脱开了他的怀抱,后退一步转过身来。

    “我知道了,我会等。”

    她的声音清清冷冷,龙天昱心中一痛,他知道这一次,是真的伤了她的心。

    但是他却毫无办法,他唯一不能失去的,便是她了!

    “别怪我,梦雅,你是我最深的爱。我宁愿牺牲所有,也要保护你。”

    这一点,她从未怀疑过。

    但他的爱再深厚,也不该越过她的底限。

    想了想,她还是开口说道:“我知道你不想让我遇到危险,但是龙天昱,你有你的责任,我也有我的重担。每个人的命运都是不同的,没有谁,能一辈子承担另外一个人的生命。即便我们是宁儿的父母,可我们也不能替他决定好,这一辈子该走的路,该做出的选择。”

    “我是林梦雅,不是一朵养在温室里的娇花。你可以替我遮挡风雨,但你能代替我枝繁叶茂么?从前,我那就想要把我困在你的保护圈内。我本以为你已经想通了,现在看来,这不过是你的缓兵之计罢了。你只是,让你的金笼扩大了无数倍,造成了我已经自由的假象。龙天昱,你以为我会真的快乐么?”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